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卷一

续修台湾府志 作者:清·余文仪


封域

星野建置山川形胜

海外苍茫岛屿,自古未有建郡县者。隋开皇中,略澎湖;至元末,置巡司。而北港、台湾,前明始见于简编;初为逋薮,继作倭巢。自伪郑拾荷兰之遗,城市室庐,颇近中土。迨入国朝版图,声教遐讫,经营而缔造之,历七十年;天献其祥、地不爱宝,千峰作镇、百川汇流,巍然为东南之保障。所谓圣人怀柔及河乔岳者,宁以海外异哉!志封域。

星野

建置

山川

形胜

星野

台湾,「禹贡」扬州之域;天文牛、女分野,星纪之次。

附考

福建,天文牛、女分野。按牛、女于辰为丑,银海之属、星纪之次。银海,元武象也;星纪,吴、越分也。说者谓台在泉州之穷南,去省会远矣,不宜为银海之属;又在漳州之极东,去吴、越更远矣,不宜为星纪之次。虽曰天覆罔极,而至穷南、极东,星土不无少异;遂有以台郡分野,当在女、虚之交者。虚,元枵之次,在子之辰;以台之稍迤而东,遽疑其越次、越辰,何异坐井之见?即以近事考之,明时澎岛统于泉,泉分野非从省会为牛、女乎?则台依泉为牛、女分,自可无疑矣。更以近地考之,台海西界于漳、南邻于粤,而北则闽安对峙;漳分野视闽、而粤分野视漳。焉有台之错壤相接,独不属之牛、女乎?唐一行有云:『星纪当云汉下流,百川归焉;故其分野,自南河下穷南纪之曲,东南负海为星纪』。则台郡宅东南,分野仍属牛、女;又与一行之说相符(「岛上附传」)。

闽分野,「史记」「天官书」、前汉「天文志」皆云属牵牛、婺女之分,「明一统志」谓属牛、女之分;刘向、蔡邕、皇甫谧谓属牛、女、斗三星之分。魏陈卓云:『会稽入牛一度』;闽距会稽实在周天度数一千四百六里之内,谓九闽咸隶会稽牛一度。或云闽、越在南而星纪在北,于相配之义未协;或云晋史墨以得岁卜越,星纪在北而指于南,或闽、越亦从其所指而言。「天文志」云:『东南负海为星纪。负海者,以其云汉之阴也』。「通志」云:『疏星野者,大都指「禹贡」维扬,而以星纪之次属之,为会稽域内。则闽在东南,距扬州三千里,巳在分度一千四百六里之外;况台在东南负海,距厦一十二更,水程何止一千余里哉』?集诸书之说,而折衷其意可耳(「旧志」)。

台湾海岛之地,其域不在九州岛之限。按古四译馆因外彝来贡,以外彝分方纪星。台湾原属岛彝,其次为鹑尾、其宿为翼、其辰为巳。宋「天文志」云:『鹑尾在翼、轸之交,居南方七宿之末;随南极而半入海,吕宋、淡水、台湾是也』。利玛窦云:『鹑尾之次,于律仲吕,冈山分野』(台有大、小冈山)。「尔雅」云:『鹑尾,轸、翼也』。郭璞注云:『轸、翼,南方之倾、地势之下,翼巳之间,火星所属;故谓之鹑尾』。至其分度,又往往不同。唐开禧起翼二十度,宋元会元起翼二十度杪,明授时书又起翼二十度;本朝钦天监所定时宪书,则止十七度整。吕宋居于巽巳,入翼十度;日本在寅艮,入轸八度;台湾背接吕宋、右连日本,其值翼九度无疑。俗以附漳、泉分野,不知漳、泉系丑地牛、女之分,与巳位无涉;故占验之家概以台湾同岛彝一体测验,而以里差详之。台湾为翼九度;诸罗在台北,角木远照,斜插隐见,属翼八度七分之三;凤山在台南,亦同属翼九度杪。牛女、星纪约略之见,不可从也(「诸罗志」)。

刘向曰:『吴、越属斗、牛、女分』。晋、隋、元志:吴、越其辰在丑,伊古以来未有非之者。而说者曰:『吕宋居巽巳,入翼十度;日本在寅艮,入轸八度;台湾背接吕宋、右连日本,其值翼九度无疑』。夫台之去吕宋也,水道七十更有奇;其去日本也,水道亦七十更有奇。二岛不在九州岛之内,荒远难稽,星野实不足据。若由台开棹中流,至澎四更焉止矣;由澎至厦,七更焉止矣。澎旧隶同安,星野其能别异乎?澎不能别异,而谓台星野其能别异乎?且自省会达鸡笼,水道亦祗七更;浮屿如关童、白亩以及旗干石等处,似蛛丝马迹,脉络昭然可寻。是凤山星野,当依郡乘从闽省牛、女,确乎其不可易也。倘谓凤山星野入翼九度、诸罗星野入翼八度,则同郡之地至差一度,而吕宋水道去台六、七千里而遥者,反谓其入翼十度;舍耳目之近而持渺茫无据之论,未敢以为信也(「凤山志」)。

建置

台湾府在东南大海中(北路淡水直对福州省城、南路赤山直对南澳),离福建福州府一千二百六十里(陆行自闽县至泉州同安县五百四十里,水行自厦门至澎湖水程七更、澎湖至鹿耳门水程五更。旧志以六十里为一更,计七百二十里),古荒服地。隋开皇中,遣虎贲陈棱略澎湖三十六岛。元末,置巡司。明洪武五年,徙其居民置漳、泉间。嘉靖四十二年,流寇林道干掠近海地,都督俞大猷征之,追至澎湖;道干遁入台,大猷不敢进,留偏师驻澎。道干旋遁占城,澎之偏师亦罢,设巡检以守澎湖。万历间,海寇颜思齐据有台湾,郑芝龙附之。寻弃去,荷兰取其地,因筑赤嵌城以居(即今安平镇城)。本朝顺治初,郑芝龙子成功叛据厦门。十六年,由海道犯江宁败归,逐荷兰据之,设郡县(成功死,传子经;经死,传子克塽)。康熙二十一年,总督姚启圣谋取台湾。二十二年,靖海将军施琅攻澎湖,克之;郑克塽降。二十三年,廷议设府一,曰台湾,隶福建布政使司;领县三,曰台湾、凤山、诸罗(康熙六十一年朱一贵作乱,踞府治;总督满保会提督施世骠、南澳总兵蓝廷珍以七日剿灭)。雍正元年,增设县一,曰彰化;并增设淡水厅。五年,增设澎湖厅。今领四县、二厅:台湾县、凤山县、诸罗县、彰化县、淡水厅、澎湖厅。

附考

「文献通考」云:『琉球国在泉州之东,有岛曰澎湖,烟火相望,水行五日而至。旁有毗舍耶(一作那)国,语言不通;袒裸盱睢,殆非人类。喜铁器,临敌用镖;镖以绳十余丈为操纵,盖爱其铁,不忍弃』。按澎湖东南,即今台湾;其情状相似,殆即毗舍耶国也(「台海使槎录」)。

台湾于古无考,惟明季莆田周婴着「远游编」载「东番记」一篇称台湾为「台员」,盖南音也。然以为古探国,疑非是(「台湾随笔」)。

台湾,海中番岛。「名山藏」所谓「乾坤东港、华严婆娑洋世界」,名为鸡笼。考其源,则琉球之余种。自哈喇分支,近通日本、远接吕宋;控南澳、阻铜山,以澎湖为外援。明万历间,海寇颜思齐踞有其地,始称台湾。思齐剽掠海上,倚为巢窟。台湾有中国民,自思齐始(「蓉洲文稿」)。

明给事中何楷疏:『台湾在澎湖岛外,水路距漳、泉约两日夜。其地广衍高腴,可比一大县;中国版图所不载。初,穷民至其处,不过规渔猎之利巳耳。其后见内地兵威不及,往往聚而为盗。近则红夷筑城其中,与奸民私相互市,屹然成大聚落矣(「春明梦余录」)。

台湾,古未隶中国版图。明宣德间,太监王三保(「通志」作郑和)舟下西洋,因风泊此。嘉靖四十二年,林道干寇乱边海,都督俞大猷逐道干入台;侦知港道纡回,不敢进,留偏师驻澎,时哨鹿耳门外。道干以台非久居所,遂恣杀土番,取膏血造舟,从安平镇二鲲身隙间遁去占城(占城属广南;今尚有道干遗种)。道干既遁,澎之驻师亦罢,因设巡检守之;寻裁。天启元年,汉人颜思齐为东洋国甲螺(东洋,即今日本;甲螺,即头目之类),引倭屯于台,郑芝龙附之;寻弃去。久之,荷兰红毛舟遭飓风飘此,爱其地,借居于土番不可,乃绐之曰:『得一牛皮地足矣,多金不惜』!遂许之。红毛剪牛皮如缕,周围圈匝巳数十丈;因筑台湾城居之(今安平城)。巳复筑赤嵌楼,与相望。设市于城外,而漳、泉之商贾集焉。国朝顺治七年庚寅,甲螺郭怀一谋逐红毛;事觉,被戮。辛丑,郑芝龙子成功自江南败归其势日蹙,孤军厦门。适甲螺何斌负债逃厦,诱成功取台地。舟至鹿耳门,乘大雾骈进。荷兰归一王以死拒战,成功告之曰:『此地先人故物,今珍宝听而载归,地仍还我』。荷兰知不敌,乃遁去。成功遂入据之,改台湾为安平镇、赤嵌为承天府,总名东都。设县二:曰天兴、曰万年。成功死,子经改东都为东宁、二县为二州;设安抚司三:南北路、澎湖各一。康熙二十一年,福建总督姚启圣用间谍阴散其党,约伪宾客司傅为霖为内应;垂成事泄,为霖遇害。二十二年,水师提督施琅统舟师进征。六月,由铜山直抵澎湖八罩澳,取虎井、桶盘屿,戒军士毋得妄杀。军士苦水咸,岛岸突涌甘泉,遂无渴患。一战而澎湖平;克塽震慑,遂籍府库、纳地归诚(「旧志」)。

