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卷之十八

福州府志乾隆本 作者:清·徐景熹


公署一



《周礼》国宅,今曰公署。郡署自晋严高于今屡易,而官不易。仰视高甍,上何以临?俯视柱石质,下何以承?昔李华作《政事堂记》谓“作者甚劳,居者甚逸”,而亦何能逸也?测柯不远,因鉴知人。有威武堂焉,曰蔡襄;有安民堂焉,曰燕度;有止戈堂、逍遥堂焉,曰二刘。盖至元绛之忠义堂,图古人之像,系以训词,弥深切矣,有惧思矣。岂曰坐啸昼诺已乎?志公署,而以诸公所隶焉。

万寿宫

在府治西门大街。国朝乾隆二年建,为朝正祝厘之所。

万寿亭

在九仙山巅,国朝康熙五十二年,福建士民恭建,为阶三重,建亭其上,镌“万寿无疆”四字于穹碑,以为祝厘之所。巡抚觉罗满保记:臣尝读《豳风·七月》之四章,曰:“言私其豕从,献豕开于公,”言驰逐郊原林薮间,获小豕自私,而以其大者献之于公云尔。匪独求亲媚于上也,尊卑上下之分,宜如此也。至其八章,则曰:‘跻彼公堂,称彼兕觥,万寿无疆。”释者曰公堂,豳公之堂也。兕觥,爵也,言置春酒於爵,奉羔羊升堂,田夫野老皆得举觥劝饮,以致无疆之颂祝云尔。由此观之,上以诚爱下,下以忠利上,君臣之间如一体然。盖民所深愿望于上者唯此,欲至万年之忱于平日尚尔,其于储祥诞降之辰,当更如何?夫民情,今犹古也,我皇上御极五十二年,凡勤恤民隐,谋所以衽席之者,靡不至,而如天好生,恭俭纯一之德,又足以孚信于天下,而沦浃于民心,其渐被远,其涵濡久,故天下之沐浴爱戴者真且挚。今适际万寿六旬昌期,以博厚高明,符于悠久,以盛德大业,跻於日新。薄海内外,忭舞讴讠金,凫趋雀跃,而闽省之士夫兵民耆老,皆奔走悚踊,思有以仰酬万一,且以为蹈舞嵩呼之所者,莫若建立万寿碑亭。既有成谋,乃相与请于将军臣祖良璧,总督臣范时崇、巡抚臣觉罗满保、副都统臣王应虎、提督臣施世骠、杨琳,各衙门而凡九府之投牒文武官长者,咨报日至。惟臣等亦窃谓此出自民心,未可尽违。第恐费物力,非皇上爱民至意奈何,而亿口同声,皇皇然走且告曰:“吾闽僻处南陬,负山濒海,固瘠土也。天子弗遐遗我,雨旸旱涝,时廑睿虑。其于民也蠲租赋,免逋欠,未已也,为转漕以赈之,平粜以舒之,又积常平以备之。其于兵也,既厚其刍粮,又均其戍役,所以体恤者备至。凡圣天子至仁厚泽,被及于天下甚大,加意吾闽者更渥,以为吾侪小人得蔽风雨,餍稻梁者,伊谁之赐,而不知报,且天子,天下之大父母也。今一家中有大父母寿,为子若孙者,不能操一豚蹄,一壶浆以为献,则心不安,而见非于乡邻族党。今闽去京师六千里,不获望见天颜,或藉此稍慰瞻云就日之思,南山松柏之颂,若又不得请,是使吾闽人民之心不得自伸,而无以将其忠君亲上之忱也。今将自为之,虽以此获戾弗惜。因共卜地于城东南九仙山之巅,鸠工庀材,子来趋事,不日而成。隶在福治者咸斋肃毕,至登三重阶,覩亭翼然。万寿无疆碑屹然山立。光华上烛,耆耋欢欣,童龀歌咏,徘徊四顾,凡福之江山,皆若环拱于阶户已之前,而烟火之交于衢,原田之绣於野者,咸一览毕收。洵乎江山得亭而加胜,若天造地设而预待之者。臣不敢壅民情,因遂以其事上闻,虽不获奉俞旨,而碑亭告成既久,鳞集呼舞者益众,臣不禁跃然兴曰:圣主惜民力,虽一亭之费,不忍作无益以害有益,其俭德谦冲也如此。众庶之中心爱结积于平日,发于一时,力出于子来之助,费成于丝粟之饶,不转盻功成,其情挚而勤事也又如此,所谓上以诚爱下,下以忠利上,无以异于家人父子奉觞上寿之殷勤。臣于读《豳风》时遇之,今于八闽之人情亲观之。臣等何幸,而获与斯盛事耶?爰拜手稽首,而恭为之记。”

