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益部谈资

益部谈资 作者:明·何宇度


益部谈资

卷上

  王逸少生平最爱蜀之山川,渴欲一游,与周益州书云:“省足下别疏,具彼土山川诸奇,杨雄《蜀都》、左太冲《三都》,殊为不备悉,但言此,心已驰于彼矣。”又云:“吾有七儿,惟一小者未婚,过此,便得至彼,得果此缘,一段奇事。”又云:盐井、火井皆有不?峨嵋山夏含霜雹,碑板之所闻,昆仑之伯仲也,其言不一而足,虽雅志未酬,千载之下,犹与此中山水争胜。

  逸少帖,游目汶领,即岷岭,用古字也。与谢东山书,嘉州旧有石刻,今不复存。

  宋陆务观、范石湖,皆作记妙手。一有《入蜀记》,一有《吴船记》,载三峡风物,不异丹青图画,读之跃然。

  《益州耆旧传》,汉陈寿作;《益州记》汉李膺作;《华阳国志》,晋常璩作;《成都记》,唐卢求作;《蜀檮杌》,宋张唐英作;《成都古今集记》,宋赵抃作;《续记》,宋王刚中作;《蜀鉴》,宋李文子作,《丙丁二记》宋范石湖、胡长文作;《夔记》,本朝郭檮作。诸书仅《华阳国志》、《蜀鉴》、《蜀檮杌》、《夔纪》有刻,余俱漫漶久矣。

  玉垒、青城,俱在灌县,雪山在茂州,峨嵋在嘉定,李白读书匡山在彰明,剑阁在阆中,崌崃在眉州,瓦屋在荣经,俱海内名山,鼎峙珠联,盈于境内。

  《全蜀艺文志》,杨用修所编也。网罗金石、鼎彝、秦汉之文几尽,可谓博矣,然惜太繁。刻在藩司,已不存。《太平清话》云:《四川总志》,惟《艺文》一卷,乃用修所选,立例最古。似殊不然,岂俱未见二书乎?

  蜀之山,大约近江源者皆谓之岷山。峰连冈属,千里不绝,今俗谓青城为岷山者以此。又闻凡称岷嶓者,该众山言也;凡称沱潜者,该众水言也。盖蜀山之居左者皆曰岷,居右者皆曰嶓,水出于岷者皆谓之江,出于嶓者皆谓之汉,或谓之漾,或谓之沔,出于江而别流、别而复合皆谓之沱,出于汉而别流、别而复合皆谓之潜。古今论岷、嶓、沱、潜者众矣,参差不一,莫得其真,惟由不知左者皆得为岷,右者皆得为嶓,而独指茂州之汶山为岷山,金牛之嶓冢为嶓山,隘矣。然今嶓冢又改隶陕西,非蜀可得并论也。

  蜀之水,宋王象之言之颇悉。四渎惟江最大,发于岷,迳夔荆而入于海。自蜀而言江之外,其水有七。出于绵州者绵水,出于什邡者洛水,分流于永康者湔水,三水皆合于雒。自雒迳怀安、简、资、富、顺至泸,与江水会总曰内水。发源于江汭,迳绵、潼东至于合,曰涪水。发源于沔,迳大安、利阆、合于涪水,曰嘉陵水。发源于小巴岭,迳巴蓬至于渠,曰巴水。出万顷地,迳与巴水合,曰渠水。巴渠二水合,而与嘉陵涪水会,以达于渝,而江始大。若分流、出夷中入中国以附于江者有三,曰青衣,曰羊山,曰马湖。青衣迳洪雅夹江而下,羊山迳汉源至嘉定,马湖自夷都流至叙,俱与江合,而下夔峡。惟汉水出嶓冢,与江分流,由汉金趋襄,至江夏大别山始与江合,而达于海。

  蜀之文人才士,每出,皆表仪一代,领袖百家。汉如杨雄、王褒、司马相如;唐如陈子昂、李白;宋如苏家父子;元如虞集,岂他方所能比拟?然不特此,香奁之彦,若花蕊、当垆、制笺,才情岂在人下?

  火井,邛州、蓬溪、富顺咸有之。《蜀都赋》“火井荧于幽泉,高焰煽于天陲。”注曰:“欲出其火,先以家火投之,须臾焰出,以竹筒盛之。其火无灰,井有水火,取片火煮水一斛,得盐五斗,家火然之,则盐减。邛州南设有火井巡检司。蓬溪者,地洼若池,以火引之,有声隐隐出地中,少顷炎炽。夏月积雨停水,则焰生水上,水为之沸,而寒如故。秋冬水涸,则土上有焰,观者至焚衣裾。”

  油井,在嘉州、眉州、青神、井研、洪雅、犍为诸县,居人皆用之然灯。官长夜行,则以竹筒贮而然之。一筒可行数里,价减常油之半,光明无异。

  茶为蜀中郡邑常产。蒙岭在名中,雾中在大义,俱擅古今名品。世又谓峨嵋之味,初苦而终甘。《茶经》又云:“泸茶味佳,饮之疗风。”若余所见,成都之灌县,夔门之开县,初春所采,不减江南。

  盐井,各州邑多有之。大小不一,深可数十丈,上孔仅杯盂大,用竹作长筒,垂下取水而煎晒,即成盐。业此有成富者,亦有家为之累者,随其所遇。然开井只凭堪舆家言,不知何术得此。

  大禹,史称生于西羌,《方舆志》谓今石泉县之石纽村,是其发祥地也。山石纽结,题有“禹穴”二字,传为李太白所书。涂山氏之涂山,今在重庆城外,即其后家耳。后因巡狩而南崩于会稽,会稽亦有禹穴者,乃其葬处。