隋开皇中,常遣虎贲陈棱略澎湖地。其屿屹立巨浸中,环岛三十有六,如排衙。居民以苫茅为庐舍,推年大者为长,以畋渔为业。地宜牧牛羊,散食山谷间,各牦耳为记(「海防考」)。

洪武五年,汤信国经略海上。以澎湖岛民叛服难信,议徙近郭。二十一年,尽徙屿民,废巡司而墟其地。继而不逞者潜聚其中,倭奴往来停泊取水,亦必经此。嘉、隆以后,海寇曾一本等屡啸聚为寇(「赤嵌笔谈」)。

澎湖,一名彭蠡湖(「樵书」二编)。

明嘉靖四十二年,都督俞大猷留偏师驻防澎湖;寻罢,仍设巡检司。后并裁。至万历二十年后,增设澎湖游兵。三十五年,设冲锋游兵以备倭。天启二年,红毛据澎湖。四年,巡抚南居益遣总兵俞咨皋擒其渠帅,献俘于朝(「漳州府志」。按万历末,红毛据台湾,筑城;至是,复筑城淤澎湖,皆求互市也)。

山川

台湾府

台郡负山面海,台山自福省五虎门蜿蜒渡海,东至大洋中二山,曰关潼、白畎;是台湾诸山之龙起处也(「使槎录」云:『此为郡治祖山』)。隐伏波涛,穿海渡洋,至台之鸡笼山,始结一脑;磅礡缭绕千余里,或山谷、或平地,诸山屹峙,不可纪极。大约台山背东溟、面西海,而郡邑居其中。木冈山为郡之少祖(台地祖山,自福州渡海从北而来,而郡治又近南,故以木冈山为少祖),在府治东北,长一百三十余里。巍峨特耸,其顶每有云雾,天气清则见。山南三十余里,为台湾县治。自木冈山南至沙马矶头山,在府治西南四百六十里;其西尽大海,其东北为凤山县治。自木冈山北至玉案山,其西北三十里为诸罗县治。自玉案山北至大武郡山,其西北四十里为彰化县治。自大武郡山北至鸡笼鼻头山,在府治东北六百三十里;其北尽大海,其西南三百五十里为淡水厅治。大海环绕台郡,为闽省外障,其山皆向内地。北路之后垄港,与兴化南日对峙;后垄而上有竹堑,与海坛对峙;竹堑而上有南嵌社,与福州闽安镇关潼对峙;自南嵌至上淡水,与北茭相望;淡水至鸡笼城,与沙埕烽火门相望。南路凤山县之弥陀港、万丹港、岐后港、东港、茄藤港,则与漳州之古螺、铜山、悬钟等处相望,随顺风时驾驶,针路皆以卯酉为方向,不用斜转;惟鹿耳门居府治之西北、澎湖又居鹿耳门之西北,与泉州府同安县之厦门东南斜对,针路以巽干为方向。

澎湖凭山环海,有五十屿。巨细相间,坡陇相望,回环五十五澳。澎湖诸岛皆平冈无峰峦,舟行稍远,辄伏而不见;渐近时,登鹢首高处凭眺,恍惚天际微云一抹。

台湾县

木冈山:在县治东北三十三里。苍翠蜿蜒,耸峙云端;为邑少祖山。

卓猴山:在县治东北三十里。

番子湖大山:在县治东北五十三里。拔地而起,与木冈山相联属。

柳林山:在县治东北五十五里。列阜如屏,延亘绵邈。

大乌山:在县治东北□□里。与番仔湖大山相联属。

南子仙山:在县治东七十里。

目猫徽山:在县治东六十五里。

东方木山:在县治东六十五里。内多旷土;以近生番,禁止开垦。

旗尾山:在县治东六十五里。与凤山县接界。

银锭山:在县治东六十里(二山以形似名)。

罗汉门山:在县治东六十里。四山环绕,有内门、外门。

小乌山:在县治东五十五里。

分水山:在县治东五十里。

土楼山:即大坪山。在县治东四十里。

角带围山:在县治东南二十六里。过此则冈山,属凤山县。

猴洞山:在县治东南三十五里。

香洋山:在县治东南四十三里。■〈三咅〉嵝络绎,若拥平畴。

猪母耳山:在县治东南五十八里。低小若邱陵然。

湖内山:在县治东南六十里。山势与猪母耳若远若近、若合若离。

虎头山:在县治东三十五里。

嵌顶山:在县治东七里。

魁斗山:在县治南□里。三峰陡起,状若三台环拱郡学;形家谓文明之兆。

大崎越岭:在县治东六十二里。

内门岭:在县治东六十里。

雁门关岭:在县治东五十里。

七鲲身:在县治西南十里。一鲲身与安平镇接壤,自七鲲身至此,山势相联如贯珠,不疏、不密。虽在海中,泉甘胜于他处,多居民。距里许,为二鲲身;有居民。再里许,为三鲲身。又里许,为四鲲身。又里许,为五鲲身。又里许,为六鲲身。又里许,为七鲲身。自打鼓山下起,七峰宛若堆阜;风涛鼓荡,不崩不蚀。多生荆棘,望之郁然苍翠。外为大海、内为大港,采捕之人多居之。「赤嵌笔谈」云:『康熙辛丑,我师与贼战于鲲身,正值炎歊,随地掘尺余皆甘泉』。

鹿耳门:在县治西,水程三十里。水中浮沙突起若隐若现,形如鹿耳,镇鎻水口。港道窄隘,行船者以竹插标志之,名为「荡缨」。

北线尾:在县治西北一十二里,与鹿耳门接壤。其南即安平镇,中一港名大港;红毛时水深,夹板可入。今淤浅。

海翁线:在县治西北一十二里。海洋中浮长沙线一条,自南港口起、至淡水海外止,不知其几千里。其南有一港,港口大,澳甚深,号海翁窟,土名隙子洋;船多泊此候潮。

台江:在县治西门外。大海由鹿耳门入,各山溪之水汇聚于此。南至七鲲身,北至萧垄、茅港尾(旧志不载,今据沈文开「舆地图考」增入)。

二赞行溪:在县治南二十里。合冈山、红毛寮二溪,由喜树港入海。台、凤分界处;溪北属台湾、溪南属凤山。

分水溪:在县治东□□里。源出分水山,经水蛙潭,南流至罗汉门,受石门坑水,汇为长潭,清莹可鉴。

冈山溪:在县治东南三十里。源出大冈山后。台、凤二邑交界。

红毛寮溪:在县治东三十里。源出深沟。

咬狗溪:在县治东二十五里。源发湖内山。下流为许宽溪。

许宽溪:在县治东一十五里。由咬狗溪流入,径鲫鱼潭会茑松溪。

卓猴溪:在县治东三十里。发源于卓猴后山,合洋子港之水会于茑松溪。

大目降溪:在县治东北三十里。有南溪、中溪;合咬狗溪、鲫鱼潭径茑松溪入海。

茑松溪:在县治北一十里。咬狗溪、大目降溪、卓猴溪合洋子港之水并汇于此。

新港溪:在县治北一十五里。通木冈山溪,南出大目降、西过广储西里,又西至武定里、洲子尾,汇新港西入海。台、诸分界处;溪南属台湾、溪北属诸罗。

德庆溪:俗呼坑仔底,源出小东门。

福安坑:在县治南,源出小南门。

大桥港:在县治北五里。

小桥港:在县治北一十里。与大桥港合流。

加老湾港:在县治西北一十五里、鹿耳门之北。沙线一条,湾曲不堪,泊巨舟。其西南为大洋。

隙子港:在县治西北水程三十五里、鹿耳门外之北。北风时,可泊巨舟百余艘;南风不可泊。外为大洋。

安平镇港:在县治西一十五里。潮汐与鹿耳门、七鲲身相联。北至洲子尾,受新港溪流;西至濑口,受冈山溪流。港内宽衍,可泊千艘。

喜树港:在县治西南一十里、二赞行溪下流。

深沟:在县治东四十里;俗名深坑子。源出角带围内山,其水浅而长流。

石头沟:在县治北三里许;俗名石头坑。无水源,受众流经海会寺、过大桥由柴头港入海。

鲫鱼潭:在县治东北一十里。

大井:在西定坊。来台之人在此登岸,名曰大井头。开辟以来,生聚日繁、商贾日盛,填海为宅,市肆纷错。「旧志」云:『开凿莫知年代。相传明宣德间,太监王三保到台,曾于此井取水。又传系红毛所浚;红毛筑赤嵌城,恐有火患,凿此井以制之』。

乌鬼井:在镇北坊。红毛所凿,水源甚盛,大旱不竭。南北商船悉于此取水,以供日用。

凤山县

凤山:在县治南三十里。横列邑治东南,形若飞凤,旁有二小峰如翅;故名。东北有数小峰,错落如凤卵,曰凤弹山;文庙案山也。西南小仑形如凤鼻,曰凤鼻山;又邑治之拱对案山也。