贡院

在冶山东北。《福建通志》:“宋时在谯楼东。明洪武十七年,布政使薛大[HT5,6”SS]昉改建于城南,成化七年,布政使朱英建今所。正德十一年,巡按御史胡文静购民居益之,东西各八丈,南倍之,更为正门南出。万历五年,火。六年,重建,中为至公堂,后为衡鉴堂,为抡才堂。堂后为主考官房,中为洗心亭,东西为五经考官房。外东为监临公署,西为提调监试公署。又东列四所:曰对读,曰受卷,曰弥封,曰内供给;西二所:曰誊录,曰巡绰。至公堂前为东西文场,中为明远楼,四隅有了望楼。出大门外,为‘天开文运坊’,乾隆十八年,改为“为国求贤”。东西各有坊,一曰明经取士,今改为天衢。一曰为国求贤。今改为云路。又东为三司公署,废。今重建,匾曰‘公署’。西为外供给所。仍旧。中有桥,曰登瀛。今有坊。有坊,曰天衢,曰云路,今俱移建,见上。曰龙门,今移建贡院二门内,仍建坊,曰‘天开文运’。达于通衢。国朝康熙十九年修。三十八年,学使汪薇,四十四年巡抚李斯义,四十七年巡抚张伯行,五十六年巡抚陈瑸先后增辟文场。乾隆九年,今上皇帝赐御书匾、联各一匾,曰:旁求俊乂,联曰:‘立政待英才,慎乃攸司,知人则哲;与贤共天位,勖哉多士,观国之光。’十八年,总督喀尔吉善、巡抚陈弘谋重修,宽展号舍,增高墙垣,又另筑夹道,疏通沟渠,拓至公堂而新之。各堂所房舍俱加增建,规制肃然,福州府知府徐景熹、抚标参将窦宁董其役。明耿定向《重建贡院》记:“闽贡院肇宋元祐、乾道间,国初在郡庠北。成化丁卯,迁藩治东北隅。诸堂寝廨舍楼台、多正德已卯重建者,万历戊寅春,火。岁支千方一周,岂维新会耶?先是藩臬诸大夫询谋经始,而侍御豫章敖君鲲衔命至,适当主宾兴、奉简书惟谨,檄下有司,谓规制宜宏,捍蔽宜肃。於是西拓址五十寻,徙堂基三十尺,鸠工程材,以是岁八月兴事,越明年六月工竣。中为至公堂,内为衡鉴堂,东为监临台,西为藩臬署,中为明远楼,四隅为了望楼。其校舍则易板以甃,覆之瓦,其数增旧。重垣峻墉,自帘以外,阃之内,胥焕然鼎新云。受功时,予尝偕敖使君登明远楼,周环四顾,视诸匠梓,并手偕作,日无虑数千百人。计诸什费,帑金七千缗有奇。因相与咨嗟,叹曰:国家所为求贤者⑴何若斯重哉!吾侪咸由此进矣⑵,而不一绎思,岂夫耶?且士自束发列黉序已复其身,高等者饩之。三岁一比,此中费当几何?率养千百人而致一人也。由此进士公车,则有司丰宴、饰币、树坊、表资、诸计偕,即一人计之,又不知几何矣。夫士初与齐民齿耳,诸费赀咸齐民胼胝拮据,万方苦辛所供者,而一旦取为诸士费,国家意指何以哉!诚思之,当不忍重负国家矣。虽然,士惟不自负也,而后能不负国家,士负国家者终自负也已。诸人士由此氵[KG-*2]存跻崇月无,当审所处,即不偶而困滞,此中犹有所自树也。陆敬舆曰:上不负天子,下不负所学。士诚有所树,即显晦殊轨,均之为不负矣。彼负国家与自负。原所学者盭也,闽士尚早辨哉!”陈弘谋《重修贡院记》:“闽省贡院在越王山之麓,自有明成化中移建於此。国朝以来,历加扩治,通志可考也。地处山隈,山水汇积,连遇飓风、大雨,多所倾圯,号舍低浅,士子持笔砚入,不能转侧。卒遇风雨,上漏下湿,濡体涂足,艰难万状,甚至有撄疾不能终场者,至公堂,栋材薄弱,不称观瞻,亦将有颓废之患。贡院之修治扩充,诚有不能已者矣。商之藩臬监司诸君,咸以为宜正拟人告请修,而通省绅士谓都人士蓄此志久矣,此吾侪进身之始,亦后来子弟观光之地,宜自经理,不敢重耗国帑。维时少京兆陈君治滋,少银台林君枝春等率都人士,呈请捐修,一时争先踊跃输将,不数月,而十郡二州计数至二万六千八百两有奇。爰委福州守徐君景熹、抚标参戎窦君宁董其事,其专司营治者为经历董天柱、巡检王成德。实工实料,必躬必亲,经始于乾隆十八年二月,即於是年七月告成。至公堂概易良材,而重新之。其余各堂所,俱加增修葺治,号舍俱重为改建。既高且深,足蔽风雨。而下通沟洫,使水有所泄,直达于城河,不虞阻塞为害。围墙则增高培厚,以防弊窦。适届秋围,士子携筐而入,俱欣欣有喜色,不似向来之跼足脊而不宁矣,统计所需一万六千两有奇。余赀建造城西浮桥,以济行旅,尚余六千两,则为权子母,永为将来修理贡院之需,可以善厥后矣。闽中绅士乐士劝功,好善笃而趋义勇,实为十五省之冠。其急公之诚,不敢壅于上闻,谨以达之天听。因叙其缘起,以勒诸石。而襄事兹役诸君,暨贡院堂所号舍坊表数目,一一具载碑阴。乐输之绅士姓名数目,另碑志之,俾后有所考。自今以后,规制严肃,气象光昌,三载宾兴,伟奇特达之士连茹汇进,仰副圣天子旁求俊乂之盛心,国家于以收得人之效,又不独里闬之光也,使者有厚望焉。”