  元帝幻身,在今中江之云台山。峰岫逶迤,殿宇宏丽,乞灵者踵接,另有志可考。

  《文昌帝君传》云:降生于越之西,隽之南,两郡之间。今之梓潼县是也。《志》称祠中刻有帝亲笔书、自作《紫府飞霞洞记》,落笔精妙,命词简远,惜未得睹。

  许真君名逊,洪州人也。尝为德阳县令,有仙术。岁歉,点石化金,以济民。今县治有炼丹井、炼丹台、遗迹存焉,即豫章铁柱宫所祀也。

  大峨山者,普贤大士道场,西竺僧所称高出五岳、秀甲九州、震旦第一山也。有苏稽渡,故子瞻读书处,及魏鹤山、陈图南诸墨迹。石下泉水,云与楚玉泉寺通。郭景纯《赋》“峨嵋为泉阳之揭”,殆是乎?歌凤台,为昔楚狂栖隐处。中峰寺,有孙思邈药鼎,小鸟如鹦鹆,鸣曰佛现,向人合掌取食,苍鼠成群,了不避人。石径寸者,常放光,日射如虹。入蜀不游此,何以称奇?

  宋祁有《益部方物赞》,曰海棕,曰橙,曰桤,曰竹柏,曰海芋,曰红豆,曰紫竹,曰慈竹,曰棕竹,曰方竹,曰柑,曰赤鹯芋,曰绿蒲萄,曰天师栗,曰天仙果,曰隈支,曰锦被堆。曰锦带花,曰石蝉花,曰长生草,曰瑞草,曰红蕉花,曰重叶海棠,曰月季花,曰佛豆,曰添色拒霜花,曰黄荼蘼,曰艾子,曰鸳鸯草,曰娱美人草,曰仙人縚,曰羞寒花,曰瑞圣花,曰七宝花,曰旌节花,曰娑罗花,曰木莲花,曰鹅毛玉凤花,曰蒟,曰真珠菜,曰朝日莲,曰蝉花。曰燖麻,曰水硫黄,曰附子,曰石瓜,曰芎,曰大黄,曰余甘子,曰金星草,曰桐花凤,曰红桐觜。曰荏雀,曰护花鸟,曰百舌鸟。曰狨,曰龙羊,曰玃。曰魶鱼,曰嘉鱼,曰鮇鱼,曰黑头鱼,曰沙绿鱼,曰石鳖鱼,曰金虫,凡六十五种。

  武担山在藩司右,《西蜀记》:蜀王开明妃死,遣五丁担土为冢而成,以是得名。史称昭烈即位于武担山之南,即此。

  杨妃池,在灌县东。《太真外传》云:妃父元炎为蜀州司户,妃生蜀,尝误坠池中,故后世池以妃名。

  文君井,在邛州。《采兰杂志》载,文君闺中一井,文君手汲则甘香,沐浴则滑泽鲜好。他人汲之,与常井等。今白鹤驿中之井是也。水尚清澈,州人酿酒必取之。

  眉州象耳山,旧有李白题石云:“夜来月下卧醒,花影零落,满人衣袖,疑如濯魄冰壶也。”真千古佳话。

  播州,今改遵义府,即汉之牂牁,唐之夜郎也。李白贬于此,志载流寓,以白称首。

  简州逍遥洞,有汉碑,止十二字,云:汉安元年四月十八日会仙友。旁书:东汉仙集留题,乃古隶。

  资县有唐颜鲁公书《中兴颂》刻于废寺磨崖上,石理甚粗,字半漫灭。去碑五里,河名唐明渡,云明皇驻驿之所。

  资县球溪,有僧化去,今九年矣,幻体如生,或称曰活佛,或曰乾和尚。叶令为绘图,作诗表之。

  眉州有苏长公水坻小像,李龙眠画,子由赞。虽国初重刻,不失古意。又有长公马券刻《黄鲁直跋》及《醉翁亭记》、《永调歌头》诸碑,皆近代效滁、黄镌者。

  潼川即古梓州,城外牛头寺在焉。形如伏牛,竹树迢递,不负昔贤称赏。问牛头之称,山僧指以路旁小石,而州之俗人,又刻龙于石,俱可笑也。山上俯视城郭,江流如画,第青山意不尽之句,无一碑刻,不免是此邦缺事。

  溪州,古广汉也。新都即杨用修古里,宅第不甚宏丽,问之遗书,仅存一二。

  杜宇亦曰杜鹃,蜀人称为望帝魂所化,其说前人言之详矣。《志》称成都有望帝庙。

  荔枝,叙、马、泸、涪、合俱出,嘉定富顺亦有之。叙、泸为上,涪、合为次。嘉州今止一、二株,属之蜀藩。《华阳国志》载,汉宣帝时,荔枝开日,二千石张具其下,邀宾赏之。一骑红尘妃子笑,盖从栈道入关耳。涪旧有妃子园,颗最肥大。马驰七日夜,即抵长安,其速如此,所谓无人知是荔枝来也。重庆、营昌诸处,又闻亦有龙眼。

  白居易为木莲、荔枝图,各纪其状,曰:“荔枝生巴峡门,树形团团如帷盖,叶如桂,冬青;华如橘,春荣;实如丹,夏熟。朵如蒲桃,核如枇杷,壳如红缯,膜如紫绡,瓤肉洁白如冰雪,浆液甘酸,如醴如酪,若离本枝,一日而色变,二日而香变,三日而昧变,四、五日外,香味尽去矣。”

  邛竹,出邛州之邛崃山,即古临邛地也。汉张骞奉使西域,得高节竹,还而植此,今人取以为杖,鹤膝者佳。又叙州亦出此竹,雅州复有一种,名罗汉竹,皆为杖之具。

  海棠有色而无香,惟嘉州色香并胜。大足治中,旧有香霏阁,号曰海棠香国,谓杜子美讳母乳名,诗中不之及,恐亦宋人傅会。

  诸葛菜,即古之蔓菁,今之红萝卜也。武侯谓视诸蔬有六利,四时各食其根、茎、心、叶,令军中所至咸种,蜀故以是名之。

  蒟酱见于相如、扬雄、左思诸《赋》中。注云,缘木而生,其子如桑椹。盖僰道通越隽之地出蒟,僰人取以为酱,僰地即今叙州也。问之莫答,或云今之鸡鬃油,及滇中窭叶,皆相彷佛。晋灼注:拘音矩。徐广注:拘亦作蒟,音窭。