小滚水山:在县治南三十五里。与大滚水山相联,离十里许。

琅峤山:在县治南二百四十里,绵亘蜈蜞岭左。山高而险,下有生番。

朝华离山:在县治南二百七十里。

网翠山:在县治南二百八十里。

小琉球山:在县治南一百里。大海中突起一峰,苍郁葱翠。周围三十余里,中无人居。多产竹木、椰子。下多巉岩巨石,船湾泊甚难;为凤山水口。

卑南觅山:在县治南二百二十里。与崇爻山相联。

沙马矶头山:在县治南三百七十里。巃嵷磅礡,直抵海中。吕宋往来船,皆以此山为指南。

老佛山:在县治南三百八十里。与网翠山两峰并峙,皆自沙马矶回转而东。

观音山:在县治东南十五里。起伏盘曲,中一峰屹立若菩萨端坐,众小峰拱峙于侧;故名。

大龟文山:在县治东南七十里。与卑南觅山相连。

芋匏山:在县治东南七十里。与诸邑内优山连界。

大乌万山:在县治东南二百七十里。自朝华离至此山,皆背立于傀儡山后;与网翠、老佛山连络。

大柴高山:在县治东南三百里。

霄马干山:在县治东南三百三十里。

赤山:在县治东十里。由凤山过淡水溪,陂陁平衍,时有火出其上。又有自凤弹而联于东北者,亦名曰赤山。以土色赤,故名。

傀儡山:在县治东六十里。耸出重霄,常带云雾。上为野番所居,人迹罕到。内地舟至澎湖,即见此山。南为蜈蜞岭;过岭为山后矣。

崇爻山:在傀儡山后。不知道里远近。

弥浓山:在县治东七十里。

北叶山:在县治东八十里。傀儡山之分支也。

大滚水山:在县治东北二十里。

七星山:在县治东北三十里,联络于观音山之北。七峰上石圆,密如星。

尖山:在县治东北三十五里。孤峰秀削,势若玉笋;故名。

半屏山:在县治北七里。自冈山迤■〈辶里〉而南,近附邑治。形如列屏,故名。

龟山:在县治左近,接半屏山。中多乔木,繁阴密荫。

小冈山:在县治北三十里。

大冈山:在县治北三十五里,与小冈山相联,不甚高。大冈在北、小冈在南,两相对峙。小冈山头有巨石,圆秀如冠,为纱帽石。内地舟来台,过澎湖东,即见大冈山与台湾猴洞诸山、诸罗南马仙山相接处也。

漯底山:在县治西北一十五里。平原旷野,中浮一邱;顶宽平,有小窍出水,若霖雨泥淖。其深无底。

打鼓山:在县治西南七里。俗呼为打狗山。秀起海边,势若长蛇,故又名蛇山。在邑治右,隔海参差,远近浮沉而列于打鼓山左右者,西有石佛;石佛之北有石塔、石佛之南有凉伞礁。舟人经此,必鸣金焚纸钱。

旗后山:在县治西南十二里。

兰坡岭:在县〔治〕北三十里。

蜈蜞岭:在县治南三十里。

石塔屿:在县治西七里。

石佛屿:在县治西十里。

凉伞屿:在县治西十五里(三屿皆屹立海中)。

巴六溪:在县治东南五十里。源发于山猪毛后山,其下为淡水溪。

淡水溪:在县治东南三十里。源从巴六溪来,过大泽机社、搭楼社、阿猴社,受巴六溪之水,西出而为西溪。潆回数十里,与赤山之冷水沟合流入海。

浊水溪:在县治东北三十里。源出大滚水山;水出常浊,故溪流亦浊。南合小冈山之水,受鲫鱼潭流,会弥陀港入海。

大泽机西溪:在县治东北四十二里。源从大泽机西南山出,北过搭楼社东与北溪合,转而西北流入阿猴溪;西为淡水溪,会于东港入海。

大泽机北溪:在县治东北四十五里。源从大泽机内山,北出罗汉门社南,西流至搭楼社东转,而西北与阿猴溪合;西为淡水溪,会于东港入海。

冈山溪:在县治北三十五里。源出大冈山北,西流过嘉祥里、依仁里为二赞行溪;经长治里,合喜树港入于海。

力力溪:在县治西六十里。其源发于东南大山,会东港入海。

放■〈纟索〉溪:在县治西七十里。源出于东南大山,经放■〈纟索〉社,会关帝港、茄藤港,西出为鳖兴港,入海。

东港:在县治东南三十里。

中港:在县治东南五十里。潮过赤山北转而东,过上淡水,南受下淡水杂流入海。

关帝港:在县治东五十里。

茄藤港:在县治东五十里。向系内海,可通舟楫。乾隆十三年,经里民修浚,自府港直达县治之弥陀港,民甚便之。嗣为港边磱里、相美二塭奸民藉端抽税,互相争控,因而禁塞;贩运悉由外洋,多有不测。乾隆二十四年,知府觉罗四明檄委台湾知县夏瑚、凤山知县秦其煟会勘,捐俸疏浚,仍通舟楫;并饬二县每岁秋季挑挖一次,以免壅塞。

鳖兴港:在县治东六十里。

蛲港:在县治西北十五里。

弥陀港:在县治西北二十里。水逐大海出入。

万丹港:在县治西十里。其北为竹仔港,再北为蛲港。

打鼓港:在县治西南七里。港口有巨石,劈分水门成南北二支。南入为前镇港,又入为凤山港;北入为硫磺港。

冷水港:在县治东南四十五里。俗名冷水坑。淡水溪会于此。

汤泉:有二:一在下淡水社;源出赤山,水流如汤,亦无定处。一在大滚水山;山不甚高,其上瀵涌出泉而温,故名。相去十余里。

龙目井:在阿猴林内竹仔寮;为小竹桥、观音山二庄交界。两井相连,状如龙目,故名。相传沉痾者饮其水,即愈。

诸罗县

大武峦山:在县治后东南。人迹罕至。为邑主山。

消离山:在县治东南八十五里。

鹿驭山:在县治东南一百里。

虎头山:在县治东南九十五里。

内加拔山:在县治东南一百里。

琅包山:在县治东南一百里。

乌山:在县治东南一百一十里。

东西烟山:在县治东南一百里。

■〈人上番下〉米基山:在县治东南一百二十里。亦邑治左肩外辅。

玉案山:在县治东南三十里。山势东折而南,缭曲向北。亦邑治左臂;位踞离明,为学宫对山。

大石门山:在县治东南三十里。

小石门山:在县治东南三十五里。

大武垄山:在县治东南六十里。

火山:在县治东南二十五里。山多石,石隙泉涌,火出水中。

嵌头山:在县治东南四十里。

皂罗袍山:在县治东南一百八十里。人迹罕至。

笔架山:在县治东南九十里。

翁仔上天山:在县治东南八十里。山极峻险,竖脊挺步如老翁扶笻天际。

粪箕湖山:在县治东南三十里。

小龟佛山:在县治东南四十里。

赤山:在县治东南五十里。

枋岸山:在县治东十五里。

鹿楮山:在县治东六十里。

大利山:在县治东六十里。

鹿埔山:在县治东六十五里。与鹿楮、大利山俱为邑治右肩外辅。

阿里山:在县治东十里。极辽阔,内有八社。

大龟佛山:在县治东三十一里。为邑治左肩。

大武膋山:在县治东一百二十里。

马椆山:在县治东南二十里。

五步练山:在县治东南八十里。

玉山:在县治东北,大武峦山之后障也;人迹罕至。三峰并列,终岁雪封,如纱笼香篆。冬日晴明,乃得见;有顷,则云雾复合矣。见时非风即雨,甚验。

大福兴山:在县治东北十里。一名大目根山。

覆鼎金山:在县治东北十里。与大福兴山俱为邑治右肩。

叶林山:在县治东北七十里。与大武峦山相接,自东旋北。为邑治右肩。

鼎盖梁山:在县治东北六十里。

梅坑山:在县治东北四十里。

奇泠岸山:在县治东北五十里。

尖山子山:在县治东北四十里。

牛朝山:在县治西北十里;为邑治作护沙。其下复自右旋左,蛇伏于草地。尾有小山,逆于水口;为邑治鎻钥。

半月岭:在县治东南十五里。高耸天际,形似上弦之月;故名。

荷包屿:在县治西三十里。

北门屿:在县治西南五十里、沙马沟之右。

南北鲲身:在县治西南七十里。皆沙阜堆聚,与七鲲身同。

青鲲身:在县治西南八十五里。面临大海。

青峰阙:在县治西南八十五里。面临大海。

八掌溪:在县治南二十里。源发玉山;西入冬港,南由青峰阙入海。

上下急水溪:在县治南四十里。源发关仔岭内山,由内连桁口入海。

嘓溪:在县治南三十里。源发大武垄山十八重溪北,汇于蚊港入海。

湾里溪:在县治南七十里。源出噍吧哖社内山;南过大武垄山,合卓猴山之流,径石仔濑过赤山、出欧汪溪入海。

新港溪:在县治南八十里。源出木冈山,流径洲仔尾入海。溪南为台湾界,溪北为诸罗界。

加拔溪:在县治东南六十里。

白水溪:在县治东北二十五里。源发玉案山。

三迭溪:在县治北二十里。发源阿里山南,历双溪口庄之南,为笨港。由楫仔寮庄入海。

石龟溪:在县治北二十五里。发源奇泠岸山;历他里雾庄,至双溪口,与三迭溪合。

阿拔泉溪:在县治北三十里。源出阿里山。过竹脚寮山,为阿拔泉渡;西合虎尾溪入于海。

虎尾溪:在县治北六十五里。源出水沙连内山;过水沙连社,合猫丹社之浊流,西过黄地仑布屿,出白沙墩之北,至台仔挖入海。溪南属诸罗界,溪北属彰化界。水浊而迅,泥沙滚滚。人马、牛车渡此疾行;稍缓,则有没腹埋轮之患。夏、秋水涨,有竟月不能渡者。