总督部院署

在宣政街西,原按察司署,宋为提刑司署。《三山志》:“明道初,提刑刘立之建。乾道间,增置武提刑。淳熙中,叶南仲始分公宇为东西厅。”正德《府志》:“元为肃政廉访司署,以东厅视事,以西厅为南台,监察分治行司。明洪武二年,改为福建提刑按察使司。十七年,佥事谢肃建福宁道署于仪门东,以旧分治行司为察院,巡按御史居之。正统五年,移福宁道署于钱局,移察院署于东街。前此大门东折。天顺三年,按察使胡新更大门于仪门之南,以旧大门前地易民居,辟东为衢。成化元年,按察使马文昇复鬻民居,辟西为衢。弘治以后,按察使李贡、夏景和、陈珂、刘逊相继营葺,拓其隘陋,更为闳敞,而门始南向。”《福建通志》:“国朝顺治十八年,总督李率泰移驻於此。原署在东街,今为镇闽将军府。康熙二十年,总督姚启圣市民居,拓南数十步,建牙置辕门。”

附旧迹

幸堂宋熙宁五年建,宋道有记,后更名‘虚静’。

山斋俞向名。

宿云楼宣和间建。

绣衣亭嘉祐间建,后更名薰风。

椤木亭在西厅。

仁亭在东厅。

乐圃《俞向记》:“熙宁五年,宋公作宪于此,尝为《幸堂记》。询幸堂所在,今易名‘虚静’是也。自虚静之北,园馆连属。明年,更新缮完之,名其北曰宪堂,南曰澄清,廊庑映带,为乐圃之冠。庭之南,有二木樨,故亭其下曰‘双桂’。回廊之外,左右二亭:东曰熙春,西曰藏春。熙春之东,楼颇宏丽,时可奉亲为游览之地,目之曰‘斑衣’。藏春之西,有楼遍植荔枝,命之曰‘荔枝’。面楼一轩,北顾诸亭。左右二沼,手植瑞莲,名曰清逸。幸堂既易,不欲废其名。虚静之东曰幸轩。幸轩之左乃治事之便室,小山耸翠,题之曰山斋。宣和四年。”按《三山志》,每岁二月,府开西园与民游玩,至三月,提刑司亦开乐圃各一月。

