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卷之十九

福州府志乾隆本 作者:清·徐景熹


公署二



福州府治

在布政司西。正德《府志》:“即宋安抚司忠义堂春台馆之地,元为亳州万户府。洪武二年,改建为福州府治。万历《府志》:“先是府治皆在今布政司,历晋、唐、宋,至元,始置总管府于谯楼东,洪武初,改建今所。七年辟廨宇,二十一年,火,二十六年,知府廖崇德重建。”《福建通志》:“中为大堂,堂之南为仪门,仪门外东土地祠,西迎宾馆,南为大门,狱在大门内之右。出大门百武,树楔曰:‘十闽首郡’。北为川堂,万历《府志》:“库在川堂之后,曰大储库、赃库,曰钞库,曰龙亭库。”今俱圯。又北为后堂。知府宅在后堂北。吏六房在大堂下。左右两廊,其后隙地为吏廨,明万历二十八年,大门及两廊房火,署府事同知钟大咸重建。”国朝康熙三十年,大堂圯於飓风。五十八年,知府韩奕重建。

理事同知厅在府治内西偏。

海防同知厅原在府治内东偏。国朝雍正十二年,移驻南台霞浦街。

粮捕通判厅在府治内西偏。

经历司在府治内东偏。

照磨所在府治内西偏。旧有检校所,在府治内西偏,今裁。

司狱司在大门内西。

阴阳学

医学

僧纲司

道纪司

附旧迹

忠义堂在逍遥堂南,宋治平初建。东西壁绘周公一人,并社稷忠臣张良以下十六人,节义忠臣申包胥以下十九人,谏诤樊哙以下十一人,凡四十七人画像。

甘棠院在忠义堂西,会稽亭南。开宝九年钱昱建。昱首记云:“予自下车数月,适因巡城,观隙地高下景趣,俯迩郡斋,乃命芟去荒芜,开辟基址。至是车书既同,戈甲皆罢,乃卜筑。处花心者,曰梦蝶亭,瞰水际者曰枕流亭,近爽气者曰临风亭,眺夕照者曰绮霞亭。宋蔡襄《正月十八日甘棠院》三首:“上元才过去寻春,红白山花粲粲新。似喜使君初病起,隔栏相向笑迎入。天气和柔酒更醇,缓歌花底正初春。狂花有意怜狂客,掩乱飞红满一身。无奈闲情著物欢,更愁花草便王阑珊。夭红嫩翠宜灯烛,放散笙歌静里看。”

春台馆宋郡守元积中更甘棠门名。

州西园在牙门西偏,宋时建。内有春风亭、春台馆诸胜,每以岁二月启钥,纵士民游观,阅月而止。宋蔡襄《开花园》诗:“风物朝来好,园林雨后清。鱼游知水暖,蝶戏觉春晴。草软迷行迹,花深隐笑声。游观聊自适,不用管弦迎。”曾巩《西园席上》诗:“省阁名郎国羽仪,瀛洲仙客众蓍龟。山蹊向日花开早,海峤经寒酒熟迟。下榻笑谈红旆偃,引觞醒醉玉钗随。惟惭别乘疏顽甚,满面尘埃更有诗。”

光仪堂在和衷堂侧,明万历三十九年,知府喻政建。政自记:“福州郡堂之后,颜曰和衷。由和衷堂稍后,折而左,启双扉入,有屋两楹,即临海王公士琦守晋安时所扁为‘闲闲轩’者也。榱椽亦自耸峻,与和衷埒,而规制雅不称,湫隘而狭长,不可以居,盖守已几更,足迹罕至,非复‘闲闲’之旧矣。予视事之两月,以暇至其故处,见诸军器火药充[HT6,7”SS]牛刃其中。夫福郡守为治,大都非漏下二十刻,不得休息。诸胥皆焚脂夜作,无宁不虞之不戒,置火药不便,于是徙而归之本局,略剔葺之。胜日与诸寮列坐,谈说其中,佐以酒行炙者,便无从旋转。而壁以外,乃为空虚无用之所。盖以为堂则横不足,以为室则纵有余,几于模不模,范不范矣。夫离之两伤,合则双美,文诚有之,室亦宜然。于是鸠工庀材,彻间隔,更腐蠹,益斥旁隙地以拓之,一月而告成事,人讶以为速。此无他,后者易为功,而因者便为力也。载偕诸君落之,心目共豁,若荆棘芟而茅塞辟者。堂前池不盈丈,用石甃砌之,养朱鱼数百头,时时出游,无濠上之闲,而有其致。编竹护花,蔷薇素馨,幽兰蜀茶,佐以盆荷,有平泉之趣,而无其痴。诸君咸爽然快,各赋诗见志。於是卤差司江公赋《羔羊》,分司郭公赋《小宛之卒章》,海防闵公赋《采芑》,海防文公赋《崧高》,总捕吴公赋《伐木》,督粮古公赋《风雨》,司理周公赋《斯干》。夫《羔羊》,训廉也,《小宛之卒章》,小心也,《采芑》壮猷也,《崧高》,良翰也,《伐木》,乐友也,《风雨》,喜贤也,《斯干》,美成也。不侫重拜诸君子之贶,起而赋《皇华》。《皇华》,使臣诗也,何居乎?《鲁传》有之,赋诗断章取节焉,可也,访问于善,为咨咨亲,为询咨礼,为度咨事,为诹咨难,为谋皇皇者华,获五善矣。不侫以匪才当剧任,即不敢比于古诸侯,然朝修其晋谒,昼考其委积,夕省其典刑,夜禁其防御,无使滔淫,而后即安者,曷敢有懈。虽然,犹有未树也,支者不立,跨者不行,自见者不明,自是者不彰,非诸君子念石犹生,我而弼之、匡之,戾之,积也,其何日之有?不侫之作是堂也,以后君子之光仪,而冀以获咨之五善也。诸公曰:‘然。大成若缺,其用不弊,大盈若冲,其用不穷。推是心也,宰天下可。’予唯唯谢不敏,退而书其语,为《光仪堂记》。”

