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卷十一

续修台湾府志 作者:清·余文仪


武备(三)

列传义民船政

列传

义民

船政

列传

施琅,号琢公,晋江人。明崇祯时,为游击将军。及明亡,闽、粤事亦相继败,琅挈家属入海依郑氏。成功忌其能,因衅执之;会得脱,遁归,家属皆被害。

顺治丙申,制府李率泰荐授副总兵,驻同安;薄厦门贼垒,擒其骁将数十辈,所招降万余人。晋同安总兵,擢福建水师提督;平金、厦沿海诸岛。康熙六年,以「边患宜靖疏」请捣台湾,得旨赴京面陈。寻以议裁浙、闽、粤三省水师提督,留京;晋爵内大臣伯。

康熙二十年,朝廷从姚启圣请,特命琅征台。琅至闽,选舟师练习三载,以二十二年六月乙酉由铜山进兵入八罩,直抵澎湖。澎为台门户,贼之精锐悉在焉;有众二万余、艘二百余,集于鸡笼等屿。伪镇国公刘国轩亦拥精兵二万屯于风柜尾、牛心湾等处,环设炮城,以陆兵守之。其余沿海贼舟,星罗碁布。琅令大小船于风帆上,大书坐将姓名,以知进退、定赏罚。丁亥昧爽,鼓角喧腾,两师将合,琅先令曾成、蓝理、吴启爵、张胜、许英、阮钦为、赵邦试七艘冲锋破浪,直入贼师,焚杀无遗。值潮自南至,前锋为急流分散,贼艘复合。琅知其深入,挺身冲杀贼■〈舟宗〉,收入八罩,独驾小舟潜侦贼寨动静。癸巳,与各镇誓师,分为八队;每队七舟,各三其迭。琅自统一队,居中调度;留八十余舟为后援。又分遣五十余舟从东畔嵵内截寇归路,以五十舟从西畔牛心湾、内外堑为疑兵牵制。忽北风骤发,势相逆,三军股栗;琅巡师大呼曰:『无畏!惟天、惟皇帝之灵,实式临之』。须臾,雷震风反,将士贾勇而前。贼舟发火矢交攻,烟焰迷天;官兵乘势夹击。自辰至申。贼艘被焚,覆溺投水者无算。刘国轩遁入小舟从吼门出,仅以身脱。既破澎湖,琅思以恩信结台人,凡降伪镇营弁,奖赏有差。给士卒粮米,焚伤覆溺未死者以医药救治之,有欲归见妻子者给舟送之;降卒相谓曰:『是真生死而骨肉也』。归相传述,贼众解体,望王师如时雨。驻师澎岛乏水;随地凿井,甘泉涌出。于是军声大振,郑克塽始决计归顺;遣裨将冯锡珪、陈梦炜赍献延平王金印一、招讨大将军金印一、公侯伯将军银印五,来乞降。时七月二十七日也。八月壬子,琅统舟师临台地受降,令人民土番薙发。官民有仇怨者,悉为捐释。抚残孽、籍府库兵仗,恤阵亡之杀伤者;鸡犬不惊,壶浆载道。

捷书至阙,上解所御龙袍驰赐,载褒以诗。加授琅为靖海将军,封靖海侯;予世袭。琅复念海外初平,所在土番杂处,为善后计,特疏详陈台湾弃留利害,请设郡县以为东南数省藩篱;诏报可。版图式廓,海波不扬;江、浙、闽、粤四省数十年鲸鲲久靖,琅之功为多。

朱天贵,莆田人。初为郑氏将;后归诚。授平阳总兵。

康熙二十一年,以总督姚启圣荐,奉旨调回闽省,协剿台湾。二十二年六月二十二日,攻克澎湖;天贵率舟师奋勇追击,斩获、溺死者无算。会中炮,死。姚启圣上其功,诏赠太子少保,谥「忠壮」;荫一子知州。

时会剿台湾有功者,兴化总兵吴英、海坛总兵林贤、金门总兵陈龙、铜山总兵陈昌、厦门总兵杨嘉瑞、副将蒋懋勋、林葵、詹六奇、参将罗土珍、游击林瀚、王朝俊、许毅、张胜、何应元、曾成功、吴辉、赵邦试、二等侍卫吴启爵、笔帖式常在。

施世标,琅子。初以外委、守备,随父战澎湖有功。后累官至水师提督,驻厦门。

康熙六十年,朱一贵倡乱。世骠闻变,集诸将议曰:『台寇猖獗,六、七日全郡俱陷;此非小贼也。今台湾数百艘逃入内地,脱有奸徒混迹,乘虚鼓煽,厦岛一摇,势不可制;咎将谁执』?乃按兵观衅。而总督觉罗满保羽檄飞促世骠出师赴澎湖,以慰众心。迨满保至厦门,而世骠已登舟出港两日矣。抵澎湖,与南澳镇总兵蓝廷珍谋克复安平。时朱一贵悉众攻安平,世骠与廷珍遣将分攻,直捣台郡,朱一贵等后先就擒。世骠即于军中疏平台郡状,值南风正驶,捷书到阙,赐世骠东珠、朝帽、蟒袍,异数有加。

时元凶虽擒,余党散匿。世骠复与廷珍分遣大兵,廓清南、北二路,以除残孽。会风雨大作,屋瓦皆飞,人民震动;世骠终夜露立,疾作,卒于军。

蓝廷珍,南澳总兵官。朱一贵倡乱,总督觉罗满保飞檄召赴厦门,商略机务。廷珍以海外豕突残魂,必重臣坐镇以安人心、消反侧;乃遣人陈请满保驻厦门,就近督师。满保得所指陈,喜曰:『蓝总兵所见,事事与吾吻合;吾无忧矣』。遂自会城兼程疾趋至厦,而廷珍亦单骑率所部舟师继至。满保令总统征台水陆大军赴澎湖,会提督施世骠进剿。六月朔,出厦门港;二日,至青水沟。时飓风骤起,军士相顾失色;廷珍亲自操舟驭风,漂至铜山。风定,由铜山至澎湖。世骠大喜,与议进兵。廷珍慷慨言曰:『群盗乌合,一攻即靡。但其众至三十万,不可胜诛。以某所见,止歼渠魁;余令自新,且安反侧』。乃戒将弁,无得妄杀。翌日进兵,廷珍亲率诸将奋击,贼众败走,克复安平。贼复率二万众,列牛车夹牌盾为阵,蜂拥蚁附攻安平。廷珍发大炮,四面环击;贼大溃,退保府治。越数日,廷珍督大兵南下,复败贼众,追杀至茑松溪。一贵遁去,遂复府治;驻万寿亭,提督世骠屯北较场;分遣大兵廓清南、北二路,以除残孽。一贵及余党先后就俘,台郡悉平。

欧阳凯,漳浦人;台湾镇总兵。

朱一贵倡乱,竖旗于南路冈山。凯拨官兵前剿,贼势猖獗。〔四月〕二十八日,凯亲率众驻春牛埔,战连日。五月朔,贼党数万云集,凯奋身血战,跃马冲突;贼四面围攻,势穷力困,中鎗坠马。贼刃交下,截其首去。

事闻,诏赠太子少保,予恤、赐祭葬;荫子弟一人以守备用,祀忠义祠。

许云,漳州海澄人;台湾水师副将。

朱一贵倡乱,南路被陷,逆贼环攻府治;云不以水陆分歧,于四月三十日率次子方度、家丁吴国珍等赴春牛埔,援总兵欧阳凯。时镇标官兵俱陷,云冲突血战,杀贼数千人;贼退走。翌日,贼众十余万拥至,云率游击游崇功、千总林文煌、赵奇奉、把总李茂吉,自黎明战至日中,矢穷炮尽。云重创遍体,坠马步战,犹手刃数十贼,势孤无援。贼众愈甚,弁兵俱殁,厉声命次子方度曰:『贼势猖獗,我分当捐躯报国。尔速突围出,将安平、鹿耳门各炮位封钉,无遗贼用;即赍印信,赴提督乞师复仇』。方度号泣,奔突出围。云左臂被贼砍,犹奋勇血战;厉声曰:『吾生不能尽杀尔等,死必来歼灭尔』!贼怒,寸磔之。

事闻,赠拜他拉布勒哈番世职。予恤、赐祭葬,荫子弟一人以守备用,崇祀忠义祠。安平百姓悯其捐躯殉国,为立五忠祠以祀焉。

次子方度随参将王万化征剿朱逆,攻入鹿耳门,克复安平镇,杀贼七鲲身、西港仔、苏厝甲,底定台湾。以军功,补台湾镇中营游击。

罗万仓,陕西人;台湾北路参将。朱一贵之乱,总兵欧阳凯战死,府治失陷;万仓鼓励将士坚守。贼攻北路,连发大炮击之,仆贼旗。贼四面猬集,万仓突围拒战;兵孤无援,踰沟坠马。贼以竹篙截其喉,犹挥刀杀贼而死。妾蒋氏,闻兵败,亦自缢。事闻,诏赠拖色拉哈番,世袭。赐祭葬,荫子弟一人以守备用。妾蒋氏,诏赐旌表。

