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登录读书好,好读书,读好书!
读书网-DuShu.com
当前位置: 首页资讯艺术

百年前这位日本人何以买下那么多梵高莫奈,东京今展松方藏品

地处东京上野的日本国立西洋美术馆因其系建筑大师勒柯布西耶设计而在2016年被列入世界遗产,今年是其创立六十周年,该馆推出一系列纪念展,6月11日开幕的“松方藏品展”便是其中之一。“澎湃新闻艺术评

 地处东京上野的日本国立西洋美术馆因其系建筑大师勒·柯布西耶设计而在2016年被列入世界遗产,今年是其创立六十周年,该馆推出一系列纪念展,6月11日开幕的“松方藏品展”便是其中之一。

展览以约160件作品及历史资料梳理构成馆藏主体的“松方藏品”的百年历程,梵高《阿尔勒的卧室》以及现藏法国奥塞博物馆凡高的《阿尔勒的卧室》、高更的《有扇子的静物》等西方美术史上重要画家的名作集结展出,2016年在法国卢浮宫一角被发现的莫奈《睡莲:柳树的倒影》修复后首次公开展出。

弗兰克·布朗维,《松方幸次郎肖像》,1916年,油彩,日本国立西洋美术馆(松方旧藏)

所谓“松方藏品”指的是日本近代实业家松方幸次郎(1865年1月17日-1950年6月24日)自1910年代到1920年代购入的近万件艺术品(其中西洋艺术品约3000件),这些艺术品分别藏于伦敦、巴黎、日本三处。其中,藏于巴黎的约400件作品在1944年收归国有,“二战”结束后经日法两国政府间谈判,法方同意以成立一所美术馆为前提将松方藏品中的375件归还日本。这375件作品,构成了日本国立西洋美术馆的馆藏主体,这座由建筑大师勒·柯布西耶设计的美术馆也于1959年向公众开放。


柯布西耶设计的日本国立西洋美术馆

“松方藏品展”便是回顾构成馆藏主体的松方藏品的百年历程,展览以约160件作品及历史资料梳理伦敦、巴黎、日本三处的藏品:

藏于巴黎的约400件除了375件归还日本,现藏于国立西洋美术馆外,另有20件留存法国。“松方藏品”中8000件浮世绘作品现藏于东京国立博物馆,另有1000件西方绘画散佚民间。极为可惜的是藏于伦敦的约900件艺术作品不幸在1939年毁于仓库火灾。

展览将散落于世界各地的松方旧藏集结一堂,其中包括现藏法国奥塞博物馆梵高的《阿尔勒的卧室》、高更的《有扇子的静物》等西方美术史上重要画家的名作。


凡高,《阿尔勒的卧室》,1889年,油彩,法国奥塞博物馆藏

另有一件莫奈《睡莲:柳树的倒影》经过修复后首次公开。据悉,松方同莫奈是好友,曾到访莫奈吉维尼工作室,并当场购入18幅画作,这件《睡莲:柳树的倒影》是松方在1921年直接从莫奈处购得,这件作品,原长2米、宽4.25米,曾一度下落不明。2016年在卢浮宫一角被发现时画作上半部分遗失。


莫奈《睡莲:柳树的倒影》修复前

川崎造船所首任社长在一战期间的欧游

1916年至1918年,欧洲正处于第一次世界大战,日本川崎造船所首任社长松方幸次郎在伦敦出售他的库存船只并采购钢铁,与此同时,他开始收集艺术品。画家弗兰克·布朗维成为了松方在艺术品收藏方面的顾问,建议他专注于西方艺术和手工艺,并提供给松方将藏品发展成为艺术博物馆的概念,还为这座计划设在东京的共乐美术馆绘制了图纸。


弗兰克·布朗维,《共乐美术馆构想》,水彩,日本国立西洋美术馆藏

随着战争的蔓延,艺术成为了松方理想和现实间的媒介,一方面他以商人的冷静视角发现战争中的船舶商机,另一方面他也收藏传达战争痛苦的艺术作品。


Lycian Simon,《公墓中的女子》,1918年,水彩,日本国立西洋美术馆(松方旧藏)

船舶和海洋主题的作品也是早期松方收藏的特色之一,这些作品除了表达了松方对造船的专业兴趣外,也通过海战、沉船,以及1921年的日本裕仁皇太子乘船访欧等作品记录了其关注着正在发生的历史。


路易次郎,《裕仁抵达法国勒阿弗尔港》,1921-22年,油彩,日本国立西洋美术馆(松方旧藏)

