注册 | 登录读书好,好读书,读好书!
读书网-DuShu.com
当前位置: 首页出版图书少儿动漫世界蓝妹妹

蓝妹妹

蓝妹妹

定 价:¥19.00

作 者: (比)贝约
出版社: 接力出版社,全国优秀出版社
丛编项: 蓝精灵
标 签: 漫画

ISBN: 9787544803236 出版时间: 2008-06-01 包装: 平装
开本: 大16开 页数: 62 字数:  

内容简介

  《蓝妹妹》中,蓝妹妹来了,大家讨厌她捉弄她,蓝爸爸把烦人的蓝妹妹变得漂亮又可爱,每个蓝精灵心里都有了新的梦想,然而,蓝妹妹竟然是格格巫派来的;蓝精灵村的谷仓着火了,蓝精灵离开家园寻找食物,他们又饿又累,路上,却有了一个新的发现。

作者简介

  贝约(Peyo,1928~1992)比利时连环画家,原名皮埃尔·库里佛,于1958年创造了《蓝精灵》卡通形象。1928年6月25日,皮埃尔·库里佛在比利时布鲁塞尔降生。后来,皮埃尔执起了创作漫画的笔,并顺手拈来表弟称呼自己时的口误“贝约”,作为职业的笔名。贝约早年在漫画工作室里工作,他第一次给动画创作形象,是用树胶水彩画的《仙女的礼物》。可惜小作坊没多久就倒闭了,动画片制作不了了之,贝约成了失业者。在下一次职业机会到来以前,贝约用了5年“练笔”:画灯罩上的花儿,设计广告目录,催着广告经纪给他派形形色色的活儿,以多赚外快。这样一来,贝约对平面造型艺术很快就上手了。到了1946年上下,贝约练手的活儿逐渐在比利时的各类报刊上发表。1947年,贝约创造了一个中世纪小侍从的形象———卓汉(Johan)。1949年和1952年,比利时的读者每周都能在《晚报》上看到漫画系列《卓汉和皮威》(Johan &Pirlouit)。小卓汉在漫画杂志《斯皮胡》上首次亮相,立即得到了大批读者的关注;1954年,“卓汉”的伙伴“皮威”的出现,则掀起了热潮。卓汉是欧洲中世纪国王的小侍从,勇敢正直。皮威是卓汉忠诚的小矮人同伴,爱说谎也爱炫耀,唱歌常跑调,是个喜剧角色。当时贝约的东家是法国“杜普伊”出版影视集团。不过所有开花结果的项目,跟“杜普伊”都没什么关系。直到一天,贝约和一位老友在纳姆尔咖啡馆里偶然重逢。这次碰面,引贝约进入了“杜普伊”旗下的一份动画周刊。《卓汉和皮威》的历险中,经常有新伙伴的出现,但都没怎么令读者记住。这一次却是例外:卓汉和皮威被委以重任,要重新把“魔笛”找回来。这样的旅程需要得到魔术师的协助。在途中,两个伙伴遇见了一个浑身蓝幽幽的小小家伙,身穿白衣裳,小裤子上有个洞,露出他一点点的尾巴,自称叫斯通福(Schtroumpf),接着又碰到了成百个跟他长得一模一样的小家伙,他们一蹦一跳地走路,喜欢吃名叫“精灵莓”的果子。1958年,贝约的中世纪小宇宙里,“斯通福”们没有成为过客。这群蓝颜色的小淘气,起初只是作为“卓汉”系列的配角亮相,贝约用的线条,跟他最初的动画形象《仙女的礼物》里的一模一样。大批读者爱上了蓝精灵们、小蘑菇房子、迷你小箱子、小板凳,他们情不自禁要求贝约为小家伙们单独写一段,“不,最好是一系列的故事,蓝精灵们要像英雄一样凯旋”。贝约答应了。从1959年开始,蓝精灵们有了自己的系列故事。他们独一无二的语言,传播得比世界语还要快。隐喻 是名词也是动词“斯通福”是贝约自创的名词,跟德语里头“袜子”的发音很相近。贝约曾写下:当他跟朋友吃午餐的时候,请朋友把盐递给他,一时想不起“盐”这个词,“口不择言”之下,就蹦出了这么一句“把斯通福递给我吧”。这个段子后来被印成了30多种语言,其中是荷兰版的刊物首先把“斯通福”译成了“精灵”,后来,英译版也都纳用了“精灵”译法。“勇敢去历险”,勾勒出蓝精灵简单的故事线。不过蓝精灵小伙子们从来没脱过帽子,给粉丝们留下了一个谜团:他们到底有头发没有?相对于这个话题,关于“隐喻”的问题,似乎更能撩动读者神经。贝约的遗孀奈恩·库里佛,今年1月在出席比利时纪念“蓝精灵”系列诞辰50年的记者会上说,丈夫从没有过政治热心,只不过“有时候读读报”,自然而然地,他的漫画内容也会受到现实生活事件的影响。在1972年发表于比利时的一篇“斯通福考究”文章中说,蓝精灵村分成北部和南部,来自南方的蓝精灵和来自北方的蓝精灵,因为精灵的语言吵了起来,争吵的内容是:“精灵”一词到底应该是动词还是名词。