孙文元,云南人;台湾镇左营游击。朱一贵窃发,欧阳凯等战殁,贼攻府治。文元兵少势孤,于鹿耳门内望北叩首毕,跃入海死。

游崇功,漳浦人;台湾水师左营游击。台寇之乱,崇功奉调援剿,同副将许云并力击败贼众。闻镇营围急,率兵赴春牛埔,而欧阳凯已阵殁;崇功手持大刀,左右冲突,杀贼三十余人,中创坠马死。事闻,与游击孙文元俱赠拖色拉哈番;予恤,赐祭葬,各荫子弟一人以守备用。

胡忠义,陕西人;台湾镇标左营守备。台寇之乱,随欧阳凯率师于春牛埔拒敌。冲锋力战,中炮坠马死。

马定国,陕西人;台湾镇标左营守备。朱一贵攻南路营,定国督兵拒守。贼势猖獗,定国奋力血战,势不能支;大呼曰:『我朝廷命官,岂可遭擒取辱』!遂拔佩刀自刎死。事闻,与胡忠义俱予恤,赐祭葬;荫一子以卫千总用。

蒋子龙,闽县人;台湾镇标中营千总。台寇倡乱,随总兵欧阳凯拒敌春牛埔,大破贼众。次日,贼势复张;子龙奋身疾战,被贼刀断一臂而死。

陈元,侯官人;台湾镇标左营千总。朱一贵倡乱,元率师同本标右营游击周应龙于南路冈山御贼;奋勇扼击,贼败走。明日,直进赤山。又明日,贼悉众四面围攻,元与力战数次,中创被获;逼降,不屈死。

赵奇奉,广东人;台湾水师协标右营千总。台寇环攻南路,奇奉随协镇许云率水师援剿,连败贼众。次日,贼悉众攻春牛埔,奇奉力战死。

林文煌,侯官人;台湾水师协标千总。台寇作乱,文煌随协镇许云率兵援镇军,连日力战于山川台。文煌冲锋杀贼,殁于阵。其弟文甲从师,亦死焉。事闻,与千总蒋子龙、陈元、赵奇奉俱予恤,赐祭葬;荫一子以卫千总用。

李茂吉,漳浦人;台湾水师协标中营把总。台寇之乱,茂吉自请为先锋,随副将许云率兵援镇军。力战于春牛埔,为贼所执,不屈;劝之降,茂吉瞑目厉声曰:『我朝廷职官,岂肯降汝草贼耶』?举足翻其几案,夺贼刀杀贼。贼共斮之,头破裂,骂不绝口而死。

林彦,闽县人;台湾镇标中营把总。台寇之乱,随总镇剿贼于春牛浦。贼悉众来攻,彦争先临阵死之。

林富,长汀人;台湾镇南路营把总。台匪窃发,奉委率兵为游击周应龙前队。引路至赤山,与贼战,贼稍却;富乘胜深入,贼后阵围之,劗刺而死。时有削职把总江先达、镇标右营领旗王奇生,俱力战殁于阵。

石琳,永定人;汀洲镇标中营杷总。康熙六十年,奉差领汀镇兵至台湾换班。适遇台变,琳力请助战;为贼所围,殁于阵。事闻,与把总李茂吉、林彦、林富俱予恤、赐祭;荫一子以卫千总用。

以上十三员暨林文甲、江先达、王奇生,俱奉旨祀忠义祠。

王郡,字建侯;干州人。初冒李姓入伍。康熙六十年,以千总从蓝廷珍收复台湾有功,后为南路参将,始复姓。

雍正六年,升台湾总兵。七年,讨平凤山山猪毛番。九年,彰化大甲西番林武力聚众作乱,凤山流棍吴福生亦乘间为变。郡时已授水师提督,乃先遣游击李荣引兵应援;继侦知福生与商大概等攻陴头甚急,遂决策率兵夜发,与参将侯元勋、守备张玉等三路夹攻,败其前锋。贼复集,自辰至未战数合,贼大溃,各奔窜潜匿;生擒萧田等八人,枭于营门。越日,福生、大概等三十余贼悉就擒。南路既平,而新镇吕瑞麟剿大甲西番,为所围;征兵府中,总督郝玉麟复檄郡讨之。郡师至鹿仔港,遣参将李荫越、游击黄贵等合兵围阿束社;参将靳光瀚、游击林黄彩等各扼隘口,绝其去路。遂渡大甲溪追杀,直抵生番悠吾界,屡有杀获。贼遁南日内山,峭壁峻绝;谍知樵径仅一线,督师攀援而登,炮声震山谷。贼负创走,捣其巢穴、焚其积聚。于是各社望风皆降,缚献渠凶林武力等;北路亦平。十余年来镇台者,郡之功为优云。

张天骏,字鸣佩;仁和人。以千总,留京营效用。检发福建水师,出洋捕贼有功,累升至广东提督。条奏停止采矿,部议革职。旋奉特旨,补湖广常德总兵;调崇明,奉命海运漕粟至闽平粜,遂受台镇。莅任二年余,恩威并济,兵辑民安,台以无事。

天骏为人质直而存心忠厚,识大体,勤于其职。升福建水师提督,去之日,兵民倾城趋送,至有泣下者。令风神庙,立有去思碑。

义民

康熙六十年,总督满保题准:朱一贵等倡乱台湾,占踞郡县、侵犯南路,义民李直三、侯观德、涂文煊、邱永月、黄思礼、刘魁才、林英泰、锺国虬、林文彦、赖君奏等密谋起义,誓不从贼;于四月二十二日,先遣艾凤礼、涂华煊等赴府请兵。五月初一日,府治失陷。各义民随于五月初十日纠集十三大庄、六十四小庄,合粤之镇平、平远、程乡、大埔、闽之永定、武平、上杭各县之人,共一万二千余名,于万丹庄竖立「大清」旗号,连营固守。又以八社仓廒贮粟一十六万余石,遣刘怀道等又带领乡社番民固守仓廒。各义民纠众拒河,严守一月余,不容贼一人南渡淡水。六月十八日巳时,贼从西港口偷渡新园,刘庚甫、陈展裕、钟贵和等统众与贼合战两次,复纠同侯欲达、梁元章、古兰伯与贼战于小赤山;至晚,复战一次,各有损伤。十九日,贼犯万丹,刘庚甫、陈展裕、侯欲达、古兰伯率众拒敌,且战且守,诱贼至滥滥庄。锺沭纯等统众出贼人之后从北面杀入,刘庚甫、梁元章、古兰伯、刘怀道等统众从南面杀入,陈展裕、侯欲达、涂定恩等统众从东面杀出,三面合攻,大败贼众,追至淡水河边;有邱若赡、艾凤礼等拦河截杀,贼众无船可渡,溺死及杀死者数千余人。义民为首之涂文煊及乡壮被贼杀伤死者。一百一十二人。夺得大铳四位、砂炮四位,伪札、伪印旗号、军器甚多。奉旨从优议叙,给台地守土义民札付一百一十五张、引兵杀贼义民札付三十六张、擒贼义民札付二十三张。

乾隆元年,总督郝玉麟题准:台湾北路大甲西等社凶番肆逆不法,旋即平定;其阵亡、伤亡、受伤之义民、随丁、壮丁、通事人等,照乡勇之例赏给。册开一等、二等、三等军功之义民人等,酌量分别等次赏给。

乾隆五年,总督德沛题准:雍正十年,北路凶番不法,南路吴福生等乘机纠众;义民侯心富等先于康熙六十年朱一贵窃发案内已经立功,至雍正十年,复行率众九百余人渡河应援,贼众奔溃;又经水师提督王郡调赴军前备充向导,出力用命,应予以优叙。均照部册有名外委例,各加一等授为千总,给与札付。

乾隆十年,总督马尔泰、巡抚周学健议准:剿捕匪犯吴福生等并北路凶番案内立功册报有名之义民,毋论已未请给功札,许赴地方官陆续具呈查明档册,唤同里正、副等当堂确讯。如果无顶冒影射情弊,即会同营员秉公考验,加具印结,详送台湾镇道覆验,转送督、抚会同亲加考察。倘有年力壮健、才技出群者、列为一等;即予考拔外委、把总。如或人材汉仗去得而技艺未能娴熟,列为次等;准予分发内地各标营食粮效力,另侯考拔。若有假冒顶替情弊事发,依律治罪。其材技平常、不愿赴考者,听其自便;功册注销。

附考

台湾始入版图,为五方杂处之区,而闽、粤之人尤多。先时,郑逆窃踞海上,开垦十无二、三。迨郑逆平后,招徕垦田报赋。终将军施琅之世,严禁粤中惠、潮之民,不许渡台;盖恶惠、潮之地,数为海盗渊薮而积习未忘也。琅没,渐弛其禁,蕙、潮民乃得越渡。虽在台地者,闽人与粤人适均;而闽多散处、粤恒萃居,其势常不敌也。康熙辛丑朱一贵为乱,始事谋自南路粤庄中。继我师破安平,甫渡府治,南路粤庄则率众先迎,称为义民。粤庄在台,能为功首,亦为罪魁。今始事谋乱者既已伏诛,则义民中或可分别录用,以褒向义。加以严行保甲,勤宣圣谕,使食毛践土之众,一其耳目、齐其心志,则粤民皆良民也。何以禁为(「理台末议」)?

