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卷之七十

福州府志乾隆本 作者:清·徐景熹


列女六



福清县

宋以下贞烈

王氏名昌,王守愚女,适李提刑之子仲敏。仲敏早卒,昌年二十三,既殡,屏家人,自经死。

林氏,刘仝祖妻,父公遇,知名士。仝子为福建招抚使,起义兵,亡命,自经死。有司执其事,具反状,林叱曰:“林、刘二族,世为宋臣,欲以忠义报国,事不成,天也,何为反乎?汝知去岁有以血书壁而死者乎?是吾兄也。吾与兄忠义之心则一也。死且求治汝于地下,可生为汝等凌辱耶?”遂遇害。

元以下贞烈

林氏女,年十九,贫不能嫁。至正末,盗起,女避地东郭外,时元帅达吉拥兵镇福清,强女父以聘,女誓不从。军士丛至,女据地哭曰:“嫁娶有礼,劫以兵,有死而已。”达吉高其节,遂不敢犯。女竟不偶,守贞以终。

明以下贞烈

夏氏名信,父殁,弟观明,甫四岁,氏怜弟孤幼,誓志不嫁。后观明为粮长,缘钞累民,乃赴阙奏钞不便,洪武初,诏逮系狱。信上封事,击登闻鼓伸冤,得允所奏,观明遂释。

王氏,邬孟妻。洪武时,孟为御史,以诖误当死。王氏击登闻鼓,乞入官为奴,以赎夫罪,诏赦之。孟后竟以忤旨死,其友户部郎中张瑶殓孟遗骸,将归葬之,王氏止之曰:“幸少留待妾。”遂自经。永乐初,诏旌其门。

卢佳娘,李广妻。婚甫十月,广暴卒。卢恸绝复苏,见广口鼻出血,悉舔食之。既殓,哭辄僵仆。积五六日,家人防稍懈,入寝室自经死。

陈镜女,许字施元衡。将婚而元衡卒,女闻,自经不死,乃归施,独处一楼,日夜纺绩,孝事舅姑。嘉靖间旌。

陈兰女,许字林招德。招德溺水死,女矢志归林,奉事尊嫜,日夜杼声不绝,人重其贤,布成,争市之,曰“节女布”。

倪氏,倪文女,适游政。政死,哭踊顿绝方苏,至夕,更衣哭于别室,及明,家人启户视之,自经死矣,年二十二。

陈氏,魏祐保妻。祐保卒,翼日,入寝室自缢死。

林氏,名源德,韩一敬继室。逾年夫死,抚前子成立,遂减食待毙,与娣姒诀,夜分抱镜潜出,投于龙江,七日尸获,颜色如生。

廉氏,适林以惠。未二载,以惠止宿妇家,暴卒,氏即奔于母家,自经以殉。

王琼妹,王汝安女,许字莆田陈商。未娶,商卒,女告其母奔陈持丧。嘉靖间,倭寇其乡,琼妹被执不辱,拾刀自杀,贼义而殓之,并释诸同虏者。

郑氏,张进德妻。嘉靖戊午,倭寇掠其乡,氏被执,骂贼求死,义不受辱,倭怒,杀之。

何玉真,适林侹,甫合卺,倭寇卒至,侹与父文镡逃匿山中,何随姑奔入县邑。既而文镡被虏,侹罄其资与贼,父得免,贼驱侹以去,至同安临队乡,杀之。何与姑归,见翁还而夫不在,欲即殉,翁姑谕之,曰:“倘夫生还,则为徒死矣。”后乡人有自贼还,言侹死状,何即为夫招魂毕,整衣服从容自经。

林氏,诸生张季临妻。嘉靖间,与姑同被倭掠,贼欲杀其姑,氏求身代,姑免,氏绐贼曰:“我宅前池中,大有金宝。”贼信之,氏导往,则自投于水,贼刺杀之。

余氏,适林应科。嘉靖戊午,倭变,姑被执,氏挺身救姑,义不受辱,遂死之。

廉氏,适长乐林师学。嘉靖中,倭乱,夫妇被虏,廉谓夫曰:“君可潜逃,吾死矣,不相负也。”遂投海死。

施氏,陈一德妻。嘉靖间,倭变,与夫妹细娘相持赴水死。

廖氏,适刘良弼。嘉靖间,倭变,弼被杀,子幼,为贼俘,氏痛愤骂贼,夺子回。贼怒,拔刃断氏两腕死。

林玉美,魏亦永妻。嘉靖间,同姑遇倭,倭杀其姑,氏冒刃捍之,倭怒,并砍氏,骂不绝而死。事闻,诏立碑志其家。

陈瑞兰,归于方廷扬。嘉靖末,寇起,廷扬被执,氏脱簪珥,躬往贼营赎夫,途遇廷扬而回。月余,廷扬病卒,氏奠毕,遂自经。

吴氏,林世蓁妻。嘉靖中,倭寇里中,氏被虏,不屈,遂遇害。御史陈子贞奏旌之。

张英宋,张德然女,许字林氏。年十八,倭寇犯境,被逼,力拒不屈,倭腰斩之,掷田中。倭去,乡人归,女以手拍水,呼曰:“吾张某女。为告吾父,速收葬我先入墓旁。”众惊叹为烈魂不死云。

庄敬娘,许字陈邦哲,嘉靖中,倭起,被逼赴塘水死。

叶从介,大学士向高姑。嘉靖间,倭难作,氏适薛用溥,为贼所得,恐其污,愤詈不已,贼怒斫之,焚其尸。

叶默娘,赠太子太保叶朝荣女,适林守定。逾年,守定病没,氏欲以身殉,家人伺之密,其舅林质卿纳富人聘,将迫以行,氏自刎。万历间诏旌之。

何氏,林楠妻。楠死,抱二孤还堂上,刲喉死。

严谦娘,适林日跻。夫夭,孀居三载,服阕,自经柩侧。邑令朱冕旌曰“节烈”。

何氏,适林尚振。尚振殁,投缳以殉。

林懋细,教谕林资澜女,适郑汝舟。汝舟父天佐,为惠州府同知,携子与妇之任。明年,汝舟还应试,卒,林闻讣奔丧,矢必死,服毒吞金,引刀自裁,家人辄救之,乘间以指爪决药断喉而死。万历二十二年诏旌。

