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分

基金经理 (十六)(1)

基金经理 作者:赵迪


  不出市场人士所料,次日0217以一个百分之二点一的跌幅低开,雷胜平和李旭政并不着急,毕竟游戏才刚刚开始,这次雷胜平选择跟随式作战,基本没有主动地进攻,只是通过挂单进行防守,全天的大部分时间,0217在一两个点的跌幅徘徊,下午两点半过后,雷胜平开始大单拉升,空方显然准备不足,0217直线上涨,跟单十分汹涌,三点钟,0217最终以四点五的涨幅收官,不仅将前一日的上影线全部吞掉,而且形成了低开长阳线的形态,单从技术上看,继续上涨的概率很大。雷胜平心里也是十分的开心,心想敢和老子过招,还他妈嫩点。每到这个时候,电话总是如期的响起,仿佛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我是雷胜平,哪位?”人逢喜事精神爽,讲起话来底气自然也足。

  “陈智辉。”

  “哎呦,是陈总啊。好久不联系了,最近还好吧?”原来是自己的老上司,雷胜平话语间客气了许多。

  “你们在做0217是吧?”陈智辉并不接应雷胜平的寒暄,直奔主题。

  “噢?陈总对这个也感兴趣?”

  “明人不做暗事,这两天的抛盘正是出自在下。”

  “什么?”雷胜平不知是该悲还是喜。

  “雷总,我想和你聊聊好么?”

  “好啊,你说吧……嗯,六点,南海大酒店,不见不散,好。”

  放下电话,雷胜平心里有点兴奋,没想到空方的对手竟然是老上司陈智辉,兴奋的是自己终于有机会和陈智辉过过招儿,这兴奋一直伴随他开车前往南海大酒店的整条路上,甚至完全忘了要不要和李旭政讨论一下对策。

  落座后,两个人各自喝了一口茶后,陈智辉说道,“这次约雷总前来,除了叙叙旧之外,还有件事,请雷总帮个小忙。”

  “呵呵,陈总有什么话请说吧。”

  “好,痛快。其实0217我一直关注,也进了一些,本来准备在这上面搞一把大的,结果发现有不大不小的资金进来干扰,我呢,就用老办法想向下打压震仓,可这几天发现这资金动静越来越大,筹码放出去不少,股价却开始越走越强。我托了交易所的朋友一打听,原来是你小子搞的。不错么,我从盘面上根本看不出来这操盘手法出自基金啊。”

  “陈总客气了,胜平不过是小打小闹。那陈总你想怎么办呢?”

  “唉,我若早知是你们在做,也就顺水推舟让股价上去,大家都好赚钱么。可现在我已经出了大半,基本是没赚到什么钱,还亏了些,你若在继续强攻,我在这股票上就捞不到什么了,前期那些功夫也就白耽搁了。”

  “你的意思是?”

  “暂时不要拉,帮我打下来,把散户震掉,我呢,也好重新捡回筹码,然后咱们再联手拉升!你放心,如果你同意的话,出货的时候我会帮你掩护,让你先出来的。”

  两人如同古代的武林剑客,交手前的对话之中已经暗藏三分杀气。基金经理正是资本市场中的投资剑客,杀人于无形之中。

  雷胜平思考了一夜,决定给陈智辉一个面子,顺水推舟,静观其变。他在内心深处也有一些踌躇,任凭陈智辉洗盘,将散户玩弄于鼓掌之间,这样做是不是有些违心,但很快便释然了,这就是中国的基金行业,既然没有办法改变,不如去适应。第二天一早,雷胜平将这一情况告诉了李旭政,李旭政说机构之间的谈判与妥协是常事,并不奇怪。既然还有些交情,做个人情没什么不好,只不过我们要在高位减掉一些筹码,这样更主动一些。

  果然,开盘后0217冲了两步便开始掉头向下,雷胜平和李旭政也分别在高位出掉了些许的筹码,最终0217以下跌百分之三点五这种情形大概延续了三四天,股价累计跌去了百分之二十,成交量开始明显放大,前期追涨的资金见短线获利无望开始撤退,筹码有所松动,雷胜平也顺势回补了一些,继续观察陈智辉的动静,正如他所料想的一般,陈智辉也开始缓慢吸货。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Copyright © 读书网 www.dushu.com 2005-2019, All 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 白玉成
鄂ICP备15019699号-2 鄂公网安备 420103020016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