船政

修造哨船工料:大吉木(长七丈余,围五尺余)、中吉木(长六丈余,围四尺余)、浮溪木(长五丈余,围三尺余。俱衫木名)、高洋木(杉木之略小者)、柁、碇、龙骨(每船头、尾、中共三节,长短配桅之丈尺;系松木所制)、大桅(赶缯长八丈五、六尺,围七、八尺;篷艍长六、七丈,围五、六尺不等;按艍之长短配用)、头桅(赶缯长六丈余,围四尺八、九寸;篷艍内有改造加长、加阔,桅长五丈余,围三尺七、八寸:俱照船身长短配用)、大橹、小橹、大小风篷、大小桅饼(大木圈。或十余、或数个,用套大桅,便于起篷)、大小无底升(亦木圈。风篷挂于桅上,用木圈以动之。赶缯一千三百个、双篷艍七、八百个)、樟梁头、梁座、大桅座、头桅座(头尾)、托浪板、斗盖、水柜、头禁水(镶船头木)、尾禁水(镶船尾木)、上金(尾楼边高起木)、下金(在船尾水内,用以拴柁)、招(船顶上招子,便于头起也)、撑面(舱盖)、扛罩(舱口直木。此木自官厅口起、至大桅兜止,所罩舱之撑盖,俱扛于此;故名。隔舱板木,乃横木也。在大桅处,名曰含檀,又曰梁头;在各舱,则名堵经)、披枋(杉木板,隔船两边水)、笨枋(船顶板,在战棚枋之下)、占柜(铺官厅顶盖)、覆竹(船两旁所钉樟木)、车战棚(杉木板,重铺笨枋上)、车耳(扯篷、起碇,■〈纟索〉缚于此)、■〈稳,木代禾〉仔(水蛇下湾木)、缭牛(系大篷脚■〈纟索〉)、湾极、直极、头尾八字极(俱樟木。用以镶船)、屈手极(妈祖堂前两湾樟木。大赶缯用,双篷艍无)、番人耳(船头木)、头含檀(树头桅木)、大含檀(树大桅木。凡船身长阔、满汉字号,俱于此印烙)、大转水(附大仓檀木)、含檀鞋(削成方木,镶含檀内)、木里鞋(镶桅座内方木)、转水鞋(船梢上两边方木)、车档(扯篷、起碇绞棍木)、大鹿耳(夹大桅木)、头鹿耳(夹头桅木)、夹车档(靠车木棍)、金楦(下金内木棍)、软箸(船尾中间镶木,用以夹舵)、橹椽(放橹架。一作橹床)、上下秤(拴风篷木头。尾在上者名上秤、在下者名下秤)、尾穿梁(船尾柱)、通梁(舱口上木)、下株梁(船底木)、舵牙(夹舵木)、水蛇、猴楦、桅猪(见下)、铁钉(赶缯一千八百斤、篷艍七百斤)、茅铁(四、五百斤)、櫆藤(十斤)、张篷水藤(百余斤)、黄麻(为绳■〈纟索〉之用。其名有大律■〈纟索〉、小律■〈纟索〉、篷踏■〈纟索〉、小踏■〈纟索〉、大母■〈纟索〉、小母■〈纟索〉、大千斤坠、小千斤坠、篷尾吊、小篷尾吊、鸡贯、流浪■〈纟索〉之属)、棕(亦为绳■〈纟索〉之用。其名有篷头根、篷尾根、舵吊、虎尾、碇奴、碇■〈纟索〉、摘尾、腰边秦、出尾秦之属。二项,赶缯一千数百斤,篷艍八、九百斤)、篾碇■〈纟索〉(二条。每条篾三担、草四担)、桐油(赶缯一千五百斤,篷艍五、六百斤。每油百斤,配灰三百斤、钉一百斤、网纱一百斤)、网纱(破鱼网炼入油灰内,用以补缝)、灰、草饼(舂灰用)、炭(千二百斤至千八百斤)、勒肚(拴舵■〈纟索〉。自船底贯于碇前结紧,舵乃得有力;水浅放去松,便可悬起)。杉板船、尾楼灯、金鼓各一。其余颜料、旗布、匠役、工价,大修、小修为数不等。

附考

凡大吉木、中吉木、浮溪木、高洋木、柁、碇、龙骨、大桅、头桅、大橹、小橹、松板(作梁头炮架并锯作捋路用)、棕苓竹(篷上用。有大小二种)、檬榜(系柯木,榜大桅用)、连转木(做篷、碇等车并开板做柁用,系杉木。长二丈三尺,围三、四尺不等;头尾如一,并无粗细)、松筒(对锯开,作龙骨三节)各项,产自省城,委员采办;铁钉、茅铁、桐油、山城板(系小杉木锯开,铺舱并猫狸内垫板用)、网纱、櫆藤、尾楼灯、旗布、颜料、锣、鼓、大小风篷、无底升、桅饼、桨各项,产自漳州,端人采买。其余各项,虽产台属,地近生番,深山溪涧,挽运维艰(「旧志」)。

「台海使槎录」云:『台、澎各标营船,初俱分派通省内地厅员修造。康熙三十四年,改归内地州县。其尚可修整而不堪驾驶者,内地之员办运工料,赴台兴修。迨按粮议派,台属三县亦分修数只。此非偏庇台属,以内地各厂员多力分,工料俱便;不烦运载,可以克期报竣。后定在近道、府监修。统计闽省船只,匀派通省道、府,乃将台、澎九十八船内派台湾道、府各十八只,余俱派入内地。既而,仍归内地修造;惟未至朽烂而不堪驾驶者,留台修补。至康熙四十四、五年间,仍俱改归台属。而派府船数倍于道,令其与福州府分修;议于部价津贴运费外,每船捐贴百五十金,续交盐粮厅代修其半,道、镇、协、营、厅、县共襄厥事。迨后专责知府,并将道船亦归于府。雍正三年,两江总督查弼纳题准:设立总厂于通达江湖之所,百货聚集,鸠工办料均属省便。每年派道员监督,领银修造;再派副将或参将一员,公同监视,务节浮费,均归实用。部价不敷银两,历来州县协贴;仍应如旧。复经总督满保会题:将台、澎战船九十八只,于台湾设厂,委令台道、台协监督修造。于是各船尽归台厂,而道、协之责任独重矣(同上)。

余所坐海船,桅木之值数百金。柁师云:得之外域者任重,当风不稍屈曲;长可八丈,通身无节,名「打马木」。明监察御史路振飞「按闽摘略」云:『崇祯六年,遣户科给事中杜三策、行人司司正杨仑册封琉球。先期,采木造舟,大桅屡求未获;嗣于宁化县方得应用。独铁力木柁,产自广南;差官采买,回大鹏所被贼焚劫。复支银五百五十两,前往海澄县采买二门,运到副用』云云。今盐木柁尚值数十金,亦广南所产(「赤嵌笔谈」)。

每船载杉板船一只,以便登岸;出入悉于舟侧,名水仙门。碇凡三,正碇、副碇、三碇(正碇一名将军碇,不轻下),入水数十丈;棕藤草三緪,约值五十金。寄碇先用铅锤试水深浅,绳六、七十丈;绳尽犹不至底,则不敢寄。铅锤之末涂以牛油,沾起沙泥,柁师辄能辨至某处。有占风望向者,缘篷桅绳而上,登眺盘旋,了无怖畏;名曰「亚班」(同上)。

南北通商,每船出海一名,即船主。柁工一名、亚班一名、大缭一名、头碇一名、司杉板船一名、总铺一名、水手二十余名或十余名。通贩外国,船主一名。财副一名,司货物钱财。总捍一名,分理事件。火长一正、一副,掌船中更漏及驶船针路。亚班、柁工各一正、一副,大缭、二缭各一,管船中缭■〈纟索〉。一碇、二碇各一,司碇。一迁、二迁、三迁各一,司桅■〈纟索〉。杉板船一正、一副,司杉板及头缭。押工一名,修理船中器物。择库一名,清理船舱。香公一名,朝夕焚香楮祀神。总铺一名,司火食。水手数十名(同上)。

海船按十二支命名:船头边板,曰鼠桥;后两边栏,曰牛栏;柁绳,曰虎尾;系碇绳木,曰兔耳;船底大木,曰龙骨;两边另钉湾杉木,曰水蛇;篷击绳板,曰马脸;船头横覆板插两角,曰羊角;镶龙骨木,曰猴楦;枹桅篷绳,曰鸡冠;抱碇绳木,曰狗牙;拄桅脚杉木段,曰桅猪(同上)。