施氏名珠,翁应奎妻。应奎卒,氏伏尸大恸,啮舌而死。

周馨娘,周世丰女,适郑大鸾。大鸾卒,绝而苏者三,既殡于寝右,氏命左之,诘旦,雉经于柩侧,乃知其虚右以待也。

杨氏,归林秉仁。秉仁死,哭七日,凶服礼成,遂服毒以殉。万历间诏旌。

薛月妹,适林尚莞,五载,夫殁,自经死。邑令欧阳某扁其门。

庄董娘,适郑存诲,六载,夫亡,自经以殉。

张兰姐,归卓应岳。应岳病卒,至小祥,修奠毕,整襟自经死。

林金妹,适郭应璧,六载,应璧卒,氏哀毁骨立,十日勺水不入口,缢死柩侧。万历间诏旌其门。

陈氏,广东人,适林尚瑚,夫死,殉烈。

余氏,归林守岗。岗性至孝,居丧哀毁病笃,氏吁天请代,先守岗九日自缢死,守岗益痛伤,亦卒。人称“孝烈双光”。

何氏,林守谔妻,夫卒,闭户自经以从。

陈履端,许字秦孟勤。孟勤殁,履端归秦,不食死,时年十七。

魏金妹,许字何千石。千石姊,金妹叔母也,往来母家,为金妹言千石病状,金妹刲股付叔母以进。千石死,金妹坚欲奔丧,父母不许,屡自经,皆以救免。逾日,家人防稍懈,遂投缳死,何氏迎其尸合葬。

陈氏,适严端明。夫死,盖棺时,氏辍不泣,惟入室自治其衣发巾兑栉诸具,晚扃户自缢以殉。

俞徽宋,受聘于郑浚元。将于归,夫忽病死,徽宋缟素奔丧,以刀自刎,姑遽夺之,喉未断,又以簪刺之不死,复自经,将绝,姑又解救之,竟绝粒二十八日乃死。事闻,诏旌之。

陈龙姑,许字严涛。未婚,涛卒,龙姑不食,自经死。

林细银,许字王一法。一法卒,细银奔丧,死之。万历中,巡按陆某奏旌。

郑近姑,许字严仕擢。未婚,仕擢卒,近姑抚膺恸哭,即入室自经,仕擢家迎其丧合殡。

魏聚金,受聘于林一莲。将婚,一莲卒,聚金归林,昼夜立柩旁,哭不绝声者旬日,告庙拜姑嫜而死。万历中,与郑近姑同旌。

王崖妹,适方璝。年二十有二,子周岁,夫卒,绝粒欲殉,家人止之,勤女红抚孤。父怜其贫,将择右族归之,女不肯。逼之,乃托其子于亲属,中夜自经死。进士王以旗为之传。

林氏,副榜吴兆升继室。夫没,无嗣,以堂上三柩未归窀穸,为之营葬毕,归,遍告宗属,乞祔祖祭,遂入户投缳以殉。

陈细举,许字郑从岳。将嫁,从岳卒,陈誓死奔丧,哭奠毕,屏居小楼,足不下梯。邻失火,人促之避,不听,俄反风,邻屋俱尽,独陈卧楼上无恙。年八十余终。天启间诏旌。

张氏,许配周今泰。今泰卒,氏闻讣恸绝,拜辞父母,素衣奔丧,以贞著。

薛秋姐,许字翁省。省卒,秋姐与母相依五年,归夫家,追服斩衰三年,勤纺绩以养姑。

陈润使,适张一朝。逾年,生男,夫卒,未几,男又殇,遂投缳而逝,年二十有二。

吴氏,夏怀妻。夫卒,殉之,有诗云:“百千投死急如煎,直恐夫亡在妾先。病骨不堪泉里路,九原谁倩傍夫颠。”

