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成年人是不会轻易为谁流泪的

我为什么喜欢三观不正的人

多少黑名单 曾互道晚安 作者:风茕子 著


  只要不犯法,所有的三观都是好三观;

  正因为大家的花式缺陷,才有了我们笔下花里胡哨的全世界。


  我为什么喜欢三观不正的人?


  因为我是一个“作家”。作家如果天天遇到的人三观都严重一致,就没东西可写啦。所以在作家眼里没有三观“正”和“不正”,只有为啥他是这样想,这样做;别人为啥是那样想,那样做。原因和结果是什么,表现出来的细节是什么,遇到不同的对手会有什么样的戏剧性。

  我特别喜欢听那些看起来很不正经的人聊天。我以前有个同事被大家认为三观不正,但我膜拜他语出惊人。有一次吃饭,大家谈到了一个我现在已经忘记的话题,他忽然总结说:“上不上床全看对方颜值。”我们表示茫然。他解释:男人和女人上床,其实就是为了那张脸,漂亮的就愿意上,胸和屁股再美也敌不过脸漂亮。

  深度总结:在男人心目中女人身体都一样,只是他们自己不知道而已。

  这个问题我私下琢磨了很久,最后我认为他说的是对的。无敌美胸和精湛的技艺,都是锦上添花;什么孝敬父母、性格合拍,也只能决定后面能不能继续交往。最初决定男人思维的,就是脸。

  后来看一档相亲节目,完全印证了这个观点。那个相亲节目是一个男人对三个女人,男人先讲自己的要求。几个男嘉宾都是要求女方性格好、善良、理解他人、喜欢小朋友、对父母尊敬,等等。女主们出场后,VCR放完,颜值最高的女嘉宾被领走了。又来了一个男嘉宾,差不多也是这些要求,最漂亮的女嘉宾又被领走了……坐在屏幕后面的我和妹妹看得哈哈大笑。就像如果有人来采访我想找一个什么样的伴侣,我也会说,顾家、尊重女性、喜欢小朋友、会半夜起来给孩子冲奶粉、对待我父母如同对待自己父母……然后来到我面前一个原单版金城武,前面那些要求全部拋之脑后,这个人就是我的Mr.Right。

  前年江西电视台找我去做节目。先讲一个真实案例,然后下面的情感专家一一发言。编导会在前两天把案例梗概发到每个嘉宾手上。我收到的案例是一个男人因为上床后发现女友不是处女而酿发血案。我急坏了,怎么办怎么办,这么脑残的事情叫我怎么评论?我马上打电话给鬼马同事。他说:“有处女情结的男人都是不自信的男人,怕女人将自己与前任对比,人家威廉王子结婚时还邀请了凯特的前男友呢。”核心找到了,我又自己加了点什么“真爱就是不仅是爱她的过往,还要珍惜她的未来”等等,回答得好圆满,女同胞们都好喜欢。

  除了这个被众人鄙夷的脑洞同事,我还和很多“三观不正”的人打成一片。我认识一个老大爷特别有意思,一辈子情人无数,七十多岁还在包养情人。我说你嫖娼吗,他说没嫖过,从年轻就有钱,一直喜欢干净的。我说除了干净还喜欢什么,他说还要温顺,不能有思想,男人说什么她们都觉得男人特别棒,就行啦。每次聊天都把我笑得肚子疼。后来我思索他为什么能成功,就是因为他一生匮乏认可。匮乏,是人性的黑洞,玩儿命把你往里头抽。他一生都在证明自己,从事业,到感情,到性。小姑娘匮乏钱,老头子匮乏认可,于是那些真无知的小姑娘以及其实很聪明假装无知的小姑娘,就和他鬼混到一块儿去了。