凡商渔船往崇爻社贩卖番货,乾隆二十年示禁;如有藉端越贩,照偷越番境例,从重治罪。其社丁应纳番饷,责成通事由陆路输纳。

人物

进士举人乡贡例贡武进士武举列传列女流寓

邱文庄破琼山之荒、海忠介系中州之望,地以人传,何论绝岛。台屹处海洋,蛮天菁岭,求其青编夙汗者不少概见。自归国朝版图,声教远讫,易狉獉以文明,科名后先辉映。其间瑰行奇节、闺门闾巷,代不乏人;以至间关栖止,亦萃名流。则勿谓蜑烟蜃雨间,佳气蜿蜒,鲜所锺灵也。若乃沐久道之化成,涵育蒸濡,当必有植名教而开风气者,挺然杰出为第一流人;则采风者,有厚望焉。志人物。

进士

举人

乡贡

例贡

武进士

武举

列传

列女

流寓

进士

乾隆四年,巡视台湾御史诺穆布等奏请会试之期,台郡士子照乡试例,于福省中额内编台字号取中一名。部议:『台郡士子来京十名以上,再行奏闻,恭请钦定』。

乾隆二十二年丁丑(蔡以台榜):王克捷(诸罗附生)。

举人

康熙二十六年,福建提督张云翼奏准:台湾于闽省乡试另编字号,中额一名。三十六年,总督郭世隆奏准:撤去另号,通省一体匀中。雍正七年,巡察台湾兼理学政御史夏之芳奏准:台湾贡监、生员仍照旧例另编台字号,于闽省中额内取中一名。雍正十三年,巡抚卢焯奏准:于本省解额之外,不论何经,加增台湾中额一名。乾隆元年,巡抚卢焯奏准:恩科福建加中三十名,内台湾于原额外加中一名。

康熙二十六年丁卯科(萧弘梁榜):苏莪(凤山附生)。

二十九年庚午(潘金卣榜):邑星灿(凤山附生)。

三十二年癸酉(郑基生榜):王璋(府学附生。有传)。

三十五年丙子(余正健榜):王际慧(凤山附生。龙溪教谕)。

四十四年乙酉(施鸿纶榜):王茂立(台湾附生。龙岩教谕)。

五十年辛卯(许斗榜):杨阿捷(府学附生。惠安教谕)、王锡祺(诸罗附生)。

五十二年癸巳(江日升榜):杨朝宗(台湾附生)。

五十三年甲午(林廷选榜):陈飞(台湾附生。本姓张)。

雍正元年癸卯(廖学信榜):王世臣(府学附生。本姓陈)。

四年丙午(吴士拔榜):庄飞鹏(府学附生)。

七年己酉(陆祖新榜):陈文苑(凤山拔贡)。

十年壬子(叶有词榜):廖殿魁(凤山拔贡)。

十三年乙卯(黄元宽榜):陈邦杰(府学拔贡)、石国球(台湾附生)。

乾隆元年丙辰(蔡云从榜):张岳(府学附生)、蔡朝英(台湾附生)、李树滋(凤山廪生)。

三年戊午(出科联榜):陈辉(台湾增生)、王宾(台湾廪生)。

六年辛酉(邱鹏飞榜):陈连榜(府学附生)、李如松(凤山廪生)。

九年甲子(朱任琇榜):张简拔(诸罗增生)、黄师琬(彰化廪生)。

十二年丁卯(黄元吉榜):陈名标(府学生□)、林垂芳(台湾□生)。

十五年庚午(蓝彩琳榜):林大鹏(府学□生)、卓肇昌(凤山拔贡)。

十七年壬申(蔡廷芳榜):林昂霄(府学□生)、唐谦(凤山□生)。

十八年癸酉(骆天衢榜):谢其仁(凤山□生)、王克捷(见进士)。

二十一年丙子(杨凤腾榜):穆帝赍(府学□生)、庄文进(凤山□生)。

二十四年己卯(孟超然榜):杨对时(府学廪生)、白紫云(彰化附生)。

二十五年庚辰(张克绥榜):尤廷封(府学廪生)、张源仁(府学□生)。

二十七年壬午(赖涛榜):蔡霞举(台湾□生)、张源德(台湾岁贡)。

乡贡

康熙二十七年:王喜(府学。手辑「台志」;旧志创始,多采其语)。

二十八年:陈天机(府学)、王弼(台湾。松溪训导。康熙三十四年分修「郡志」)、曾联镳(凤山)、蒲世趾(诸罗。古田教谕)。

二十九年:吴蕖(府学)。

三十年:蔡复旦(府学。闽清训导,升永安教谕)、冯昆玉(台湾。寿宁训导)、黄巍(凤山。康熙三十四年分修「郡志」)、周盛(诸罗)。

三十一年:陈澜(府学)。

三十二年:苏知宜(府学)、陈逸(台湾。福安训导。康熙三十四年分修「郡志」,五十八年分修「诸罗志」)、何则鸣(凤山)、马廷对(诸罗。南安训导。康熙三十四年分修「郡志」,四十三年董建诸罗学宫)。

三十三年:庄一煝(府学。延平训导)。

三十四年:柳梦和(府学。龙岩训导,升沙县教谕)、郑萼达(台湾。永福训导。康熙三十四年分修「郡志」)、蔡邦彦(凤山。宁洋训导)、许汝舟(诸罗。寿宁训导)。

三十五年:王日登(府学。泰宁训导)。

三十六年(是年恩、拔、岁并举行):郑光基(府学。恩)、郑国对(台湾。恩)、郭允豪(凤山。恩)、卢贤(诸罗。恩。康熙三十四年分修「郡志」)、苏一鸣(府学)、黄位思(府学。拔。原籍闽县。其孙元宽,雍正乙卯科解元)、郭光萃(府学。拔)、陈绍美(台湾)、王联魁(台湾。拔)。梁六善(凤山。闽县训导)、施世榜(凤山。拔。寿宁教谕,升兵马司副指挥)、林中桂(诸罗)、杨以仁(诸罗。拔)。

三十七年:黄元倬(府学。尤溪训导,升尤溪教谕)。

三十八年:张铨(府学。归化训导。康熙三十四年分修「郡志」)、辜南金(台湾)、张祚(凤山。南平训导)、薛维英(诸罗)。

三十九年:蔡恺兰(府学)。

四十年:许士骐(府学)、林虞良(台湾)、王蕙冈(凤山)、林中騋(诸罗)。

四十一年:陈道南(府学。长泰训导)。

四十二年:陈腾祥(府学)、陈尚最(台湾。宁洋训导)、叶朝弘(凤山)、方宗伟(诸罗)。

四十三年:江琳(府学。莆田训导)。

四十四年:叶昕(府学。武平训导)、施玮(台湾。侯官训导)、李为泽(凤山)、陈志(诸罗。福清训导)。

四十五年:林彦瑛(府学。大田训导)。

四十六年:陈文达(府学。康熙三十四年分修「郡志」,五十八年分修台、凤二邑志)、颜我扬(台湾。归化训导)、郑其炳(凤山)、吴一鸣(诸罗)。

四十七年:胡琛(府学。恩)、林萃冈(府学。兴化训导)、陈圣彪(戊子副榜)。

四十八年:叶道坦(府学。训导)、郭必捷(台湾。宁洋训导)、陈宗达(凤山)、林浚(诸罗)。

四十九年:蔡光座(府学。长汀训导)。

五十年:张应时(府学。沙县训导)、张缵绪(台湾。同安教谕)、吕世昂(凤山)、苏克缵(诸罗。崇安训导)、许宗岱(辛卯副榜。代州判)。

五十一年:许冈(府学。泰宁训导)。

五十二年:洪登瀛(府学。恩。罗源教谕)、林璲(台湾。恩。永福教谕)、郑应球(凤山。恩)、林中梅(诸罗。恩)、蔡振声(府学。长乐训导)、蔡梦弼(台湾)、吴台成(凤山)、洪成度(诸罗)。

五十三年:蔡应新(府学)。

五十四年:蔡邦俊(府学。长汀训导)、金继美(台湾。康熙三十四年分修「郡志」)、郑其灼(凤山。长泰训导)、郑隆彤(诸罗。南平训导)。

五十五年:董大章(府学)。

五十六年:杨文定(府学)、张天佐(台湾)、蔡骏声(凤山)、许琇(诸罗。闽清训导)、王元辉(丁酉副榜)。

五十七年:粘敏求(府学)。

五十八年:刘荣衮(府学)、陈鹏南(台湾。连江训导)、蔡缵烈(诸罗。光泽训导)。

五十九年:郑基岳(府学)。

六十年:黄必第(府学)、石锺英(台湾)、李钦文(凤山。南靖训导。康熙五十八年分修台、凤、诸三邑志)、庄特远(诸罗)。

六十一年:辜经(府学。恩)、孙文振(府学)。

雍正元年(是年恩、拔、岁并举行):张从政(台湾。恩。拣选州判)、詹捷(凤山。恩)、陈浚发(诸罗。恩)、李清时(府学)、谢飞鹏(府学附。拔。本姓陈)、陈洪言(府学附,拔)、洪大初(台湾)、石云路(台湾附,拔)、张开铣(凤山)、陈文苑(凤山附,拔。己酉中式)、陈桧堂(诸罗)、林中莱(诸罗附,拔。拣选州判。本姓马)。