林氏,适陈某。天启间,海寇登苏澳,氏抱孩携婢,被获登舟,俱赴水死。

林清宋,适张一仲。一仲贾海上,遇贼死,氏出簪珥募人入海觅尸,无获,抱二岁女置岸侧,将赴海以殉,父赴阻之,遂自经,年二十有四。天启间旌。

方恭宋,许字黄士瓒。士瓒卒,女年十四,闻讣即毁妆,欲奔丧,父母不可,乃服缟素,步行面灵恸哭,引所藏刀刲喉死。天启间诏旌之。

何玉宋,许字林洪熥。未婚,洪熥殁,女年十八,闻讣即与母诀,悲吟五阅月,母防之密,乘间赋绝命诗一首遗母,投缳而逝。

林采藻,许字廉国烶。国烶夭,采藻年十七,闻讣即绝粒,辞诀父母,抵夫家,不食三旬卒。

王贞使,许字陈大缨。大缨没,女闻讣奔丧,居三年,坐卧一小床,忽一日,起,恸数声,遂投缳死,年十九。

林锦宋,适郭鼎。鼎病革,林泣曰:“君行,妾亦至,无相离也。”鼎首肯而逝。林吞金不死,啖铅粉,又不死,绝粒二十五日乃亡。

吴尾宋,归夏梦轸。逾年,夫病笃,氏割肝和羹以进,得稍延。夫卒,氏枕尸哭,闭户更衣,自经而死。

江新宋,林云彤妻。夫病,割股为剂以进。夫死,治殓毕,遂入室以钅义刺喉,阅三昼夜不死,复出所藏刀割喉寸许,为姑所夺,几绝复苏,遽引魂帛自经。

谢亨宋,归林用进。用进卒,氏绝粒旬余不死,取所藏金杂铅粉吞之,又不死。偶家人挈用进书箧至,大恸,见有遗磺与硝,因取尽啖之,呕血盈盆而逝,年二十有一。

蔡氏,适翁某,甫六日,夫归瑟江暴卒,氏临柩恸绝,遂断喉死。

林德宋,许字敖魁春,魁春病笃,请婚,既至,魁春死,即自刎,创阔二寸许,百端求死,姑日夜防阻,且十载,形如槁木,忽于魁春忌日自缢以殉。

林氏,适严重光。重光早卒,氏矢志孀守三年,父母欲夺其节,乃往拜宗祠,别母归,抚夫棺恸哭,整服缢死夫柩之旁。

陈藻宋,陈逢春女,适周荣藻。夫卒,氏以簪刺喉几绝,姑救之复苏。阅二日,碎金环钮吞之,未死。卒自经而绝。

章氏,归陈烑。烑卒,月有五日,朝奠已,拜辞翁姑,从容于柩旁取刃割喉而绝。兵备道徐某以“烈耿千秋”表其闾。

陈氏,适林之特。之特卒,遗孤甫九月,氏抚孤至十八岁,孤殇,氏哀痛不食旬日死。

施琇宋,参议施起元女,适吴开。开死,即绝粒,欲自经,因父公车未回,迟九阅月乃立孤,与父永诀,水浆不入口十日,一笑而逝。巡按陆清源奏旌之。

郑氏,归蔡集。集病,氏刲股和羹以进。集卒,氏题诗明志,哀涕不食,阅月死。

郑氏,武举人刘二鳌妻。二鳌授千总,因战胜轻敌,死于宁波,讣闻,氏大恸,自刎以殉。崇祯间旌。

郑氏,夏膺隆妻。夫卒,氏以簪刺喉死。

陈氏,陈祥女,适方岳。岳死,氏自经殉之。

连氏,林思火阜妻。思火阜卒于京,氏闻讣哀毁,守制三年,服阕,遂不食死。事闻,诏旌。

翁仲宋,适严士揆。夫卒,誓必殉,家人守之七日,自经死。事闻,诏旌其闾。

庄辰宋,适严登域。登域客死,庄矢志殉烈。绝粒吞金,未即死。除夕,密取魂帛缢夫柩旁。邑令余某以“闾天真雪”表之。

余金氏,归翁克甫。克甫病,氏屡许以死。病笃,氏从容治殓具,颜色如常,入内改衣自经,先殡氏于旁,克甫犹张目视之,乃瞑。

陈氏,林守业妻。夫病危,试之曰:“我死,尔将何如?”答欲偕逝,夫曰:“难。”氏乃先二日自缢死。

严春姐,归翁文火阜。夫死,氏决殉,家人防之严,因匿刃绝食,吞金珥不得死,徐入帐仰卧,手刃咽喉,血溅床棂而绝。巡按应某奏旌之。

王氏,适严麒。麒客死,氏即欲殉,念有娠,至期,生女,拜舅姑于堂,泣曰:“亡人旅榇未归,浪迹游魂,妇当从泉下觅耳。”投缳而逝。

薛氏,名引使,归张应驹,年二十,夫卒,绝粒吞铅粉,从容拜辞舅姑而没。

陈琼使,适余元鼎。元鼎卒,氏哭踊,绝而复苏,次日,拜奠灵前,遂入室投缳而逝。

严庄姐,进士严通女,归翁士科。年二十,士科卒,遗腹生男,孀守奉翁姑。会屋毁,父母迎之归居。无何,病笃,父强之药,女却不饮。父乃护舆至翁家,气已绝,忽张目示姑及子,良久乃瞑。

国朝以下贞烈

张荆玉,归诸生施淑琬。夫病卒,氏恸曰:“吾不忍以孤女累舅姑。”及女七岁死,遂绝粒,七日不死,服毒又不死,再服野葛而卒。

陈守娘,莆田人,归邑人田大真。夫卒,有子九岁,氏矢节二十载。康熙十年,子被寇害,氏营葬夫与子,从容自缢死。

郑美宋,适林一缵,缵疾革,注目视氏,氏默喻其意。越次日,缵仅存一息,氏整衣拜母,雉经床前,缵气方绝。

陈氏,何馆昌妻。翁履垓早卒,大姑及太嗣姑与姑薛俱寡。薛善事二太姑,抚馆昌兄弟成立。馆昌死,氏哀恸欲绝,姑以遗腹止之。孤育三岁夭,氏固请死,父母与家人环伺之。至馆昌大祥,合户投缳死,年二十二。

