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四章 睚眦杀手的真面目

清明上河图 作者:小匹夫


  白正天懊恼到了极点,他总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但是脑子里乱成了一片,理不出个头绪来。林笑的车里的确没有找到睚眦刀鞘,但这就能证明他的清白吗?毕竟他曾跟丢了林笑十几分钟,而这十几分钟时间里,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夜已经很深了,路旁的公交车站冷冷清清,巨幅广告牌发出清冷的光。

  白正天突然一踩刹车,沈蓉冷不丁身子前倾,额头差点撞到挡风玻璃上,吓得脸色苍白,惊恐地问道:"怎么了?""看前面!"白正天的语气里带着冷峻,夹杂着一丝兴奋。

  沈蓉往前方看去,却什么都没发现。这里算是比较繁华的路段,每栋建筑物都霓虹闪烁,有的仅仅是漂亮的灯光工程,有的则是宣传广告。她疑惑地看着白正天说道:"什么都没有啊!""你再看公交站台。"沈蓉还是没看出什么端倪。

  白正天微微笑道:"你看公交站牌上是什么广告。"那是中国移动的广告,沈蓉念道:"中国移动信号今起覆盖地铁全线。""对了,"白正天说道,"就是这个!那天胡德财走进地铁站的时候,睚眦杀手怎么跟他联系?"沈蓉奇怪地看着他说道:"那天中国移动的信号还没有覆盖地铁,我们这才跟他失去了联系。睚眦杀手如何能联系他呢?""嘿嘿,不见得,"白正天说道,"如果睚眦杀手不跟他联系,胡德财怎么知道要在凤河大厦下车?""可是怎么可能呢?""唯一的办法,就是亲自跟他说!""对,"沈蓉恍然大悟,"睚眦杀手只能是跑到胡德财身边跟他说的!"二人立即赶到胡德财家。

  胡德财的老婆犹疑地打开门问道:"你们有什么事?""公安局的,找胡德财问话。"胡德财的老婆愤怒地瞪了白正天一眼:"你们把老胡害得还不够惨吗?"白正天不想跟她争辩,只是说道:"很简单几个问题,一会儿就好。"对方白了他一眼:"你们问吧,只要能问出来。"一会儿的工夫,胡德财被老婆牵着手走出来。几天不见,胡德财整个人都憔悴了,眼神散乱无光。

  白正天说道:"胡先生,我们来问你几个简单的问题。"胡德财痴痴地看着他,嘴角涎水直流:"天下之害,天下之害……"沈蓉问道:"他……他这是怎么了?"胡德财的老婆说道:"疯了,被你们逼的。"白正天恼火地白了她一眼,继续问道:"胡先生,那天在地铁站,谁跟你说过话?""嘿嘿,嘿嘿,"胡德财还是痴痴地笑着,"天下之害,天下之害……"胡德财的老婆说道:"你们问不出什么来的。"白正天不甘心,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睚眦刀鞘的照片,问道:"你还认识这个吗?这是睚眦,就是他逼着你走进地铁站,走上凤河大厦的。"胡德财怔怔地看着照片,然后越来越惊恐,大叫道:"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我不敢了,我不敢了……""谁在地铁站跟你说过话?""睚眦,睚眦,不要过来,不要过来!"胡德财紧张地左右张望,拿起桌上的电话就朝白正天砸来,白正天一偏头躲过去了。

  二人一无所获,只好怏怏地离开。第二天一早,又赶往文化广场地铁站。

  值班的工作人员听说警察办案,忙把当天的录像带调出来交给白正天。

  值班室两面都是透明的玻璃,可以一览无余地看到室外匆忙行走的人流。

  白正天将一盒磁带放进带仓审看起来。

  这盒磁带是直对着站台的摄像头录下来的。

  白正天记得,胡德财走进地铁站大约是下午两点钟的光景,于是把磁带直接倒到下午一点五十分的位置,然后一个细节都不遗漏地看起来。

  这种事情是很繁琐累人的,看着屏幕上的人来人往,要多无趣有多无趣。

  而白正天就是要在无趣中发现最有价值的东西。

  终于,胡德财惊慌失措地出现了。

  他拿出手机看了看,又把手机塞到了口袋里,然后紧张地左右张望。

  白正天和沈蓉的心提到了嗓子眼,看着胡德财惊恐的表情,仿佛睚眦杀手就在身边。

  一个身穿风衣、衣领高高耸起的身影突然闯入到屏幕里。

  两个人的眼睛瞪得大大的,直觉告诉他们,这人有问题。

  那人一直在胡德财身边站着,尽管胡德财不停地走来走去,但他一直无动于衷。

  前往凤河大厦方向的列车进站了。

  胡德财着急地张望着,希望得到一些最新的指示。

  穿风衣的人,还是笔挺地站着,似乎什么都不会发生。

  列车停下来,门打开了。

  乘客纷纷下车,胡德财打量着每个走出来的人。

  过了一会儿,列车的门开始缓缓地关上了。

  穿风衣的人突然猛推了一把胡德财,将胡德财推进了车厢,自己也随即跟了进去。

  胡德财惊恐地看着眼前的人。

  但是,白正天和沈蓉却看不到那人的脸!