闽县治

在九仙山麓,原在府治东南秀实坊。万历《府志》:“本净业寺故址,旧在闽都坊内。洪武二年,知县路圆玉移今所。成化三年,知县邵奎重建。中为正堂,堂南为中门,折而东向为大门,‘申明’、‘旌善’二亭在大门外。临通衢,树楔‘八闽首县’。库在堂西,狱在中门内西,知县宅在堂北,吏六房列堂左右阶,吏廨在西南隅。”《福建通志》:“国朝顺治十八年,知县周雍时移建於闽县学庙后,改教谕宅为县治,规制略备。前因中门外,左傍山麓,多大石,高逾寻丈,迳路纡折。乾隆十年,知县李芬凿石辟地,重建大门,庭庑始敞。”

丞厅在营前。旧在县治大门东。国朝雍正十二年,移建今所。

典使司旧在县东南,今移丞厅。

五虎门官母屿巡检司原在府城东嘉登里,今改驻南台。

闽安镇沿海巡检司在府城东江右里,明洪武二年置。

永庆巡检司国朝乾隆十年置,在尚干。附劝农亭在城东易俗里,雍正三年奉□文建。

侯官县治

在府治南官贤坊。万历《府志》:“唐贞元间,从岊江徙入城。元至正时,又改建於郡城西旧澄澜阁之址,以县治为普平章衙。洪武三年,复建今所。二十九年,火,知县张继重建。永乐元年,又火。宣德七年,始建堂宇,堂西为库,后为知县宅。正统间,知县梁叔蒙建川堂。正德间,知县胡大化修,后堂中门外西为狱,东为寅宾馆、土地祠,大门外左旌善亭,右申明亭。《福建通志》:“国朝康熙间,正堂圯,知县姚震重建。雍正七年,知县苏本洁改建大门。”

丞厅旧在县治内东,雍正十二年,移驻大湖。

典史司在县治内东。

竹崎巡检司在府城西北十六都,明正统六年置。

五县寨巡检司在府城西十七都,旧属怀安,以其地接闽、侯官、古田、闽清界,故名。元至正三年设,明万历间并入侯官。国朝雍正十二年,移驻南屿。

古田县治

在翠屏山南双溪之汇。正德《府志》:“唐开元间建。宋太平兴国初,迁水口。端拱间复旧。《县志》:“元至大间,达鲁花赤木薛建谯楼於县治前正堂,后曰琴堂。明初於堂西为架阁库,两廊为六房,仪门外西南为狱。洪武三年,知县韩秉喜建官廨于琴堂后。嘉靖间,知县刘曰旸重建仪门,国朝因之。

丞厅在县治内东偏。

典史司在县治内西南。

附旧迹

静轩

舫斋

阳春亭

飞舄堂俱在便坐厅事旁,宋宣和二年建。

不欺斋在厅事东,宋乾道初令杨汝南建。

戴星楼在县西厅左,宋时建。

平沙楼在县西厅右,宋时建。

隐吏堂宋绍兴八年县令郭昭仲建。

晚对楼在县治内东,明邑令杨德周建。德周自题:“傲吏何曾厌簿书?偶于清暇坐幽居。频从闭阁知思过,时忆登楼赋遂初。田舍正逢秋事稔,官厨偏爱午烟疏。明时未便休官去,功课还看出郭舆。夕阳苍翠此俱收,卧起何妨复卧游。归鸟一声山亦暝,孤云独宿树先秋。屏除幽事心能寂,少受繁音句莫留。松栝悄然香气杳,忽看初月已当楼。”

屏南县治

在双溪。国朝雍正十二年,知县沈钟建。大门内为仪门、为大堂、为川堂,宅门内为二堂,东花厅,西书房,后有大楼。

典史司在县治内西。

闽清县治

在梅溪南里许。万历《府志》:“五代梁时建。宋淳熙中,有水患,知县陆绛新之,后屡毁。明洪武九年,主簿郑本始构堂宇及谯楼。正统时,毁于兵。成化间,知县左辅、黄漟相继修葺。万历三十七年,洪水荡没,知县余咨龙移建于后百武。《县志》:“国朝顺治初毁。乾隆二年,知县孙国柱重建大堂仪门,三年又建两廊,公廨规模始备。”[HT6SS]明林材记:“闽清一邑,扆山襟水。剑津东西之众流,独当其冲。万历已酉秋,水发,其流滔天,坏城郭庐舍,而闽清受河伯祟为尤剧,学宫、官邸、闾巷、桥梁无一完者。时俞侯莅治甫数月,列状以闻。大中丞豫章陈公、直指使者山阴陆公悯邑民之贫且困,为出公帑代其乏。侯召父老而告之,曰:‘邑,瘠土也,瘠土之民,莫不向义。劳也,矧君子劳心,小人劳力,古之制乎?’众曰:‘诺。’于是拮据绸缪,竭尽心力,先修学宫,次及县宇,因地势洼下,复移后百武,宅其爽而垲者为亲民所,堂之后为退食所,为私居所,越二十朔告成。规制宏敞,计其费凡若干缗,而趋事赴功,民亦劳止,乃侯不欲施已之劳,又不忍忘民之劳也。将立石,诹予为之记。余惟《春秋》一书,圣人之所以经世也,重民之力,必纪其事。筑眉阝,讥轻也,筑台于郎,讥厉也。上下二百四十二年间,自城楚邱外,不多与焉。夫役兴在必不得已,则上不轻用,而民忘其劳。今侯登斯堂,时而戴星出耶?时而鸣琴理耶?时而抚字劳耶?时而催科拙耶?人情莫不欲富,樽节之则民殷,人情莫不欲安,爱养之则民乐。若楚邱之役,定中作宫,揆日作室,而桑田之税,星言夙驾,命于倌人。迨其究也,富庶益增,礼乐毕举,则塞渊一念,为之始耳。侯汲汲然念民之劳,恤其劳,必思贻其逸,是其心固塞渊之心也。较筑眉阝、筑郎轻而用厉,而使者当不可同年语矣。抑余又闻之,《风》有《甘棠》,志思也,其言曰:勿翦勿伐,召伯所茇。召伯巡行南国,民爱其树,至不忍伤。呜呼!伯爱民,民更爱伯,侯之政奚啻甘棠乎!抚循噢咻,巡省舍茇,问其疾苦,而视之如伤,则民之不忍忘侯,将继《甘棠》而再咏《乐只》,今之梅溪,固古南国哉?不侫愿侯德泽政令,鉴楚邱之所以兴,而思召伯之所以感也,则不侫之言信矣,侯名咨龙,别号允翼,广西马平人。”