  《蜀檮杌》载,孟昶十月宴芳林园,赏红栀花,乃青城山进三粒子种之而成者。其花六出而红,清香如梅,今不可得见。

  传称雷威作琴,不必皆桐,遇大风雪之日,酣饮,著蓑笠独往峨嵋山深松中,听其声连延悠扬者伐之,斫以为琴。有最爱重者,以松雪名之,故世称雷威琴。

  东川有夷一种,名曰僰人,鸟蒙即古崈地,汉为牂牁郡。镇雄即古芒部地,天全即古氐羌地,黎州即古西南夷笮都地,汉为沈黎郡。龙安即古冉羌地,松潘亦古氐羌地,汉设护羌校尉居此。雪岭在其境内,建昌即古越氐羌隽郡,又谓之■〈犭巢〉郡,其夷又谓之罗罗。

  西番与蜀相近,贡道必由锦城。有三岁一至者,有一岁一至者。其贡则小镀金铜佛,铜小宝塔,彩色小画佛,铜铁刀剑盔甲,及珊瑚、吹嘹香、舍利子、氆氇诸货也。舍利子止小绿豆大,红紫色,用香绵包里。问其俗,云伊国人初生时,即能言前生功果者,国王拜为国师;借人老死,能前知死期,而以所余付后人者,国人即谓真佛。遂合众同焚,从灰烬中得舍利,今来献贡之。僧皆系中年,红补衣,僧帽,束五彩软带,乃伊国之尊官法师,中朝之赐衣也。言语不通中华,食牛羊肉而饮酒。番物名不一,志载惟足力麻、铁力麻、氆氇三种。而自蜀人言者,有曰细毯、工布毛毯、绒边工毯、姜纳大货贴里绵,惟凭粗细颜色定价值。

  川扇,不知起自何时,然李德裕有《画桐华凤扇赋》云:“未若绘兹禽于素扇,动凉风于罗荐”,则唐时此地已尝制之矣。竹本蜀所富有,第不甚坚厚。纸则出嘉州彭县,轻细柔薄,惟可制扇,是其来已非一日,欲不充贡得乎?

  诸葛鼓,乃铜铸者。其形圆,上宽而中束,下则敞口,大约若今楂斗之倒置也。面有四水兽,四周有细花纹,其色不甚碧绿,击之彭彭有声如鼓云。置于水击之,其声更钜。

  长腰鼓,即古之蜡鼓也。长七、八尺,以木为桶,腰用篾束二、三道,涂以土泥,两头用皮之,三、四人横抬扛击。州郡献春,及田间秧种时,农夫皆击比,复杂以巴渝之曲。

  熊之为物,多系兽形,诸深山中人迹罕到处皆有之。力能食虎,其皮色黑而大,胜于虎。掌味固佳,然闻身之味亦不减。

  道书载中国名山,青城、峨嵋为西岳佐理。又三佐命山及十大洞天,皆有青城。而福地七十二,则巫山、临邛、平都在其列。

  青城山,唐杜光庭记:“岷山连峰接岫,千里不绝,青城乃第一峰也。”山有七十二小洞,八大洞,道书以为第五洞天,神仙都会之处。

  八阵图有三处,一在新都牟弥镇,一百二十有八,当头阵法也。‘一在夔州,六十有四,方阵法也。一在棋盘市,二百五十有六,下营法也。

  剑阁,两崖峻拔,凿石架阁而为栈道,秦司马错由此伐蜀。

  筹笔驿,在广元,武侯出师,尝驻于此。唐李义山诗云:“鱼鸟犹疑畏简书,风云长为护储胥。徒令上将挥神笔,终见降王走传车。”此其地也。

  石伞,在安广,石船在大竹,俱江中,皆以形名。

  圣灯,蓬山者为最。初出三、四点,渐至数十点,高下相应,离合不常,未知何物。

  虎豹,此邦常产,其鞟艾叶金钱为佳,然闻有银边金钱者。羊名蟠者,其角年久而蟠,皮可坐数人。羚羊皮毛色青,兵中卧之,有警则自动。天狗皮毛纯白,严寒坐卧之处,雪为不积,皆出诸夷山中。

  火浣布、不朽木,俱于出建昌夷中。其布即取此木之丝而成,焚之然而无灰,焰过仍还故物。

  兔之白者,自是一种,安县间有携至会城者,予因忆向年家食,曾于沔洲费兵宪处,见有三小白鹿,云自关中携归。身白而目红,俨如图书中所绘,岂凡物皆有白色,特未之多见乎?

  鲵鱼,一名魶,一名■〈魚帝〉,出荣经河中。大首长尾,而有四足,能援树攀木,声作儿啼,土人皆食之。

  雪蛆,产于岷、峨深涧中,积雪春夏不消而成者。其形如猥,但无刺,肥白,长五、六寸。腹中惟水,身能申缩,取而食之,须在旦夕,否则化矣。

  香猪、土犬,建昌、松潘俱出。香猪小而肥,肉颇香,入冬腌以馈人。土犬亦小而肥美,群游稻田,一犬登树而望,如有捕者,则先鸣吠,令众犬奔逸。

  黄庭坚尝谪涪州守,因自号曰涪翁;李白尝避难过涪州,故今镇名曰李渡。

  中岩诸讵那尊者道场,离青神南五里。寺临江干,有水月阁,下更逼江水,唤鱼池在岩石下,小鱼百十头,僧拍手始集。三石笋从地而起,石迳高峻宛曲,泉从两山而下,颇尽林壑之美。

  凌云山与嘉州对岸,石壁镌千佛。内弥勒像,首攒峰顶,趾啮江水,高三百六十尺,唐韦皋所造。寺之殿阁磴道,依山盘曲,前望峨嵋三峰,下俯眉雅诸水,真江山辐辏处也。寺左有苏长公墨池、著书堂。长公云:天下山水在蜀,蜀之山水在嘉,嘉之山水在凌云。

  蜀中水陆舟车所经,凡有岩石,莫不镌佛像。岂地近西番,前代风气湔染如此?