二年:薛烈(府学。本姓王)。

三年:陈鹏飞(府学)、颜宗文(台湾)、许士丽(凤山)、欧阳达(诸罗)。

四年:郑国庆(府学)。

五年:叶其苍(府学)、洪亦缨(台湾。本姓李)、林起鹏(凤山)、洪绩(诸罗。本姓陈)。

六年:陈云从(府学)。

七年:吴滋灿(府学。本姓陈)、陈邦杰(府学廪,拔。乙卯中式)、张方升(府学廪,拔)、李栖凤(台湾)、洪际春(凤山)、廖殿魁(凤山廪,拔。壬子中式。是年拔三人)、陈慧(诸罗。分修「诸罗县志」)。

八年:陈杏元(府学)。

九年:黄名臣(府学)、林长春(台湾)、王凤池(凤山)、陈必第(诸罹)。

十年:张士箱(府学。漳州训导。康熙五十九年分修「台湾县志」)。

十一年:柯德玉(府学)、余修(台湾)、施士燝(凤山。兴化训导)、许明健(诸罗)。

十二年:王思兴(府学)、林邦彩(府学廪,拔)。黄佺(台湾廪,拔。乾隆元拣选,以州判用)、陈王选(凤山附,拔)、蔡开春(诸罗廪,拔。是年拔四人)。

十三年:刘元相(府学。恩)、余奋乡(台湾。恩)、张好瑛(凤山。恩)、陈任文(诸罗。恩)、谢国球(府学)、王邦俊(台湾)、陈璇(凤山)、林诸冠(诸罗)。

乾隆元年:陈奎(府学)。

二年:黄之猷(府学。本姓袁)、郭朝宗(台湾)、李树乔(凤山)、陈衷和(诸罗)。

三年:许元珪(府学)。

四年:陈云龙(府学)、杨廷栋(台湾)、杨清时(凤山)、周日灿(诸罗)。

五年:王大猷(府学)、黄继业(府学廪,拔)、蔡培(府学增,拔)、施士膺(台湾廪,拔)、卓肇昌(凤山廪,拔)、林玉书(诸罗廪,拔)、丁鸣蜚(彰化廪,拔)。

六年:范学洙(府学)、杨邦望(台湾)、林皋(凤山)、颜仲凤(诸罗)、郑联芳(辛酉副榜)。

七年:林名世(府学)。

八年:蔡锺岳(府学)、林日高(台湾)、吴际元(凤山)、金鸣凤(诸罗)。

九年:王立新(府学)。

十二年:朱芾(府学)、苏翼宸(台湾)、陈云从(凤山)、许廷辅(诸罗)。

十三年:杨文树(府学)。

十四年:黄幡然(府学)、卢昌裔(台湾)、黄际春(凤山)、林作哲(诸罗)、张作雨(彰化)。

十五年:萧元光(府学。恩)、张惠迪(台湾。恩)、卢尔德昌(凤山。恩)、吴元琛(诸罗。恩)、刘克敬(彰化。恩)、杨俊(府学)。

十六年:陈鸿伦(府学。恩)、陈绍黄(台湾。恩)、童作楫(凤山。恩)、方员(诸罗。恩)、蔡思衍(彰化。恩)、林栖凤(府学)、吕昆玉(台湾)、谢元音(凤山)、陈三英(诸罗)。

十七年:林有凤(府学)。

十八年:钱元起(府学。拔。考授州判)、张花春(诸罗。拔)、吴南辉(彰化。拔)、杨廷英(府学)、侯世辉(台湾)、萧有文(凤山)、赖继熙(诸罗)、陈元训(彰化)。

十九年:王化成(府学)。

二十年:郭世标(府学)、方达圣(台湾)、杨鸣凤(凤山)、林河清(诸罗)。

二十一年:朱瑞麟(府学)。

二十二年:王廷瑜(府学)、吴元(台湾)、许学周(凤山)、王梦鲤(诸罗)、张登第(彰化)。

二十三年:游楚材(府学)。

二十四年:陈林锦(府学)、张源德(台湾)、钱鏄(凤山)、欧阳騧(诸罗)。

二十五年:吕日臣(府学)。

二十六年:简国柱(府学。恩)、林起廉(台湾。恩)、林鹏举(凤山。恩)、郭元善(诸罗。恩)、谢锡名(彰化。恩)、江中起(府学)、徐廷琬(台湾)、周连璧(凤山)、许殿辅(诸罗)、陈权(彰化)。

二十七年:陈志魁(府学)。

例贡

雍正二年以后,例贡非由廪生者,不得以教职用;现任教职,俱罢去。

吴元之(归化训导,呈请终养)、林廷芳(沙县训导)、李士敏(延平训导)、陈君锡、张方高(建宁县训导)、张导升(俱廪)、王凤来(漳平训导,升开州府同知;刑部员外郎,升怀庆知府)、王纯(上杭训导,升庐州同知、刑部员外)、吴振经(训导,升开封府同知、署开封府知府)、林长盛、卢芳型、黄师韩、施士安、李国祯、郭邦英、陈国栋、郑勋业、陈应魁、刘荣遴、傅汝梅、李雰、李桃、林怀西、王麟、林其蕡(泰宁训导)、饶嗣珍(大田训导)、廖中起、李廷撰、陈焜、陈汝楫、王应选、蔡文达、林怀瑾、李明廷、陈附柏(本姓林)、郑应捷、王朝鉁、王良佐、黄振昌、陈奇典、陈应光、丁宸、郑大枢、陈方升、江日照、石国珠、黄国英(即用州同)、黄长青、董廷英、施士成、吴振统、吴振纶、李朝玺、蔡必昭、蔡壮器、陈天明、陈鸣鸾(俱由附生)、蔡维新(由增生)、李明选(由监生。以上俱乾隆十年「旧志」)、李凤飞、苏廷扬、陈廷标、许联璧、李朝瑜、蔡大勋、陈文英、陈文焕、郑光永、俞成沛、陈文炳、侯锡麟、许应元、陈元龙、李锺彩、黄为翰、施嘉春(以上俱府学附生)、翁昌龄、张方大、李朝桂、蒋士贤、吴庄敬、徐仰高、陈廷藩、詹学魁(附生)、陈毓秀(以上俱台湾人)、高其祥(附生)、吴一尊、吴超宗(俱由附生)、黄璜勺、高如山(附生)、传升元(廪生)、王懋德(附生)、廖殿萃(附生)、施国贤(廪生)、陈正春(增生)、廖殿丞(附生)、吴因(附生)、畲世道(廪生)、施士范、吴可(附生。以上俱凤山人)、张名佑、魏鸣玉(俱由附生)、蔡壮猷、陈志先、张维朝(即用州同)、方大实、翁云宽(即用州同)、叶璇玉(即用州同)、陈文英、陈日茂(俱由附生)、林振魁、许巽元、蔡大勋(附生)、李联拔、陈世纶、张国栋、蔡维韩、章振香(附生)、陈凤池、蔡壮聘(即用州同)、陈廷标(附生)、叶廷扬、林国富、黄光岳、吴瀚海、翁云高、薛文琛、郭焕祥、林飞凤、萧光赫(附生)、薛登选、蔡必懋、刘毓奇、邓耀国、叶大经(附生)、江鼎万(以上俱诸罗人)、黄璧(附生)、吴洛、郭大通(附生)、蔡宗岳、王化成、颜鼎玉(俱由附生)、萧复旦、杨志申(以上俱彰化人)。