  这老大爷最不喜欢有见识的人,因为别人有见识,他就不容易当主角,说什么也不容易把人惊到。

  老大爷还不喜欢参加同龄人的饭局,每次参加校友聚会,不是听说这个得癌症了就是那个已经死了,他听得心里凄惶。

  他让我发现不管一个人多么好玩、多么可憎、多么自私、多么扯淡,其实都有可怜的一面。

  我有一个导演朋友也属于别人嘴里“三观不正”者。他光谈恋爱,不结婚,如果搞了一夜情他就说“我谈了一晚上恋爱”。家人都快急死了,他说:“像我这样的人,和谁结婚都是祸害人家。”我说:“你找个和你一样放浪不羁的相互祸害呗。”他说:“不行,只能我祸害人家,不能人家祸害我。 ”我笑他:“装什么好人,你就是自己道德底线比较低,怕人家一结婚了道德底线就变高,拴着你罢了。”再后来他就改变了说辞:“我这样的天才,结婚就意味着结束了艺术生涯。艺术家的苦,是全人类的幸,所以我必须保持我的自由和放荡,我那心灵无处皈依的苦我都自己扛。”

  多么振振有词!我已拜倒。

  我的读者也是五花八门。每次我遇到奇怪的三观,我都会仔细去想为什么。比如半年前我发朋友圈说我要找个助理,我天天忙得零件都要散架了。一个读者说:“风总这样公开地讲不怕掉粉吗?”

  我:“嗯?”

  她:“你会让读者觉得你不重视她们了,开始耍大牌了,都有助理了。”

  我:……

  可能有一部分读者是这样的,追随我从两年前穷光蛋一枚、阅读量一千的时候起来的,他们发自内心觉得我们是齐头并进的朋友,不允许我忘本。可是老天爷啊,我的精力不应该腾出来写字吗,每天广告要对接,售后要处理,信箱一大堆求助,我还要找题材、想细节,每天看几千条留言,我一个人搞得过来吗?但是我什么都没有说。这些话统统都可以称为“耍大牌”,我只能默默地……把她拉黑了。

  还有一次我写故事,因为故事都很短,我不喜欢用很多名字把大家绕晕了,能省掉的就直接省成谁谁老婆谁谁老公。其中写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的老婆,由于她只出场一次,不需要名字,我就说谁谁老婆进来看了一眼,出去了,此老太太脸色开始不好看了。有好几个读者说:“五十多岁的女人能叫老太太吗?我们五十多岁活得风华正茂!取关!”我深刻地检讨了一下,再有十六年我也五十岁了,我高兴人家叫我老太太吗?绝对不高兴。这严重说明一个问题,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尾巴,不小心会被别人踩到,被踩到就会发火。一个人在何处发火,何处就是他的尾巴,他的玻璃心都源于害怕。比如那些看到我写大婆原谅小三儿而叫骂的,看到我写小三儿可怜而叫骂的,看到我写小三儿下场凄凉而叫骂的,看到我用“大婆”称呼原配认为这是个贬义词叫骂的……你一看就知道她的身份,是大婆还是小三,是图钱还是图感情,一看就知道她的尾巴在哪儿。我也有尾巴,也是我最在意的地方,比如别人说“祝你永远赚不到钱”也会把我气晕。我最粗最长最硬的一根尾巴是,读者说“写的什么玩意儿”,我马上就会跳起来跟人对骂。我说,我的观点是什么,这才是真理;对方说,全世界都是这个观点,你就是在博流量。我又说,全世界都在讴歌高尚,小说还要不要写;对方说,世界上有太多低级趣味就是因为你们这些人……这种骂战很快就会上升到生殖器的口头攻击,我太没素质了,太没有涵养了,生殖器的口头攻击既不挣钱又不能让人爽,纯属浪费时间。作家要海纳百川,作家要临危不乱,作家要百家争鸣,作家要百花齐放多娇艳。作家要原谅全世界,不要三观也绝不与人争辩三观,做到死不要脸。

  木子美老师就说过,“什么三观不同,说白了就是人格缺陷不同”,非常同意。我也认真认为,每个人非要证明自己正确性的地方都是他自己的痛点。本“作家”认为,只要不犯法,所有的三观都是好三观;正因为大家的花式缺陷,才有了我们笔下花里胡哨的全世界。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Copyright © 读书网 www.dushu.com 2006-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1501969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