  保宁郡治,前对翠屏山,江流环绕其下,阛阓殷富,北川奥区也。张桓侯墓即在治旁,庙宇巍峨,郡人咸严事之。出郭而西,经槐树、施店、柏林、圆山、龙潭五驿,始抵广元,重冈复岭,道路绵邈,行者苦之。关曰二郎,曰柏,曰梅,皆极险峻,擅登青天之誉。

  广元,即利州,古之葭萌也。出郭数里,石壁临江,镌大小佛像几满,非近代物。车马绕岸而行,下视深潭,毛为之竖,宛然又一巫峡也。

  广元而西,经河沙、神宣、黄坝三驿,始出蜀境。岩岭斗削,四无人烟,行者如临绝境,视之归巫道路,仅让一筹。

  七盘岭,乃秦、蜀分界处。一峰插天,万石罗列。中开一线之道,而下俯绝涧。诵岑嘉州、杜工部之句,不觉七盘日月飞动。

  蜀中诸郡,天气不一。重、夔四面皆山,城基少土,冬虽不寒,夏则最热,六、七月间,裸体终日,瞆瞆如醉梦中。夜寝,汗透枕簟。惟锦城,隆冬时或挥扇,夏夜间覆单衾,乃四时阴多晴少,数郡皆同。每诵子美“蜀星阴见少,江雨夜闻多”,感叹此老信是诗史。

  松潘去省不旬日,闻彼中最寒,卧室之内,冬必累火重裘,盛夏一雨,即拥絮炙炭,盖近西北,地气使然。

  蜀江界两山间,即风亦无波,舟且不篷,奈何祸常不测?予目击之,始得其故。盖滩急水驶,怪石林立,舟薄而载重,长年每倩客为之,突然遇石,鲜不齑粉,是以绝无颠覆,惟有沈溺。患生于顷刻无事时,非如大江风波,可以闪避也。诚能反是,安得有虞?

  《出师表》“五月渡泸”,以水色黑得名,今之金沙江是也。滇、蜀之交,一在武定之南,一在姚安之左。

益部谈资 卷中

  成都,一名锦城,一名锦官城,秦张仪所筑,有大城、少城、子城三区,后始改合附郭。县二,曰成都,曰华阳。华阳,古国名也。

  成都城外皆平壤,竹树蓊蔚,田地膏腴,江河诸流,交错贯络,昔称天府沃野,信非虚语。

  江从灌口来,夏秋水涨,阔盈里许。冬春水涸如带,邦人或以河名之。

  锦城又名芙蓉城,昔蜀孟昶僭拟宫苑,城上尽种芙蓉,谓左右曰:“真锦城也。”后世因之,亦种芙蓉于上,有直指登城,不便舆从,命稍芟之,军卒因尽搜去。

  东南角楼,榜曰芙蓉楼。名虽佳,规制不甚钜丽,宴会亦不恒到。

  西南角楼,榜曰锦江春色。俯视江河诸流,青羊浣溪诸处,景物差胜。

  环城为桥者四,曰驷马,即相如题柱处,旧升仙也。南曰万里,取孔明送费聘吴曰“万里之行,始于此”之义。东曰锦濯,西曰浣花,名皆古雅可诵。

  唐史载,元宗狩蜀,至万里桥,问桥名,左右对以万里,元宗叹曰:“开元末,僧一行谓更二十年国有难,朕当远游至万里之外,此是也。”遂驻跸成都。

  文翁礼殿,今学宫即其故址。云汉文翁立学,作石室,绘三皇、五帝、仲尼、七十二贤,及两汉君臣像于其中祀之,至唐已漫灭。宋嘉祐中,重为摹写,增至一百七十三人。今学宫止有孔门诸弟子石刻,不知仍是故物否,其余不可见矣。因录其姓名:

  盘古 伏羲 神农 苍颉 沮诵 黄帝 少昊 高阳 祝融 高辛 尧 舜 禹 咎繇 稷 契 伯夷 夔 汤 伊尹 高宗 傅说 太王 王季 太伯 文王 太颠 闳天 散 宜生 南宫括 武王 太公 周公 成王 召公 仲山甫 宣王 管仲 子产 李冰 老子 萧何 张良 叔孙通 陆贾 汉文帝 贾谊 文翁 汉武帝 董仲舒 公孙宏 倪宽 司马相如 王吉 萧奋 胜戴 匡衡 王尊 李疆 庄君平 刘向 杨雄 汉光武 邓禹 张堪 张湛 桓温 刘平 钟兴 第五伦 廉范 班固 黄昌 种皓 马融 李膺 高镇 陈寔 服虔 陈纪 郑元 诸葛亮 庞统 董和 费诗 谯周 钟繇 王肃羊祜 张华 杜预 王浚 夏侯湛 乔智明 范广 谢安 桓石虔

  蜀锦之名,其来久矣。城名锦官,江名濯锦,而《蜀都赋》云:具锦斐成,濯色江波。《游蜀记》云:成都有九壁村,出美锦,岁充贡。宋朝岁输上供,转运给其费,府掌其事。元丰中,建锦院,岁募军匠五百人。其锦之名,凡三十余种,今惟蜀藩制之,名无多而价甚昂,不可易得。

  蜀笺,古已有名,至唐而后盛,至薛涛而后精。据谱云:笺之名不一,有曰玉版,曰表光,曰贡余,曰经屑。或布纹,或绫绮文,或人物花木虫鱼鼎彝文。唐韩浦诗云:“十样鸾笺出益州,寄来新自浣溪头。”则又倍多于涛制。更有小而仅可书一诗者,乃今蜀藩所造。仅纯白一种,清莹光细,长余五、六尺,宽仅三、二尺,亦无诸花纹,远让古昔多矣。

  十笺者,曰深红,曰粉红,曰杏红,曰明黄,曰深青,曰浅青,曰深绿,曰浅绿,曰铜绿,曰浅云。又有松花金、流沙、彩霞、金粉、桃花、冷金之别,皆其异名。

  史载,王衍以霞光笺五百幅赐金堂,今张蠙霞光,即深红笺也。又有百韵笺,以其幅长可写百韵诗。其次学士笺,比百韵较短,何今日辄无一种?