牛朝溪:在县治西五里。发源大武峦山;历大福兴山,为龟仔港。又西至猴树港,南出青峰阙入海。

九重溪:在县治西南五十里。

十八重溪:在县治西南六十里。有桥。

欧汪溪:在县治西南八十里。

铁线桥港:在县治南五十里;倒风港分入。有桥。

洋子港:在县治南。源出新港之南,东入为洋子港;新港之北,东入为湾港、竿寮港、直加弄港、西港仔、含西港。含西之支分为卓加港,西南入于海。

茅港尾港:在县治南六十里。有桥。

土地公港:在县治西北三十五里。

笨港:在县治西三十里;由三迭溪分入。

冬港:在县治西三十五里。

猴树港:在县治西南三十里。源从牛朝溪入,南出青峰阙入海。

盐水港:在县治西南四十里;由冬港东入。

井水港:在县治西南四十里;盐水港分支于此为是港。

蚊港:在县治西南六十里。西面临海,从青鲲身历南北鲲身;东旋青峰阙为蚊港。

倒风港:在县治西南六十里。分三支:北为铁线桥港、南为茅港尾港、西南为麻豆港。麻豆南曰湾里溪。

龟子港:在县治西南六十里;由猴树港东入。

湾港:在县治西南七十五里。

直加弄港:在县治西南八十五里。

西港:在县治西南八十五里。

竿寮港:在县治西南八十五里。

含西港:在县治西南八十五里。

卓加港:在县治西南八十五里;含西港之支也。西南为大海。

马沙沟:在县治西南八十五里。西临大海。

温泉:在玉山下。有土番至者云:『于山深处得之;泉上涌,气蒸腾如沸。凡数处』。

红毛井:在县署左。凿自荷兰,因名。方广六尺、深二丈许;泉甘冽于他井。相传居民汲饮是井,则不犯疫疠。今更名兰井,为邑治八景之一。

彰化县

大武郡山:在县治东南四十里。由牛相触分支右出,横亘二十余里,结县治。

内木珊山:在县治东南六十里。

牛相触山:在县治东南六十五里。南北两峰由水沙连分支,如牛奋角相触。中隔一溪,溪南为诸罗斗六门界、溪北为彰化大武郡山界。

阿拔泉山:在县治东南六十五里。山麓之水发源阿里山西北,经竹脚寮山西转,即为诸罗之阿拔泉渡。

太平顶山:在县治东南四十里。

燕雾山:在县治东南十五里。

白沙墩山:在县治东南七里。

南投山:在县治东四十里。

北投山:在县治东五十里。

万丹山:在县治东五十里。

竹脚寮山:在县治东七十里。内有埔,汉人耕种其中。

筊荖山:在县治东四十五里。方言:「筊荖」,竹器也;因山形以名。

大吼山:在县治东四十五里、九十九峰下。

虎仔坑山:在县治东五十里。左连八娘坑山、外触口山。

内触口山:在县治东南六十五里。清水、浊水二溪径此会合西出。北连集集山、八仙山、风炉山,南连清水沟山、牛稳格山、猪母朥山。

水沙连山:在县治东九十里。内有大湖,四面皆山;其二十四番社隔湖负山而居,路极峻险。内南港有吷山、木扣山、卓咯山、丹山、头围山、二围山、木武郡山,北港有猫里眉山、致雾山、福骨山。

朴子篱山:在县治东九十里。

寮望山:在县治东三里、大武郡山之北。广漠平沙,孤峰秀出。其下为半线营垒,北为猫罗社。

猫罗山:在县治东二十五里。与诸罗玉案山南北斜照。

火焰山:在县治东七十里;夹猫罗、猫雾捒二山之东。

阿里史山:在县治东北四十五里。

登台山:在县治东北四十五里。

大谷埔山:在县治东北七十里。

黄竹坑山:在县治东北五十里。

猫雾捒山:在县治东北三十里。有旷埔,汉人耕种其中。

大肚山:在县治北十七里;与寮望山对峙。山后为猫雾捒社,护彰化县治。

沙辘山:在县治北三十五里。

牛骂山:在县治北四十五里。

岸里山:在县治北□□里。

九十九峰:在县治东七十里。玉笋瑶簪,排空无际。

直加连屿:在县治东南九十里。

东螺溪:在县治南四十里;分自虎尾溪。北折而西,过马辰、树仔脚、猫儿干,汇于海丰港入海。遵海而北,为三林港。

西螺溪:在县治南五十里。

猫罗溪:在县治东北二十里。由万斗六溪入,会于大肚溪。

清水溪、浊水溪:二溪并在县治东南六十里。源出水沙连内山,两支齐下,潴为大湖,汇虎尾东、西螺诸溪入海。

万丹溪:在县治东五十里。源出内山,西汇为葫芦肚,径城头坑,会万斗六溪。

万斗大溪:在县治东北二十里。发源于火焰后山,流入猫罗溪。

大肚溪:在县治北十里。溪阔水险,源发南投山。过北投猫罗社、柴坑仔社北,合水沙连九十九峰之流为草港,入海。草港之北,为水里溪。

蛤满溪:在县治北四十五里。即大甲溪中条,淡、彰交界处。

牛骂溪:在县治北四十五里。

大甲溪:在县治北四十里。溪面甚阔,险于大肚。源发岸里社内山;过朴仔篱山,南分于牛骂溪,西入海。

海丰港:在县治南六十里;海■〈氵义〉。商船到此,载芝麻、粟、豆。

鹿子港:在县治西十五里。港口有水栅,可容六、七十人。冬日,捕取乌鱼;商船到此,载芝麻、粟、豆。

三林港:在县治西南四十里;海■〈氵义〉。港口有网寮捕鱼;商船到此,载芝麻、粟、豆。港水入至二林社止。

水里港:在县治北二十里。海■〈氵义〉小港。

淡水厅

香山:在厅治南十里。

嘉志阁山:在厅治南六十里。

老衢山:在厅治南十五里。

大甲山:在厅治南一百里。

后垄山:在厅治南四十五里。

蓬山:在厅治东南一百里。

银锭山:在厅治东南九十六里。象形,旧名铁砧。

宛里山:在厅治东南八十五里。

南日山:在厅治东南九十四里。

猫盂山:在厅治东南九十里。

礁荖叭山:在厅治东南五十五里;亦名打那拔山。小峰错落,近海;在宛里山北。

猫里山:在厅治东南六十里。

交眉山:在厅治东南七十里。生番所居。

合欢山:在厅治东南六十里。生番所居。

南山:在厅治东十里。

三台山:在厅治东八十里。生番所居。

磺山:在厅治东一百八十里。其土生硫,故名。内有鸡柔山,外为北投社;西极港口,循港而东为关渡门。「稗海纪游」云:『问番人硫土所产,指茅庐后山麓间。明日。坐蟒甲中,命二番儿操楫缘溪入;溪尽,为内北投社。呼社人为导,转东行半里,入茅棘中;劲茅高丈余,两手排之,侧体而入。炎日薄茅上,暴气蒸郁,觉闷甚。草下一径,逶迤仅容蛇伏;从者五步之内,已各不相见。虑或相失,各听呼应声为近远。约行二、三里,波两小溪,皆履而涉。复入深林中,林木蓊翳,大小不可辨名;老藤缠结其上,若虬龙环绕。风过叶落,有大如掌者。树上禽声万变,耳所创闻,目不得睹其状。凉风袭肌,几忘炎暑。复越峻坡五、六,值大溪;溪广四、五丈,水潺潺巉石间,与石皆作蓝靛色。导人谓此水源出硫穴下,是沸泉也。余以一指试之,犹热甚。扶杖蹑巉石渡,更进二、三里,林木忽断,始见前山。又陟一小巅,觉履底渐热;视草色,萎黄无生意。望前山半麓,白气缕缕如山云乍吐,摇曳青嶂间;导人指曰:「是硫穴也」。风至,硫气甚恶。更进半里,草木不生,地热如炙。左右两山多巨石,为硫气所触,剥蚀如粉。白气五十余道,皆从地底腾激而出,沸珠喷溅出地尺许。余揽衣即穴傍视之,闻怒雷震荡地底,而惊涛与沸鼎声间之。地复岌岌欲动,令人心悸。盖周广百亩间,实一大沸镬;余身乃行镬盖上,所赖以不陷者,热气鼓之耳。右傍巨石间一穴独大,思巨石无陷理,乃即石上俯瞰之。穴中毒焰扑人,目不能视,触脑欲裂;急退百步,乃止。

左傍一溪,声如倒峡,即沸泉所出源也。还就深林小憩,循旧路还,衣染硫气,累日不散』。

小龟仑山:在厅治东北一百里。

佑武乃山:在厅治东北一百里。山极高大,并合欢山障南日诸山之后。巃嵷盘礡,遥接关渡门诸社及查内山。

查内山:在厅治东北五十里。生番所居。

大鸡笼山:在厅治东北二百五十里。大海中一望巍然,日本洋船以为指南。

椰里历山:在厅治东北三十五里。

蛤子难山:在厅治东北五百里。

关渡门山:在厅治东北一百六十里。

海山:在厅治东北一百五十五里。

篷峙山:在厅治东北一百八十里。

鸡柔山:在厅治东北一百八十五里。

小凤山:在厅治北十里。路多崎岖,为厅治右臂。

岸里山:在厅治北五十五里。山险深峻,内有新附五社。

南嵌山:在厅治北一百里。

太平山:在厅治北一百四十里。

大遯山:在厅治北一百六十五里小鸡笼。蜿蜒而南,矗起屹立于淡水港东北,即奇独、龟仑山也。势趋内山,烟霏雾霭,峰峦不可枚举;诸山起祖于此。

八里岔山:在厅治北一百八十里。自关渡门穿港而西,雄伟杰出于淡水港东南;是为东南之镇山。

小鸡笼鼻头山:在厅治北二百一十里。山下有石,中空如门,为石门。

金包里山:在厅治北二百二十五里。

山朝山:在厅治北五百三十五里。自鸡笼山分支东渡八尺门港,双峰遥峙,高不可极。山南为蛤仔难三十六社;生番所居,人迹罕到。

虎头山:一名倒旗山。在厅治西南七十里。

买猪末山:在厅治东北二百一十里。

峰紫峙岭:在厅治东北二百三十五里。

大鸡笼屿:在厅治东北二百五十里。城与社皆在西面。又有福州街旧址,伪郑与日本交易处。上建石城,即郡城八景之「鸡笼积雪」也。台地无霜雪,独此屿极北寒甚,冬有积雪。今设汛防其地;以在大海中,欲至其地,必先举烽火,社番驶艋舺以渡。

