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章 老人丧礼

清明上河图 作者:小匹夫


  追捕睚眦杀手的行动彻底失败了。

  白正天怏怏地回到警局,看到沈蓉,苦笑了一下。

  沈蓉劝慰道:"还有机会的!虽然杀手没有找到,但是,我却发现了一个更大的秘密。""什么秘密?"白正天一下子来了精神。

  "你们刚才走的线路,连接起来,就是《清明上河图》。"沈蓉又把她的发现详细地说给白正天听。

  听完之后,白正天说道:"这……这涉及到城市规划了!"两人马上赶往凤凰市档案局,四十多岁的冯局长接待了他们。

  白正天问道:"凤凰河是什么时候改造的?"冯局长想了想说道:"应该是十三年前。""这个工程是谁负责的?"冯局长说:"改造凤凰河的时候,我还是办公室主任。记得当时成立了凤凰河改造项目领导小组,由一位副市长牵头任组长,下面环保、水务、城管、工商各个部门协同行动,用了两年的时间,才把这工程做完。""这个工程的图纸是谁设计的?""哎哟,这个我得查一下,"冯局长站起身,"两位跟我来!"冯局长从档案室一长排的书架上,找到了十三年前凤凰河改造项目的所有档案。

  档案袋里装着厚厚的一叠材料,还有几页工程图纸。

  每张图纸的右下角都写着:凤凰市仰墨规划设计公司。

  "仰墨,仰墨,"沈蓉重复着,"仰慕墨子?"冯局长看看沈蓉,不知道她在说什么。

  白正天问道:"仰墨公司的法人是谁?"冯院长把那叠档案又翻了一遍,抽出一张纸来,看了看,说道:"倪一卿!""倪一卿?"两人同时惊呼道。

  沈蓉问:"就是那个岭南派的画家?""是,"冯局长说道,"倪一卿不但画画得好,对城市规划也颇有研究,当年他的设计图纸,得到了所有专家的认同。"白正天对沈蓉说道:"看来我们得去一趟仰墨公司了!"沈蓉还没回答,冯局长就接口道:"仰墨公司已经不存在了,凤凰河改造成功之后,这家公司就解散了……"离开凤凰市档案局之后,白正天和沈蓉来到倪一卿家。

  路上,沈蓉沉思着说道:"孔教授当时指着你说'你',会不会就是'倪'呢?""我也是这么想的,只是不知道他手指头弯来弯去是什么意思。"沈蓉偏着脑袋,说道:"也许是被注射后的一种症状?"白正天沉默了,他总觉得那手指头里大有文章。

  倪一卿家的大门上贴着黑花,两旁贴着一副挽联,写着:

  蒲剑斩邪魔高千丈,榴花照眼血染双行。

  字是草书。

  是今草!白正天看着沈蓉问道:"你看像是谁的字?""李老师!"沈蓉忽闪着眼睛说道。

  "你还记得上次李教授写的什么字吗?""摩顶放踵利天下!""对,孔非儒说,这就是墨家精神的写照。""不会吧?李老师怎么会是墨家的人呢?"沈蓉实在不愿意把自己爱戴敬重的李教授跟墨家扯上关系,因为正是墨家偷了《清明上河图》,正是墨家,让父亲精神崩溃形同废人。

  白正天看着挽联说道:"李教授摹写的是唐朝书法家怀素的字,怀素草书,援毫掣电,随手万变,圆转之妙,宛若有神。而在怀素的坟里,也发现了睚眦刀鞘!"就在此时,倪一卿家的门打开了,一个声音爽朗地笑道:"思想天马行空,做事小心谨慎,白警官颇得其中三昧啊!"说话的人,正是李三清。

  倪一卿的家被一种庄严肃穆的气氛笼罩着。

  客厅里设了一个小小的灵堂,正中的墙壁上悬挂着老先生的遗像,用白色的纱巾缠绕着。遗像下面的方桌上摆着一个小小的香炉,燃着三炷香。

  两人礼节性地向遗像三鞠躬之后,便不约而同地转过身来,看着另外一面墙壁。

  那面墙壁上挂着一幅图。

  一幅《清明上河图》。沈蓉心中怦怦直跳。

  当睚眦所有的嫌疑都指向倪一卿的时候,在倪一卿的家中,却突然发现了《清明上河图》,这难道仅仅是巧合吗?

