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守护

404公寓 作者:梅艺璇 著


  窗外的阳光,看起来很温柔。拆开信封,捏着厚厚的一沓信纸,我格外地感动和欣喜。

  信的内容很长,我粗略浏览了一遍,大概分为两个部分:一部分是老人给我的回复,另一部分则是老人凭着记忆写下的三个故事。

  老人的回复如下。

  孩子:

  你好,收到你的来信,我真的很惊讶。特别是看到你说,你也有很多和自杀公寓的客人相似的困惑,并对我有无条件的信任感时,竟让我像是回到了很久以前的时光。

  打开尘封很久的记忆,它们像洪水一般,肆无忌惮地涌出来。我足足花了近半月的时间,来梳理这些大大小小的故事。这一次想与你分享三个发生在自杀公寓里,关乎选择的故事。其实,这样讲是不贴切的,来到自杀公寓里的人都在面临着选择。不过,还是希望这三个故事能帮助你解决你的问题。

  我老了,记忆力大不如从前,若是故事中有什么前言不搭后语的情况,还请你见谅。

  至于第一个故事中,老人究竟去了哪儿,我想这并不重要。来到自杀公寓里的人,他们选择的结果都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他们在绝望之中,还能收获别人带有尊重的聆听。

  最后,真诚地希望你能从这些故事中获得一些启发,做出最为正确而无憾的选择。同时,也期待有朝一日,你也可以与我分享你的故事。

  自杀公寓管理员

  我逐字逐句读了两遍,方才放下,起身泡了杯浓茶后,迫不及待地抽出了另一部分信纸。

  信纸被贴心地标好了编号,一共三个故事。每个故事的开头,老人都有标注,或是寥寥几字,或是一个短句。

  第一个故事的开头,老人标注着:这是一个关于守护的故事。


  1


  难挨的寒冬结束后,太阳像是一夜间脱胎换骨,终日刺眼,这可把渡高兴坏了。它整日趴在窗台上,感受着窗外草木的蠢蠢欲动,尾巴还一摇一晃,让我看着忍不住失了神。回过神后才发现,对面早已坐了一位男人。

  男人冲着我点点头,他的个子不算高,但衣服很是干净。不过他的脸色看着差些,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

  “你看猫看得出神,没有听到敲门声,所以我就自己进来了。”男人说着,目光绕着屋子转了一圈,最后落在了渡的身上,眼里突然有了神采。

  “它叫渡。”见状,我向男人介绍着。

  许是听到有人叫它,渡懒懒地晃了下尾巴,从窗台跃到桌面上,一边转圈,一边盯着对面的这位客人。

  “猫这种动物给人以安全感,如果家里有一只猫,会显得大不一样。”男人试着向渡探出手去,却被渡的猫爪拍了下去。“不过我和猫无缘,若不是因为买猫,也不会到这般地步。”

  渡无意间瞥到男人手上的文身,顿时来了兴趣,一改高冷的模样,慢慢凑了过去。男人有些惊喜,顺势又把手递了过去,一来一回,渡像是卸下了男人的铠甲,让他展现最为柔软的一部分。

  “看您也是爱猫之人,自己没有一只吗?”

  “本来是可以有的。”男人试着将手圈在渡的肚皮上,“但我现在最后悔的事儿,就是起了养猫的念头。”男人说完,不再吭声,只是小心地搔着渡。

  当渡慢慢打起呼噜时,男人方才抬头。迎着窗外的日光,他像猫一般,眯起了眼睛。


  2


  “我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如果不去买猫,我们是永远不会被人发现的。我依旧会是那个捧红无数人的金牌经纪人,而他也依旧是当下最有潜力的演员。

  “我至今记得,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刚出道,没有资源更没有名气,但气质干净、落落大方。在这个圈子里,资源多的人大把,名气响的人也不少,可像他这般清爽干净的男生,真的很少见。我当下决定,他会成为我接下来力捧的对象。

  “庆幸的是,他并没有让我失望。很快,他成为娱乐圈的一匹黑马,不仅演技得到认可,待人接物的谦卑和周全也让他在这个圈子中混得风生水起。越来越多的人,向他抛出了橄榄枝。特别是由他主演的电影获奖后,媒体更是对他的演技和人品给予很高评价。但当闪光灯齐齐对准颁奖台下面时,却迎来了一片哗然。不知何时,他已提前退场,只留下贴着他的名牌,空无一人的座位。

  “媒体的见风使舵是可怕的。一夜之间,关于他爱耍大牌、蔑视奖项的谣言四起。而彼时的他却看得云淡风轻,对他而言,经纪人突遇车祸受伤,是他缺席不得的大事。

  “当从身边人口中得知我因车祸被送往医院的消息后,他第一时间便赶到了我身旁。

  “醒来后的我,对他的任性懊恼不已,可他看到我的康复,却欢呼雀跃。

  “我责备他,错过一场颁奖礼,会错过与多少前辈混脸熟的机会。他回应我,错过一场颁奖礼,比起错过我,他更愿意选前者。

  “我原本以为,我对他的心意,大抵会一辈子藏在心里。可没想到,两情相悦,能这般动人。身体恢复后,我们便悄悄地住在了一起。每天努力地躲过镜头,躲过身边所有人。自欺欺人地过着早已不同往常那般的日子。

  “时间久了,我开始变得贪心,贪心到想和他共同拥有一件东西,一件称得上是生命交集的产物。由于他的身份和事业,领养孩子必然是不可行的。所以想了很久后,我提议养一只猫,让猫作为我们孩子一般的存在。