狮球屿:在厅治东北二百四十里。滨海有大山如狮、小山如球,又名为「半月沉江」。与峰紫峙岭北连界。

桶盘屿:在厅治东北二百五十八里。屹立海中,离大鸡笼水程八里。此处可泊巨舰。

烛台屿:在厅治东北二百六十里海中。

香炉屿:在厅治东北二百六十五里海中。

鸡心屿:在厅治东北二百八十里。形如鸡心。

旗竿石:在厅治东北二百七十里。两石对峙海面,比烛台更高。离大鸡笼西北水程二十里。

罗汉石:在县治东北二百八十里。或立、或欹,形状奇古。

跳石:在厅治东北二百八十五里。乱石迭于水面,自八里坌至大鸡笼城跳石而行,计长四十五里;惟土番能之。

中港溪:在厅治南三十里。源发合欢大山;流于嘉志阁之北,出中港社,西入于海。

后垄溪:在厅治南四十五里。源发猫里山;过嘉志阁社之西,为后垄港,入海。

嘉志阁溪:在厅治南六十里。

礁荖叭溪:在厅治南五十五里。源发佑武乃山;出南日、礁荖叭二山之南,为礁荖叭港,西入于海。

大安溪:在厅治南九十二里。险如大甲溪而较狭;夏秋水涨,必待水落边海而行。源发水沙连内山。北过岸里、南日二山,支分于南日社之后者,曰房里溪;支分于银锭山之北者,曰猫盂溪。西汇于双寮海口而入于海。

蓬山溪:在厅治南一百一十里。分自大甲溪;西北过蓬山,又西为港,入海。

凤山溪:在厅治东北十里。源发查内山;西流于小凤山埔,入于海。

霄里溪:在厅治东北九十五里。

田厝溪:在厅治东北一百一十里。

茄冬溪:在厅治东北九十里。

长豆溪:在厅治东北一百四十里。源发八里坌山南,西入于海。八里坌山之北,为淡水港。

山朝溪:在厅治东北三百五十五里、八尺门之南。东为大海。

竹堑溪:在厅治北十五里。潮过竹堑社,受眩眩山水;又东行,受查内山水,西入海。

大溪:在厅治北五十里。源发自查内山北;又源发于合欢山者,咬吧里溪、田厝溪、茄冬溪,合北内山之流为霄里溪。过小龟仑山,汇于南嵌社,为南嵌港;西入于海。自大溪以下,五溪水底皆石。

磺溪:在厅治北一百八十五里。源发磺山;西过内北投,出关渡门入于海。东北为鸡笼港,港以东为八尺门港。

眩眩溪:在厅治西五里。源发眩眩内山;合邻仔叭荖山之流,为竹堑溪;西出为港,入于海。

吞霄溪:在厅治西南七十里。源发南日山;西出倒旗山之前,入海。

中港:在厅治南三十里。

劳施港:在厅治南一百里。台属小商船往来贸易。

蓬山港:在厅治南一百三十里。由蓬山溪径此入港;口多石,商船到此载芝麻。

蛤仔难港:在厅治东北五百五十里。有二;合诸山滩流与海潮汇。蛤仔难三十六社,散处于港之左右。

淡水港:在厅治北二百里。海口水程十里,至关渡门。内有大澳,分为二港:西南至摆接社止,东北至峰紫峙止。番民往来,俱用蟒甲。澳内可泊大舟数百,内地商船间亦到此。

八尺门港:在厅治北二百二十里、鸡笼港之东。隔港为山朝、黑沙晃诸山。

鸡笼港:在厅治北二百五十里。三面皆山,独北面瀚海。港口又有鸡笼、桶盘二屿,包裹周密;可泊商船。

造船港:在厅治西北十五里。

南嵌港:在厅治西北一百三十里。自竹堑至南嵌,俗云九十九溪;内多一溪十数弯折者。潮过小凤山至南嵌社,南受查内山水、东受关渡门水,西入海。

温泉:在山朝山内。

龙目井:在大鸡笼山之麓。下临大海,四周斥卤;泉涌如珠,濆地而起,独甘冽冠于全台。不知开自何时,大约荷兰所浚也。

澎湖厅

虎井屿:在厅治南水程二十里。

鸡笼屿:在厅治南水程八里。

桶盘屿:在厅治南水程十二里。

金鸡屿:在厅治南水程五十里。

南屿:在厅治南水程一百里。亦称大屿。

布袋屿:在厅治南水程五十里。

八罩山屿:在厅治南水程八十里。居民稠密。

铁砧屿:在厅治南水程七十里。上有石板三、四丈如攻铁之砧,故名。

头巾屿:在厅治南水程七十里。以形似名。

将军屿:在厅治南水程五十里。旧名尾薯田。上有将军庙。

马鞍屿:在厅治南水程五十里。旧名鸡肾。

狗沙屿:在厅治南水程五十里。有鱼名狗沙,此处独多。

船帆屿:在厅治南水程五十里。一名船篷。

半坪屿:在厅治南水程七十里。分东、西。

味银屿:在厅治南水程七十里。相传红毛捆载过此,船击破,土人入水探银,故名。

钟仔屿:在厅治南水程七十里。亦名碀子。

西吉屿:在厅治东南水程八十里。

香炉屿:在厅治东水程三十里。一名鼎湾屿。

林投屿:在厅治东十九里。

阳屿:在厅治东水程四十五里。

阴屿:在厅治东水程四十三里。

东吉屿:在厅治东水程八十里。东、西二吉,渡海时必验此以定去向;乃入台之指南车也。

锄头增屿:在厅治东水程八十里。

大山屿:在厅治东北二十五里。

碇齿屿:在厅治东北水程四十三里。一名碇扚。

奎璧屿:在厅治东北二十五里。

北崎屿:在厅治北水程五十里。或称后埭、或称尾虎,皆此屿也。

险礁屿:在厅治北水程四十里。又名屈瓜屿。

白沙屿:在厅治北水程三十六里。有南、北二处。

篮笨屿:在厅治北水程三十六里。即篮饭盖。

雁净屿:在厅治北水程十九里。

员贝屿:在厅治北水程二十三里。亦称湾贝。

吉贝屿:在厅治北水程六十五里。

镇海屿:在厅治北六十里。

中墩屿:在厅治北三十五里。

大仓屿:在厅治北水程十五里。

目屿:在厅治北水程八十里。形如人眼,又名月眉。

姑婆屿:在厅治北水程五十五里。

空壳屿:在厅治北水程五十五里。不生一物,故名。

土地公屿:在厅治北水程五十五里。

金山屿:在厅治北水程三十六里。

鸟屿:在厅治北水程三十八里。

丁字门屿:在厅治西北水程三十里。即小门澳。

大猫屿:在厅治西水程六十里。

小猫屿:在厅治西水程六十里(二山多异石如猫;又名大烈、小烈)。

花屿:在厅治西水程五十里。

草屿:在厅治西水程八十里。

墨屿:在厅治西水程八十里。

西屿:在厅治西水程二十里。

四角仔屿:在厅治西南水程五里。

天后澳:在澎湖中央即妈宫澳;澎湖厅驻札处(澳者,就可泊船之处而言;各澳即在各屿中)。

案山仔澳:在厅治南七里。

鸡母湾澳:在厅治南十六里。亦称鸡母坞。四面皆山,商船多避风于此。又名■〈虫戚〉子湾。

风柜尾澳:在厅治南二十五里。可容小艇。

禅埯澳:在厅治南二十二里;即井仔埯。在风柜之东。捕鱼者居之。

嵵里澳:在厅治南二十里。

猪母落水澳:在厅治南十七里。与禅埯相邻,可以寄泊。

西埯澳:在厅治南水程五十里;即网埯。在八罩之南。捕鱼者多在此。

按毛潭澳:在厅治南水程五十里;即挽门澳。在八罩东崖。

布袋澳:在厅治南水程五十里;八罩屿北。外狭内广,状如布袋。

水埯澳:在厅治南水程五十里;八罩之西崖。上多人家。春夏行舟,从此地取水。

大花宅澳:在厅治南水程五十里。旁有小花宅澳(以上五澳,总名八罩山)。

将军澳:在厅治南水程五十里。

沙钓澳:在厅治南水程五十里。澳狭水浅,巨舰不得进。

承质澳:在厅治南水程一百里。越此而西,有壶内澳;冬春波浪少平,可以寄泊。

乌嵌澳:在厅治东南十五里。

双头挂澳:在厅治东十三里。亦名双头跨。可避北风。

文良港澳:在厅治东二十五里;即龙门港。居民颇多。

东西卫澳:在厅治东六里。可泊船者,惟东卫澳;西卫,则无澳而兼名之者也。

锁管港澳:在厅治东十六里。又名墨屿。

林投澳:在厅治东十九里。

间子澳:在厅治东十九里。

文澳:在厅治东北四里。即暗澳。

奎璧港澳:在厅治东北二十五里。

蚱脚屿澳:在厅治东北七里。与案山仔相邻。

尖山仔澳:在厅治东北二十二里。

红罗罩澳:在厅治北二十里。即红林罩。

红毛城澳:在厅治北二里、妈宫之后。

镇海澳:在厅治北六十里。

港尾澳:在厅治北六十里、镇海之西。南风可泊舟。

大赤嵌澳:在厅治北六十里。

小赤嵌澳:在厅治北五十八里。

城前澳:在厅治北四十里。亦名长岸仔。

瓦硐港澳:在厅治北五十二里。

后寮澳:在厅治北二十五里(以上七澳,名为大北山)。

吉贝澳:在厅治北水程六十五里。此澳附于镇海。

沙港底澳:在厅治北二十二里(以下四澳,俱在大山屿)。

西溪澳:在厅治北十九里。

白猿坑澳:在厅治北二十五里。

青螺澳:在厅治北二十二里。

后窟潭澳:在厅治西北三里。一名潭边。

通梁港澳:在厅治西北五十里。

横礁澳:在厅治西北水程三十里;西屿之东。

小门澳:在厅治西北水程三十里。

小果叶澳:在厅治西水程二十里。人烟颇密,小舟多聚泊焉。

新城澳:在厅治西一里。亦称烟墩脚。

竹篙湾澳:在厅治西水程二十五里、西屿之北;南风泊船地。其西北有二处,曰南吼门、大吼门;波涛汹涌,舟楫罕通。

大果叶澳:在厅治西水程二十六里。有石伏水,舟不敢犯。俗呼为师公礁。

牛心湾澳:在厅治西水程二十里;即铁线澳。商船来台,多由于此。

缉马湾澳:在厅治西水程十在里;西屿之南。北风可寄泊。

大池角澳:在厅治西水程十八里。

小池角澳:在厅治西水程十六里。

后湾澳:在厅治西水程十八里。

内堑澳:在厅治西水程二十里。

外堑澳:在厅治西水程二十二里(二堑在西屿之背,悬耸天半;为渡厦之标准)。

附考

台地诸山,似皆西向;「皇舆图」皆作南北向,初不解。后有闽人云:『台山发轫于福州鼓山,自闽安镇官塘山、白犬山(与前关同、白畎字异音同)过脉至鸡笼山,故皆南北峙立。往来日本、琉球海舶,率以此山为指南』(「使槎录」)。

