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登录读书好,好读书,读好书!
读书网-DuShu.com
当前位置: 首页资讯文化

西汉中山靖王刘胜的“盛世往事”:国博展满城汉墓考古50年

2018年是河北满城汉墓考古发掘50周年。12月28日,由中国国家博物馆、河北博物院联合主办的纪念特展“汉世雄风”在中国国家博物馆揭幕,151套724件文物中,一级文物比例高达五分之二。其中,刘胜的金

2018年是河北满城汉墓考古发掘50周年。12月28日,由中国国家博物馆、河北博物院联合主办的纪念特展“汉世雄风”在中国国家博物馆揭幕,151套724件文物中,一级文物比例高达五分之二。其中,刘胜的金缕玉衣,更是河北博物院首次借展。此次展出文物规格之高,在满城汉墓文物参与的国内外交流展中是史无前例的。

他是中山靖王刘胜,来自2000多年前的西汉王朝。他的身份高贵,是开创“文景之治”的汉景帝刘启之子,也是赫赫有名的汉武大帝的庶兄,三国时蜀汉皇帝刘备自称的先祖。

他十几岁时就被封为西汉第一代中山王,在位42年,是西汉中山王中在位时间最久的人,一生享受过无尽的荣华富贵,也亲历了“七国之乱”等血雨腥风。有人说他“乐酒好内,不堪任藩臣”,也有人说他“优于文辞,为汉之英藩”。

50年前,他和王后窦绾的陵墓在河北保定满城区被偶然发现,墓中出土的上万件珍贵文物震惊了全世界。

12月28日,“汉世雄风——纪念满城汉墓考古发掘50周年特展”在中国国家博物馆开幕。展出来自河北博物院的149套722件文物和国家博物馆收藏的2件满城汉墓出土的一级文物,总数共计151套724件。其中,刘胜的金缕玉衣,更是河北博物院首次借展。

金缕玉衣,河北博物院藏

展览中,满城汉墓精品文物还包括:铜朱雀衔环杯、错金铜博山炉、错金银鸟篆纹壶、鎏金银蟠龙纹壶、透雕双龙纹白玉谷纹璧等,一级文物比例高达五分之二。展出文物规格之高,在满城汉墓文物参与的国内外交流展中是史无前例的。


西汉·鎏金对兽形铜饰


西汉·豹形铜镇,双眼嵌玛瑙,通体错金银


西汉·鎏金虎形铜器座


西汉·铜朱雀衔环杯,推测是窦绾的化妆品盒

墓主人的确定

50年前,满城汉墓在施工中被意外发现。


满城陵山附近地形图。图中蓝圈是河北省满城县,红圈是满城汉墓所在的陵山,两者距离不过1.5公里。

但是,与丰富随葬品形成反差的是,考古人员并未发现提及墓主姓名的任何文物,那么,这个神秘的墓主是如何被确定的呢?

在紧张的发掘工作中,考古人员开始一点点抽丝剥茧:首先,许多铜器上有“中山”的字样。


西汉·“中山内府”铜镬(huò)

虽然战国和汉代都有“中山国”,但墓中还出土了大量五铢钱,战国没有这东西。所以这个墓就属于汉代的中山国了。

可中山国有那么多代王,考古人员对于墓主身份一时还是无从判断,直到他们发现了一件颈部刻有“中山内府铜钫一,卅四年”字样的铜钫(fāng)。


“中山内府”铜钫,河北博物院藏

在中山国有籍可考的10位王当中,只有刘胜的在位时间长达42年,其余的均不到30年。因此,这件铜钫足以证明,满城汉墓的墓主就是第一代中山靖王刘胜。

在以前,人们只能通过各种史书了解刘胜。而满城汉墓被发现后,这位中山靖王开始出现在人们面前。例如《史记》说他嗜好饮酒,而满城汉墓出土最多的恰恰就是酒器。


西汉·错金银鸟篆纹铜壶,左藏于河北博物院,右藏于国家博物馆。

大汉藩王的足迹

此次展览的所有文物分布在展厅的五个单元里,通过追寻这位大汉藩王的人生足迹,观众可以感受他身处的那个盛世时期的非凡魅力。

第一单元讲述“盛世风貌”。刘胜身历汉景帝、汉武帝两朝,彼时正值西汉盛世时期。经过“文景之治”以后,西汉社会经济得到恢复和发展,呈现盛世之景。到了汉武帝统治时期,国力发展到极盛。


“当户”铜灯,河北博物院藏


鎏金银蟠龙纹铜壶,河北博物院藏

第二单元呈现“王国往事”。西汉盛世景象下也隐藏了中央集权和地方势力的尖锐矛盾。随着景、武两朝相继剥夺诸侯国的置吏权和铸币权,以及“推恩令”等一系列政策的颁行,诸侯国虽保留王国的威仪,但权势日趋衰落。


铜鸠杖首,河北博物院藏

第三单元为“长乐无极”。刘胜曾向武帝进言勿再削减诸侯封地,但无功而返。此后他看破时局,在封国内与王后窦绾舞文弄墨、游猎宴饮、养生保健,可谓“长乐无极”。


西汉·蟠虎钮方形玉印


豹形铜镇,河北博物院藏


铜说唱俑镇,河北博物院藏

第四单元为“因山为葬”。公元前113年,刘胜平稳地走到了生命的尽头,他和窦绾的最后归宿是长眠于满城陵山。依山开凿的满城汉墓属于横穴式的“崖墓”,这种“因其山,不起坟”的埋葬方式是刘胜效仿其祖父汉文帝刘恒的霸陵而成。


鎏金镶玉铜枕,河北博物院藏


镶玉漆棺(复原图),棺约长2米、宽0.52米、高0.54米

第四单元为“发现靖王”。1968年,解放军工程兵某部进行战备施工时,意外发现了这座沉睡了2000多年的古墓。考古工作者和部队官兵们在非常时期克服了重重困难,圆满完成了中国考古史上最艰苦的一次重大发掘。


时任中科院院长郭沫若(前排左一)在发掘现场

对话 | 满城汉墓发掘亲历者、考古学者卢兆荫


卢兆荫(中)

问:为什么满城汉墓的考古意义特别重大,仅仅是因为它没被盗掘过吗?

卢兆荫:这只是其中一个原因。另一个就是它的墓主人地位非常高,除了皇帝地位最高的就是诸侯王了。并且它是很少见的能准确确认墓主人的墓葬,自从它被确认为第一代中山王刘胜及其王后的墓葬以后,在学界上还没有争议。

还有就是这里面发掘的文物很多都是“独苗”,质量特别高,比如这次展出的错金博山炉。

问:当时有什么事情让您印象特别深刻吗?

卢兆荫:那肯定是发现了第一件完整的金缕玉衣。在这之前都只有碎片化的出土,我们也完全不知道这种东西的全貌。也因为这件事,我上报到中央,郭沫若就亲自到了发掘现场来。因为当时我们都是从工程兵炸开的洞爬梯子下到1号墓,郭老也就只能爬梯子了。

问:半个世纪前的满城汉墓考古发掘对您自身有什么影响吗?

卢兆荫:有啊!在那之前我主要研究唐代历史和金银器,因为这件事,我转而研究了汉代玉器,并一直持续到今天。这件事让我的研究领域差了一千年(笑)。

展览将持续至2019年3月28日。

(本文资料来源:中国国家博物馆) 

热门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