  汉昭烈帝惠陵,去城南五里,古冢巍然,石碑仅未断。傍即昭列庙,颇壮丽,用武侯诸将配享。前有穹碑,以亭覆之,乃唐之裴度记,柳公绰书也。会城古碑仅有此,予谓衢口当树一坊,名曰汉昭烈陵庙。尝请之当道,未果。

  杨雄旧宅,在府治西,成都县治,其旧址也。今藩司前有墨池、草元亭在焉。诵岑参诗“吾悲子云居,寂寞人已去。娟娟西江月,犹照草元处。”为之怅然。宋米芾有墨池碑字。

  子云家贫,嗜酒,问字者多载酒而往。《清赏录》载,昔有犍为人,得雄草元之砚,如今制,但去圭角。

  王褒宅,在资阳,墓在资县,旧碑剥落不堪读。李白宅,在彰明,闻有碑刻在焉。

  花蕊夫人宅,在灌县。夫人姓费氏,青城人,以赋宫词百首著名,全蜀《艺文志》仍载有遗诗百首,是杨用修收者。

  严君子墓,在新都,有碑树于道傍,卖卜之肆在省城。汉明帝讳庄,故史记改庄为严,以庄与严古同义。武候祠,在城西浣花溪上,与子美草堂相接。庙貌虽未颓坏,森森之柏,则不复存。

  相如宅,在城西南五里,又云在市桥西。今琴台去城西五里,岂非其处乎?秀柏参差,当垆涤器风流,宛可相见。

  传谓,相如死,文君为作诔,是文君岂徒以色称者?

  支机石,在城西隅,即严真观。今以一亭覆之,高不盈丈,顽石无他奇,晋张华《博物志》:有人居海上,乘槎到天河,得一石归,以问严君平。今蜀人相传即此。

  子美《石笋行》云,在成都西门陌上。按《志》,有二株双蹲,一南一北,南者高于北,以公孙时尝折也。今遍问故老,于西门外竟无有也,岂后又尽被折去耶?

  城南市名五块石,有大石五片,叠叠其上,云石下有海眼,岂即石笋年久倾断置此乎?又云五丁所置,下有海眼。

  青羊宫,在城西南,竹树青葱,殿宇宏丽,宴会多往焉。昔老聃谓关令尹喜曰:“后于青羊肆相寻”,即此地。

  杜少陵,胜国时加谥文贞,祠在浣花溪上,云即草堂旧址,人多以草堂呼之。祠后堂匾,陈方伯鎏书,即“万里桥西一草堂。”栋宇尚未倾圮,盖监司郡邑常宴会处。予稍为之修葺,镌公遗像及唐本传于石,榜署皆用公诗,而概括之曰:背郭堂成,锦里溪山千古在;缘江路熟,青郊竹树四时新。又万丈光芒,信有文章惊海内;千年艳慕,犹劳车马驻江干。又万里桥西,草堂佳句如新,宛见卜居之兴;百花潭上,水槛苍波依旧,长留怀古之思。不知堪博此公捧腹否?

  浣花溪中,一洲横出,下即百花潭也。旧有洲上亭一,跨水桥亭一,名皆无谓。予易以浮槎、沧浪二榜,及增益竹树于上。子美有灵,当亦称快。

  武侯、工部二祠之中有寺,一名草堂,一名中寺。前代为尼居,名桃花寺。隋文帝时,始易以僧。大历中,崔宁镇蜀,以冀国夫人任氏本浣花女,遂重修之,绘任氏真于其中。会昌中,欲毁寺,夜闻女子啼泣之声,中止。已而祷雨有验,本朝赐名梵安寺。

  百花潭口旧有任氏一碑,立于风雨中。予令人涤去苔藓读之,乃宋熙宁年间吴中复撰八分书也。字半漫灭,略可成诵。知夫人微时,见一僧坠污渠,为濯其衣,百花涌出,因而名其潭。后杜少陵、薛涛皆买居潭侧。

  薛涛,唐之青楼人也。其诗云:“闻道边城苦,于今到始知。好将塞下曲,唱与陇头儿。”涛本长安良家女,父卒于蜀,失身为妓,晚岁住居碧鸡坊,王建赠诗云:“万里桥边女校书,枇杷花里闭门居。扫眉才子知多少,管领春风总不如”。墓在江干,碑题“唐女校书薛宏度墓”。宏度名,盖涛小字云。卒时年七十三,段文昌为撰志铭,一时名士如韦皋、李德裕、元稹、白居易、裴度、杜牧、刘禹锡、张祐,咸与之唱和。

  薛涛井,旧名玉女津,在锦江南岸。水极清澈,石栏周环,久属蜀藩为制笺处。有堂室数楹,令卒守之,每年定期命匠制纸,用以为入京表疏,市无贸者。

  石犀寺,俗称曰石牛寺。《华阳国志》云□□年间建。今佛殿之前,有一大石,其形如犀,殿中又有水眼如井,云其水与海通,有太和年间马季武写经石幢。

  射洪祠,在北门外驿傍。传云,蜀献王初之国,梦有神冠冕来谒者,王问为谁,对曰:陈子昂也,今为射洪土神,王驾过,护送至此。王因其地立祠祀之,世因谓子昂为蜀土神。

  大慈寺,唐至德年建,旧有元宗书“大圣慈寺”四字。宝光寺即故兴福寺,亦创自唐时,惜皆无旧碑可考。

  东坡云,古今画水,多作平远细皱,其善者不过能为波头起伏。唐处士孙位,始出新意,尽水之变,号称神逸。其后蜀人黄筌、孙知微,皆得其笔法,尝于大慈寺四壁,作输浣跳蹙之势,汹汹若崩岸也。知微死,画法中绝。今大慈寺故在也,四壁安能复睹?