  “可我没想到的是,猫舍里我们情不自禁的一次拥抱,竟被狗仔的镜头捕捉得那般迅速。原本我们欢天喜地,在收到铺天盖地的质疑和议论之后,变得惶恐不安。

  “八卦的爆料,与他之前带给公众的形象大相径庭。一次简单的拥抱,被冠以激吻、摸身等不堪入目的词汇;一场简单的爱情,被包装成靠黑幕上位那般狡诈的交易。我第一次见识到人言可畏。而事实对他更是残酷,他多年的努力竟被一纸荒唐言彻底推翻。那种如影随形的无力感,让他每一次的解释都变得格外苦涩。

  “但是这场风波很快便有了反转。不过,这一次的反转,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包括他。

  “关于阴谋论的一封长信,一夜之间,被寄到了大大小小的媒体手中。信中详细介绍了我是如何伺机接近他,又是如何自导自演了这场闹剧。事情的动机也被解释得格外合理而又露骨,不过是他的星途挡了别人的路。

  “消息一出,长矛短剑直冲我而来。他迎着一路谩骂,声嘶力竭地替我辩解,却从未对我怀疑。

  “他的前途,他的梦想,竟是以此种方式,系于我一身。

  “早知如此,我对他的心意,宁愿落尘一辈子。”


  3


  故事至此,像是断了线的风筝。

  男人不再开口,指尖轻柔地在渡的肚皮上打着圈儿,像是画出了一圈圈的涟漪,荡着情愫越散越远。

  “我走后,还劳烦您按照我留下的地址,将这几封信发出去。”

  男人从渡的身下小心地抽出手,在上衣口袋里摸索着。

  “是通知亲友吗?”

  “通知媒体。然后这一切才都会顺其自然。”许是看到我有些困惑,男人补充说道:“经纪人怀疚自杀,男演员无辜受牵连,只有这样,才能把他的负面影响降到最低。运气好的话,兴许还能打出一手好的同情牌,帮助他涨上一番人气。”

  “难道,之前那封信,是您自己写的?”

  “我在这一行待了那么久,太清楚什么是他们想看到的戏码。这是解决这个困局最好的办法。他是个前途无量的演员,不能因为儿女情长,赌上他的梦想。只有我死了,这件事情才会尘埃落定,死无对证。只有我死了,他才会彻底死心,相信这一切阴谋都是成立的。所以,今天便是这个计划的最后一步。”


  4


  窝在桌上的渡终于睡醒,在男人的手背上蹭了蹭后,跃下了桌面。

  “您手背上的文身图案很别致。”

  “这是古希腊语,译为底比斯圣队。”

  “底比斯圣队?”

  “对,你没有听说过底比斯圣队吗?”

  “这个,我还真不是很清楚。”

  “底比斯圣队是古雅典联军中战斗力最为强悍的一支部队。这支部队最大的特点是,所有的士兵都是一对对的同性恋人。当两军对垒,进行殊死搏斗时,底比斯圣队的战士们,都会以命相搏,谁都不会轻易言败。因为他们不仅要捍卫身后的家国,也要保护身旁的恋人。因此它的战斗力,在整个雅典联军中,都是极强的。”

  “为了保护恋人,谁都不会轻易言败。”我翻着登记簿,重复着男人口中的这句话:“那您这算是什么?”

  男人抬头看了我一眼后,低下头,用手轻轻摩挲着那片文身。

  “底比斯圣队宣誓忠于爱情和友谊,在交战前会在神圣的‘伊阿摩斯之墓’前起誓。所以在交战的过程中,底比斯圣队的战士能为保护自己的恋人不惜献出生命,相互守护。”

  说完,沉默了半晌,男人喃喃自语:“这是守护。”

  “可这却不是他想要的守护。恕我直言,您的保护,在我看来只不过是一场彻头彻尾的逃避。他能迎一路谩骂为您辩解,您为什么不能冒人言可畏,为你、为你们去争取更多?”

  长久的沉默之后,我没有等来男人的回答。他依旧按部就班地填好登记簿,转身上了楼。渡要跟着上去,我犹豫了一下,没有拦它。窗外日头正好,渡大概会陪着他,一起看看这窗外的生机盎然。

  天色沉下来的时候,渡拖着肥肥胖胖的身子下了楼。看到我后,它一言不发,就跃上了窗台。目送着男人的背影,在下山的小路上。

  “他要回家了?”

  渡看了看我,摆了摆尾巴。

  “这才是底比斯战士,对吗?”

  话音落地,如土。这被春日暖了一天的大地中,无数可能,正破壳而出。


  5


  读完第一个故事后,我没有紧接着读第二个故事,而是抽出了信纸,打算一边读信,一边给老人回信。这样,便能在第一时间记录下自己的所思所想。于是,第二封写给自杀公寓的信就这样开始了。

  老先生:

  您好,收到您的来信,真是感到不可思议。我一度以为,那日的偶遇,只是自己的一阵臆想。很高兴我还是坚持己见,寄出那第一封信。也由衷地感谢您,能如此详细地讲述这些迷人的故事。

  来信中的第一个关于守护的故事,我已读完,心中久难平复。一方面,我羡慕他二人那份相知相守的爱情;另一方面,又为他们所处的境地感到担心。与众不同从来都不是一件值得骄傲,或者说一件可以让人感到幸福的事情吧。您一定也深有感触,因为我觉得,您身上也有着不同寻常的故事。

  写到这里,我放下笔,起身重新续了一杯茶。书桌上的光影正在渐次撤离阵地,窗外阳光看着依旧温暖,但寒意却已渗过了窗子。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Copyright © 读书网 www.dushu.com 2006-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1501969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