双桂亭宣和间建。

澄清堂俞向名,康定间建。

宪堂俞向名,又更名“中庆”。

静寄轩俞向名,康定间建。

熙春亭嘉祐间王陶建。

藏春亭亦陶建,后更名“留春”。

清逸轩[HT6SS]熙宁间宋道建。

斑衣楼

荔枝楼

以上俱在乐圃内。

天眼堂在听政之厅,明按察使陶垕仲劾布政使薛大日方贪墨,大昉亦诬垕仲,并逮至京。垕仲得直,还职。士民迎者数万人,欢声雷动,有“陶使再来天有眼,薛藩不去地无皮”之谣,后人因名其堂。

巡抚都察院署在福星坊嵩山麓。《闽都记》:“其地为闽五州诸侯馆,宋时尚书王祖道宅。”万历《府志》:明洪武初为驸马都尉王恭公署。正统间,镇守内官居之。嘉靖初,改为提学道署。江以达记。倭讧闽中,朝议设巡抚,开府於此。四十四年,毁於火。隆庆元年,巡抚涂泽民重建。万历三十二年,巡抚徐学聚改建,市西北民居百余间,拓广之。三十九年,巡抚丁继嗣再葺。国朝因之。”

附旧迹

耐烦对境亭在署内东偏。明万历间,巡抚耿定向建,书“耐烦说”于亭额。

提督学院署在南门大街东。《闽都记》:“旧贡院地,明成化间迁贡院于平山,改为南察院。正德《府志》:“南察院在府学后,旧贡院地。成化七年迁建贡院于平山下,八年改创巡抚都御史公署,今为巡按察院。”嘉靖间,巡抚都御史居之,后为提学道。万历四年,改为清军察院。尚书林燫[HT6SS]记。十七年,副使耿定力复修葺,为提督学校公署。二十七年,矿税太监居之。《福建通志》:后改为督学道署。原有文馆在乌石山北,国朝毁于火,地废为城守营,乃于署中置东西文场试士。左有逢源亭。仪门外有寅宾馆,雍正九年,督学戴瀚葺文场而新之。乾隆十七年,郡人何际逑捐建东西考棚,增置案座,焕然一新。”

附旧迹

观亭在署后圃,明成化中巡抚张瑄建。明章懋记:“圣天子御极以来,励精求治,监观四方,深烛民隐,虑岳牧诸臣弗克以昭圣化,海隅苍生容有不被尧舜之泽者,于是分命台宪重臣,抚治方岳,亦古者分陕之意。时则江浦张公以右副都御史实来于闽,公之始至。刬政之疵,剔民之蠹,瘅恶彰善,敷和于下。既道大行,民用康止,爰命作亭於公署之后圃,名之曰‘观亭’,以待莅事之暇,而宴休焉。盖取柳子厚所谓君子必有游息之物,高明之具而为之者欤?然是亭也,非有花、竹、泉、石之胜,山、川、林、麓之适,而奚以为观耶?在《易》有之‘风行地上,观先王以省方’。观民设教,盖古者天子亲行巡狩以察四方,则命陈诗,以观民风,是之谓观。自王迹熄,狩礼废,后世始命大臣巡省,以代亲行。若汉之直指,唐、宋之安抚、宣抚,今之巡抚是已。是其职,固亦宜以观民设教为事者也。或者知不出此,往往急于簿书,期会甲兵、钱谷之务而已。呜呼!是果所谓一道德同风俗者耶?然则亭以观名,公之志可知矣。闽之人庶几其有瘳乎!夫以燕居闲适之地,而不忘是心,则其来旬来宣,咨诹咨询,所以为下为民者,宜何如哉!虽然,观未易言也。有所观,必有所以为观,所观者民风,所以观者,我生也。使民生之休戚,风俗之微恶,吏治之得失,皆生于我之所行何如耳?故曰观我生,观民也,而可以易言哉!观公旦者以《周南》,观公奭者以《召南》,观毕公者以《东郊》,宁知异日之观公者,不在闽南也耶?明圣当天,迈迹三五,将隆《二南》之化,以风四方,而公以耳目之臣,当分陕之任,其可使周、召诸臣专美于前耶?蔽芾甘裳,勿翦勿伐,必有赋是亭为公之所茇者矣。庸记此以俟风化之成。”