典史司在县治内西。

附旧迹

敕旨楼

励俗台

无惑斋

退食阁

将归楼

北堂亭

星徽亭俱宋大中祥符间建。

南昌阁在鼓楼门之右。

波心亭在公圃之内亦大中祥符间建。

观风楼在厅事北。明洪武初,主簿郑琯建。正统间,毁于火,知县左辅新之。

长乐县治

在六平山南。《县志》:“唐武德间,自敦素里移建今所。上元时,始建厅事。宋皇祐、熙宁、元祐间,县令吴仲举、萧竑、袁正规相继修建。明洪武十四年,知县邱宗亮构六房、两廊、仪门。弘治十一年,知县王涣重建鼓楼于仪门前,又于厅事东,构六房吏舍。正德十年,知县曹钅兹重建川堂及厅事。崇祯十二年,知县夏允彝重建鼓楼、仪门。《福建通志》。国朝顺治五年,毁於寇。知县吴鸣纯重建。康熙十八年,大风雨,堂坏,后修建。”

丞厅在县治内西,明弘治三年建。

典史司在县治内东,明景泰元年建。

附旧迹

清心亭在县治内,宋皇祐中县令余俯建。

惜阴轩宋皇祐间,县令吴仲举建。

求诲堂在厅事后,宋熙宁间,县令萧竑建。竑自记:古之君子,莫不克已以求天下之善。纳之以宽,思之以静,择之以正,然后行之以果焉。虽所行有大小,所造有远近,而未尝用明以忽人之是,作气以拒人之忠也。孟子曰:子路,人告之有过则喜。孔门之能是,计非一人,孟子独称子路然者,爱其刚勇过人,而自克以从善耳。修身且然,况治人乎!夫治人者,心虽无愧,而事有未察,或行虽无失,而人或见欺,不能师古训以广其智,资诸人以裨其不逮,则毫厘之差,有莫大之谬,又况自贤以求胜人者乎!以予之愚,于修身未能有得,而又辱一邑之寄。恐惧修省,安敢怠遑。凡退息是堂,庶几阅图籍以探圣贤之意,接僚友宾客之论以益见闻,至于匹夫匹妇辩讼之际,其言或中于理而可用,与夫悖于理而可戒,必审求之,以为愚者之诲。”

弦歌堂在厅事西,宋元祐间,县令袁正规建。

月台在厅事北,袁正规建。

乐古堂在厅事西,袁正规建。

望云轩在厅事北,宋元丰中权令施闻建,以寓其思亲之意。

仰轩在厅事东,袁正规建。

尽心轩在厅事西,袁正规建。

待月阁在厅事西,宋元丰中主簿曾孝杰建。

揽翠轩在县治内,宋元祐二年,主簿陈伯孙建。

不愧堂在仪门西,明嘉靖间知县吴遵名。遵自记:“余家无厚赀,性有奇癖,每读书必啧啧古人贤达事。丁未举进士,戊申出宰长乐,恐家人一旦习骄侈也,乃日督家人理机杼,诸僮奴灌艺蔬圃,计岁时聊可供衣食。门无杂交,囊无私钱,时退食亦欢然自怡,书其堂曰:不愧。盖期不愧吾官,不愧吾所生云尔。然邑枕山席海,生理硗瘠,予益与民同甘苦,事惟从杀。一不问乡大夫束修问遗之礼,居恒靦然曰:‘予兹有愧荐绅先生矣’。乃已酉冬入觐,乡大夫不以予为无礼,反赆予以礼,予三辞之,既复有赠言,予则拜而受之,曰:‘仁者之贶,非吾所敢辞’。行之日,冠盖缤纷,相与酾酒大江之浒,三饮而别,予复靦然曰:‘予兹益有愧荐绅先生矣’。舟行次芋原,邑之民相与争筐元黄,罗酒浆果米,稽首道周,予辞之益坚,至蒲伏不忍去,予曰:‘噫!予或尔受,尔不愧良民,予则愧良吏已’。乃终辞之。既复溯洄挽舟而前,曰:‘昔人以清白自持,尝择受一大钱。君忍不为一钱吏乎?’无已,掇其鰕十头,果十核,谣歌数章,邑之民乃掩泣低徊而去。噫!予性多戆急,见无良人辄色怒,怒已,虑或伤吾民,竟日为不乐。今民不以喜怒而咎予,顾追从。予辞,民且不忍去,受其鰕、果、谣章,乃去。予将不重愧吾民哉!嗟夫!礼以待贤,故于士大夫不可以忘礼,礼疏则易暌。刑所以惩慝,故于敝民不能以去刑,刑数则多怨。今予实无礼,而士大夫谅之,实未能去刑,而民安之,又从而歌谣之,爱戴之,固不知其获者,何繇也?因书以志愧而省观焉,抑亦以表乐邑士民之厚,俟观风者采焉。”