郭庚宋,许字叶益萼,未归,值海寇蹂躏,翁被执,益萼及弟仓皇溺死,弟妻林氏,亦未婚,即奔赴殉。烈女闻讣,素服奔丧,孝养翁姑备至,以节终。

翁盛宋,适陈士硕。士硕卒,引刀自裁,为家人所夺,又嚼铅粉,绝粒五日以殉。追祀节孝祠。

戴氏,适林云阙。云阙遇贼死。顺治丁亥,镇城陷,氏遣孤子出避,自抱少女投井死。

曾氏,适林云起。顺治丁亥,寇陷城,云起从陴上逸出,曾同母嫂二侄女相继赴井死。方鼎新为作《五烈传》。

吴氏,名慈哥,适林遇夫。顺治丁亥,寇踞镇城,遇夫逃去。吴偕儿女被擒,逼之行,道遇井,吴抱女投焉。后有瘗遗骸者,发石栏,得吴母女尸,四旬颜面如生,收其骨殓之。

严夏妹,林家仆妇也。夫死,自缢。又翁家仆妇林姓,夫死,饮毒死。

林整宋,归翁应旗。应旗病笃,与诀,林取帛示之,誓以必殉。及卒,哀哭绝粒不死,吞金亦不死,方引刀,家人夺之,旋以钗刺喉,又夺之,卒自经死,年二十二。

吴氏,名静宋,诸生陈民望妻。顺治丁亥,寇围城,氏携小刀自随,猝遇兵,惧辱,刎死,七日颜面如生。

林秀宋,适谢民瑗。民瑗从师赣州,没于阵,林闻讣欲殉,有女宜宋,将及笄,泣劝而止。顺治丁亥,携女归迳江依其弟宗平居焉。戊子,寇掠迳江,林偕女赴井死。

陈氏,毛翼祯妻。顺治丁亥,寇警,夫殁于阵,舁尸归,鼻血漫流。陈口舐其血。殡毕,不食七日,自缢以殉。

黄氏,适林德翯。海寇突至,劫之行,不从,贼刃之,断五指,仆地,贼义而舍之。后德翯遘疾,黄誓以死殉,其族闻之,争欲设祭,不可,族人闻而韪之。夫卒七日,乃自缢。

蔡氏,名引弟。顺治间,寇乱,氏从父三知避兵,被获。兵刃三知,氏抱父不释,兵怒并刃。氏引颈就刃,愿乞父命,脰垂绝,犹牵父裾哭,年十六。

周氏,林德长妻。夫病,方怀孕三月,及卒,即绝粒,与父诀,家人防之,阅五昼夜,乘间投缳以殉。

某氏,福清人。寇屠海口城,女被执,赴桥水死。又某御史道经福清,有一人为逻卒所获,将杀之,其女奔至馆驿号泣,辨父非贼,御史竟杀之,女遂死于父侧。时顺治丁亥季冬。

谢氏,归张可裕。顺治戊子,因寇乱,可裕遇害,尸僵于路。氏伺兵退,治棺为夫殡,葬毕归家,投缳以殉。

严银使,适庄士琅。顺治戊子,士琅被寇害,遗腹生男,及晬又死,乃自缢。

叶氏,广东番禺人,年十五,归邑人翁应玑为妾。顺治初,粤城告警,夫及男女各散奔,氏惧辱,即投缳死,尸悬梁间三日,颜色如生。

何癸宋,受聘王三长。三长殁,女闻讣奔丧,独处三年,服阕,绝水浆,昼夜号恸,自经死。

官氏,瑶玉,三山明经官懋功女,归吴毓琮。夫卒,殡毕,引刀自刎,为亲者所夺,因破磁器割喉几断,不死,取金钗碎咽,亦不死,复裂素以经,手弱不胜,又不死。后绝粒十八日乃死,年二十有四。

吴氏毓础,杨日遇妻。夫死,属纩毕,即扃户自经,众救之,翁姑父母慰劝,皆不答。夜与姑同宿,潜起自缢,姑急起,觅火不得,比举烛而气已绝。

翁茂宋,许字林辉祖。夫殁,闻讣遂自缢,家人救解。父兄防之益严,乃独处小楼,毁容减餐,缟素三载。后竟不食,临革,怡然曰:“吾今得为林家妇矣。”声讫而逝。

翁氏朝官,适张士升。士升客姑苏,病卒,讣至,氏事姑素孝谨,恐姑病增剧,暗自摧毁,密置周身之具。夫榇既返,哀奠毕,乃沐浴更衣,投缳以殉,时年二十四。

刘铣宋,适郭带河。带河病没,刘哀哭仆地,呕血数升,绝食七日,抚带河之棺大恸而绝,年二十。

曾金宋,张可清妻,年二十一,夫病,刲肱以进。夫死,以薙发刀自刭柩旁。

林氏,适何所献。夫死,尚未殡,自经以殉。

薛氏,张士璨妻。士璨由武生授守备,癸巳,赴敌,死,信至,薛告姑曰:“夫为君死,妇为夫亡,各伸其节,勿伤悲也。”绝粒八日不死,复啖铅粉,卒。

高氏,贡生高拱女,归陈鸣珂。珂没,子奎,甫三岁,长为娶妇庄氏。未几,奎又死,高与妇谋同死,妇请期,高曰:“陈三世无后,未了事皆吾与若事。”乃为其夫先世营邱垅,置祠田,俾三世永祔血食,遂择殉日。至期,姑妇焚香拜其夫灵毕,就堂中各悬一绳于夫柩侧,姑妇对缢而绝,颜色如生。

林定宋,武举人翁大城妻。姑病,刲左股和药,姑得痊。及大城病,复刲右股,不效,痛哭不欲生。遂谋立嗣,已定,投缳而死,年二十有五。

郑氏细启,适何师稷。师稷死,郑年二十七,绝粒十八日不死,卒雉经以殉。

余敦宋,年十七归方捷武。五阅月,捷武病卒,余即自缢,以救苏。次夕,密怀小刃,夜半以被蒙面刲喉,阔二寸许,祖姑与同寝,觉,亟以药傅之,复苏,延七十二日,乃绝。

李四妈,家本农也,为四贼所获。贼系诸妇于屋中,欲遍污之,四妈骂且手击之,遇杀。

林氏,归郭有执。夫死,遗孤一岁,氏抚孤一十六年而孤殇,氏乃诀诸戚属,投缳死。

郑氏,诸生施大升妻。顺治丙申,寇掠大升父,大升代父受辱,即自经死。郑视夫含殓毕,奔至文庙,拜且哭诉其夫冤死状,伏地扼吭而绝。

林清宋,何德坦妻。顺治丙申,寇乱,追且急,林告其夫曰:“君速行,勿为妾累。”乃抱石沉湖而死。

吴淑官,许字施延哲。延哲卒,既葬,讣至,女哀请奔丧,拜夫墓返,自缢,家人解之,夜经于床,绳断,不死,经于梁,绳又断,复食毒草,不死。自是水浆不入口者十三日,含笑而逝,年二十。顺治间旌。