督理闽海关署在府城外南台中洲,国朝康熙二十三年设,雍正二年,归并巡抚兼理。雍正七年复设,今并归镇闽将军兼理,衙署仍在旧地。

承宣布政使司署万历《府志》:“当三山之中,后枕越山,前案方山,晋太守严高建为郡衙,唐为都督府,又为观察使衙,为威武军节度使衙,五代梁为大都督府。闽王氏时,改作逾制,及钱氏纳土於宋,悉废之,独明威殿存,守臣以为设厅。天圣中,郡守章频创都厅,郑载建大厅,范亢更名‘清和堂’。端宗即位于闽,以旧设厅为垂拱殿。元为中书省。明洪武初,改为福建承宣布政司堂曰政本堂,复改为紫薇堂,左右布政宅在堂西。万历二十九年,左布政使丁继嗣、右布政使袁一骥重修。”《福建通志》:“国朝因之。康熙二十年,布政使佟康年重建。雍正十年内署火,布政使潘体丰重建。”

经历司在署左。

都事厅在署左。

照磨所在仪门外。

架阁库、广积库俱在司内。

龙亭库在布政司仪门外东南。

谯楼在仪门南,即威武军门。《三山志》:“唐元和十年,观察使元锡建州门。乾宁三年,升为威武军,遂为威武军门。吕权书额。宋嘉祐八年,元绛更为双门,上建楼九间。熙宁二年,始造滴漏,有鼓角更点,下为亭以翼之,左‘宣诏’,右‘班春’。”万历《府志》:“宋嘉祐间火,安抚使杨长孺重建。元泰定四年又火,重建。石柱四十四,长各二十八尺,广二尺八寸,楼高九十八尺,深八十一尺,广二百八十尺。明嘉靖四十三年,布政使陈大宾改建,南额曰:‘海国先声’,北额曰‘拱辰’。万历三十九年,左布政使丁继嗣、右布政使袁一骥重修,曰‘第一楼’,南曰‘海天鳌柱’,北仍旧名。门直方山,五虎对之,因杜中门,从左旁门出。”《福建通志》:“国朝顺治十八年,火,石柱俱坏。康熙十一年布政使何中魁重修,规制卑狭,非前日之旧。”宋程师孟《滴漏新成》诗:“台门新漏一声闻,从此朝昏百刻分。他日郡人思太守,也须谈及蔡参军。风雨虽昏漏不移,百年应未失毫厘。须知万户千门里,正得人间凶吉时。”又《晓登威武军鼓角楼》诗:“百尺谯门戍万兵,黄昏初动画龙声。铜钲犹是闽王点,银秤才悬汉守更。四面僧夸金作界,半年人看玉为城。官程稍近千余里,不可侬家向此行。”按《旧志》,建炎二年,江待制常申明约束,守漏四人,分两番直日。贮漏水奁具中,侯鱼珠落铜盘,乃移秤刻,即告户外报时者。诸衙报牌九人,以鼓角匠轮差于户外,只应告报。直漏五人,分直五更,并以挝鼓人轮差。奁具等物,五十日一涤。昏时鼓角八人,各二十六声,为三叠。挝鼓八人,角声止,乃各挝鼓千为三通。凡三角,三鼓而毕。四更三点及申刻,各吹角三叠,为小引,更以鼓,点以钲。铜钲款识云:梁开平五年,岁次辛未,七月壬午朔,十三日甲午造,重百二十斤。世传闽王点,即此也。”

附旧迹

大都督府门《三山志》:“唐上元二年创。钱氏归宋,凡伪世门额悉废,惟威武军门、大都督门仍旧。庆历间,成戬修,旧额蔡襄书,后张致远重书。列戟十有四,谓之仪门,亦曰衙门。”

设厅在衙内,旧有之。庆历六年,蔡襄重建,自书梁。宣和五年,俞向复修。通判黄琚记。

大厅在设厅西,旧有之。天圣九年,郑载重建,东西创御书二阁。

都厅在大厅东,一名签厅,天圣五年,章频建。

小厅在大厅西,景祐四年,范亢建,熙宁中更名“清和堂”。靖康时,塑三清像,更名“三清堂”,旁有观音堂。

修令堂在都厅前,乾道二年,王之望立额。

自公堂在修令堂后。宋王之望诗:“丛石当轩峙,横池傍砌深。还将修竹绕,半入占松阴。昼赏风澜皱,宵怜月影侵。聊舒沧海志,寄此小山林。”

九仙楼楼下东衣锦阁,西为五云阁,在小厅之西,旧有清风楼、爽心阁。宋蔡襄《登清风楼》诗:“郭外清溪溪外山,溪云飞上破山颜。晴明天气琉璃色,何处峰头带雨还?”