三事堂在厅事后,原名退思,令潘府更名。府自记:“予少读《小学》,至当官之法,有三事:曰清,曰慎,曰勤。爱其言简易,若切身心者,必三复之。及年十七,业举子,为禄养计,此书久废不理。后十年,再试,再屈于有司,乃归,弃举子业,尽发家藏书阅之,字字简点,然后放过,乃知三事实切身心,而《大学》所以家齐、国治、天下平者,亦不外此。自谓他日遇明主,得一试用,必求于此无愧。迨今登进士第,自刑曹试政,令长乐,入官已四载,顾此三事犹未能尽行之,盖可叹也。一日公暇,独坐退思堂,因念王元之尝作《待漏院记》,极言:君子小人当待漏时所思,情状大异。议者称其得体。予或倨坐一堂之上,不自深省,泛然思之,其不入小人情状者几希。乃因堂之旧规,一修治之,更名‘退思堂’,曰三事,庶一日之余,警切身心,而初志少酬焉。予既深自感慨,又念朱子《小学》一书,自元许鲁齐,敬信如神明,今天下莫不家藏人诵,而此三事尤为学者熟闻乐道之,迨一事职,或与初言渐相背戾而不自知,及接正人闻正论,或夜气清明之际,念及三事,皆歉然有愧心,此天理之发,自有不能掩然者。予谓:凡当官者,皆大书榜之厅后,可也。或虑清则矫世,而敌者争,慎则泥法,而贵者评,勤则多事,而下怨生。然则如之何清不激,慎不拘,勤不扰,使人各得其情,庶几其无弊也。”

退省斋

憩轩俱万历间知县李奇珍建。

连江县治

在龙漈山南,鳌江北。《县志》:旧在县伏沙墩。晋太康时,由温麻屯升为县。唐武德间,都督王义童易今名,移县治于今所。宋时,知县赵炎建。谯楼在仪门外,嘉定四年,知县李于清建,下有石柱石兽。元达鲁花赤拜柱,置铜壶于其上,明未飓风圯。国朝顺治九年,知县齐象先重建。元毁于寇。明洪武初,知县王德钦重建堂、宇、厅、廨、库、狱。隆庆六年,知县朱应辰更新大堂。崇祯十一年,飓风,堂圯,国朝顺治九年,知县齐象先重建。康熙三年,火,又建。十年,建后堂,二十二年,知县闵逵以治后促狭,辟外隙地。雍正五年,廨宇圯於水,知县刘良璧重修。乾隆二年,又圯於风,知县戚弢言修。宋黄泳《修县衙记》:“县廨惟前厅宏壮,昔令赵公所建也。其余廊庑房库。仅蔽风雨,丹垩凋落,栋宇摧折,非所以为百里之镇。予视事未几,凡县治政积敝皆刬而剔之,矧廨宇乎。遂命计材木,植仆剔朽,虽颓垣罅壁,益加修完。自中门两庑,财库吏司,俨然一新。堂下素卑,每积淫潦,复培其址,而环砌以石,旁值果木十余本,耦列左右,为讼者之荫。息厅之后,复修劝农阁,阁之东隅,饰听讼堂。厅之南,有荷池,绕以朱阁,其外叠石为山,虽不过寻丈,而峰峦洞壑,宛若真趣。池之东创为书院,西倚清漪,前揖横岑,疏窗雕槛,曲折映带。复以余赀,外新县额,内辟燕堂。凡巨桷飞梁,逾施丹丹萑又,咸极华整。上不费于公,下不取于民,不逾时而告成。昔常怀文所至,颓舍修立,馆宇、藩篱、垣壁皆应准绳。今予昼夜措置,敢谓必契于准绳哉!然其处长短之度,量广狭之制,相高下之宜,审其面势,以图永久之规,亦不愧怀文矣。窃尝论,今日之趋仕途者,其视去官如传舍,佥以公署为托宿之地,虽栋挠楹毁,方且坐视,苟延岁月,俟代至者复舍去,是诚何心哉!故予所至之官舍,必严加修饰,不惮烦费。凡簿长乐、青田,与今为是邑宰,所居虽一日,必葺而治之。意者非止一身之安逸,其终始之心不替,盖将推已所欲,以施于人耳。后之人观者,毋以营不急之务,而加诮焉。”明朱应辰《更新堂记》:“予令连江,适厅宇将倾,支以木弗胜,风则坠瓦如掷,水溢地不可步。吏执左右立,虩虩靡宁,同僚坐公座,盱不敢瞬,恐将坠焉。予叹曰:‘此非所也。堂,所以出政治民,日奔走,避侵压,何以事事?顾库藏空虚莫能举,有耆民孙日章、孙孔葆、陈弘、黄岱、陈柱、吴廷辅进曰:‘邑犹家也,余各华其居,而高堂弗葺,予之责也。公,父母也,倡之以义,其谁不从?’‘乃揭谕劝民,率僚属捐俸为倡,民争应,讠主于籍,得输金者数百人,乃请诸当道,饰材鸠工,命孙日章等董其役。经纪于已巳之冬,落成于庚午之春。为堂两间,左右作库,制视旧加宏。规崇三尺,露台当道,崇与堂应。旁置皂隶亭并六房廓之,改东西上堂路,去四旁障翳之木。卜吉升堂,前山尽露,群峰咸拱,盖怡豁心目矣。乃合僚属父老而谕之曰:‘若知堂之所以新乎?若知官之所以坐斯堂乎?新不自新也,众材聚而百工饰也。官之职,匪以新堂也,将以新民也。邑虽小,将为宰焉,为贰焉,为师儒焉。或司仓储,或司关隘,或司河泊,犹之众材匪聚则弗备,匪工则不成。吾于斯,深有望于僚属焉。民之弗新,坐斯堂斯忝矣。中养不中,才养不才,父兄责也,吾于斯深有望于父老焉。’谕既毕,日章等请曰:‘堂不可无记,愿假名笔,彰盛美!’予曰:‘惟功惟德,乃宜金石,兹非予德,惟尔德,非予功,惟尔功,名笔假也。予见世人作室贻子孙,或罔代其劳。有代劳者,或作或辍,罔克一乃心、齐乃力。底厥成、邑,家之积也。予民父母’虚称也。日章能以子趋父事,罔以劳辞,罔作辍闲。或力疾市材,或搁家务弗理,或遇风雨弗离。不程而速,不赉而成。岂今世之所有,其殆三代之好义者与!庸可无记?他输材众矣,有输材复[HT6,7”SS]摛匠不怠者,有无财可输,而输其功者,均为罕得,宜别置扁书名垂永。’呜呼!斯民其能自新矣,坐斯堂庶几藉以无忝焉。经始之初,适大雨水,有大木数百里外顺流而至,因取为梁。若有天意焉,宜并记之。”