松方的美术馆之梦

为了建立一家艺术博物馆,松方的收藏视角从架上绘画延伸到雕塑作品,被誉为“现代雕塑之父”的罗丹作品成为了他的选择。


日本国立西洋美术馆景观区域的罗丹《思想者》

1918年,松方与巴黎罗丹艺术博物馆签订合约,并最终购入了50多件罗丹雕塑作品,其中包括 “地狱之门”,作为巴黎罗丹艺术博物馆的伙伴,松方也曾将他在巴黎及其周边收集的约400件绘画和雕塑作品存放于罗丹艺术博物馆的旧教堂中,直到二战结束。如今包括《思想者》在内的大型公共雕像现在存放于日本国立西洋美术馆入口前的景观区域,这些罗丹雕塑都仿造原始模具铸造。


德加,《夫妇像》,1868-69年 油彩、北九州市立美术馆藏


高更,《有扇子的静物》,1889年,油彩,法国奥塞博物馆藏

1921年至1922年是松方收藏的飞跃期,松方的名字也在巴黎画廊和收藏界传开,他一件接一件地购买艺术家的重要作品。在此期间还参观了莫奈吉维尼工作室,并收藏了马奈、雷诺阿、高更、凡高等印象派画家的作品。1921年8月左右,松方访问了德国和瑞士,收藏了蒙克等人的作品,并在柏林购买了17件大型挂毯。1922年至1923年,松方又成功地从哥本哈根商人收藏中获得了34件重要的现代绘画作品。


蒙克,《雪中的劳动者》,1910年 油彩,个人藏,日本国立西洋美术馆寄托(松方旧藏)

日本美术史家矢代幸雄在1958年出版的《艺术的赞助人》一书中描述说:“我认为,松方先生在巴黎市场的威望是很高的,这也是依仗其大规模的买手,另纵观松方先生的风貌、态度、人品都一览无余展现于巴黎市场,是一位不逊色于任何人的世界级大实业家,正因为如此,才博得了这般尊重。”


莫奈,《舟游》,1887年 油彩、日本国立西洋美术馆(松方旧藏)

然而,由于1927年的经济恐慌,使得川崎造船所陷入经营危机,为了重建公司,松方不得不出售私人财产,其美术馆计划也化为泡影,运抵日本的艺术品,历经数次拍卖而散逸。


莫奈,《干草堆》,1885年,油彩、大原美术馆藏

1928年,昭和金融危机后川崎造船所陷入破产,松方辞去社长职务,他的收藏也因为二战而命运漂泊,在日本的破产拍卖持续至1941年;在伦敦,1939年的一场大火让约900件艺术品化为灰烬;在巴黎,存放在罗丹艺术博物馆的400件作品也因战争变得岌岌可危。


马奈,《自画像》,1878-79年 油彩、石桥财团美术馆藏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留在巴黎的作品作为敌国侨民的财产被法国政府接收。其中大部分的藏品在1951年旧金山和平条约缔结后,作为日法友好的象征,返还日本。

1953年末,日本文部省成立“法国美术馆设置准备协议会”。但当时因为日本政府财政困难,无法建设新的国立美术馆。日本文部省计划在东京国立博物馆内设收藏品展示馆,但是法国坚持收藏品须放置于法国建筑师设计的美术馆。

而后柯布西耶被选为美术馆设计师,1955年3月,日本国立西洋美术馆动工。1955年11月,柯布西耶前往日本,他的三个日本学生前川国男、坂仓准三、吉阪隆正负责制定详细的设计图纸与监督施工。


雷诺阿,《阿尔及利亚风格的巴黎妇女 》,1872年,油彩,日本国立西洋美术馆(松方旧藏)

1959年1月23日,法国外交部将收藏品运送至日本,4月份装载收藏品的船舰抵达日本。同时日本国立西洋美术馆成立,富永惣一为初代馆长。同年6月10日,高松宫宣仁亲王夫妻与岸信介首相出席开馆仪式,6月13日开放民众参观,当年度入场人数达到58万人次。

尽管在开馆之初,日本国立西洋美术馆的收藏是以法国近代美术的作品为中心,但藏品随着购买以及支持者的捐赠而持续扩充,其对象也扩展至西方艺术的整体领域。承袭松方幸次郎的“共乐美术馆”理念,广泛展出足以追溯西方艺术史的藏品。现在收藏有约6000件作品,涵盖绘画、雕刻、素描、版画、工艺品等领域。

展览将持续至9月23日,本文作品图片来自日本国立西洋美术馆网站

热门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