  她禁不住凑到跟前,仔细辨认着图上的一草一木一车一马。

  "《清明上河图》里藏着一个天大的秘密。"父亲的话又在耳边响起。

  李三清呵呵笑着走到两人身后说道:"沈蓉对《清明上河图》一直念念不忘啊!"白正天问道:"李教授怎么会在这里?""倪一卿是我老师啊!""老师?一个岭南画派的领军人物,教出了一个历史学界的泰山北斗?""谬赞谬赞,"李三清说道,"恩师博古通今,绘画、建筑、历史、地理,甚至阴阳五行,无所不通无所不晓,我不过学了一点皮毛。""倒很像春秋时期的鬼谷子啊!""恩师当得起'当代鬼谷子'的称号,只是我既不是孙膑庞涓,也不是苏秦张仪啊,"李三清哈哈一笑,突然问道,"白警官是专程来吊祭的?"李三清的问题问得刁钻,让白正天很不好回答,踟蹰了一会儿之后,他干脆开门见山:"我们怀疑倪老先生与最近几宗凶杀案有关。""什么?"李三清不解地问道,"凶杀案?"倪一卿的儿子在一旁听了,不满地问道:"你们什么意思?今天早晨到医院来找过我们了,现在又追到家里来了。"李三清挥挥手,制止了倪一卿儿子的咆哮,对白正天说道:"倪老师从去年开始就卧病在床,一个肺癌晚期的病人怎么会去行凶杀人呢?"沈蓉接口说道:"杀人的,也许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组织。而我们怀疑倪老就是这个组织的头目。"李三清莫名其妙地看着两人,惊讶得嘴巴都合不拢了,继而忍不住笑了起来:"你们俩啊,想象虽然应该天马行空,但是也不能这么无拘无束吧?这……这也太荒唐了!"沈蓉说道:"今天上午我发现了凤凰城的一个秘密,凤凰河改造工程就是套用了《清明上河图》的理念,而这个工程的设计图就是倪一卿设计的。李老师,我敬重您,自然也应该敬重您的老师,但是既然我们大胆想象了,我们是不是就应该继续小心求证一下呢?"李三清不解地摇摇头,最后问道:"你们打算来了解什么呢?"白正天说道:"我们想看看倪老的书房。""不行。"倪一卿的儿子咆哮道。

  李三清低头沉思了一会儿,说道:"倪老弟,就让他们进去看看吧!要不这两年轻人老不死心!"倪一卿的书房比客厅气派多了,大概七十多平方米,三面墙壁上竖着齐墙高的书架,另外一面墙壁上挂着一幅画,似乎是一个老者,只露出了背影,衣衫褴褛,双手交叉,头微微仰起,似乎在寻找着什么。这幅画两侧,挂着一副对联。

  沈蓉喃喃念道:"爱人不外己,己在所爱之中。"李三清微笑着问道:"怎么样,知道这对联出自何处吗?""《墨子·大取篇》。"沈蓉回答道。

  之后李三清又问道北京之行是否顺利,当听说孔非儒遭到攻击变成了痴呆,李三清不禁微微叹口气:"唉,天降横祸啊!查到凶手了吗?""没有,"白正天说道,"我们怀疑也是睚眦刀鞘干的。""哦?现场也留下了睚眦刀鞘?""这倒没有。"李三清不再说话,似乎陷入了沉思之中。

  沈蓉继续观察着倪一卿的书房,书架上处处都挂着各种宝剑,她信手取下一把宝剑,剑鞘上也雕刻着睚眦图案,而且这个睚眦图案与凶杀现场发现的图案十分相像,线条粗犷,遒劲有力。沈蓉说道:"倪老先生很喜欢睚眦啊!""沈蓉啊,你这几天跟白警官查案查的,也像个警察啦!哈哈哈,现在不管哪家工艺厂出品的工艺宝剑,都雕刻着睚眦图案呢。"沈蓉吐吐舌头,不好意思地笑笑。

  在李三清面前,她觉得自己永远是个孩子。

  李三清继续问道:"我给你们推荐的孔教授还可以吧?你们关于睚眦的疑问都得到解答了?"白正天微微皱了皱眉头,刚想说话,沈蓉马上接口说道:"孔教授说有一个墨家组织一直存在着,已经有两千多年了。他出事之前,给白警官打电话,说墨家矩子给他打过电话了。""墨家矩子?"李三清问道。

  "就是墨家组织的头头,"沈蓉说道,"可惜我们赶到北京大学的时候,孔教授已经被墨家的人暗算了。"李三清长长地叹口气说道:"太猖狂了,天将大乱,必有灾异。"一直沉默着的白正天说道:"孔教授最后接的电话,就是倪老的手机打来的。李教授,不介意我看一下倪老先生的私人物品吧?""想看就看吧,我们一定要配合警方办案。只是别弄乱了!"倪一卿果然是博古通今,三面墙壁上的书籍有上万本,涵盖了人文历史、物理化学、天体宇宙等各个方面的书籍。有的书籍是刚刚出版的,有的则是一些古本。白正天踱着步,仔细地看了一遍,之后又来到书桌前,打开一个个抽屉。里面照例是一本本书,《论语》、《大学》、《中庸》、《孟子》、《墨子》、《管子》……中国古典的哲学书籍一应俱全。

  把所有的书籍搬开,一把刀鞘赫然出现在眼前。

  刀鞘上刻着睚眦的图案。

  狰狞可怖。

  充斥着吞噬一切的力量。

  刀鞘背面用篆体刻着十个大字:"兴天下之利,除天下之害。"白正天缓缓把刀鞘拿出来,屋里所有人都惊呆了!