典史司向僦民居,今在城隍庙后。

北茭巡检司旧在县东北二十六都,明洪武二十年建,今移驻东岱。

附旧迹

介祉堂在正厅左。

友梅堂

远堂

瑞莲堂以上皆宋建,在小厅前。

听讼堂在厅事东,宋令黄泳建。泳记略:“县厅之东有琴堂,创而名之旧矣。檐宇低昂,涂墍圯损,疏屋筛雨,颓窗啸风,未有葺而完之者。予到任未几,闲登斯堂,徘徊周览,栋宇虽老,而风景环合,有可乐焉。松烟凝翠,池波涵碧,覆釜突其前,重冈叠[HT6,7”SS]□,拱揖奔赴,惜哉!湮没久矣!将亦有待而兴乎?于是度材计工,仍旧贯而葺之,剪去障翳,极望明豁。剔榱桷之蠹者,易瓦甓之缺者,支柱石之倾者,饰以朱漆,涂以粉垩,陶青埴以平其址,琢素砥以周其旁,意犹未也。复命丹青绘四时花果,与夫春兰、夏卉、秋雁、冬雪、层崖、怪石,物态万状,皆写于壁。工既迄成,欲易其名而未得,因究昔人所以命琴堂之名,岂亦取武城弦歌之意乎?然予也方莅兹邑,加意听断,欲俾百里内无冤狱之叹,安能直踵子游之芳踪?遂以听讼易之。夫两持是非真伪之说,而必欲其情,虽有至意,亦以为难。予岂敢自诩以为能哉?比闻诸父老曰:‘先大夫昔治兹邑,其遗芳余韵,越四十年,仰其高风,听讼之效也。当是时,公明精敏,而民不能欺,仁信笃诚,而民不忍欺,威严果断,而民不敢欺,’余每佩服斯言,以为从政之楷式,朝省夕察,恐坠懿范。又考古人,绩用彰彰而见于载籍者,亦不过是数者而已。昔召伯教敷于甘棠,信感于行露,虽鼠雀之诬为难明,犹不待狱而后辨。后世爱之,深思之,至乃勿翦所说之甘棠,又何若爱其子乎?予欲师召伯之贤,循先考之训,罔敢希其万一,特其志之所慕者,在此而不在彼。”

慈庆堂在厅事东,宋绍兴三十年,令叶猗建。宋杨濮记:“连川旧为温麻镇。其地多佳山水,而县治尤据一方之胜。覆釜峙于前,宝华拥于右,南望大海,不能二十里。有溪泠然萦带于邑聚之外,而其流与海通。风樯雾舶,逐潮汐而往来者,殆络绎焉。然则令尹听治之舍,宜宏丽壮密,始足以弹压山川之气,而肃吏民之观瞻也。岁久且敝,失于完葺。绍兴庚辰之仲春,谯侯叶公猗以通敏详练之才,来董兹邑,弊源蠹穴,疏剔殆尽。公退之暇,视公宇而叹,曰:‘君子之居,一日必葺。若仍陋就简,以官府为传舍,漫不加省者,吾弗能已矣。’于是庀工饰材,举垣之圯者,石以基之,堂之暗者,窗以明之,地之洼窿与夫卑湿者,或布以板,或平以甓,且不为润气所及,经远之虑至矣。犹以为未也,又于寝舍食室之中,撤去障翳,表里洞明。后有龟头废弛不治,乃复易其栋楹椽角之黑腐,剔其级、砖、盖、瓦之破缺,涂之,墍之,丹之,雘之,更以为堂焉。其中与左右,则有窗,前绕以行垣。当风晴烟雨之际,东湖青溪诸山,若远若近,若有若无,姿态横出,莫可名状。而又平畴万顷,蔓延其外,耕夫馌妇,吟笑往来。登斯堂也,一举睫而尽得之。叶侯天性纯孝,考成之日,适当太夫人诞辰,率子若弟,捧觞称寿于其上,邑人旋观丛叹,以为希逢之盛事。然则斯堂之立,岂特为观美哉!濮知孝道足风,可以观而化也。请以‘慈庆’名,可乎?昔冯伉为醴泉令,著《谕蒙》十四篇,乡给一卷,大略主于教民忠孝而已。噫!伉之志亦美矣,然载之空言,孰若见之躬行,动化之速,如我公之懿欤!彼犹以夸耀于后,则公之盛美,安可没而弗传耶?”