  桐花凤,《志》称成都春日,桐花开时,有鸟小而具五色如凤形,盘旋树上,桐花谢,莫知所之,问之郡人,亦不多见。

  鹦鹉,成都甚多,梁山诸县亦有之。春时飞鸣如阵,每过浣溪树下,停车侧耳者久之。

  杨梅,蜀蕃夏日相馈,亦盐水浸者,颗味俱让吴下。

  酴醿花,《志》载惟成都最佳。予见三种,曰白玉碗,曰出炉银,曰云南红,色香俱美,可敌南中黄蔷薇。

  牡丹,诸色俱备,千叶而大如球,两都所不及也。一名鱼血,红者独艳,惟无黄者。

  山茶,有云南红、石榴红、谢万定数种,朵大胜芍药,重瓣如芙蓉,土人自能接,他处所莫匹也。宝珠虽有,又拜下风矣。

  素馨,红者、白者俱奇品。红开于春,白开于秋,桂之丹者,色亦甲于南中。茉藜,枝如藤,花瓣稍大。山兰,四季有花,香气袭人。又有一种,叶稍大,红黄白三色,而穷冬新正盛开,名曰蝉花,则尤异也。

  赛兰香,叶如菀豆,开花似粟,香亦清远,此中人甚爱重。然云兰为所赛,似未必然。杨用修《伊兰赋》谓,不足于艳,而有余于香,载之髤紒,经旬犹馨,古人用纫佩颒浴,西番有伊蒲佛供,即是此花。

  郫筒酒,乃郫人刳大竹为筒,贮春酿于中。相传山涛治郫,用筠管酿酴醿作酒,经旬方开,香闻百步。今其制不传。

  桤木笼竹,惟成都最多。江干村畔,蓊蔚可爱。每见,必诵杜甫碍月吟风之句,第桤字音欺,不见字书。

  金马碧鸡祠,在北门内金马坊侧。汉宣帝闻益州有金马碧鸡之神,遣谏议大夫王褒醮祭此。宋赐庙额曰昭应,今仍称金马云。

  蚕丛祠,在府治西南。蚕丛初为蜀侯,后称王,教民桑蚕,蜀人至今德之。

  八蜡祠,在城东南隅,有司春秋致祭。八蜡神者,先穑、先农、司穑、邮表辍、猫、虎、坊、水庸也。

  宋景濂,国初仕学士,致政归青萝山,因其孙以罪被刑,安置公茂州。子瓒随侍之蜀。间关万里,卒于夔门,瓒与家人皆相继而殁。蜀献王怜之,移葬于成都之东郊,即今之净居寺也。祠庙宏整,有司岁举祀焉。其遗裔尚有存者。方孝孺尝应蜀藩聘至,因并立祠于左。

  仙宫、佛院,成都颇盛,半创自献王之国时,累代藩封、中贵从而增益之。殿宇廊庑,华丽高敞。观如元天、云台,寺如昭觉、金像、净居、净因、俗名福万金沙,庙如昭烈,宫如青羊,俱不减两都规模,足供游眺。

  诸寺间藏有佛牙,甚至重七斤余者。锦袱宋匣,珍袭严祀。余颇疑之,偶检《本草》,豹之齿骨极坚,人得之,诈为佛牙,以诳俗,为之爽然自失。此可以一洗蜀僧之陋。

  杨用修著述之富,古今罕俦。予所见已刻者二十九种《升庵全集》、《升庵诗集》、《升庵诗话》、《杨子卮言》、《赤牍清裁》、《祠林万选》、《丹铅要录》、《丹铅总录》、《丹铅摘录》、《丹铅余录》、《丹铅续录》、《艺林伐山》、《墨池琐录》、《诗话补遗》、《五言律祖》、《绝句辨体》、《禅林钩元》、《水经古文》、《韵语转注》、《古音略》、《古音骈字》、《古奇复字》、《古音附录》、《异鱼图赞》、《韵林原训》、《李诗选》、《杜诗选》、《风雅遗编》、《皇明诗抄》。未见已刻者三十九种,《南中续集》、《玉堂集》、《长短句》、《长短句续集》、《书品》、《词品》、《金石古文》、《画跋》、《赤牍拾遗》、《选诗外编》、《选诗拾遗》、《唐绝精选》、《唐音百绝》、《唐绝增奇》、《六言诗选》、《古文音释》、《古音猎要》、《古音丛目》、《奇字韵》、《古文参同契》、《温泉诗集》、《洞天元纪》、《檀弓丛训》、《禅藻集》、《谭苑醍醐》、《陶情乐府》、《乐府续集》、《箜篌新咏》、《墐户录》、《滇载记》、《脉位图说》、《连夜吟》、《卷月节词》、《千里面谈》、《经义模范》、《崔氏志铭》、《山海经补注》、《七十行戍藁》。闻未刻者尚有七十一种,《各史要语》、《晋史精语》、《夏小正解》、《管子叙录》、《庄子刊误》、《古隽》、《谢华启秀》、《群书丽句》、《文海钓鳌》、《名奏箐英》、《四诗表证》、《古文韵语别录》、《古文诗选》、《皇明诗续抄》、《诗林振秀》、《五言绝选》、《选唐百绝》、《寰中秀句》、《古今柳诗》、《古谚》、《古今风谣》、《苍珥纪游》、《填词选格》、《百琲明珠》、《词苑增奇》、《草堂诗余补遗》、《六书传证》、《六书探颐》、《篆韵索隐》、《古篆要略》、《六书统》、《摘要录骈》、《铭心神品》、《韵藻》、《晞籛■〈谷瓦〉笔》、《清暑录》、《希姓录》、《滇程纪》、《书画名跋》、《书画神品目》、《素问纠略》、《群艳传神》、《江花品藻》、《滇候记》、《引书晶托》、《丹铅别录》、《丹铅闺录》、《丹铅赘录》、《升庵经说》、《文游余录》、《卮言闰录》、《敝帚》、《病榻手欥》、《苏黄诗髓》、《宛陵六一诗选》、《五言三韵诗选》、《五言别选》、《宋诗选》、《元诗选》、《群公四六节文》、《古韵诗略》、《说文先训》、《古今词英》、《填词玉屑》、《六书练证》、《逸古编》、《经书指要》、《唐史要》、《偶语》、《六书索隐》。总之一百四十种。

