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成年人是不会轻易为谁流泪的

无论如何我爱你,晚安

多少黑名单 曾互道晚安 作者:风茕子 著


  母爱既要丰满浩瀚,又要克制本能;

  既要引领新的生命到更广阔的世界里去,

  又不能三观凌驾于孩子。

  我女儿五岁半,她四岁的时候就告诉我她喜欢班里一个男生,文艺汇演的时候她兴高采烈地指给我看。我一瞧,个头不高,小猴子似的上蹿下跳。我撇撇嘴,跟大雄说,这男孩儿和我想象中的小白马驹相差太远。

  大雄叫我不要参与小孩儿的事情。我怎么能不参与呢,我生孩子不就是为了参与她特别有意思的成长吗?而且探索她、观察她,是很有乐趣的事。她七个月时我抱她回老家,在墙角发现一只癞蛤蟆,有脸那么大,好恐怖的。我抱着我娃,坚强地走过去说:“你看,多美啊。”我娃把身子一扭,不看。真神奇,七个月的娃就知道美和丑。

  后来长大一点儿上幼儿园,我发现班上的厕所是不分男女的。我惊讶极了,问我娃,你们班男生上厕所的时候女生能看到吗?她说能。我说那你发现男生和女生有什么不一样吗。她不以为然地说男生有小揪揪,站着尿尿。我说会有小朋友好奇地去看吗,她斜眼看了我一眼。

  娃比我想象中成熟得多。有时候我在家里看电影,男女主马上要接吻了,我就赶紧喊,大雄,快给娃弄走,激情戏开始了!我娃偏不走,我只好让她看。看完了她认真地告诉我,嘴是不能随便给别人亲的,会传染疾病,而且不卫生。我娃真有意思。

  现在她谈恋爱了,谈了一年多,我也没怎么问她。昨天她回来忽然受伤了,喉咙正中心被戳破,没流血,皮破了,位置正中要害。而且我看到她脸上还挂着眼泪。

  孩子放学是我们家小保姆接的,小保姆说:“你告诉你妈妈吧,到底怎么回事?”

  娃就开始说,她今天拼音没写完,和另两个男生一起被留堂,其中就有那个她的小白马驹。不知道为什么那俩人打了起来,她就去帮小马驹打架,拿铅笔戳对方。据她所说只是想吓吓他,根本没戳到,但对方可不客气,一笔封喉,给她整哭了。完事儿之后两个男生反而和好,他俩飞快地把作业写完跑了。可怜我五岁半的娃,在教室里把自己的本子全部撕掉,拖了一个小时,才重新建立自尊和自信,把拼音写完。

  我气得吐血。

  “你知道你喜欢的男生在我们大人里面叫什么吗?叫渣男!”

  她居然听懂了,她说:“不……我是自愿的……”

  我继续吐血。

  “你为他打架,受伤了他都不管你,算什么男子汉?凭什么能得到你的喜欢?你的喜欢应该很珍贵,你又漂亮,你妈又有钱,你爹又能干,你可以找到更好的男朋友。”我很认真地、很不可思议地,变成了自己最讨厌的市井丈母娘。

  我们家小保姆笑得打滚。

  孩子还是犟,她说:“他的字写得最好,他的舞也跳得最好。”

  “那是因为你没见识,你们班现在就那二十来个人,你才见过几个男生?等你长大了,去看看更广阔的世界,你就会知道值得喜欢的人多得很!”

  孩子也很生气,但她不说话了。她不说话是因为她懒得和我说。这是更令人激愤的傲慢。我平静了一下,用尽可能温柔的语调转移对她的指责:“我不管你喜欢谁,但是请你向妈妈保证,以后再也不要让自己受到伤害了。好吗?妈妈看到你受伤很心痛。”

  多么暖心的话啊,多么有电影感啊!但是她说:“我受伤为什么你心痛。”“你”字重音,拖长。

  我“泣血身亡”……

  等我挣扎过来,就把全家人叫来,好好给她开了一堂“批判大会”。

  第一,今天你犯错的根源是,不应该参与其他小朋友打架,应该先埋头把自己的作业写完。你落后了、你挨打别人才会笑话,捧高踩低是人的本性。(说这些真是太残忍了。)第二,每个人都要学会自我保护,你保护不好你自己,那你不就是个累赘吗?还会有谁喜欢你呢?(我内疚于我稍微有点儿强词夺理。)第三,你也发现他对你不好,你才委屈,才撕作业本,这代表你想和他决裂,那你回来还嘴硬什么?(毫不留情地撕开真相让我也很心痛啊。)你要接受你自己有可能“无论怎么表现,都不会被某些人喜欢”,才能变成一个坚强的小孩儿,将来才能面对一年级。

  孩子对一年级很恐惧,源于我们邻居小孩儿上一年级了。我娃问她读小学啥感受,她幽怨地说:“唉……能不上就别上吧。”

  孩子好可怜,我想替她哭。

  ……

  接着我又咬牙表扬了我娃拼音写得好,有进步,夸她最终还是战胜了情绪,把作业写完了。孩子在我的安抚下终于平静下来。

  晚上睡觉我娃抱着我,我也抱着她,我俩百感交集。我心想她以后的路那么长,她要是非要去喜欢不喜欢她的人,我是出手阻止呢,还是任她去摔打呢;还有我怎么管得住自己不去对她的每一件小事都指手画脚呢。而她在思考为什么她看中的小白马驹不负责任。最后她得出结论因为他不懂事,她以后不会再喜欢一个不懂事的男孩子了。

  我可算长嘘了一口气:“希望你能说到做到,不要和自己赌气。”

  然后她想了想,突然问我:“妈妈,为什么我受伤你会难过?”

  “因为我爱你,就像你爱我。别人伤害妈妈的时候你也会难过的对不对?所以妈妈也要尽量不被人伤害,或者在伤害中变得更强大,有力量保护好自己爱的人。”

  孩子凑过来,把脸贴在我脸上,又暖又滑。她在我脸上停留了一会儿,高兴地说:“睡觉吧!”

  挺感动。不管这次我教育得对错,我们终于都放下了。可前路漫漫,我得做好打一场硬仗的准备。我这个妈妈做得很烂,育儿书籍看了等身之高,仍然在关键时刻大吼大叫,也仍然把握不了“我这是为你好”而插手的深浅。冰临神下的《死人经》里说:“因恶而插手和因善而插手又有什么区别?都是为了满足你的一己私欲,炫耀自己摆布世人的能力。”其实我觉得这句话非常有道理,但要照本宣科难道就放手任其胡来吗?母爱既要丰满浩瀚,又要克制本能;既要引领新的生命到更广阔的世界里去,又不能三观凌驾于孩子。当妈多难,比哇哇叫写个稿子难一万倍。随着她长大问题会越来越多,我只能尽量去做好。

  此生成为母女,我并不知道算不算我娃的幸事,只求一生互相担待,在每一个过节儿的晚上还能彼此亲亲;面对粗粝的世界,真诚地说一声:“无论如何我爱你,晚安。”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Copyright © 读书网 www.dushu.com 2006-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1501969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