这一段,被很多人视为是对比利时现实的描摹———比利时本身就分为法语区和荷语区,两个区对于语言权威性的争执从未停过。不过实际上,蓝精灵语里经常提到的“精灵”这个词,意思随着每天生活内容的不同而变化,名词动词的功能兼有。一个例句就是:“今天,我们要去精灵河上精灵一下下。”争吵的时候,蓝爸爸一般不搀和,因为他满脑子都是“更了不得的事”。关于蓝精灵村庄的隐喻,有一个更广为流传的说法:它隐喻了共产主义社会的乌托邦理想。这一派说法的支持者,找到的“证据”之一是:蓝爸爸穿着一身的红,而他们的仇敌格格巫,则想方设法要把蓝精灵们变成金色———金色嘛,有人说那是资本主义的隐喻。另有一个似乎更实际点儿的诠释———人们搬出了贝约常说的一句话:“心底深处,我们都是蓝精灵”。除了大胡子村长蓝爸爸以外,所有的蓝精灵小伙儿都长一个样。小家伙们也确实能反映平常人的性格:“聪聪”、“惰惰”、“厌厌”、“笨笨”这些小名,就是每个精灵最突出的性情。在作品中,精灵小伙子全都100岁啦。生意 50岁继续走红在上世纪60年代接受各媒体采访的时候,贝约都曾表示,蓝精灵系列是他创作生涯中最喜欢的一个阶段。但到了贝约晚年之时,他则改口:最喜欢的还是“卓汉和皮威”;有时候他会说:蓝精灵太成功了,也就成了负荷。从上世纪60年代起,贝约已经不可能单枪匹马地创作了,他雇来了一批助手,和朋友们开了一家工作室。原本是第一主角的“卓汉”,此时已经很难在文本中见到。1965年,片长为90分钟的黑白电影———《斯通福历险记》出世了。里头包括有七部卡通短片,这一次的关注度,至少辐射到了荷兰和德国,蓝精灵也有了最初的两个外文译版。1976年,改编自《卓汉与皮威》系列之一的“斯通福之笛”,被制作成影片。1983年,片子在美国上映。中国的蓝精灵迷最初接触到的动画片,是美国人的制作。美国媒体和娱乐业的商人斯图瓦特·R.罗斯,1976年旅行到比利时,偶尔看到了蓝精灵的黑白片子,于是跟“杜普伊”和贝约达成了协议,片子将在美国放映,并授权美方制作动画片。美国动画片制作商汉娜-芭芭拉,主力挑起了1981年到1990年的蓝精灵剧集制作,在NBC电视台每周六早上播出。节目成为NBC大热,蓝精灵的流行文化地位也自此建立。迄今,世界各国的电视台,依然定期播放蓝精灵。当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成长的中国孩子们,在电视机前为格格巫的恶毒、蓝精灵的命运紧张不已时,贝约那时早就从单纯的漫画家成为了运筹帷幄的生意人,不再直接参与创作,而是一刻不停地关注自己笔下角色制作成型的各项产品:动画片、小塑像、游戏、广告等等。上世纪80年代末,贝约成立了自己的PME———“贝约中型产业”公司,分为卡通创作设计部(由儿子蒂尔里负责)和经销部(由女儿维罗妮克负责)。1989年,卡通创作设计部转型成为了出版社,主要出版贝约晚年的作品。1992年,也就是贝约去世的那年,早年贝约笔下的角色:卓汉、蓝精灵们,重新出现在图书里。那年12月,64岁的贝约因心脏病逝去,但这并没有中断PME的发展。生意人老贝约,一早就安排好了合适的人接棒。自从蓝精灵在美国电视台首次亮相以来,动画片的收益迄今达到了50亿美元。今年,小蓝屁孩们就满50周岁了,他们的身影继续热遍网络。比如说,只要搜索一下“smurf”这个词,网上就会弹出七百万个结果。至于来自蓝精灵授权的IMPS公司统计数据,如今每年蓝精灵的游戏和其他产品在欧洲的收入,大约在五百万到一千二百万欧元之间。贝约之子蒂尔里觉得,蓝精灵并没有时代烙印:“他们生活在中世纪时代,而不是生活在上世纪50年代、60年代、70年代……他们的样子是不会变的。”IMPS的负责人亨德里克·科茨曼说,在过去的25年间,社会文化的剧烈变化,一方面就体现在女性权力的增强上面。所以,蓝妹妹大概不再孤独———在将来的蓝精灵新创作里,蓝精灵村会有更多精灵小姑娘。亨德里克称,这样一来,蓝精灵村庄的一些传统观念估计会被打破。

图书目录

蓝妹妹
饥荒

本目录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