武进士

康熙三十三年甲戌:阮洪义(联捷)。

四十五年丙戌:叶宏桢(联捷)。

四十八年己丑:柯参天。

五十一年壬辰:林大瑜(联捷)。

五十二年癸巳:许■〈犭俞〉(侍卫。授镇标中营游击,转延平府游击)。

五十七年戊戌:范学海(甲辰殿试,授山东兖州寿张营中军守备,署本营游击。雍正十一年,以母老病,请假终养)。

乾隆四年己未:蔡庄鹰(侍卫。五年,请假省亲,卒于姑苏旅次)。

武举

康熙二十九年庚午:林逢秋(凤山)。

三十二年癸酉:阮洪义(台湾)。

三十五年丙子:许仪凤。

三十八年己卯:王之彪(台湾)。

四十一年壬午:陈进元(府学)、王臣、洪国珠(俱台湾)、吴有声、曾国翰(俱凤山)。

四十四年乙酉:叶宏桢、洪奇英、黄继捷、黄应魁、施世黻(俱府学)、李清运、蔡志雅、萧凤来、黄彩(俱台湾)、柯参天、张化龙(俱凤山)、许■〈犭俞〉(诸罗)。

四十七年戊子:吴朝佐(府学)、薛宝珠、周良佐、许兆昌(俱台湾)、蔡一聪、蔡朝凤、翁士俊、谢希元(俱凤山)、许兴(诸罗)。

五十年辛卯:林大瑜(府学)、林培(府学)、陈士成(台湾)、颜士骏(凤山)、余立赞(诸罗。本姓蔡)。

五十二年癸巳:黄廷魁(台湾)、林中颖(诸罗)。

五十三年甲子:王元功(府学)、洪壮猷(诸罗)、苏学海(诸罗)、曾天玺(府学文生)、许庄威、苏时亨(俱台湾)。

五十六年丁酉:王桢镐(解元。本姓李)、范学海(亚魁)、李明德、黄彦彰(俱台湾)、赵奇遇、李行可(俱凤山)、洪奇猷(诸罗)。

五十九年庚子:汪玉润(府学)、曾英杰、萧凤求(俱台湾)。

雍正元年癸卯(恩科):蔡联芳、洪秉彝(俱府学)、李朝龙(凤山文生)。

二年甲辰:刘大璸(府学)、施世爵(台湾)。

四年丙午:杨逢春(台湾)。

十年壬子:郑和泰(凤山)、张光国(诸罗)、刘长青(彰化)。

十三年乙卯:许志刚(台湾)、苏惟豫(凤山文生)、黄绍辉(诸罗)、颜振云(彰化)。

乾隆元年丙辰:吴志超(府学)、蔡庄鹰(府学)、韩克昌(文生)、邱世质(诸罗)。

三年戊午:范学山(府学)、林日茂(府学)、王振业(台湾)、许日文(凤山)、欧阳谷(诸罗)、林长春(彰化)。

六年辛酉:许大勋(府学)、吴景福(彰化)。

十二年丁卯:姚天敏(府学)、陈天拱(彰化)。

十五年庚午:陈廷魁(府学)、蔡青海(府学)、张超伦(府学)。

十七年壬申(恩科):郑鸿善(府学)、庄英(府学)。

十八年癸酉:陈廷光(凤山)。

二十四年己卯:金英(府学)、张国栋(府学)。

二十五年庚辰(恩科):黄国梁(府学)、黄廷英(府学)。

列传

萧明灿,隶籍台湾,本泉之安海人。生踰岁而孤。顺治十一年,伪郑掠泉州,明灿甫五岁,与母林氏相失,号泣道左。其叔祖某携之至台,以为己子。迨明灿稍长,始稔遭寇失母之故;行求内地不获,积有年所。最后,与家人诀,誓不见母不复生还。继遇延平族人,知其母依倚以居;欢迎以归,备极孝养,人比之朱寿昌云。明灿子凤来、凤求,并举武乡试。

王璋,字昂伯;台湾人。康熙癸酉举人。三十四年,分修「台湾郡志」。初为云南宜良令,洁己爱民。丁母艰,百姓数千吁留于云抚。璋素服,从间道旋家。服阕,起知湖广房县。寻升主事,迁监察御史。卒于官。

陈远致,字子静;台湾人。康熙二十二年,以军功署参将,协赞水师提督施琅平台。冲锋陷阵,攻克澎湖;前后赏银一千三百。平台后,留远致安插居民;将所给银两,募佃开垦田园二万余亩。升左都督,管台湾镇标左营游击事;给拖沙喇哈番,纪余功二次。寻升瑞安副将陛见,以年老准原品休致。子应橙、天杓,六十年随征平朱一贵功加,署都司;由把总,累升守备。

列女

郑氏,郑斌女;配续顺公沈瑞。辛酉,傅为霖反间谋泄,株连及瑞;囚其眷属,独氏发归。氏泣谓父曰:『儿既适沈,生死与共。今罹重祸,儿安可独生?愿遣儿同系』。斌从其请,羁之别室。及瑞将缢,使人持一带别氏。氏自结缳,其弟泣挽之,氏曰:『生为沈家人,死为沈家鬼;姊从此辞矣』。遂投缳死。

黄氏弃娘,台湾人;黄堂壮女。年十九,适伪宾客司传为霖次子璇。为霖以反间谋泄,父子俱置极刑,家属发配;氏兄铨为氏营救,得免。方璇之被系也,氏犹日望其生;及父子遇害,遂决意身殉。其兄多方慰之,氏泣曰:『今日之事,子为父死、妻为夫亡,于理甚顺;妹复何憾』!遂自缢。闻者哀之。

陈氏,郑克■〈臧上土下〉妻、陈永华女。少知书守礼。克■〈臧上土下〉者,郑经螟蛉子也。经西寇,委政于永华,请立克■〈臧上土下〉为监国。经败东还,永华亦殁,即以国事付克■〈臧上土下〉。无何,经病亡。诸弟于丧次扬言曰:『彼非郑氏子,孰肯为之下』?环诉于经母董氏,董氏命幽克■〈臧上土下〉,收监国印;克■〈臧上土下〉自缢死。当克■〈臧上土下〉之被执也,语陈曰:『事变矣,恐不能相保』。陈曰:『夫在与在、夫亡与亡,无相负也』。董氏以永华故,礼遇陈;陈曰:『昔为箕帚妇,今为罪人妻;愿出居,待亡夫百日后即从地下耳』。许之。乃处陈别室,置克■〈臧上土下〉柩其中,旦暮哭奠。既卒哭,沐浴整衣,缢于柩侧;与克■〈臧上土下〉合葬台之武定里洲仔尾。

郑氏宜娘,漳郡人。年十八,适台邑谢灿。灿远贾,三载始归;寻病卒。氏朝夕号泣,誓以死殉。邻妪慰之曰:『姑老家贫,且无兄弟;若何』?氏曰:『妇人从一而终;余惟知「从一」之义耳』。遂投缳死。伪天兴州为建坊表之,即今下寮港街「贞节」坊是也。

阮氏荫娘,台湾人。年十六,归王寻,居安平镇。未有出,抚夫伯兄遗腹子,备极鞠育。已而夫殁,其仲兄来哭;殡毕,氏请所抚侄为夫立后,许之。遂欲自缢,仲嫂急救,且慰之曰:『叔死不可复生,姒何自苦乃尔』?氏曰:『夫死,誓不独生;得同归,愿足矣』。仲使人防之密,氏醉以酒,即严妆洁服从容就缳。雍正五年,祀节烈祠。

郭氏益娘,台邑曾国妻。年十八,未有出;国溺海死。氏日夜哀哭,誓不欲生。已而白所亲曰:『夫亡,义不独存;愿相从地下』。劝弗止,遂自缢。雍正五年旌表,祀节烈祠。

赵氏,台之镇北坊人;归李宋。年二十有二,宋病侍药,不梳洗、不解衣。俄宋死,氏哀恸凄惨,誓与同穴。迨卒哭,遂自经死。台之士民高其节,争吊祭之。雍正五年,祀节烈祠。

郑氏月娘,台湾人;哲光女。年十九,归凤山王曾儒。逾年,儒卒;翁以贫故,欲速葬。月娘乞稍缓,愿死同穴。翁嘱邻媪劝止之,月娘曰:『夫病剧时,吾以死许之矣;义不可移』。投缳而死。绅士竞挽以诗。知县宋永清高其节,亲祭氏坟,匾其庐曰「百年今日」;盖宋挽诗有「百年今日乾坤老」之句也。雍正五年,祀节烈祠。

纪氏险娘,台湾人;纪惠女。少许字吴使。年十八,未嫁而使病;氏闻之,寝食俱废。寻便殁,氏遂自经以殉。夫家移使柩,与纪合葬武定里洲仔尾。雍正五年,祀节烈祠。

王氏德娘,台湾安平镇人;适杨轸。轸捕鱼溺水死,氏年二十二,家惟老翁、幼女。将卒哭,夜四鼓,设祭筵哭奠毕,即入房自缢。林封君宸昌白协镇张国,拜而敛之。宸昌及台人士赋诗以挽,有「惜女怜翁尽节难」之句,盖纪实也。

王氏■〈毛上灬下〉娘,诸罗人;欧预妻。年二十适预,逾年而预卒。王氏哀毁悲号,治丧尽礼。既卒哭,白内外诸亲,沐浴更衣自缢而死;合葬善化里北仔店。雍正五年,祀节烈祠。

黄氏器娘,黄勉女;台邑武定里人。幼许陈越琪;闻琪病,即为减膳祈祷。迨琪死,父母秘不与言;氏密察得实,遂自缢。夫家舁琪柩与氏柩会于路,合葬魁斗山。康熙六十一年旌表,建坊十字街。

庄氏珠娘,台湾人;庄连女。少许配陈景昭。年十八,未婚而景昭病故。珠娘闻讣,脱簪珥、更素服。家人虑其殉也,防之密;乃佯谈笑。越旬日,入室自扃;母呼寂然,急破扉视,已投缳矣。因附窆景昭墓右。先是,连有弟宗,聘高氏金娘;年十八,未婚而宗卒。金娘闻讣,即削发为尼。又有妹劝娘,未嫁以母病笃,祷天割股和羹以进,母食而愈;即珠娘胞姑也。人以为节孝贞烈,萃于庄氏一门,诗以挽者累卷帙焉。

