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章 人心难测没什么问题,你对人心难测不了解才是问题

梁冬说庄子《人间世》 作者:梁冬 著


  当你的人际关系陷入困境时,《人间世》可以帮你


  《人间世》是《庄子·内篇》的第四篇,主要讲的是与人相处之道。

  在《人间世》中,庄子告诉我们,不管你在日常生活中如何拥有“颅内高潮”,感觉自己与宇宙化为一体,你仍然要在这样一个哪怕是假的世间,貌似真实地与各色人等打交道。《人间世》讲的大概就是这样一种危险的旅程。

  冯学成老师在《禅说庄子》中讲过:“春秋战国时期,中国可谓是礼崩乐坏……道家学说,特别是庄子,对当时社会的阴暗面,揭露得可以说是入木三分。在庄子看来,当时整个社会极为险恶,人心也极为险恶。怎样在这种险恶的社会、人心环境之中,以不变应万变,使自己能够养生、全身、保命?这些问题就是《庄子·人间世》这一篇中很重要的内容。”

  当下,你必须学会和你的老板相处、和你的老公(老婆)相处、和你的同事相处、和你的竞争对手相处、和你的邻居相处、和你的同学相处……有时候,当你陷入与人相处的困境中,读一读《人间世》,就会找到一种解决方案或者心法。


  帮人要“先正己”


  在《人间世》里,庄子从一个故事讲起:孔子最为得意的学生--颜回,有一次去拜见孔子后向他辞行。

  孔子就问他:“你去哪儿呢?”颜回说:“准备到卫国去”。孔子问:“去那儿干什么?”颜回说:“我听说卫国那个国君呐,‘其年壮,其行独’--年轻气盛、专横独断,处理国家大事很轻率随意,无所顾忌。而且,他想砍谁就砍谁,令老百姓大量死亡。”

  我们知道,作为统治者,如果他用随便杀人的方式来震慑民心的话,在短时间内可能会收到立竿见影的效果,尤其是把砍人当作一种表演,那种震慑力确实很可怕。

  “死者以国量乎泽若蕉”--老百姓死得就像大水塘中干枯的草芥一样。

  “民其无如矣”--老百姓已经无路可逃。

  颜回接着说:“我曾经听老师说,有道的国家,你可以离开它,因为它不那么需要你;而无道的国家,你要去帮助它,正如医生门前病人多。我很希望遵从老师对我们的教诲,去卫国帮帮老百姓,一展抱负。”

  孔子听后,并没有沉默,尽管很多时候他会用沉默来表达,但颜回是他最喜欢的学生,这一次,当他听说颜回受到自己的影响之后要帮助无道之国,就连忙说:“。”什么意思?“”就是“唉”,表现出孔子对颜回有一点点心疼,又对他的未来有一点点不安。

  总之,孔子用了一种很奇怪的语气说:“只怕你到卫国后会遭遇不测。要知道,大道是不应交错杂乱的,在混乱的局势里面,人多嘴杂,就会多事,多事之后就会产生烦扰,烦扰又会产生忧患,忧患多了,你也自身难保了。

  在古代,那些至人(聪明的人),总是先正己后正人,让自己有一种金刚护体之力,然后再去治病救人。好比你是一个身体很强壮的人,如果去帮助别人,就不那么容易受到伤害;如果你本身就是易感体质,你冲进去,人没帮到,自己已经先被感染了。颜回啊,你就是那种没有金刚护体的人,怎么可能去纠正一个暴君的行为,去推行大道呢?”

  南怀瑾老师在《庄子諵譁》中也讲到:“这一段完全是对青年人说的人生哲学,是孔子讲的青年人的修养哲学。”

  这种情况放在现代,就像一位年轻人有机会空降到一家公司做VP,他觉得自己能够力挽狂澜,就去和老师说:“这正是我一展抱负的时机。我以前想到很多种治理结构、创意以及商业模式,现在终于逮着一个大机遇,我要去!”


  对人心的难测不了解就会出问题


  在上面这段对话里,你可以看到一个历经人世沧桑的真实孔子,或有些许世故(在《论语》里,你会看到一个充满理想的孔子),是一个对人性有着异于常人的理解和洞察的中老年智者朋友的形象。尤其在对待自己最爱的学生身上,孔子呈现出了一种父亲般暖暖的真实感。

  他跟颜回说:“你知道道德之所以衰落,而智巧之所以产生的原因吗?道德的衰落,是因为大家开始追求有名,刷存在感;智巧的产生,则在于争夺和竞争。对出名的渴望,导致人们彼此之间相互倾轧、相互比较。而在这个过程中,所谓机智、聪明、善巧等方法,无非是互相争斗的工具。智和巧,都是凶器,不可以随便推行于世。”

  对于这段话,南老(南怀瑾老师)曾说过:“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固执个人的所知所见,争强好胜,争就是好胜。”

  孔子了解颜回的性格,知道他是一个天性善良、“德性”(道德和品性)纯厚的人。所以,孔子很喜欢颜回,认为他的品格很可靠。正因为如此,孔子跟颜回说:“一个人德性纯厚、信誉可靠,未必能够被别人所了解;一个人虽然不追求名声,但未必能够得到别人的认同。”

  读到这段,我就在想一件事,现在国学教育很流行,大家都在教孩子背诵学习《论语》《弟子规》等。被这样培养出来的孩子可能善良忠厚,但是,他们往往会在进入社会后受到伤害。

  你看,“始作俑者”孔子就深深地知道,忠厚善良是需要建立在对人世间有着深刻理解的基础上才可以做到的。

  因此,《人间世》这一篇其实是庄子借孔子的口来讲好人该如何自保的问题。如果你觉得自己算是个好人,但却屡屡受到伤害,你就要和我一起学习《人间世》。

  庄子对于人性的险恶有着深刻的洞察和理解。基本上,庄子并不认为人心的难测有什么问题,因为这就是“人间世”。你对人心难测不了解这件事情本身,才是问题。他对于人性险恶是没有抱怨的,只是借由孔子的口来对好人予以同情和提醒。

  接下来,我们也可以尝试着学习一下好人如何在险恶的人间保持不受伤害的艺术。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Copyright © 读书网 www.dushu.com 2006-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1501969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