台地诸山,本无正名,皆从番语译出(「赤嵌集」)。

大海洪波,止分顺逆。凡往异域,顺势而行。惟台与厦,藏岸七百里,号曰横洋;中有黑水沟,色如墨,曰墨洋。惊涛鼎沸,险冠诸海。或言顺流而东,则为弱水;昔有闽船飘至弱水之东,阅十二年始得还中土(「赤嵌集」)。

由大■〈山上登下〉出洋,海水深碧,或翠色如靛。红水沟色稍赤,黑水沟如墨,更进为浅蓝色;入鹿耳门,色黄白如河水(「赤嵌笔谈」)。

泛海不见飞鸟,则渐至大洋;近岛屿,则先见白鸟飞翔(「赤嵌集」)。

海吼,俗呼海叫。小吼如击花羫鼓,点点作撒豆声,乍远乍近、若断若连。临流听之,有成连鼓琴之致。大吼如万马奔腾,钲鼓响震,三峡崩流、万鼎共沸;惟钱塘八月怒潮差可彷佛,触耳骇愕。余常濡足海岸,俯瞰溟渤;而静渌渊渟,曾无波灂,不知声之何从出。然远海云气巳渐兴,而风雨不旋踵至矣。海上人习闻不怪,曰:『是雨征也』。若冬月吼,常不雨;多主风(「稗海纪游」)。

厦门至澎湖,水程七更;澎湖至鹿耳门,水程五更。志约六十里为一更,亦无所据;按「樵书」二编云:『更也者,一日一夜定为十更,以焚香几枝为度。船在大洋,风潮有顺逆、行使有迟速,水程难辨;以木片于船首投海中,人从船首速行至尾,木片与人行齐至,则更数方准。若人行至船尾而木片未至,则为不「上更」;或木片反先人至船尾,则为「过更」:皆不合更也。舟子各洋皆有秘本,云系明王三保所遗』。余借录,名曰「洋更」(「赤嵌笔谈」)。

玉山在万山中,其山独高,无远不见。巉岩峭削,白色如银,远望如太白积雪。四面攒峰环遶,可望不可即;皆言此山浑然美玉。番人既不知宝,外人又畏野番,莫敢向迩。每晴霁,在郡城望之,不啻天上白云也(「番境补遗」)。

大冈山之顶,蛎房壳甚多;沧海桑田,亦不知其何侍物也。山上有湖,雨则水满。山阴有古石洞,莫测其所底;或以瓦掷之,窅然无声。相传其下通于海云(「旧志」)。

港西里赤山之顶,不时山裂,涌泥如火焰,随之有火无烟;取薪刍置其上,则烟起。名曰火山(「凤山志」)。

南仔仙山后,有火出石畔,扑之亦灭、吹之辄起(「台湾风土记」)。

仙人山,在沙马矶头。其顶常带云雾,非天朗气清不得见也。故老言:时有绛衣、缟衣者对奕;说近无稽。然生成之石棋盘、棋凳犹存(「凤山志」)。

诸罗猫罗、猫雾二山之东,山上昼常有烟、夜常有光;在野番界内,人迹罕到(「旧志」)。

玉案山后山之麓,有小山;其下水石相错,石罅泉涌,火出水中,有焰无烟。焰发高三、四尺,昼夜不绝。置草木其上,则烟生焰烈,皆化为尽(同上)。

入大武郡山行十余日,有石湖,其社曰茄荖网。湖大里许,天将雨,湖辄水涨丈余。或以为湖底有眼通海(同上)。

水沙连,四周大山。山外溪流包络,自山口入为潭。广可七、八里,曲屈如环,围二十余里;水深多鱼。中突一屿,番绕屿以居,空其顶;顶为屋,则社有火灾。岸草蔓延绕岸,架竹木浮水上,藉草承土以种稻,谓之浮田。隔岸欲诣社者,必举火为号,番划蟒甲以渡。屿圆净开爽,青嶂白波,云水飞动,海外别一洞天(同上)。

水涟潭,在半线。方广二丈余,形若井,崇山环列。天将风雨,则水涨发声如潮;番民以占阴晴(同上)。

八里坌潭,在八里坌山绝顶。形三角,类人力为之。周可数亩,清深莫测。土番间因逐鹿而至,汉人罕能陟也(「诸罗志」)。

剑潭,在北淡水大浪泵社二里许。番划艋舺以入水,甚阔。有树名茄冬,高耸障天,大可数抱;峙于潭岸。相传荷兰人插剑于树,生皮合,剑在其内;因以为名(「台湾志略」)。

关渡门,从淡水港东入,潮流分为两支:东北,由麻少翁、搭搭悠,凡四、五曲至峰紫峙;西南,由武朥湾至摆接。各数十里而止;包络原野,山环水聚,洋洋乎巨观也(「诸罗志」)。

凡水皆东流,邑治之水独西;台海在西,三邑攸同也。闽、粤间,水源自山汇流扬波,谓之溪。溪渐于海,潮汐应焉,谓之港;海汊无源,潮流而潴,随其所到以为远近,亦谓之港(同上)。

大冈山,状如覆舟。天阴埋影,晴霁则见。上有仙人迹、铁猫儿碇、龙耳瓮在焉。相传国有大事,此山必先鸣(「台湾纪略」)。

奇泠山,即奇岭社之山;高百丈。台湾最暖,此山独积雪,至春杪不化(同上)。

由斗六门东入,渡阿拔泉;又东入,为林■〈王冀〉埔,亦曰二重埔。土广而饶,环以溪山,为水沙连及内山诸番出入之口,险阻可据。有路可通山后哆啰满(「诸罗志」)。

形胜

台湾府,东抵罗汉门庄内门六十五里,是曰中路;西抵澎湖三百二十里(水程四更,计二百四十里;澎湖纵横皆八十里);南抵沙马矶头四百六十里,是曰南路;北抵鸡笼六百三十四里,是曰北路。东西广三百八十五里,南北袤一千九十四里。台湾县(附郭),东至罗汉门庄内门六十五里,西至海三里,南至二赞行溪凤山县界二十里(原至依仁里交界仅十里;雍正十二年改),北至新港溪诸罗县界二十里(溪以南有新港社、新化里,原属诸罗;雍正十二年,改溪南属台湾、溪北属诸罗)。广六十八里,袤四十里。凤山县,东至港西旗尾溪五十五里,东南历大泽机槟榔林七十里。西至打鼓港一十里,南至沙马矶头三百七十里,北至二赞行溪台湾县界七十里。广六十里,袤四百四十里;距府九十里。诸罗县,东至大武峦山二十一里,西至大海三十里,南至新港溪台湾县界八十里,北至虎尾溪彰化县界五十里。广五十一里,袤一百三十里;距府一百里。彰化县,东至南、北投大山二十里(按内山深处难以里计,此据近县山麓而言)。西至大海二十里,南至虎尾溪诸罗县界五十里,北至大甲溪四十里。广四十里,袤九十里;距府二百里。淡水厅(驻竹堑),东至南山十里,西至大海七里,南至大甲溪一百一十九里,北至大鸡笼城二百七十五里。广十七里,袤四百八十四里;距府三百五十九里。澎湖厅,东至东吉屿八十里,西至草屿八十里,南至南屿一百里,北至目屿八十里。距府二百四十里(皆系水程,故不计广袤)。

台湾府处大海之中,坐东南、面西北,为江、浙、闽、粤四省之外界(「福建海防志」)。缘高邱之阻以作屏,临广洋之险以面势(「蓉州文稿」)。澎湖为门户,鹿耳为咽喉(「凤山县志」)。七鲲身毗连环护,三茅港汇聚澄泓(「客问」)。诚天设之险(「方舆纪要」),为海疆最要(「平台异同」)。郡中八景,曰「东溟晓日」、「西屿落霞」、「安平晚渡」、「沙鲲渔火」、「鹿耳春潮」、「鸡笼积雪」、「澄台观海」、「斐亭听涛」。

台湾县,东倚层峦,西迫巨浸(「岛上附传」)。木冈山高耸特拔,罗汉门局势弘敞(「台湾志略」)。外环大海,云涨霞平;内阻重山,沙迷雾列(「客问」)。极东南之奥(「诸罗杂记」),扼凤、诸之冲(「台湾风土纪」)。控南澳、阻铜山(「蓉州文稿」),四省藩屏,诸岛往来之要会(「澄台记」)。邑中八景,曰「木冈挺秀」、「莲湖飘香」、「北线回澜」、「赤嵌远眺」、「龙潭夜月」、「金鸡晓霞」、「井亭夜市」、「郡圃榕梁」(「县志」八景作「鹿耳连帆」、「鲲身集网」、「赤嵌夕照」、「金鸡晓霞」、「鲫潭霁月」、「雁门烟雨」、「香洋春耨」、「旗尾秋搜」)。