  用修之夫人能诗,其一律一词,已载之王元美《艺苑卮言》矣。今从伊里人更得数首,曰:“珠泪纷纷滴砚池,断肠忍写断肠诗。自从那日同携手,直到而今懒画眉。无药可疗长夜恨,有钱难买少年时。殷勤嘱付春山鸟,早向江南劝客归。”又“懒把音书寄日边,别离经岁又经年。郎君自是无归意,何处春山不杜鹃。”又“丈夫本是四方客,妾为离愁心似结。公义私情不两全,愿君早向凌烟勒。”又“闻道滇南花草鲜,输君日日醉花前。银河若得鳷毛渡,并驾仙舟听采莲。”又“才经赏月时,又是菊花期。岁月看流水,人生远别离。”

  武侯祠壁间嵌小碑,上镌绘像,衣冠甚古雅。题云:“丁黼字文伯,石埭人也,宋嘉定初进士,有诗名,以忤史弥远,出帅成都,赋钱入国。诗曰:‘正是朔风吹雪初,行滕结束问征途。不能刺刺对婢子,已是昂昂真丈夫。常惠旧曾随属国,乌孙今亦病匈奴。不知汉节归何日,准拟殷勤说汴都。’元人入蜀,公不屈,死之,事闻,诏谥恭愍,赐庙涎溪,有司春秋致祀。”字画遒逸可爱,立此石者,名吴本义,不知何许人。

  长乐花,枝叶皆如虎耳草。秋后丛生盆盎闲,开紫色小花,冬末转盛,鲜丽可爱。居人献岁,以此为馈,名曰时花。

  任氏墓碑,予尝搜之荆棘中。近见稗史载,任氏者,唐之尚书侯继图妻也。侯读书大慈寺,因秋风起,拾得一桐叶,有诗在上,贮之匣中。后数年,方卜任氏为妻。任见而惊曰:此妾书叶诗,胡为在君手?诗曰:拭翠敛娥眉,郁郁心中事。搦管下庭除,书成相思字。此字不书石,此字不书纸。书在桐叶上,愿遂秋风起。天下有心人,尽解相思死。天下负心人,不识相思字。有心与负心,不知落何地。

益部谈资 卷下

  蜀道难,自古记之。梁简文帝诗云:“巫山七百里,巴水纡回曲。”为川东舟行峡中作也。李白诗云:“不与秦塞通云烟,”为川北栈道作也。大都蜀道无不难,如上青天者,峡固险矣。而陆亦匪夷,如夷陵至巴东之陆者,则视栈道何异?是其难又在楚,不在蜀耳。

  过巴东一日,始抵蜀界。沿江而行,险觉稍减。巫山十二峰,从舆人指点,微见一、二,远插天外。

  楚入蜀县,首为巫山。倚山俯江,官民高下而居。江口有神女庙,荒芜不治,乃有司新移置者。旧庙在江干,离县十里,闻亦颓废。予令人蹋古碑,无有也。宋玉《高唐赋》,想随襄王之梦逝矣。

  楚宫,仅存遗址,在巫山西北,楚襄王所游之地也。黄山谷楚宫诗刻,所谓细腰宫,即此,今竟觅不可得。

  巫峡即巫山也,与西陵峡、归州峡并称三峡。连山七百里,非亭午夜分,不见日月。《水经》云杜宇所凿,以通江水。《图经》云抗峰岷峨,偕岭衡岳;凝结翼附,并出青云。盛宏之《荆州记》云三峡中,两岸连山,略无阙处,重岩叠嶂,隐天蔽日。杜修可《峡程记》云三峡谓明月峡、巫山峡、广泽峡,其瞿塘、滟滪之类,不系三峡数。

  赵文敏手书十二巫峰词,昔刻于巫山县。令君厌其来索之烦,磨去,予仅于士夫家见之。

  阳台,在巫山城内山顶。山不甚高,台正平坻,荒烟野草,襄王、神女不知何在。

  三峡猿声,古人题咏极富。予未舟行,不及闻。讯之马元赤,云:“峡中两岸最多,或三五为偶,或百数十为群,沿崖援树,不可胜数,惟亦未闻啼声。”

  竹枝歌,唐刘禹锡、白居易皆尝赋之,凄婉悲怨。苏长公云有楚人哀屈吊贾之遗声焉。《鹤林玉露》载宋时三峡长年犹能歌之,今则亡矣。

  夔即古夔子国,宋王梅溪旧治也。四围皆高山峻岭,中横江流。一对江之山,左为赤甲,右为白盐。

  巫山女子,皆善吹箫。嫁时,众女子治具送之,吹箫数日为乐。蜀中有此,毋乃神女之遗风乎?