燕堂在大厅北。嘉祐四年,燕度建安民堂,熙宁间,又创谈笑轩于安民堂北,后皆更名“燕堂”。堂之西庑有舫斋,绍兴十三年,叶梦得以校理黄伯思摹索靖《急就章》一千四百五十字,刻于堂壁。宋林积诗:“济川须用楫,网水或行舟。四海风波路,安眠是胜游。”

眉寿堂在燕堂西,安抚使张浚为其母秦国夫人创。

雅歌堂在眉寿堂北,乾道间王之望建。

和乐堂在雅歌堂北,淳熙间创。

信美堂嘉祐间元绛建。

筼筜轩嘉祐间建。

爱山堂绍熙间建。

万象亭在燕堂北。绍兴间,叶梦得建,薛弼修。宋富直柔诗:“堂后山川面面通,向来奇观有蒿蓬。元戎小试经纶手,万象都归指顾中。雨罢卷帘凭爽气,酒酣极目送飞鸿。明年凰阁鸾台上,好赋新诗下北风。”李弥逊《留题》:“断取方壶壮郡壕,钩连野色上亭皋。星移日转天容丽,江静山明地轴高。下榻延宾供啸咏,凝香罢寝动风骚。使君八九吞云梦,小展风烟遗我曹。”

止戈堂《三山志》:在燕堂东安抚厅后,架阁库北,元丰四年,刘瑾建,旧为甲仗库。建炎四年,建寇范汝为猖獗,程迈乞师于朝,韩少师世忠讨平之,饮至于此,遂以名堂。”宋李纲《瓯粤铭》:“相彼瓯粤,民俗剽悍。负气尚勇,轻生喜乱。巨盗挺之,蜂附蚁从。曾未期年,同恶内讧。王师之来,如雷如霆。讨叛舍服,千里震惊。锋[HT6,7”SS]蝟斧螗,犹敢强拒。转战逐北,婴城自固。怒其鷇麛,以抗裔岳。翘其萌芽,以激霜雹。肥牛偾豚,一举碎之。宥彼胁从,戮其鲵鲸。凶徒逆俦,尸相枕藉。咨尔瓯民,自今以往。爱育子孙,尊君亲上。焚尔甲胄,折尔瓯兵。服勤耒耒吕,以保尔生。孝慈以忠,砥砺名节。勒铭山河,敢告耆耋。”朱松《题止戈堂》诗:“高堂岩岩面势尊,洞见万井开重门。元戎务简玉帐静,缓带酌客娱朝昏。忆初饿隶起篁竹,一啸千里来黥髠。将军揽镜媚巾帼,何异搏虎驱孤豚。只今休父八州牧,剑佩重寄忧元元。惊尘错莫羽书密,虽有美酒谁同樽?沈机且复长辔御,沥恳何啻血面论。楼船一夕飞渡海,汉家上将来天阍。狂童束手赴烈火,琱戈不污妖血痕。坐谯饮至凯歌入,船粟往哺遗民存。五岳包裹高阁束,止戈新榜真成言。便当频与方外吏,徙倚风月星河翻。几年牡龠飞不守,河济逆气腥乾坤。知公快挽天河手,坐视黠虏方游魂。权舆闽越聊小试,宁复久此淹遐藩?农桑万里望君等,愿见四海无营屯。”李弥逊诗:“不识威名擅汉廷,云仍今复见材卿。万家桃李栽培盛,千里妖氛却扫清。羽扇纶巾聊自适,风声鹤唳已魂惊。向来雪锷櫜藏地,剩筑诗坛按酒兵。一麾局促楚江东,时喜邻藩好信通。坐厌文书朱墨里,静思谈笑圣贤中。浮瓯小试茶膏白,照眼分尝荔子红。想见高堂散凫鹜,竞追乐事赏年丰。”

凝翠堂在止戈堂东。

逍遥堂在甘棠院东,大观中,罗畸修,徐竞篆。

流觞亭在逍遥堂西。宋元绛诗:“春风流水出岩扉,载酒轻舟扬彩旗。把得玉杯还自笑,老翁真个似童儿。”