  颜志宏坐在办公室里,心里很不是滋味。

  追捕行动失败了,这在他当公安局长的历史上,还是第一次。

  更让人沮丧的是,沈蓉,一个乳臭未干的臭丫头,竟当着那么多人的面,骂自己是榆木疙瘩脑袋。

  他知道,他不能把沈蓉怎么样。

  白正天和沈蓉从北京回来后,他就觉得这两人的眼神不对劲。

  投鼠忌器!

  他不敢得罪白市长的公子,自然不敢得罪整天跟白正天眉来眼去的沈蓉。

  这都是什么世道啊?

  颜志宏狠狠地吸了一口烟,如果有可能,这个公安局长他宁愿不当了。

  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就在他生着闷气的时候,白正天又打来了电话,他还不能在这个下属面前流露出自己不满的情绪,尽量镇定、和蔼地问道:"什么事?"白正天的语气有点兴奋:"倪一卿是墨家组织的成员,我在他家发现了睚眦刀鞘。"颜志宏的心脏几乎提到嗓子眼了,急忙说道:"正天,你可不要乱来啊!倪一卿是中外驰名的画家,享受国务院专家津贴,你可不要捅出娄子来!你等等我,我马上过去,不要乱来啊!"颜志宏放下电话,立马驾车向倪一卿家飞奔而去。

  门没有关!

  他一头闯进去,直奔书房而去。

  李三清正坐在沙发上,沉着脸一声不响,倪一卿的儿子也气得浑身哆嗦,恶狠狠地看着白正天。

  见到颜志宏走进来,李三清欠了欠身,招呼道:"颜局长来得正好,恩师刚刚过世,你的手下就来诬蔑恩师是杀人凶手!"颜志宏满脸堆笑:"不好意思,李教授,都怪我们平时教导不力!"白正天在一旁听着气不打一处来,说道:"颜局长,我们在倪一卿的抽屉里找到了这个!"他扬一扬手中的睚眦刀鞘。

  颜志宏接过睚眦刀鞘,仔细看了看,果然跟在凶杀现场发现的刀鞘一模一样。但是,只找到这么一把刀鞘,就说倪一卿是杀人凶手,这也太武断了吧?

  白正天继续说道:"我们在北京的时候,研究睚眦的孔非儒教授告诉我们,在沈万三、毕昇、蔡伦、孙思邈、怀素、李时珍、曹雪芹的坟墓里都发现过这种睚眦刀鞘,而这些人都是墨家的弟子!""无稽之谈,无稽之谈,"李三清气得站起身来,"中国历史上经过了多少战乱?一个地下组织还能苟延残喘到今天?颜局长,警方办案,要靠证据,不能胡乱猜测吧?""可是,可是。"一直沉默的沈蓉嗫嗫嚅嚅的,想说点什么,但是又不好说。毕竟李三清是她的授业恩师,她怎么好顶撞自己的老师呢?但是看到白正天一人被两人围攻,她又有点着急,终于忍不住了,要帮白正天说几句话:"可是,孔非儒教授也是您给我们推荐的啊!"李三清不满地看了看沈蓉:"是,的确是我。可我哪儿知道孔非儒研究睚眦,怎么就研究到什么地下组织上去了?他有证据吗?"沈蓉嘟着嘴,摇摇头。

  "这不就结了吗?你们不能因为在恩师的抽屉里发现那鬼玩意儿,就断定恩师是什么地下组织的人吧?他能杀人吗?从去年开始,他就卧病在床,靠呼吸机维持生命!这……这……唉!"李三清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重重地叹了口气。

  "可是给孔非儒打电话的手机号码就是倪一卿的。"白正天说道。

  "随便弄个假身份证,不就能开个户了吗?"李三清说道,"颜局长,如果你们警方想控告恩师,也行!拿证据来!不要光凭一些断章取义的猜测,就在这里血口喷人!"颜志宏着急地说道:"对不起对不起,年轻人都是这么鲁莽!"白正天看了看颜志宏,又看了看李三清,气鼓鼓地转身就走。他实在难以忍受颜志宏在李三清面前那种畏缩的样子。沈蓉顿时觉得很尴尬,不知道该留下来,还是跟着一起走。正犹豫着,白正天在门口吼道:"沈蓉,还愣着干吗?没人管你吃饭!"沈蓉脸一红,低着头跟李三清说声再见,便一溜儿碎步地走了出去。她心跳得很快,有一种甜甜的感觉。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Copyright © 读书网 www.dushu.com 2006-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1501969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