惠悦堂在厅事右圃中,宋庆元庚申令赵善讠盍建。[HT6SS]宋张牧记:“邑有游息之所,君子谓足以观政。凡人之情,怵迫则少欢愉,暇豫则多款适。平居里巷,一游一燕,往往夺以烦冗,况邑令乎?令鸡鸣摄衣起卧内,顾左右,亟具盥栉,巾未加于首,而吏诺于庭矣。[HT6,7”SS]足丽履出座,吏先后摘文书以进。伏几援笔,不暇旁睨,讼牒丛陈,赋册林立,百端万状,攻吾寸心,精殚力疲,日继以夜,明旦复起。始初勉而为之,十不了一,乐于何有哉!惟夫明彻于烛奸,才优于专刂剧,来者无穷,而待之常自若,袖手于堂,顾视无可为之事,然后营造规画,以为游息之所,日与僚佐宾从,从容于其间,斯足以示吾暇。连江之为邑,起于晋,距今千余载,相次为令者,凡几人。邑疆饶广,户齿伙于他邑,官事固未易了。比来风益讹,习益浇,奸田亡猾吏相与为肘掖,以出不意。故事之至者日丛,而为令之难,百倍于昔。然则游观之地缺然,以至今日,非不屑为,实力不给。浚都赵侯以天假秀彦,兰省抡魁,来尹兹邑。始至,抚摩凋瘵,周视隐慝,搜剔前蠹,布设新惠。无几何,百废俱兴,群伪屏伏,余才绰然。公退之暇,乃于县之东偏,披蓁芜,剪翳障,得地可数百步,周之以垣,而堂于其中。前峙立二亭,旁植众卉,而外环之以竹。暇日,揖客而入,扶携徜徉,觞咏歌笑,若复不理事者。然退问则纪纲整而狱讼稀,鞭朴弛而吏加谨,囹圄空而民不犯,则是堂也,岂不足以观政?堂始立,牧适至,获与观焉。堂未成而牧去,又逾年再来,则堂既成,而教授何公庇榜之以‘惠悦’,盖取老杜,‘惠爱南翁悦’之句。侯以牧备悉颠末,令为之记。牧曰:凡创为游观之所,所以为乐耳,乐不在民,不足以示训。侯为政,先之以爱人之学,将之以拨烦之才,而惠悦之效,如修学宫以养士,建斗门以利农,辟南路之险巇,创西院以养民,皆彰彰在人心目者,堂以‘惠悦’名,是必有得于侯之心,其为乐,盖所以悦斯民之悦于暇豫时耳。不然,则是堂特懈怠弛荒之地,何足以书?’而谂于众,众曰:是果足以观政。乃命刻於石。”

勤农阁宋时建。

清安堂元至元间,令董政建。

观稼亭在县治后,明洪武二十一年,李凰构,成化十四年,林鸿重修。

罗源县治

在凤山之阳东戴坑。万历《府志》:“宋庆历中,县令陈偁建。建炎初,毁於寇。元至治初,复新之。明洪武十年,县丞庞益重建厅堂廨舍诸所。以后县丞甘志和,知县施弘、陈琼相继修葺。弘治十六年,知县徐珪辟东西路,筑夹墙,砌马道,谯楼前左右建“旌善”、“申明”二亭。国朝因之。

典史司在大门左。

附旧迹

手诏亭

班春亭

同乐亭

寅宾亭

尧民亭

盍簪亭

采日亭

丰和堂

读书楼俱在县治内,宋绍兴二年,令陈文建。

景震堂在县治内东北。明弘治十八年,知县徐珪建,宋知县高相重建。

永福县治

在磨笄山南。万历《府志》:“宋建炎间令陈炎建,宋末毁於兵,元至元间重建。明洪武初又毁。弘治间,知县谭显修正堂、幕厅、门楼、廊房诸所。正德五年,知县郑信筑垣墉,盖廨宇,改道路于东南,移民居于西北,规制始备。隆庆间又毁,知县陈克侯建。”《福建通志》:“明末毁於寇。国朝康熙六年,知县李景明重建。”

典史司在县治内东偏。

漈门巡检司在县西三十三都。元至元间,自辜岭寨移今所。

附旧迹

敕书楼宋蒋楠记:“唐永泰二年,改元大历,始创是邑,岁次丙午,迄今三百五十二年,敕书有楼,失其岁月。皇宋庆历五年春,县令郑公重建之,春秋一百三十二年矣。规模浅陋,屋老木朽,前就颓圯,前政多欲治之,屡营而屡辍。淳熙丁酉,邑大夫陈侯大年新之。增而为屋五间,翼以架阁之宇。旧高二十九尺,今以四尺益之,广可百尺,比旧赢其半,而上袤之为尺者,六十有余。始於季春之壬子,终於仲吕之戊戌,壮观百里。郭之外往往不知有是举也。闻之聚观,且喜且愕,因落成,属仆识其事。初侯下车,视楼屋叹息,有革焉意,曰:‘令长承流宣化,而敕书所藏之地如此,不可谓恭,食焉而怠,不可谓智,事而扰于民,不可谓仁。今吾号令未孚,财力未裕,鼎之未可遽也。’期成政成,民心悦服,又念瓜期已近,恐不及事而负初心,乃鸠工度材,不五旬而就。敬取前后诏敕,与同僚再拜稽首,爰袭而藏之,一铢一粒,不取民也。君子曰:为此役者,其知道乎!在《易》之《蛊》,于《传》为事,事由蛊起者也。天下之事,常成于蛊坏之际,而圣人序卦,先之以《随》,先随以《豫》。豫,顺也,随,悦也。事不顺则不动,不悦则不随。顺而动,悦而随,何事不济?胡为不成?侯孳孳视事,以勤于民,殆将解印而后役之。栋宇翚飞,丹碧隐映,无告劳者,非得乎蛊而得乎随,非得乎随而得乎豫者,能之乎?楠尉兹邑,既目击其事,喜其苦窳能尽去,宏丽不至侈。勉从侯请,拜而书之。”