吴氏,余廷硕妻。夫卒,仅生一女,氏抱而哭曰:“尔何不幸生我家也?”持小佩刀自刺,兄嫂亟夺之,复投缳死,年二十五。

黄氏,适林百马粦。百马粦溺死,黄号哭为夫殓毕,以刀割喉,气绝复苏,即引喉伤向石土皆尖刮磨,为家人救解。至晚,就缢者再,绳断不死。以败絮塞口,又不死。乃取铁筋刺入喉伤处,搅断喉根而绝,距夫死三日,年二十有二。

陈氏,适李道生。夫病沉疴,求速死,氏许身殉。夫妇提携而出,至市中大井旁,以绳共束其腰,相抱投井而死。二尸浮出,面色如生。

林氏瑞祯,孝廉林时应女,适侯官严孟兰。孟兰得疾,林刲股和药以进。及卒,哀恸几绝,取碎金吞之,不死。姑以腹有遗孕泣谕之,及生男,又不育,乃大恸,呕血数升而死,年二十。

刘满姐,适姚文琼。顺治丙申,海寇至,被杀,丧其元,尸舁归。氏舐血吞之,缝布为首以殓,誓以死殉。乃请伯氏子宁为夫嗣,鬻衣珥佐伯氏,葬夫于故里。越三年清明,哭奠墓所归,咽金屑,遂死,年十九。

张丙宋,许字刘鸣和。会海有警,两家俱内徙会城。夫死,奔丧,拜谒翁姑,伏尸号恸。一日,翁欲归其夫之丧于福清,为女治素舆,女曰:“舆已具,惟多备舁人耳。”遂取所蓄毒与金合吞之,乃拜翁姑曰:“非不欲扶榇,恐道远,戎马糅杂,未敢以寡女厕身其间,计惟以棺从,俾两魂相依可矣。”遂没,年二十。顺治间旌。

郑宜宋,翁长羲妻。夫死,以头触柱,血溅数尺,气绝复苏。遂断饮食,日夜搏胸恸哭,至十三日,扃户投缳死。

叶正端,明叶文忠向高曾孙女,适诸生张祈。祈父可仰为建宁教谕,氏随夫之任,一年,夫病,刲臂肉和莲实以进。夫死,泣拜翁姑,贻书诀母及弟,不食旬余不死,吞毒草又饵铅粉,积三十日乃卒,年二十有一。

俞秀官,翁矿妻。矿游学秦川卒,讣至,秀官引刀自刎,仆地,苏,以未及拜诀舅姑,乃掬水涤血,整衣出拜。至鸡鸣,仍割其喉,血尽气绝。至午复苏,恚而泣曰:“何一死之难若是?”卒裂帛自缢。

林氏,高畅夫妻,年三十无子。顺治庚子,寇焚高族,火延宗祊。畅夫御贼见杀,林抱夫首,泣告宗老曰:“夫为祖宗死,愿宗老为夫穴。氏从夫地下,当相为厉鬼卫宗祊也。”投缳而死。

林氏荆玉,周子映妻。顺治庚子,海上有警,林被虏,投水死。三阅月得其尸于海礁,肤发不坏,衣履如故,舁至家,临殓,鼻尚流血,宛然如生。

李王肴宋,归高彦宠。顺治辛丑,海寇突至,李被系逼登舟,跃入波心死。尸流至本里,家人获之,尚抱幼女在怀,颜色不改。年二十四。

施氏,许字高某。顺治辛丑,寇掠其乡,女闻之,自缢于寝,仆郑英之女从死。

吴氏敬珠,适高耸。顺治辛丑,海寇至,氏子匿山中遇害,夫亦于是日死。氏欲殉,因念夫与子丧未葬,会迁海令下,依弟以居。阅三年,丧毕归葬,抚棺大号,自经而死。

陈氏,适郭绍庚。夫卒,子三岁,氏抚子成立。子后病没,氏葬子毕,遂赴水死。

刘恩宋,归郭孙章。夫死,刘视含殓毕,明日从容投缳以殉,年二十七。

杨氏,归郭文富。夫卒,贫不能殓,人赠以棺,舁至,氏从容治具。及夫殡毕,乃经于柩侧,距夫死才半日。

何氏,陈彦纶妻。彦纶外游久,家故贫,氏织纺以奉舅姑。夫归一年卒,氏以死殉焉。

刘官宋,夫林百骥疾笃,刲臂和药。及殁,殡毕,晚谓邻媪曰:“恐吾明日起迟,烦收所晒衣。”及晨,邻媪视户不开,排闼入,则自经于梁矣。

翁永官,翁辅女,归林云禧。夫死,逾夕,取夫魂帛自缢柩侧,为婢救苏。又潜取夫所服绦系腰间,乘间遂悬而绝。搜其箧中,得遗诗四首,年二十一。事闻,获旌。

林瑜宋,归余其晁。夫死于武林,哀恸招魂,越三日自缢死,年二十六。

林氏盛哥,莆田人,适邑人陈孟东。病笃,氏刲股以进,不效,遂绝食十四日,复自缢死。

吴兰使,适郑默。默,故宋郑介公裔,得疾卒,吴扃户自经死。

韩氏,林其标妻。标苦贫遘疾,药饵无所出,氏刳腕内,深寸许,和糜以进。标卒,姊为营葬,韩曰:“烦代治两棺,并宽一抔土,俾妇与夫相依,死不恨。”遂自缢而绝。

林丙宋,归欧如经。一载而夫死,越三日,沐浴投缳卒。邑令李某请旌之。

薛正宋,陈文汇妻。夫死,即投缳,家人解救,一昼夜方苏,乃勺水不入口,七日卒。

林氏,适高希良。希良客游病且死,乃断发裂衿,函以遗氏,后火骸而归。氏哀号欲绝,乃自定期,从容自缢。

郑成宋,适翁肇正,肇正病卒,氏誓死相从,自治棺衾,栉沐更衣,拜舅姑及父母,扃户自缢。同时有陈氏,林士茂妻。夫卒,亲族讽以改适,氏泣曰:“烈女不事二夫,吾忍有异志哉?”乃择嗣文岩、文霍以继宗祧,即日投缳死。