佚老庵在逍遥堂西北,宋元绛建,后改为“隐几”,又改为“净名”。元绛诗:“分得藩符近海滨,溪山深处养天真。幅巾隐几春庵静,直是羲皇以上人。”

会稽亭在佚老庵西南,元绛建。以元公开国会稽名公出守,庞籍、王王[KG-*3]圭、范镇、王安石、司马光五十二人,赋诗五十七章以宠其行,刻其显者置壁间。宋乔孝本《会稽亭》诗:“元侯选胜重经营,地取园心正且平。揆日募工逾再浃,创亭合乐落初成。亭开四面缘忠孝,榜揭新封记宠荣。隐隐湖山藏故国,漫漫烟火隔都城。低迷叠嶂回峰抱,缭绕芳丛列艳迎。台上临风共潇洒,花间梦蝶助凄清。枕流小槛欹前沼,散绮幽窗接后甍。旧景周环如有待,夕阳偏照似多情。萦纡碧氵止通潮浦,左右幽篁拂画楹。自昔甘棠虽足爱,会稽从此擅佳名。”

熙熙亭在逍遥堂前。亭畔有池,政和元年,黄裳更名“得象”,自为记。

偃盖亭绍兴十年,张浚理梦蝶亭故址,新之。二十二年,张宗元改为秀野亭。

清风亭在秀野亭南,宋张宗元建。

双松亭在秀野亭东北,蔡襄建,并隶书额。

坐啸台在逍遥堂北,旧为养和亭,熙宁二年,程师孟建。初名玩月,宣和五年,俞向以得象亭材创,更名月榭。

怡山阁在坐啸台东,旧荔枝楼、望云楼、阅射亭之地,元祐五年,柯述建。

怀隐庵在和乐堂后,绍兴十四年,叶梦得建。两旁有亭,东曰‘归意’,西曰‘柏悦’。梦得《自题怀隐庵》诗:“春风的的为谁来。绕舍闲花亦漫栽,庵内不知庵外事,夜来微雨小桃开。”

清閟亭在九仙楼下。绍兴十六年,薛弼建,又建亭于东,曰“与春”。

日新堂在设厅北。庆历六年,蔡襄建。

春野亭在日新堂东南。庆历六年,蔡襄建。蔡襄《新作春野亭》诗:“太守职民治,诏书劝吾农。载酒事缅邈,作室当廨中。况凭轩槛高,中视田野功。澹沲沐新泽,依微生柔风。江潮涨晚绿,山麓延朝红。耕锄时节动,歌谣声意通。惭非共理才,幸遇频年丰。未厌畎亩乐,驾言谁相从。”又《春野亭对月有怀》诗:“淅沥凉风来,空郊生暮寒。山气郁苍苍,江流去漫漫。阖关行人稀,投栖夕鸟还。疏钟度林际,华月吐城端。徘徊待遥夜,露下明河宽。心期隔万里,独坐起忧叹。”

提刑按察使司署在布政司东新街,旧都司署也。原署在宣政街西。详见总督部院署。国朝康熙十三年都司缺裁,改建于此。堂宇、宾馆、廊房、吏廨诸所咸备。《福建通志》:“康熙二十一年,仪门火,按察使赵进美重建。”

经历司在司东。

照磨所在司东。

粮驿道署在布政司仪门右。《福建通志》:“原清军驿传道署,国朝雍正四年,驿传并归盐运司改为督粮道署,后仍兼驿务,今为粮驿道署。”

盐法道署在布政司西。正德《府志》:“即宋西外宗正司也。按旧记,宋转运司在建州,建炎二年,以建寇移福州,绍兴还建州,后复移福州,后复仍旧。其转运行衙在威武门西南,东为运判司,西为转运司,其南同一门,曰‘西总’。熙宁既筑子城,并二司为一,更门东向。时提刑二司在其北。政和间,并入提刑司,迁转运行司于府东迎仙馆。靖康初,移置试院西旧驻泊厅地,以迎仙馆为转运东行司,寻废。元更置福建等处盐课市舶都转运使司于福星坊内旧福星馆,后或为福建等处都转运使司,或为福建盐课都提举司,更改不常。皇庆元年,始移置今所。延祐间,运使范德郁改造公厅及两庑、门观、库藏诸所,运使郭朵儿伯台为记。泰定间,仪门火,同知贺贞重建。明洪武元年,改为福建都转运盐使司。成化十四年,运使康骥重建堂东夹室。二十三年,运使金迪重建后堂及外门。”《福建通志》:“后毁於火。国朝康熙二十二年重建,今为盐法道署。”