戴星楼宋熙宁三年,令沈亚夫建。

虚心堂在厅事东,宋庆元间,令颜澈建。宋林岊记:“永阳壮邑,其溪清远而湍驶,山峻拔而深钜,其井里蓊荟,其民物繁伙,簪缨星罗,弦诵风行,髫龀有文,农工知义,盖古谓易治难服者。颜侯叔介治其邑之明年,今丞相岐国公达其政于天子,天子嘉而将显庸之,岊同僚旧好,归自东都,贺焉。入其境,钱钅專勤于亩,鞶帨勤于家,肆无苛役,关无暴征,四民熙熙,道舞以歌。入其门,里居之良弗干以私,庭造之讼,弗谒于吏。优优闲闲,必宓单父。自其治事之东偏,有新乎堂,匾曰‘虚心’。岊拱而问曰:斯堂也,是所谓政之方也。颜侯莞尔而笑,曰:今夫吏,东方煌煌,振衣而出,嘘荣吸枯,缁化染俗,出长入治者皆然,邑为甚。今夫身偏于视,斯惑,偏于听,斯昵;偏于嗜,斯疾。物化知诱者皆然,心为甚。中扃虚明,邑不为大,心不为小,山溪茅塞,则有胶柱分丝者矣。虽然,子乌能虚吾心以施吾政也哉?尝试以堂言之,昔堂之未辟也,地墨膳饔,濩落无用,余於暇日,命工芟夷,为楹三间,霤庑时时周旋,有位有容。藏书于房,虚以生白,列竹于阶,虚以体道。因悟夫悦卑渫为高深,惮族噪为窈静,在物有之,人亦宜然。故矩于治。又铭于堂,引而伸,触而长,子其有言于斯乎?”岊既辞不获,乃从而为之言,曰:堂以‘虚心’名者,直者不狭以为曲,强者不挠以为弱,明者不蔽以为幽,善者不诬以为恶,静者不扰以为纷,惨者不蔽以为乐。富无剥,贫无获,过斯改,谋斯度,物来能容,事至不矍。夫如是,则此堂居之而不怍,其有怒室色市,瘠鲁肥杞,学奕思鸿,志鱼取熊,福冲已短,膏血民产,前聋后愚,左诡右趋,内揆于我,天君何如。夫如是,则此堂怍然而难居,居之不怍,人将咏而思之也,怍而难居,人将忌而尤之也。故曰:一堂之上,一心之间,有虚实焉,有休戚焉,不可不察也。颜侯得斯说也,既矩乎治,又铭乎堂。堂中之政,邑人歌之,丞相达之,天子嘉之。余虽有喙,三尺安所容。传不云乎,心居以治五官,古之聪明睿知者,皆由中心虚,而五官以治,颐而人民事物,迩之南邦,远之侯社,上而熙天工以酌元气者,未有不由于斯而底绩。然则颜之能虚其心者,非邑人之私言也,将为天下之公言也。岊当举天下之公言,以为贤侯贺。”

自公斋在厅事东,颜澈建。澈自记:“辟厅事之东数椽,以为宴息之地,名曰‘自公’,盖《羔羊》,退食自公之义也。考之传注,或谓自其公而退食于家,或谓出公门入私门。出私门,入公门,终无私交之行。惟郑氏以退食为减膳,以自公为从于公,余谓得《诗》之本意。大抵侈心胜则利心生,利心生则私心作。天下正直之理,惟躬行节俭者得之。未能节俭,而欲求正直,此必无之事也。惟夫内而家,外而国,又大而天下,事无巨细,一意樽节。在私家无妄用,在公家无妄费。在物者,俱不足以为吾役,而酬酢泛应皆入乎天理之自然。物来而能明,事至而能应,贤者有所恃而弗恐,不肖者有所惮而弗为,莫非公也。是自公云者,惟顺适其正直而已,未可舍节俭而求正直也。《诗》之所云,即《书》之‘恭俭惟德,毋载尔伪’也。《诗》以美在位,《书》以戒有官,谨书座右,以见命名之意。”

清简堂在厅事左。宋嘉定间,令钟安老建,安老自为记。

福清县治

在鹫峰山麓。万历《府志》:唐嗣圣间建。宋为县,元为州,洪武四年,仍改为县。成化三年,知县余泰建正厅、幕厅。二十一年,知县庞王从建仪门,后堂及库房、廨舍诸所。《县志》:谯楼,唐时建,宋再被火。景祐三年,知县王庚重建。明嘉靖间,为倭毁,改为仪门。隆庆元年,复旧仪门,新建鼓楼于前,扁曰“玉华楼”。狱在中门左。《县志》:国朝康熙四十三年,知县潘树柟移于右。”嘉靖三十七年,毁于倭。四十四年,知县叶梦熊修建。《县志》:国朝康熙三十七年知县钟芝豫、乾隆十一年知县饶安鼎重修。”

丞厅旧在县治内右,宋时建。明嘉靖间改建于左,国朝雍正九年,移驻海坛之平潭。

典史司在县治内左。

江口巡检司原设壁头山,雍正十二年,改驻江阴里。

附旧迹

志喜堂宋令章伯奋建。

琴清堂

双桂堂俱宋令范处义建。

三思斋宋令曹绩建。

蜀香亭宋时建。

废署附

闽、侯官二县

宋提举行司《三山志》:“崇宁三年,诏诸路置提举学事。四年始建司州南街东,旧都作院地。”

西外宗正司《三山志》:“绍兴三年,诏西外宗正置司,福州知宗正司事,廨舍始寓太平寺,属官二员,即其东庆城寺居之,主管敦宗院,今寺西南,宗学教授,今寺东北。”

州作帅府《三山志》:“建炎三年始置机宜抚干为属,以监务厅为机宜廨舍,今旌隐坊北是也。见《治平图》,地名铺前。绍兴五年,增置通判,以为通判厅。十九年,通判移威武军之东。机宜旧占僧寺,抚干员多,所居不一,后省各一员。今置机宜于南禅寺,抚干于神光寺。”

作院《三山志》:“嘉祐八年,元给事绛建安定门内之北。元祐初,建试院,其所移南街东。崇宁中,以其地置提举学事司,乃迁今开元寺南。绍兴初,寺为启运宫奉迎所,于是别置铁作院清远门内之东,谨火禁也。”