高细宋,许字马登墀。登墀死,讣闻,氏涓日归夫家,拜舅姑,哭祭故夫墓所毕,将自裁,姑曰:“叔姒已孕,若男也,当为汝后。”姒生男,乃刺指血疏于天,豫决死期,凡七百余言。届期沐浴更衣,入内寝,投缳而逝,年二十四。

陈细宋,适李志俊。年二十二,夫卒,至小祥,从容雉经死,颜色俨然如生。

张氏璚瑞,适诸生吴焲。焲卒,遽自经,母姑救苏,寻啖铅粉,又不死。姑将厝焲柩于郊,张泣告姑曰:“请缓,以妇柩从。”阅七日不食,夜半起,沐浴更衣,拜夫主,又啖药,至日中毒发,乃端坐而逝,年二十二。

林聪使,适何源灏。数月,源灏卒,林哀恸欲殉,姑以年老泣止之。遂与姑食贫操作,相依为命。及姑卒,夫弟亦殁,乃沐浴更衣,投缳而死。

薛祖宋,郭名堪妻。夫死,投缳,绝而复苏,遂不食十二日,复雉经死。

林氏,归翁长钺。长钺卒,殓毕,缢于窗棂,姑急救之,犹瞪目舒气,比舁至榻,气已绝。

韩贞宋,归薛棨。棨卒,韩就缢,妯娌请俟棨百日从之。届期,端坐缢死柩旁。

魏闰宋,归诸生翁应霌。霌肄业会城,卒,魏抚孤十二年,孤暴亡,因自经死。

方魁宋,归施国度。夫卒,至小祥,哀哭成礼,投缳以殉,年二十七。

卢端宋,李育纪妻。年二十三,夫卒,无子,氏誓以死殉。翁姑泣劝之,乃守节三年,服终,投缳死。

林禧宋,戴可颂妻。夫死,林年二十五,即矢志以殉。家人劝以夫未葬,死无益,乃罄衣饰,谋卜二穴。至小祥,拜辞亲属,雉经于内寝。

王氏,适陈元城。元城业渔,溺于水,氏号哭奔赴江畔,招夫魂,觅尸葬之,越十日,雉经以殉。

施福宋,适陈初圻。夫卒,翁将厝初圻柩于郭外,施跪请曰:“乞稍缓,以妇柩从。”于是水浆不入口,投缳而绝,年十九。

翁朝官,适余瑞萃。夫死,引刀自裁,家人夺去之。遂闭阁绝食,自择死期,从容投缳而逝。

游乾宋,适何继响。夫客死建宁,游矢志以殉。先是游为夫置媵,生一子,至是以孤属媵,曰:“汝抚孤,为其难,吾为其易。”遂自经,年二十四。

江氏碧玉,适施尧盖。家贫僦居,编茅为室。夫卒,绝粒十六日,自择期,雉经以从。

陈琼使,许字王名世。名世卒,女告父请殉,诣王氏,入名世寝,就小楼自经死,年十九。

林玠宋,许字陈岁可。夫卒,女闻讣大恸,奔诣陈氏,就丧次展衾抚视,入寝室自经死,时年二十二。

吴氏,适余嘉谟。家故贫,氏纺织佐读,生一女四岁,而嘉谟卒。父母怜其年少无嗣,为改配,成婚有期。氏闻之,举止如常,以女托娣姒,令善视之。家人不之防,忽闭户投缳死。后女安宋适何其玫,以贤孝闻,子孙繁衍,多读书登仕籍。安宋为请余氏宗人,立祠祀之。

某氏,福清人,吴邦瞻妻。适迁海檄下,夫妇无依,止宿树下,邦瞻病卒,氏行丐于道,为坎瘗之,俄缢于树。

何兰官,许字林胜卿。闻夫讣,乞以身殉,父慰解之,不从,知其志坚,乃闻于夫家,使迎请。既至,凭棺恸哭,投缳而逝。雍正元年,旌,入节孝祠。

何福卿,许字王元恺。元恺卒,闻讣欲奔丧,时父客外,继母谕以俟父命,乃屏膏沐,绝笑语者久之。有密求婚者,女觉,遂闭户投缳,继母救之,苏泣曰:“儿未即死者,欲待父归诀而瞑目也,今死晚矣。”竟扼喉卒。雍正三年,祀节孝祠。

何琼宋,许字陈我照。夫卒,讣至三日,素服归陈氏,遂自缢。雍正五年,旌,入节孝祠。

游贵宋,许字给谏林云京子百峤。年十四而百峤夭,女闻讣欲奔丧,家人固止之。云京官京邸十年,归寓会城,迁百峤柩置郡西郊。女衰纟至辟踊,哀感行人,归拜翁姑,称未亡人,年七十四卒。