  鱼复,即夔地,谓鳇鱼至此复回不上也。对城隔江,有鱼复县古址。

  白帝城,离夔东五里,崇山巍然。另作一城状,下即西陵峡口。大江横流,漰腾澎湃,真楚蜀咽喉也。本朝设右所,官兵守焉。

  城上旧建公孙述庙,后改汉先帝庙,以武侯、关、张配享,绰楔题曰“汉代明良”。庙后复有僧寺一区,宋陆务观记云。有古松柏及孟蜀时碑,与黄庭坚题石笋、越公堂俱无一存。自关而东,即子美东屯故居矣。

  瞿塘,即峡内江水深沈处。滟滪乃一石笋,树两峡之中,若青螺宝剑插于镜中波面。上下之险,信无逾此。俱在白帝城下。

  “滟滪大如象,瞿塘不可上。滟滪大如马,瞿峡不可下。”又云:“滟滪大如补,瞿塘不可触。”舟人以为水候,总之夏秋不可行也。

  峡口铁柱二,不知是何代物,上铸“守关大将军徐宗武”等字。

  峡口石上字多磨灭,惟一诗云“白帝城边春草生,黄牛峡里水波清。追思昭烈千年事,长使英雄气不平。”后书“大元至元十九年,岁次壬午,镇国上将军四川宣慰使何公同男到此吟”而已。

  诸葛八阵碛,在夔城者,江沙上碎石行列如引绳,春冬时见,夏秋没于水。然江涨即浮碛上数十丈,比退而阵石如故,子美诗有“江流石不转”之句。

  夔城无井,官府军民咸取汲于江。虽治井,亦不能贮水。府治后仅有一泉,自山巅流下,四时不竭,因而引入治内,凿池以贮之,亦不能多分别泒。

  夔盖蜀东门户,然登后山,城中不一览殆尽。前即逼近江流,城内薪水,皆仰给城外,不知前人何以为守。夔郡县皆属蜀,而卫名瞿塘,则属楚。国朝犬牙之制如此。

  白帝城上,仅元人一碑,亦不甚佳,余皆今人诗字。

  杜工部祠,在郡东数里,倚山俯江,云亦新创。祠中止塑像,其《秋兴》八诗,近代虽有刻,字殊不佳,余无足观者。予置碑二,一刻公像及史传,树祠中;一大书“唐杜工部游寓处”,树道旁。

  工部旧日草堂,在城东十余里外,尚有遗址可寻。止一碑,存数字,题“重修东屯草堂记”,似亦元物。

  城西开元寺,唐了休禅师道场也。国初,张三丰与僧广海善,寓于寺者七日,临别赠诗云:“深入浮屠断世情,奢摩他行恰相应。天花隐隐呈微瑞,风叶琅琅咏大乘。密室书闲云作盖,空亭夜静月为灯。魂稍影散无何有,到此谁能见老僧。”并留草履一双,沈香三片而去。后海以诗及二物献之文皇,答赐环一枚、千佛袈裟一领,今犹置寺中,称世宝云。解学士缙有《寺中法堂记》碑。

  先生永安宫遗址,即今之学宫,先主所崩处也,诸葛武侯受遗命于此。

  甘夫人墓,在府治内后山,前有二碑,字似被近世更改,吏卒皆能指点道之。

  子美游蜀凡八稔,自大历元年春至夔,大历三年去而之楚,寓夔之东屯、西瀼者凡三年,得诗四百余首。瀼者,土人谓山间通江崩流曰瀼。

  夔谯楼上柱联,即当用杜诗“五更鼓角声悲壮,三峡星河影动摇,”何等壮丽。俗人因讳悲字置之。

  志称有诗史堂,刻杜工部遗像;又有万丈堂,取光焰万丈之义,俱在府治内。今不可考。

  郡斋望隔江,群山尺咫,七峰分列若屏。朝暮之间,翠色扑人衣袂。予因取杜句“翠屏”名署中小斋。

  夔之香橼,大而香,为闽浙所无。亦有狮头柑、佛手柑,皆可玩。

  云阳县,即古云安也。酒未见佳,才倾一盏,即薰人之句。每过,高诵数回。

  云阳对江山上,有张桓侯庙,香火颇盛。传云侯之首葬此。官舟过县,必设性醴望祀之。

  万县,本汉朐忍县地。隔江有岑公洞,宽敞如庭。室中有石,状如芝,俨人为者。壁上多前代题识。洞前石碑林立,惟黄山谷楷书一通,学颜体甚佳。岑公,唐人也,为仙化去。

  出城渡河,有巨石亘生水面,呼曰天生桥,又曰天仙桥。石横百丈,宽数十丈,平坦如削。下有飞瀑崩腾,如万马之声,过之毛竖。予语越尹,当建二坊标其胜。尚未就。

  丙穴在达州,出嘉鱼。杜工部诗云“鱼知丙穴由来美”,是也。志又载,雅州亦有丙穴。

  梁山,亦汉朐忍县地。东九十里有泉,自山顶下注,东坡昔以飞练名其亭。嘉靖间,守臣献白兔。至此而毙,瘗之,因更建亭宇,故今称之曰白兔亭。行山路既疲,坐听飞泉百丈,十里声不绝,诚长途一快事胜览也。又闻山上有洞,惜未及登。

  黄葛树,叶似桂,稍大,团栾荫数亩,冬春不凋。干则臃肿,根皆蟠露土上,至于石崖之侧,则全似不藉土生者。夔之梁万最多,惜无材用。

  竹■〈鼠留〉,太平、东乡皆有之,生于竹中之鼠也。形色俱类鼠,差大而肥。烹之,味与黄鼠无异。

  郭公棐尝梓夔门三传,名宦则诸葛亮、李靖、源乾曜、韦处厚、唐介、虞允文、王十朋、李浩、查龠、刘光祖、余应求、孟珙;乡贤则屈原、李远、廖彦正、杨晨、袁沔青、文胜、汪瀚、柳英;流寓则宋玉、杜甫、李白、寇准、张俞、邵雍、黄鲁直、宋濂。惟武侯、工部、王梅溪,有特祠祀之。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Copyright © 读书网 www.dushu.com 2005-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15019699号-2 鄂公网安备 420103020016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