使院《三山志》:“大厅前过西园路公使库之南,嘉祐八年元给事绛建。其门出府西廊,立使院额。熙宁后,以不严密,移额北向。大观、隆兴间,尝迁签厅于院中厅,复辟府西廊门,既而,以不便,仍旧。今为吏舍。”

通判厅《三山志》:“州旧通判一员,厅于威武军门内之西,绍兴五年增一员,始居旌隐坊北。十九年,通判叶仁以日趋都厅不便,因于威武军之东,故知录司户厅舍改为廨舍。淳熙五年复置,添差厘务通判寓转运行司之东偏。”

职官厅《三山志》:“庆历旧记:本官幕府三,其廨并府东廊。治平间,移察推厅今定安门内之北。府东廊独为节推,签判厅,察推之东,节推厅,察推之北。”

曹官厅《三山志》:“庆历旧记:府院在威武军门外东偏,六曹官舍附之。两司理院在虎节门外左右观。《治平图》:“威武军门外之东,先府院,次司法,次司户厅。熙宁初,府院门出威武军门之内。政和间,罢府院,更两司理院为左右狱,而府院南为知录廨舍如故。建炎初,移司法厅府东廊,寻以府院北为抚干廨舍。绍兴十九年,合知录司户所居,为增置通判厅。于是知录移寓大中寺,迁易不定。后抚干省员,乃得今所。司户先僦民居,后治威武军门外西偏故如归馆,惟两司理院即其旧,无改作。”

巡检厅《三山志》:“旧在城,以都监监押兼。天禧中,尝令南台监仓兼管四城门外巡检之事,故巡检厅在监仓之西,今闽县尉厅是也。后移置辜岭。”

巡辖马铺厅《三山志》:“旧在南台横山之西。天圣九年,移白田渡。景祐二年,移水口,寻仍旧。”

明东察院在布政司东。初创军器局于此,其后局徙于府治西。景泰三年,重葺为使馆,后遂为清军察院。

西察院在三山驿后。正德《府志》:“即巡盐察院”。万历间,废为使客公馆。

兵备道在冶山南,嘉靖四年建。

巡海道在钟山右。

屯盐道在芝山西,正德三年建。

分巡福宁道在屯田道后,正德四年建。

旧清军道布按分司在冶山东。

分巡武平道在巡抚署西。国朝康熙十九年火,今为民居。

推官厅在府治内西偏,国朝康熙六年裁。

海防督捕馆在乌石山东北,旧系市舶提举司。万历间改为公馆,后改杉洋通判署。

织染局在府治西南怀德坊内,洪武八年设。

宝源局在芝山寺左,万历五年增建。

税课司在安泰桥西,洪武七年建。

闽安镇税课局在江右里,洪武三年建。

江南河泊所在嘉崇里,洪武十六年建。

洪塘税课局在城西二都,洪武三年建。

阳崎税课局在府城西南九都,洪武元年设。

市舶提举司在布政司西南,侯官县之西,都指挥佥事王胜故宅。旧置司于泉州,后番舶入贡,多抵福州河口。成化五年,巡抚都御史张瑄奏请移建于此,内有吏目厅。

三山递运所明洪武间建,在三山驿东南。洪塘递运所,在城西。

福建都指挥使司在布政司东,即宋试院地,元为福州路总管府。洪武元年,改为福州卫,八年,更为福建都指挥使司。

旧怀安县治在府治北子城坊内。初治芋原江北,洪武十一年,县丞张希闵请移入城。十二年知县事薛武建,万历八年废,并入侯官。

进贡厂在郡城东南河口。明初创建。凡番国贡献方物,皆贮于此,然后上进。有交盘厅及库房、二门、外门。正德壬申,督市舶太监尚春又建控海楼于交盘厅之左,楼之前为尚公桥,桥之前为怀远坊。又一厂在府城内东南。

古田县

明布政分司在县北。

按察分司在县西。

府馆在布政分司旁。

巡检司在杉阳镇。

递运所在黄田驿旁。

盐运分司在永通桥,中有三层阁,西管榷行庐临于江浒。国朝雍正元年裁。

捕盗馆在县东杉洋。

谷口巡检司在县治南一都。宋设水口巡检司,元迁谷口,明正统元年裁。

杉洋巡检司在县治东三十六都,宋、元间设,明嘉靖十年裁。

递运所俱在沧峡。

闽清县

府馆在县治南。

长乐县

察院行台在县治西。

布政分司在县东。

按察分司在县治西。

府馆在察院之西。

石梁焦山巡检司在十五都,明洪武间移建。

小祉巡检司在二十都,明崇祯间移建于大祉。

松下巡检司在二十都,旧置福清县海口,明洪武间移建。

税课司在县治内。

税课局在县治西。

河泊所在十五都。

连江县

察院公馆

布政分司在县治南。

按察分司在县治西北龙津坊。

府馆在县治前。

税课司在通济桥西,旧在县治前,明洪武十八年,圯于水,移建今所。

蛤沙河泊所在二十七都,明洪武十六年建。

罗源县

布政分司在旬宣坊。

按察分司在县治左。

府馆在城隍庙东。

河泊所在县治南沈尉桥北。

南湾巡检司在招贤里,旧在帘山,后迁于此。

永福县

府馆在县治南。

福清县

察院公馆在报功祠左。

布政分局在县治东。

按察分司在县治西。

府馆在县治西隅。

锦屏巡检司在县东南平里,旧为牛头巡检司。

泽朗巡检司在县东化北里。

南门税课司在龙首桥北。

海口税课司在方民里。

迳上税课司在灵得里。

壁头巡检司在江阴里,明洪武十二年建。

海口盐课司在方民里。

牛田盐课司在时和里。

河泊所在海口镇。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Copyright © 读书网 www.dushu.com 2006-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1501969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