广盈库大使厅在署东,雍正七年建。

架阁库在司内。

广盈库在司内。

钱局在按察司东,原观风整俗使署,乾隆间改⑷。

火药局在三山驿东。

军器局在按察司东。

迎恩亭在西关外,国朝乾隆十八年建,诏敕至闽,皆迎于此。旧在西湖滨,东西有二亭,西为“皇华亭”,其后为荷亭,三面跨湖,冠盖送迎,皆觞于此。

接官亭在洪山桥左,一在南门外。

柔远驿在水部门外。明曰‘怀远’,以为琉球诸番国使臣馆寓之所。国朝因之。[HT6SS]《福建通志》:“琉球国在大海中,始名流虬,一作流求,《元史》曰‘王留求’。明永乐中,改‘流球’,在福州正东一千七百里,偏南三里。其地东西狭宽处数十里,南北长四百四十里,有三十六岛。水程南北三千里,东西六百里。汉魏未通中国,隋大业中,遣羽骑尉朱宽访求异俗,语言不通,掠一人而还。后遣武贲郎将陈稜率兵至其国,掳男女五千人还。唐、宋时未尝朝贡。明洪武五年,遣行人杨载齎诏至其国,王察度遣弟泰期奉表称臣,入贡方物,是为琉球通中国之始。先是元延祐中,琉球分国为三,曰中山,曰山南,曰山北,屡出兵相争夺。十五年赐诏谕之,而山南王承宗,山北王怕尼芝亦相继遣使入贡。洪武二十五年,始遣王子洎陪臣子弟入太学,是为琉球入监读书之始。自察度三传至尚巴志,永乐二十年嗣位,始并山南、山北之地。二十一年遣使请封,赐诏慰谕。洪熙元年,遣中官柴山,副使阮渐齎诏敕册,封尚巴志为琉球国中山王,是为琉球请封册立之始。《中山世鉴》云:‘赐尚姓自兹始。’自是定例,二年一贡。洪永间,二次赐琉球国闽人三十六姓,终明世历十二传,至尚丰,世修职贡。崇祯十四年,尚丰卒,子尚贤嗣,遣使金应元入贡,请袭封,使者留闽中,恭遇本朝定鼎。顺治三年丙戌,王师入闽,福州通事谢必振率留闽使者至贝勒王军前投诚,随至江宁府,投经略洪承畴,转送入京,乃以谢必振为琉球招抚使,往谕。六年,尚贤卒,弟尚质称世子,遣本国通事齎表,随谢必振入朝请封。八年,世祖章皇帝令来使同谢必振齎敕归,谕追取故明敕印。十一年,世子遣王舅马宗毅等贡方物,随缴前明敕印。朝命遣兵部爱惜喇库哈番张学礼为正使,行人司行人王垓副之,赐诏书一道,镀金银印一颗,令二年一贡,进贡人数不得过百五十人。因海氛未靖,张学礼等回京待命,未行。康熙二年,仍遣张学礼、王垓奉诏敕至其国,封尚质为琉球国中山王,加赐文币。七年,尚质卒,世子尚贞摄国事,,按期入贡。十九年,奉旨:‘琉球国进贡方物,以后止令贡硫磺、海螺壳、红铜,其余不必进贡,又于常贡免其贡马,著为例。’二十一年,世子上言请封,诏封尚贞为王,御书,中山世土以赐。二十五年,王遣官生梁成楫等四人入太学。二十七年,到京入监读书,奉旨照都通事例,廪给优渥,特设教习一人,博士一员督课之。四十八年,尚贞卒,世曾孙尚敬嗣。雍正元年,王遣使臣齎表恭进,庆贺登极,御书、辑琉球阳匾以赐。嗣后按期入贡,圣恩浩荡,体恤远裔,锡予便蕃,温纶稠叠,鲛岛波臣,益修岁事于永永矣。又按:琉球国自前明历朝入贡,舟楫往来,俱驻于泉州,特设市舶提举一员,专理贡事,以内官领之,后移福州。本朝省,并其事于福州海防同知。百年以来,渐濡文教,国中彬彬弦诵,大有华风,我国家教化之盛,诚无远弗届矣。”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Copyright © 读书网 www.dushu.com 2006-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1501969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