凤山县,址因故镇(「鹿耳门即事」),僻处海边(「台湾风土记」)。葱郁宏开,离奇盘结(「客问」)。大冈、小冈,峣屼嵬崔;半崩、半屏,参嵯嵓崿(「台湾赋」)。矶耸沙马,林险阿猴(「台湾志略」)。傀儡高峰,近接天际;琉球孤屿,远映海中(「县志」)。所谓奇观胜概,约略如此(「旧志」)。邑中八景,曰「凤岫春雨」、「泮水荷香」、「琅峤潮声」、「冈山树色」、「翠屏夕照」、「丹渡晴帆」、「淡溪秋月」、「球屿晓霞」。诸罗县,全台锁钥,径道蜿蜒(宋永清论)。南自新港,北至虎尾(「台湾风土记」)。迭岫参差,连冈撼戛(「客问」)。白玉山插翠青霄,大武陇深入邃海(「台湾志略」)。其嵷巃之回环者,不可纪极;其浩瀚之奔流者,无不朝宗(「旧志」)。千里之雄图,上游之要地(「县志」)。邑中八景,曰「玉山云净」、「龙目泉甘」(按龙目泉今隶淡水;乾隆二十七年知县卫克堉改定曰「兰井泉甘」)、「檨圃风清」、「梅坑月霁」、「北香秋荷」、「水沙浮屿」(按水沙屿今隶彰化;乾隆二十七年,知县卫克堉改定曰「南浦春草」)、「月岭晓翠」、「牛溪晚岚」。

彰化县,迭嶂如屏,连峰插汉(「稗海纪游」)。山有火焰、姑婆之奇,溪有虎尾、大甲之险(「台湾志略」)。近防三林、鹿子,远控淡水、鸡笼(「通志」)。固海山之僻壤,亦宇宙之奥区(「客问」)。邑中八景,曰「焰峰朝霞」、「鹿港夕照」、「镇亭晴云」、「线社烟雨」、「虎溪春涛」、「海丰渔火」、「眉潭秋月」、「肚山樵歌」。

淡水厅,崇山大川,深林旷野(「台海使槎录」)。淡水江,北海之津梁(「客问」);小鸡笼蜿蜒而南,烟霏雾霭,峰峦不可枚举(「旧志」)。西通大海,东结层峦(「使槎录」)。圭心、石门、蓬山、后垄,重洋砥柱,攫浪搏潮(「客问」);洵扼要险区也(「赤嵌笔谈」)。厅治四景:曰「坌岭吐雾」、「戍台夕阳」、「淡江吼涛」、「关渡分潮」(乾隆二十九年,署同知陶绍景新增)。

澎湖厅,五十屿巨细相间,坡陇相望(「旧志」)。险口不得方舟,内溪可容千艘(「方舆纪要」),为漳、泉南户(「海防志」);东则海坛、西则南澳,诚天设之险(「方舆纪要」)。

附考

台湾为土番部族,在南纪之曲,当云汉下流。东倚层峦,西迫巨浸。北至鸡笼城,与福州对峙;南则河沙矶,小琉球近焉。周袤三千余里,孤屿环瀛,相错如绣(「上附传」)。

自鹭门、金门迤逦东南以达于澎湖,可数千里;风涛喷薄,悍怒激斗,瞬息万状。子午稍错,北则坠于南风炁,南则入于万水朝东,皆有不返之忧。又东至鹿耳门,夹以七鲲身、北线尾,海道纡折,仅容数武;水浅沙胶,虽长年三老,不能保舟之不碎。余乃山罗嶕涌,无由以入。其险且不测如此(同上)。

鸡笼山岛野夷,亦谓之东番。万历四十四年,倭胁取其地。东番诸山,其人盛聚落而无君长;习镖弩,少舟楫,自昔不通中国(「方舆纪要」)。

台湾处大海之中,地形坐东南、面西北;自东北而至西南如列屏,为中国江、浙、闽、粤四省之外界。西北近海,多平地可耕,土番及人民聚落以百数。山背东南,一望洸洋,舟楫所不到,土番加唠使种类居焉。自红夷以至郑氏,皆不能绥附;闻中国盛德,悉来臣服,贽其方物。故我国家边陲极于海东数万里,置郡县为疆界,实亘古所未有(「福建海防志」)。

台湾在福建之东南,地隔重洋;形势延袤,可至者凡千六、七百里。外此则生番所居,与熟番阻绝;远望皆大山迭嶂,莫知纪极,可以置而不议。府治南北千有余里,越港即水师安平镇;又有七鲲身,沙线潮平,可通安平,港内为水师战艘、商民舟楫止宿之地。港名鹿耳门,出入仅容三舟,左右皆沙石浅淤焉。此台湾之内门户也。衡渡至澎湖,岛屿错落,有名号者三十六岛。澎湖沟底皆大石参错,凡港泊,有南风、北风二者殊澳。此台湾之外门户也。然台湾之可通大舟者,尚有南路之打鼓及东港、北路之上淡水,凡三处;而惟上淡水可容多船,港门为正也。其可通小舟者,尚有南路之蛲港、北路之咸水港及八掌港、笨港、海丰港、鹿子港、大甲西、二林、三林、中港、竹堑、蓬山,凡十二处;而笨港并有小港可通鹿耳门内,即名马沙沟是也。总之,台湾三路俱可登岸,而惟鹿耳门为用武必争之地者,以入港即可以夺安平而抗府治也。夺安平,则舟楫皆在港内,所以断其出海之路;抗府治,则足以号令南北二路而绝依附之门。故一入鹿耳门,而台湾之全势举矣。或云:鹿耳门为天险门户,而又上设炮台,防亦密矣;万一攻之不入,兵法有攻坚而瑕者亦坚,其谓之何!不如由北路之上淡水进兵,所谓行师如过于衽席之上者;谋非不臧也。而不知由北路进兵,则其势主缓,缓则必以众而临寡、以强而并弱;由鹿耳门进兵,则其势主捷,捷则有以反主客之形、成控制之师。而且安平不据,澎湖尚孤,彼贼徒者急而扬帆,不无他虞也。是故觇台湾之形势,而必讲明于得入鹿耳门之要为最急(「理台末议」)。

台郡无形胜可据,四围皆海,水底铁板沙线横空布列,无异金汤。鹿耳门港路纡回,舟触沙线立碎;南嶕树白旗、北嶕树黑旗,名曰荡缨、亦曰标子,以便出入。潮长水深丈四、五尺,潮退不及一丈,入门必悬起后柁乃进(「赤嵌笔谈」)。

鹿耳门内浩瀚之势,不异大海,其下实皆浅沙。深水可行舟处,不过一线,而又左右盘曲;非素熟水道者不敢轻入,所以称险(「稗海纪游」)。

台郡往来船只,必以澎湖为关津。从西屿头入,或寄泊峙内,或妈宫、或八罩、或镇海屿,然后渡东吉洋;凡四更,船至台湾,入鹿耳门。行舟者皆以北极星为准;黑夜无星可凭,则以指南车按定子午格巽向而行。倘或子午稍错,南犯吕宋或暹罗、或交趾,北则飘荡莫知所之。此入台者平险远近之海道也。至若台湾郡治之海道,自鹿耳门北至鸡笼,十九更;自鹿耳门南至沙马矶头,十一更。苟遇飓风,北则坠于南风炁,一去不可复返;南则入于万水朝东,皆极险。此又居台者之不可不知也(「旧志」)。

放洋全以指南针为信,认定方向,随波上下,曰针路。船由浯屿或大■〈山上登下〉放洋,用罗经向巽巳行,总以风信计水程迟速。望见澎湖西屿头、猫屿、花屿,可进;若遇黑水沟,计程应至澎湖,而诸屿不见,定失所向,仍收泊原处候风信。由澎湖至台湾,向巽方行。近鹿耳门隙仔,风日晴和,舟可泊;若有风,仍回澎湖(「赤嵌笔谈」)。

海洋泛舟固畏风,又甚畏无风。大海无橹摇、棹拨理,千里万里、祗藉一帆风耳。自大放洋后,初渡红水沟、再渡黑水沟。台湾海道,惟黑水沟最险;自北流南,不知源出何所。海水正碧,沟水独黑如墨,势又稍洼,故谓之沟;广约百里,湍流迅驶,时觉腥秽袭人。又有红黑间道蛇及两头蛇绕船游泳,舟师时时以楮镪投之;屏息喘喘,惧或顺流而南,不知所之耳。红水沟不甚险,人颇泄视之。然二沟在大洋中,风涛鼓浪,与绿水终古不淆,理亦难明。渡沟良久,闻钲鼓作于舷间;舟师来告,望见澎湖矣。登鹢尾高处凭眺,祗觉天际微云一抹如线;徘徊四顾,天水欲连。一舟荡漾,若纤埃在明镜中(「稗海纪游」)。

独坐舷际,时近初更;皎月未上,水波不动。星光满天,与波底明星相映;上下二天,合成圆器。身处其中,遂觉宇宙皆空(同上)

海上夜黑,不见一物,则击水以视。一击而水光飞溅,如明珠十斛倾撒水面;晶光荧荧,良久始灭,亦奇观矣(同上)。

离澎湖,海水自深碧转为淡黑。回望澎湖诸岛,犹隐隐可见;顷之,渐没入烟云之外。前望台湾诸山,已在隐现间;更进,水变为淡蓝,转而为白。而台郡山峦,毕陈目前矣(同上)。

海舶已抵鹿耳门,为东风所逆,不得入;而门外铁板沙又不可泊,势必仍返澎湖。若遇月黑,莫辨澎湖岛澳,又不得不重回厦门以待天明者,往往有之矣。海上不得顺风,寸尺为艰(同上)。