庄兴宋,郑元康妻。耿逆之变,与夫避难至江口,夫病卒,矢志守节六年。父母欲夺其志,氏誓死不从,结帛缢床中,端坐而逝。

方正宋,许字张可育。越三年,可育殇。正宋请奔丧,不果。及闻夫葬,引刀刲喉,父傅以药,正宋曰:“求死耳,乃傅药耶?”迨大祥,不食八日,啮舌,舌断,卒,因合葬焉。

俞氏,林其铭妻。姑病,刲股。夫病,又刲臂。铭没,无子,父母未葬,俞勤纺绩数年,葬舅姑讫事,遂自经。

柯旺使,永福人,归邑人林士章。士章遘疾将卒,柯以从死誓。既殓,裂布为两魂帛,以线联之,并置于座。至期,沐浴哭奠,从容投缳死,年二十。

翁好宋,郭贤锦妻。夫卒,氏年二十二,即誓以殉。有以守贞劝者,氏曰:“守难而烈易,吾为其易者,且与夫订矣。”遂于夫丧毕,自缢死。

林金宋,适陈孟东。数载,孟东卒,氏为殓具各两,家人知其将殉,泣劝之,答曰:“与偕生当与偕死,义也。”遂自缢死。

林璧官,明经林缵孙女,归陈起璋。病笃未绝,张目视林,林饮泣登楼,家人疑之,起璋犹张目视楼上,其母怪而登楼,则林已投缳死矣。起璋犹见林先殡于床,逾时目乃瞑。

薛氏,适闽县刘浩修。二年,浩修卒,薛闭室投缳,其母与姑奔救,复苏,越六日,凶服成,竟自缢。闾里鼓吹以送殡。

刘坤宋,许字林士悦。闻士悦卒,女恸绝,辄破所照镜奔丧,抵林氏,见夫尸,抚膺哀号,徐收泪问姑,曰:“妇于归何室也?”姑指其处,女即入室就缢,与士悦同殓焉。

何氏,柯秋卿妻。康熙甲辰,兵掠其乡,遂自缢死。

魏氏,名玉俊,郭家仆妇也。夫死,不嫁。邑经耿逆之变,玉俊密佩钩吻干,兵至,吞而死。

陈救宋,郑昌佩妻。昌佩卒,陈矢必殉。迨葬期,遂之葬处自缢死,同穴窆焉;年二十六。

林旭宋,适国子监生陈子榗。海寇至,氏仓皇避走,寇攫而负之,啮贼耳几断,为贼所杀。

何氏,诸生陈徽五妻。嫁数月,夫亡,越数日,闭户缢死,年二十有一。

严氏,陈一礼妻。夫死,遗一子,娶妇严氏,氏女侄也,生孙甫三岁,子卒孙殇。值迁海檄下,悒悒相对泣,媳先就死,姑随自缢。

魏氏聚使,许字陈克润。年十六而克润亡,父母秘之。将逾年,润父卒,讣至无润名,始知之。遂绝食欲投缳,父母固劝。乃归陈,执妇道,事姑尽孝,抚嗣子成立,历节三十三载卒。

林爱宋,张口洪妻。夫卒,爱宋欲缢以殉,乃于灯下煖汤,将盥沐,稍止哭,邻媪询之曰:“何不哭而举火?”爱宋恐媪知之,乃诳之曰:“顷,夫更生矣,呼茶,故举火。”遂闭户,浴毕就缢,与夫同殡,年二十八。

何氏,归林景高。时以迁海寓会城,景高病笃还县,氏侍汤药,密自治周身衣履。景高卒,殓毕,并为择嗣,入内寝自缢死。

吴氏淑玉,侯官人,适邑人余宸纶。宸纶家故贫,兼病,淑玉拮据致药物,竟不起。逾旬,一子复殇。淑玉泣告父,曰:“是儿死日矣。”夜缢不死。越月祭日,又缢,家人解之。三阅月,夜半,乃缢死。

王氏端英,许字周元梅。年十四,元梅卒,女归周家,矢志贞守,择夫侄为嗣,日夜纺绩以营葬,享年七十有九。

敖器宋,年二十归王崑士。崑士业儒,氏勤纺绩。阅五载,夫卒,无嗣,越七日,雉经死。

陈齐宋,叶惟烺妻。归叶一年,夫卒,服丧三年,一日作诗云:“二载锦囊成百岁,一环冰骨系三纲。”遂自缢。

叶巳宋,适俞克操。夫没,终丧,自缢死。

王朝官,陈兆玟妻。夫死,无子,时有寇暴,氏骂贼被杀。

吴授官,翁士山妻。士山病卒,氏投缳以殉。

敖氏,林声侯妻。声侯病卒,既卒哭,雉经于夫柩之旁。

汤氏,许字周泽。泽卒,讣至,氏告父母曰:“儿,周家妇也,当往修妇职。”父母许之,孝养舅姑,贞守三十余年。

翁佳宋,适龚尔国。氏幼通书史,识大义。归龚年余,夫卒,作哀词四章,投缳以殉,祀节孝祠。

俞银宋,林世师妻。婚日,世师忽病,扶掖成礼。越半月,临终谓氏曰::“余误尔矣,奈何?”答曰:“君先行,余亦从君耳。”治丧具毕,择日拜家庙,别亲属,从容自缢。

林贞宋,年二十归陈广明。三岁,广明以贩鱼溺死,氏赴哭极哀,即蹈海以殉,以援不得死,氏曰:“吾志决矣,何苟缓须臾为?”越次日,广明殓毕,遂投缳而死。

许端宋,归戴学光。逾年,学光从师暴卒于馆舍,氏闻变恸绝,即投缳以殉,年十九。

吴嫩宋,夏嘉密妻,事翁姑甚谨。翁喜食鱼,嘉密时举罾取鱼,水涨溺死,氏于次日自经以殉。

陈凤官,幼聪慧知书,长适林圣修。夫死,无子,投缳以殉。

周殿官,许字叶文忠裔孙信。年十八,将婚,信忽病革,女闻即绝粒。讣至,奔诣叶氏,展拜如新妇礼,抚尸痛哭,遂自经,时康熙甲戍十一月。雍正四年,祀节孝祠。

魏氏名饶官,许字江孝朗,未婚而孝朗亡,女闻讣欲奔丧,父母弗许,日夕哀号,坚请往,遂缟素赴江门守贞,二十九年卒。

刘贵宋,甫十岁父母俱亡,事庶母如己母,许字陈振祚。振祚亡,氏决志往殉。先期拜宗祊,谢庶母及姑姊妹。抵南郊哭,及门谒舅姑如礼,入内室,坐待旦,鸡初鸣,投缳而逝,时康熙甲子年。雍正五年,祀节孝祠。