  "啪!"白正天猛地按了停止键,然后一帧一帧地往后回放,可那人似乎早有准备,对地铁站的设施非常熟悉,他从没有向摄像头看过一眼。

  "把所有磁带都拿出来!包括各个地铁出入口的,还有闸机口的……"一个工作人员把七盒磁带全部堆放到白正天面前。

  白正天先把闸机口的监控磁带放进带仓,直接倒到下午一点半,然后开始快进!

  沈蓉一直紧张地看着电视屏幕,希望能再次找到穿风衣的人!

  "停!"沈蓉突然叫道,与此同时,白正天已经按了停止键。

  屏幕上就是那个穿风衣的人,他正在通过闸机,进入地铁。

  可是,他的脸还是没有露出来。他对这个地铁站太熟悉了,似乎知道每个摄像头的确切位置。

  白正天不甘心,把每盒磁带看了一遍,除了知道他是从离文化广场最近的C出口进入地铁站之外,其他情况依然一无所知。

  白正天几乎绝望地回头看了看沈蓉。

  沈蓉的脸色也非常凝峻。

  又一个希望落空了。

  白正天怏怏地站起来,看看窗外匆匆忙忙的人们,他想象着那天睚眦杀手就是从这里走进地铁站的。

  两个行人经过值班房的窗外,好奇地探视着屋里的人们。

  由于他们遮住了光线,白正天在玻璃窗上看到了自己憔悴的脸,他扭头准备离去,却突然叫道:"对了!"沈蓉不知道他发现了什么,只见白正天匆匆地坐下来,两手在那一堆磁带里扒拉着寻找,边找边说:"第一盒磁带呢?"工作人员赶紧把第一盒磁带找出来,放进带仓。

  白正天匆匆地把磁带倒到胡德财上车的瞬间,然后慢慢回放!

  "就是这里了!"白正天指着屏幕说道。

  画面上,列车刚刚停下来。

  门还没有开。

  车厢里站着七八个乘客准备下车。

  胡德财和穿风衣的人站在车厢外面等待。

  沈蓉看着这个画面,不知道暗藏了什么玄机。

  白正天指着车门玻璃说道:"看,这是胡德财的影子,而这就是那个神秘人的影子!"白正天拿着录像带,和沈蓉一起匆匆地回到局里,找到韩雪:"快,帮我看看这盒磁带!"看着白正天如此匆忙,韩雪不敢怠慢,立即把磁带放进了带仓,电视屏幕上显示出地铁站里两个人的背影。

  韩雪从视频上截取了一帧图片,然后通过一款先进的绘图软件进行操作。

  地铁站的监控摄像头拍摄出来的画面,分辨率特别低,只有330线。即便不做任何放大,看起来都会觉得有点模糊,何况要进行放大处理呢?

  当韩雪把图片放到最大,屏幕上已经是黑糊糊一片了。

  沈蓉看着眼前黑糊糊的一片,不禁担心地问道:"这能看出什么来啊?"白正天也心存疑惑,他以前也做过类似的工作,知道任何镜头都存在像差,物体上的一点,通过镜头成像后并不是一点,而是一个分布,这个分布被称为弥散圆。在物体上很接近的两点即便本来是能分辨的,成像之后也有可能变成不能分辨的了。根据瑞利判据,如果两点之间的光强不超过最大光强的81.1%,这两点就是可以分辨的,否则,这两点就会连成一片而不能分辨。现在,列车车门充斥了整个电脑屏幕,胡德财和睚眦杀手的影像已经模糊一片了,何况车门上的映象呢?

  韩雪却笑道:"放心吧,我们这套设备用了最先进的数码成像技术,再低的分辨率都能看清楚。"听着韩雪的解释,白正天才放宽了心,随手拿出一份报纸翻阅起来。

  头版头条便是一个醒目的通栏大标题:

  九虹大桥坍塌事故调查桥梁设计超前质量无问题

  白正天翻到相关版面仔细阅读,看完之后气得把报纸一摔,恨恨地骂道:"蛀虫,蛀虫!"沈蓉问道:"怎么啦?"正在做成像处理的韩雪忍不住插嘴道:"哈哈,你看看报纸就知道我们的白大警官生什么气了。"沈蓉拾起报纸看了看,也觉得非常愤懑:"专家组竟然认为,九虹大桥质量没问题?"白正天冷笑一声:"是啊,季风影响,下雨太多,于是桥就塌了。鬼扯淡!"韩雪把电脑的图像又放大了一倍:"睚眦又该出现了吧?"白正天早有疑虑,但是睚眦会向谁下手呢?

  "九虹大桥是哪家公司建的?""新闻报过,是凤凰市飞达路桥集团建设的,"沈蓉说道,"老板叫杜宇清。"韩雪突然一拍双手兴奋地叫了一声:"大功告成!"电脑屏幕上的图像由模糊变得清晰。

  那是地铁列车车门的特写。

  一个人的脑袋渐渐地浮现出来。

  看到了他的额头,看到了他的眼睛!

  然后,整张脸都清晰地闪现在电脑屏幕上。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Copyright © 读书网 www.dushu.com 2006-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1501969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