海风无定,亦不一例。常有两舟并行,一变而此顺彼逆,祸福攸分(同上)。

台湾至澎湖五更,澎湖至厦门七更。厦门至上海四十七更,宁波近上海十更。俱由厦门经料罗至金门之南澳,可泊数百船。沿海行,至惠安之崇武澳,泊船可数十;经湄洲至平海澳,可泊船数百;至南日澳,仅容数艘。南日至古屿门,从内港行;古屿至珠澳,复沿海行。二地皆小港。南日、古屿东,出没隐见,若近若远,则海坛环峙诸山也。白犬、官塘,亦可泊船。至定海,有大澳,泊船百余。至三沙、烽火门、北关澳,亦如之。此为闽、浙交界。至金香、凤皇、三弁、石童、双门、牛头门,尽沿海行。至石浦所、乱嶕洋、崎头门、舟山、登厝澳,尽依内港。其登厝澳之东,大山迭出,即舟山地;赴上海、宁波,至此分■〈舟宗〉。从西由定海关进港数里,即宁波;从北由羊山放大洋至吴淞进港数里,即上海。九月后北风盛,尤利涉。自登厝澳从西北放小洋,四更至乍浦;海边俱石岸,北风可泊于羊山屿。向北过崇明外五条沙转西,三十四更入胶州口。过崇明外五条沙对北,三十二更至成山头;向东北放洋,十一更至旅顺口。由山边至童子沟岛向东,沿山七更至盖州;向北放洋,七更至锦州府(「赤嵌笔谈」)。

罗汉门在郡治之东;自猴洞口入山;崇冈复岭,多不知名。行数里,为虎头山;诸峰环列,树惟槺榔。过大湾崎、芦竹坑、咬狗坑,又东南经土楼山,壁平如削;上则狝猴跳掷,虞人张罗以捕。稍前,为迭浪崎;出茅草埔,度雁门关岭,回望郡治,海天一色。去关口里余,中为深堑,可数十丈。缘崖路狭,不堪旋马;一失足,便蹈不测。五里,至石头坑。四里,至长潭;清莹可鉴。潭发源于分水山后,由罗汉门坑入冈山溪,同注于海。自番子寮迤逦至小乌山后,入罗汉内门。峰回路转,眼界顿开;沃衍平畴,极目数十里。东则南仔仙山、东方木山,隔淡水大溪为旗尾山;西则小乌山,南为银锭山,北为分水山、目猫徽山。层峦迭巘,苍翠欲滴;暝色尤堪入画。民庄凡三:外埔、中埔、内埔;居民约二百余口。内埔汛兵五十名,分防猴洞口。狗匀昆诸地,则寥寥三十余人而已。先是,由长潭东南行,至夏尾蓝、脚帛寮,转北至外埔庄;后以逆党黄殿潜踪内埔,而瓮菜岑、鼓坛坑尤为奸匪出没之所,禁止往来。外埔东南,由观音亭、更寮仑、番子路头至大崎,越岭即为外门。去大杰巅社十二里,中有民居,为施里庄、北势庄。庄尽番地,往年代纳社饷,招佃垦耕;继以远社生番乘间杀人,委而去之。今则茀草不可除矣。自社尾庄、割兰坡岭可赴南路,由木冈社、卓猴可赴北路。外此羊肠鸟道,触处皆通;峻岭深谷,丛奸最易。土人运炭辇稻,牛车往来,径路逼狭,不容并轨;惟约昼则自内而外、夜则自外而内,因以无阻。夏秋水涨,坑堑皆平,则迷津莫度矣(「使槎录」)。

上淡水在诸罗极北,中有崇山大川、深林旷野。南连南嵌,北接鸡笼,西通大海,东倚层峦;计一隅可二百余里,洵扼要险区也。外为淡水港,八里坌山在港南、圭柔山(一作鸡柔)在港北。两山对峙,夹束中流。南北有二河:南河源出武朥湾,行四十余里;北河源出枫仔屿,行百余里。俱至大浪泵会流,出肩脰门(即关渡门)入淡水港,曲折委宛五十余里而归于海。圭柔山麓,为圭柔社。由山西下数里,有红毛小城高三丈、围二十余丈,今圯。城西至海口,极目平衍,名虎尾;今淡水营所驻也。两山南北,重冈复岭,灌莽丛翳。南则武朥湾、里末、摆接、秀朗诸社,北则麻少翁、外北投、内北投、大浪泵、麻里即吼、枫仔屿诸社。磺山在内北投滨河,山仅数仞,寸草不生。自淡水经枫仔屿上下十里,过港至鸡笼;山高多石,山下即鸡笼社。稍进为鸡笼港,港道狭隘。港口有红毛石城,非圆非方,围五十余丈、高二丈。远望为小鸡笼屿,番不之居,惟时于此采捕。循此而上,至山朝社。又上,至蛤仔难诸社;深箐鸟道,至者鲜矣。南路界尽沙马矶头,相传地脉直接吕宋。凡舟赴吕宋,必由此东放大洋;有澳名龟那秃,北风时大船可泊。沙马矶头之南,行四更至红头屿;皆生番聚处,不入版图。地产铜,所用杂物俱铜器(同上)。

竹堑过凤山崎,一望平芜;捷足者穷日之力,乃至南嵌。时有野番出没,沿路无村落,行者亦鲜;孤客必倩熟番持弓矢为护而后行。野水纵横,或厉、或揭,俗所云九十九溪也。遇阴雨,天地昏惨,四顾凄绝。然诸山秀拔,形势大似漳、泉;若碁置村落、设备御,因而开辟之,可得良田数千顷(同上)。

关渡门从淡水港东入,潮流分为两支:东北由麻少翁,搭搭悠,凡四、五曲至峰仔峙;西南内武朥湾至摆接,各数十里而止。包络原野,山环水聚,洋洋乎巨观也(同上)。

淡水至鸡笼,有东西两路:西由八里坌渡炮城,循外北投、鸡柔、大遯、小鸡笼,金包裹诸山之麓至鸡笼内海,可一百二十里。沿路内山外海,多巨石巉岩碁跱,相去数武;其下涧水浅深不一,行人跳石以渡,失足则坠于水。东由关渡门坐蟒甲乘潮循内北投、大浪泵至峰仔峙,港大水深,溯滩河可四十里而登岸。踰岭十里许,即鸡笼内海(同上)。

淡水者,台湾西北隅尽处也。高山嵯峨,俯瞰大海,与闽之福州府闽安镇东西相望,隔海遥峙,计水程七、八更耳。山下临江陴■〈阝儿〉为淡水城,亦前红毛为守港口设者。郑氏既有台湾,以淡水近内地,仍设重兵戍守(「稗海纪游」)。

缘海东行百六、七十里至鸡笼山,是台之东北隅。有小山圆锐,去水面七里,孤悬海中;以鸡笼名者,肖其形也。过此而南,则为台湾之东面。东面之间,高山阻绝,又为野番盘踞,势不可通。而鸡笼山下,实近弱水,秋毫不载,舟至即沉。或云:名为「万水朝东」;势倾泻,卷入地底,滔滔东逝,流而不返。二说未详孰是(同上)?

淡水登舟半日,即望见官塘山(一作关童)。自官塘趋定海行大海中,五、六十里至五虎门。两山对峙,势甚雄险,为闽省门户。门外风大鼓荡,舟甚颠越。既入门,静渌渊渟,与门外迥别。更进为城头(土音亭头),十里至闽安镇,数十里至南台大桥(「稗海纪游」)。

澎湖岛北起北山,南尽八罩澳。北山、龙门港、丁字门、西屿头,倭所必由,为最要地。妈宫前里澳,为次要地。春汛以清明前十日为期,驻三个月;冬汛以霜降前十日为期,驻二个月。浯、铜二寨分兵为声援。汛毕,险要地各有兵船哨守,命曰小防(「漳州府志」)。

泉州顺风二昼夜至澎湖,沟水分东西流。一过沟水,则东流达于吕宋;回日过此沟,则西流达于漳、泉(同上)。

水至澎湖渐低,近流球谓之落漈。漈者,水趋下而不回也。凡西岸渔舟到澎湖以下,遇飓风发,漂流落漈,回者百无一(「续文献通考」)。

观澎湖诸岛,夏月正值南风,由妈宫澳入港,顺驶最易。惟出港逆风,未前时计;或收入八罩,从挽门潭上岸。登天后山四望,则三十六岛屿形势尽在目前(「赤嵌笔谈」)。

澎湖岛在琉球国,水行五日;地近福州、泉州、兴化、漳州四郡界。天气晴明,望若烟雾(「明一统志」)。

海中岛屿最险要而纡回,则莫如澎湖。盖其山周回数百里,险口不得方舟,内溪可容千艘,海中旧有三山之目,澎湖其一耳。东则海坛、西则南澳,诚天险之设,何可弃以资敌(「方舆纪要」)?

福州海中有澎湖岛,相去三千里,晴日仿佛可见;有参将领兵驻之。自福州顺风而往,不半日至也(「玉堂荟记」)。

澎湖僻在兴、泉外海,其地为漳、泉南户;日本、吕宋、东西洋诸国皆所必经。南有港门,直通西洋(「福建海防志」)。

郑成功窃踞台湾,用澎湖为外薮。康熙二十二年六月,将军施琅统兵自铜山攻破,据之。八月,遂克台湾(「诸罗杂识」)。

澎湖为漳、泉之门户,而北港即澎湖之唇齿。失北港,则唇亡齿寒;不特澎湖可虑,即漳、泉亦可忧也。北港在澎湖东南,亦谓之台湾(「方舆纪要」)。

澎湖妈宫、西屿头、北港、八罩四澳,北风可以泊舟。若南风,不但有山有屿可以寄泊,而平风静浪,黑沟、白洋皆可暂寄,以俟潮流。洋大而山低,水急而流回。北之吉贝沉嶕一线,直至东北,一目未了;内皆暗嶕布满,仅存一港蜿蜒。非熟习深谙者,不敢棹至(「海国闻见录」)。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Copyright © 读书网 www.dushu.com 2006-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1501969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