蒋氏,北路参将罗万仓妾。朱一贵之变,贼犯诸罗城,万仓出与战,为贼所殪。氏见万仓所乘马逸归署带血,曰:『吾夫其死矣』!遂自缢以殉。事闻,旌表,祀节烈祠。

袁氏顺娘,台湾人;袁权女。年十六,适鲁定公。甫六月而定公殁,袁哀恸凄惨。越七日,白内外诸亲,自缢以殉;合葬魁斗山西。雍正五年旌表,祀节烈祠。

林氏,台湾人;辜纯汤妻。汤卒,林年二十二;无子,抚其媵二子为己子。事姑孝;姑病笃,刲股和药,吁天减算以益姑寿。病果痊,延五年乃卒。里闬称为辜孝妇。雍正五年,祀节烈祠。

张氏,台湾人;洪之廷妻。年十八,归洪生一女,之廷殁。舅姑怜其年少,使妪微讽之。氏曰:『吾所以不死者,为舅姑也』。于是勤纺绩以终养,冰操四十年如一日;台人称其节孝焉。雍正五年,祀节烈祠。

余氏,台湾人;杨茂仁妻。生子三而茂仁卒,氏年二十二;痛绝复苏。环顾三子,长者甫离襁褓,幼者未满二旬;乃泣曰:『与其舍生以殉,曷若抚孤存祀』!织纴度日,荼苦自甘;守节六十三岁而卒。孙五人,俱为诸生。

王氏,诸罗人;陈仲卿妻。卿卒,王年十九。嫡早丧,有遗孤子应选,甫八岁;王抚嫡子如所生,延师课督。应选长,入泮。

朱氏,故明鲁王女也。幼聪慧,知书、工针绣。适南安儒士郑哲飞,生一男、三女。哲飞殁,扶姑、挈子女寄养父家。父卒,渡台依宁靖王。康熙癸亥,我师克澎湖,宁靖王将自尽,氏欲从死;宁靖王以姑存、子幼为谕。氏涕泣,奉姑携儿别居。勤女红,忍饥养姑、抚儿十余年。女嫁、姑亡,子继殁;遂持长斋。孀居五十余载,冰操无玷;年八十余终。

黄明娘,凤山人。年十七,归金仁。越三年而仁卒无嗣,夫弟尚幼,忍死以养舅姑七载。姑亡,舅老且病,氏奉养备至,久而不懈。舅亡,氏寻病笃,母家欲为延医;氏却之曰:『吾不即从夫死而延此十载残喘者,为舅姑也。舅姑往矣,吾何以生为』!遂不药而卒。

陈氏,莆田人;归郑斌升,移家台湾。年十八而寡,遗孤甫周岁。苦节勤女红以资生,抚其子至成立;娶媳生孙,游郡庠。雍正五年,入节烈祠。

萧氏爱娘,台湾人;武举凤求女。少许配洪思齐。未娶而思齐殁,爱娘年十九,矢志守节。白其父归洪,养族子为息,十二年未尝归宁。乾隆四年病卒,合葬齐坟武定里。

银娘者,黄声集侧室好官婢也。声集将终,予好官百金,令别嫁,不从;以其金养族人子为嗣,同银娘抚之。既所养子殁,好官悲愤欲绝;银娘劝慰,愿服事终身。遂各削发,持长斋念佛四十余年。好官卒,银娘亦寻死。

林氏,鹭江人。年十六,归台湾范文质。姑性严急,氏孝,能得其欢。二十五而文质殁,仅遗六岁男学海。已而夫之仲弟夫妇继殁,子女皆幼;氏抚育如己出。课督学海成进士,授山东兖州寿张营守备。后请假终养,七载而氏卒,年六十有四。

蔡氏惜娘,台湾人;陈邦栋妻。年十九而邦栋卒,时男甫周月。氏哀恸,誓不独生。舅姑苦劝,谕以抚孤愈于死;遂承命节哀。勤纺绩,养翁姑,抚孤子至成立;闾里称其节孝。

刘氏尾娘,台湾人;侯孟富妻,生二男、一女。孟富卒,氏年二十有八;男女俱幼,门无戚属。矢志守孤,勤女红以供衣食。子瑞珍成立,眼见五代孙;年八十有五卒。女罔娘,适林妙;妙早卒,亦能完节。刘苦操,子瑞珍以孝称,女罔娘又以节着;人以为「侯之门,节孝存」云。

汪门双节者,彰化县民汪家姑妇也。姑刘氏、妇余氏,素慈孝。雍正九年大甲西番作乱,焚杀居民;姑急告妇曰:『义不可辱,当各为计』。语毕,遂自刎。妇方抱姑尸而泣,逆番猝至,遂触垣死。乾隆三年旌表,勒碑县东门。

蔡氏偕娘,台湾人;蔡丁女,许张金生为妻。年二十五岁于归,甫五月而金生即卧病。氏奉侍汤药,朝夕无倦容。迨病危,多方延医调治,愿以身代,目不交睫、食不下咽者两月。乾隆九年三月初六日,金生死;氏泣谓其母曰:『儿上无姑嫜、下无子嗣,义不得独生』。视殓毕,即于是夜从容自缢;死后,颜色如生。

番妇大南蛮,诸罗目加溜湾社番大治赋妻。生一男,大治赋死,妇年二十;愿变番俗,不更适人,自耕以抚其男。至五十六岁,知县陆鹤为请旌奖。

陈氏,府治宁南坊人;谢仕家妻。年二十九,守节持长斋,以祈姑寿。年五十九卒。

陈氏,府治西定坊人,李朝珪妻。年二十二,夫死;哭奠七日毕,中夜整衣投缳。姑救之苏,因忍死,孝以事姑,抚子成立。

王氏,台湾人;兵部武选司员外郎凤来胞妹、太学生蔡朝麟妻。年二十四,朝麟卒。遗三男一女,夫弟朝熊方九岁,氏勤苦抚养,迄于成立。姑卧病八载,奉侍罔懈。历节四十余载,足不踰阃、声不出户,邻里奉为女宗。

董氏,府治宁南坊人;千总郭张文妻。张文随征朱匪殁于军,室如悬磬,爨火屡空。氏忍饥寒、茹冰蘗,课子读书。人谓其有「书荻」之风焉。

林氏,府治西定坊人;郑元妻。年十九归郑,甫二载元殁。遗腹生男,鞠养教训,列于成均。

王氏金娘,洪士珍妻。年二十六守节,卒年五十七。

颜氏好娘,林生妻;居永宁里濑口。年二十三夫殁,守节四十余年。

李氏性娘,府治西定坊人;吴来之妻。归吴逾年,来之殁,抚孤成立。

黄氏合娘,许配刘爻生。未婚,爻生殁,合娘守贞,养老母、抚幼弟以老。

吴氏,府治东安坊人;许配王晋光。年十八,未婚而晋光死。氏请于父母,赴夫家治丧;复陈于翁,请以晋光兄子为嗣。时尚未育,后果得男绍琅,抚之成立入泮。

吕氏谐娘,府治东安坊人。年十八未许嫁,里中恶少年戏之;谐娘羞忿自尽。知县李阊权审拟,遵例旌表。

洪氏,台湾西定坊人;庠生洪珪女。年十九,适张光华;生二子,长四岁,次周岁。华殁,氏年二十三,矢志守节;上事翁嫜,下抚孤子。长子元龙,名振黉序。苦节三十八载。知县陶绍景给匾额曰「砺节全孤」。

黄氏,凤山学生李时灿妻。年二十有三,生子俊臣;甫四岁,灿殁。氏守节,事姑尽孝,抚养幼子俾成立。凡孀居十五年。乾隆十三年题旌,祀节烈祠。

王氏掞娘,凤山竹桥庄人。年十七,归夫黄研。逾年,研卒;无嗣,或劝别适。氏曰:『妇人从一而终;夫亡无子,唯有一死,无愧九原而已』。服三年丧,将大祥,告其姑与母曰:『我生不辰,不能终媳妇之职,报鞠育之恩;忍死至今,为夫服耳。今事毕矣』。于大祥日,哭泣尽哀;夜起梳洗,投缳而绝。

吴氏洁娘,凤山竹桥庄人。年十八,归黄尚志。尚志病剧,语氏曰:『予病不起,未有子祠,难以守节,死后汝宜自计』。氏泣曰:『夫之不幸,乃妾之不幸;果若不起,誓不独生』。寻尚志卒,家方治殓,氏更素服潜出村外半里许,投水死。

黄氏明娘,凤山人。年十九,归夫金仁。越三年仁卒,无嗣,舅姑老且病;氏奉养备至,久而不懈。寻舅姑相继亡,氏亦病笃;人欲为延医,氏却之曰:『吾不从夫死者,为舅姑也;今舅姑往矣,吾何以生』!不药卒。闻者哀之。

董氏,凤山兴隆庄人;儒士李凤妻。年二十,凤卒;遗腹生男。守节四十年,事舅姑尽孝,抚遗孤俾成立。知县邹承垣赠匾「节孝可风」。

成氏桂娘,凤山兴隆庄人;儒士黄忠妻。家贫甚,事舅姑以孝闻。时姑病笃,忠外出,氏医药无计,刲股肉以进;姑卒不起,送终尽礼。邻里知其事,咸服其孝。

曾氏好娘,凤山兴隆庄人;儒士卢从妻。后卒,遗孤三岁,家贫困,氏勤女红,抚养之俾成立;事舅姑,菽水尽欢。后子奇游郡庠。邻里称其节孝。

吴氏,诸罗鹿仔草庄人;陈振扬妻。年十七于归,十八振扬卒;生男甫数月,氏矢志靡他。事姑孝,教子有义方,守节三十六年。知县周芬斗详请题旌,现祀节烈祠。

严氏,诸罗大坵田人;赵越妻。越外出,氏抱子独宿,乡里恶少年潜入欲污之;氏严斥之曰:『吾妇人,义不可辱』。遂投缳自尽。署知县嵇璇详请题旌。

林氏,彰化人;翁昌龄妻。年十七归翁,生二子。昌龄卒,氏矢志守节,历四十余年。姑殁,送终尽礼。抚二子皆成立。乾隆十三年题旌。

流寓

前明宁靖王名术桂,字天球,别号一元子;太祖九世孙辽王后,长阳郡王次支也。

始授辅国将军。崇祯壬午,流寇破荆州,术桂偕惠王暨藩封宗室避湖中。甲申,京城陷,庄烈帝殉社稷,福王嗣立于建业。术桂与长阳王入朝,晋镇国将军;令同长阳守浙之宁海县。

乙酉夏,浙西郡邑尽归国朝;长阳率眷属至闽中,术桂尚留宁海。而郑遵谦从绍兴迎鲁王监国,时传长阳入闽存亡莫测,监国封术桂为长阳王。郑芝龙据闽,又尊唐王为帝,□□□□;术桂奉表称贺,唐王亦如监国所封。后闻其兄尚存、已袭辽王,术桂具疏请以长阳之号让兄次子承之;唐王不允,改封宁靖,仍依监国督方国安军。

丙戌五月,大兵渡钱塘;术桂乃涉曹娥江奔避宁海,觅海艇出石浦。监国亦由海门来会,同至舟山。十一月,郑彩率舟师北来,因芝龙与唐王不洽,知越州不守、监国出奔,故遣迎之。术桂与监国乘舟南下,岁杪抵厦门,而芝龙已先归命北行矣。

是时,郑鸿达迎淮王于军中,请宁靖监其师;合芝龙子成功兵攻围泉州,经月不下,鸿逵乃载淮王与宁靖同至南澳。值粤东故将李承栋奉桂王之子称帝肇庆,改元永历,宁靖因入揭阳,永历令居鸿达师中,月就所在地方支膳银五十两。戊子春,命督鸿逵、成功师。庚寅冬,粤事又溃;辛卯春,宁靖仍与鸿逵旋闽,取金门。

及成功取台湾,宁靖辄东渡,就竹沪垦田数十甲以赡朝晡。既而元妃罗氏卒,遂葬焉。

戊午,闻靖海将军调集水军楼船进讨,郑氏诸臣燕雀处堂,晏如也;宁靖独蒿目忧之。常言:『台湾有变,我再无他往,当以身殉』。癸亥六月,大师克澎湖。二十六日,郑兵败回,宁靖谓姬媵曰:『我之死期已至,汝辈听自便』。佥云:『王既能全节,妾等宁甘失身?王生俱生、王死俱死,请先赐尺帛,死随王所』。宁靖曰:『善』!姬袁氏、王氏(或云蔡,误也)、媵妾秀姑、梅姐、荷姐俱冠笄被服,同缢于堂。宁靖乃大书曰:『自壬午流贼陷荆州,携家南下,甲申避乱闽海,总为几茎头发,保全遗体,远潜外国,今四十余年,已六十有六岁;时逢大难,全发冠裳而死,不负高皇、不负父母。生事毕矣,无愧无怍』!次日,校役舁主人柩至。宁靖视之,无他言;但曰:『未时』。即加翼善冠、服四团龙袍,束玉带、佩印绶;将宁靖王麐钮印送交郑克塽,拜辞天地、祖宗。耆士老幼俱入拜,宁靖答拜。又书绝命词曰:『艰辛避海外,总为几茎发;于今事毕矣,祖宗应容纳』!书罢,结帛于梁自经;且曰『我去矣』!遂绝。众扶之下,颜色如生。越十日,藁葬于凤山县长治里竹沪,与元妃合焉;不封、不树。妾媵五棺埋于魁斗山,去其墓三十里;时称为五烈墓。

宁靖无嗣,继益王裔宗位之子名俨鉁为后;时年七岁,安置河南开封府杞县。

沈瑞,袭封续顺公,镇潮州。其仲曰珽。逆耿之变,郑经附之。经寇粤,以瑞家属及珽迁台,居永康里;经遇之厚,妻以郑斌女。辛酉,傅为霖谋叛郑,事觉被戮;以瑞与谋,囚其家属。珽告瑞曰:『我家蒙国厚恩,奈何受制于郑?宜早为计』!瑞曰:『吾志决矣』。命珽结缳毕,瑞不能及,珽扶之就缳;珽拜于地。瑞气绝,扶之下,亦自投缳。瑞妻妾三人闻瑞死,皆自尽。有同母女弟年十六,闻之大恸曰:『一家俱亡,留此无益也』。亦就缳死。

王忠孝,字愧两;泉之惠安人。登明进士,以户部主事榷关。劾太监忤旨,廷杖下狱。后戍边,士卒千余赴都门泣留;三年,乃免。国变,家居杜门不出。康熙三年,偕卢若腾入台;不图宦达,日与流寓诸人肆意诗酒,作方外客。居四年,卒。

辜朝荐,字在公;粤之潮州揭阳人。登明崇祯戊辰进士。始任江南安庆推官,历掌谏垣,晋京卿;与黄奇遇、罗万杰、郭之奇号为四骏。初栖浯岛,继入台,卒。生一子文麟;长回潮州,登进士,为安溪令。

沈佺期,字云又,号复斋;泉之南安人。登明崇祯癸未进士,官右副都御史。明亡,绝意仕途;后至厦门,谢客。嗣入台,以医药济人,遇病辄疗。壬戌秋,卒于台。

沈光文,字文开,号斯庵,浙之鄞县人;文恭公一贯之族孙也。明副榜;由工部郎中晋太仆少卿,奉差广东监军。顺治辛卯,自潮州航海至金门。总督李率泰闻其名,阴使以书币招之;不赴。后将入泉州,舟过围头洋遇飓风,飘至台;郑成功以客礼见,不署其官。及经嗣,光文以赋寓讽,几罹不测;乃变服为僧入山。旋于目加溜湾社教读,以医药活人。及台湾平,文开与姚制府有旧,将资遣回籍;姚死,竟不能归,因家焉。所著有「台湾赋」、「东海赋」、「檨赋」、「桐花芳草赋」、「草木杂记」。卒,葬于善化里东保。

卢若腾,字闲之,同安人;明进士。庄烈召对称旨,授兵部主事。疏劾督师杨嗣昌,升本部郎中兼总京卫武学。三上疏劾定西侯蒋惟禄,有恶其太直者。外迁宁绍兵备道;濒行,劾兵备陈国兴。既至浙,兴利革弊,两郡士民有「卢菩萨」之谣。鼎革后,遯迹澎湖,杜门著述,诗文甚富。

李茂春,字正青;漳之龙溪县人。登明末乡荐,富著述。风神秀整,跣足岸帻,旁若无人。居于台之永康里,题其茅亭曰「梦蝶处」。日诵佛经自娱,人称「李菩萨」云。卒,葬新昌里。

张士■〈木郁〉,惠安人;万历丙辰进士,张矿之孙。八岁补弟子员,登崇祯癸酉科副榜。康熙十三年耿逆之变,避难于浯、厦、漳、澄之间。二十八年,遁迹来台,居于东安坊,杜门不出;持长斋,焚香烹茗,日以书史自娱,飘然于世俗之外。辟谷三年,惟食茶果。年九十九,卒。

张灏,字为三;同安县人。由进士,官兵部职方司郎中。初隐于大■〈山上登下〉,庚申自厦门至台。康熙癸亥,施将军拨舟送回;至澎湖,病卒。时年九十五矣。

张瀛,字洽五;为三之弟。登壬午贤书,未受职;同其兄处大■〈山上登下〉。庚申自厦门至台,辛酉以病卒。时年八十四。

郁永河,字沧浪;浙江仁和诸生。好远游,意兴甚豪,遍历闽幕。康熙丁丑,以采磺来台。着「稗海纪游」一书,多摭拾台中逸事;所赋诗,亦有可传者。

陈梦林,字少林;漳浦诸生。性好学,多从诸名士大夫游。诸罗令周锺瑄修「县志」,具书币迎至台,总其成。时朱逆兆未萌;而梦林修志,忧深虑远,若预见其未然者。其后参蓝总戎廷珍幕府,为计擒数巨魁。其深沈多知略如此(见廷珍所为「东征志序」)。

蓝鼎元,字玉霖,漳浦诸生;南澳总兵廷珍之族弟也。长身、美须髯,善言论。参廷珍戎务,指挥并中要害;决胜擒贼,百不失一。当羽檄交驰,裁决如流,倚马立办;廷珍视若左右手。所著「平台纪略」、「东征记」,并传于时。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Copyright © 读书网 www.dushu.com 2006-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1501969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