薛琼官,许配林守官。未婚,夫病卒,女之林,投缳以殉,年十八。

叶敬使,年十七,许字黄家皞。未婚,家皞殁,讣至,女即素服奔丧,投缳死于夫傍。

林霦官,许字吴贤太。未行,贤太卒,女年十九,闻讣更衣毁容,绝食五日不死,卒自缢,归于吴。事闻,旌奖,祀节孝祠。

陈瑞华,许字何廷诗,廷诗年十六夭,女尚幼,闻讣即欲殉死,父母阻之,不食八日,卒。

林申宋,许字江振三。未婚,振三夭,年十一,闻讣奔丧,竟诣江氏殉烈。祀节孝祠。

任玉宋,许字何奕招。奕招卒,闻讣,痛哭绝食之夫家,投缳殉之。

何满宋,许字林孝乐。未婚而夫卒,女之夫家,自缢以殉。祀节孝祠。

薛绍宋,许字林干学。年十八,干学卒,自缢以殉。

许巽官,许字吴观余。将婚矣,观余忽病殁,女乃赴夫家,从容死之。

方氏闰使,许配吴建。年十八,未婚,夫夭,守贞四十一年。

欧氏端宋,许字吴士礼。士礼病卒,母秘之月余,氏若有所见,以告母。母度不能隐,以实告。女大恸,坐达旦,欲奔丧,母使闻于吴。次日诣吴门,自经,年二十二。祀节孝祠。

傅氏玉宋,许字陈恭悦。恭悦卒,奔丧,大祥日,自经以殉。

黄氏静官,知县黄天箕女,许字陈恒泰。年十八,恒泰死,女之夫家执妇道,四十年如一日。乾隆二年旌。

魏氏玉宋,许字福清李圣卿。夫卒,贞守四十余年。

林氏,诸生何昭昆妻。昭昆临没,以目视氏而不瞑,氏指心曰:“此中已许君久矣,幸少待。”即闭户自经。邑令某以“遂志同归”泐其墓道。

张理官,年十六适诸生叶廷栋。甫一载,廷栋暴疾卒。殓毕,出奁中物分赠娣姒,自经死,时康熙癸巳十二月。雍正四年,祀节孝祠。

郑定宋,何承恩妻。夫病卒,氏年二十有三,无子,投缳而逝。

郭德官,魏值妻。夫卒,自经死。

林琼官,适李璧灿。璧灿久病,卒不起。氏为葬毕,投缳自尽。

刘升宋,夏耀妻。夫殁,氏年二十四,乃自缢,与同殡焉。

陈瑶宋,王世融妻。夫殁,自殉死。祀节孝祠。

俞卯宋,杨振康妻。振康卒,越数月,竟殉死,年二十。

陈颖官,余芳年妻。夫卒,越三日,投缳而绝。

翁敏官,郑尚进妻。夫病卒,谓所亲曰:“冀觅双棺,请以死殉。”家人泣止之,不回,即于是日投缳卒。祀节孝祠。

薛氏,许配三山王大标。年十六,未行而夫卒,闻讣欲殉,家人防之,不得死,乃守贞不字。年三十七,父母亡,夫族延之以归,为立嗣男。卒年七十有一。

林紫宋,年二十适闽邑黄守静。四载,守静殁,氏志决殉烈,不露声色。既殡,遂登楼自缢。祀节孝祠。

林招宋,年二十二适何逢龙。逢龙航海遇寇,死,氏闻欲殉,翁姑坚止之。逾年,乘间赴江死,潮退,尸端坐沙际,面色如生。

徐端宋,陈允密妻。允密没,投缳自尽,时年二十。祀节孝祠。

林徽贞,适何得宁。夫殁,氏年十八,抚嗣男,甘贫守节六年。嗣孤殇,遂投缳死。

周绣宋,年十八归吴名皋。六载,名皋卒,氏葬夫毕,遂投缳,时康熙甲戍。

陈喜宋,适林武。武没,服将阕,投缳而逝,年二十有八。

余氏訚宋,许字施维源。年十九,维源卒,氏闻讣奔丧,矢志守贞。不数年,兄公与姒继亡,氏勤纺织奉姑,抚孤侄男女四人成立。

吴侍官,林兆衮妻。兆衮早世,遗二孤,家故贫,氏年二十有一,矢志抚孤。不数载,二孤相继亡,氏营葬翁姑及夫柩,遗诫承嗣子,乃自经。

余敏宋,吴孔畹妻。夫病笃,即誓相从。及卒,遂绝粒自经死。

林氏,陈淑宝妻。夫卒,乘间投缳死。

林民云,何巩生妻。夫始死,雉经者数,家人防之密,不得死。至大祥日,投缳以殉。

陈玉宋,林允贵妻。年三十夫殁,遗孤八岁,氏哀恸,誓同死。家人止之不可,即自经死。

施菊宋,适郑肇恭。肇恭往江右寻父,死于途。父归以告,氏大恸,投缳死。

叶珂官,父积沂,计偕滞京邸。母病笃,两兄相继亡,女吁天刲股和药以进。年二十适解元施鸿纶五子纺美。越七载,纺美病卒,氏趣具两棺衾,投缳以殉。

陈氏良菁,侯官举人陈日进女,适邑人何肇龙。未一月而肇龙殁,翁姑恸绝,氏饮泣婉劝。越五十日,旋入帏,投缳而逝。雍正四年,祀节孝祠。

陈龙宋,许字林嘉魁。魁卒,奔丧自经死。

方珠宋,许字夏日升。年十九,日升死,家人秘之。女诘知其实,绝粒累日,奔丧投缳死。大府给扁旌之。

吴葵使,许字林烺。年十九,闻烺讣,归林事舅姑,抚嗣子迄于成立。雍正五年,旌,入节孝祠。

念巧宋,许字吴贤。幼至孝,未婚,夫卒,奔丧投缳而逝。雍正五年,旌,祀节孝祠。

黄容宋,许字郭孝谨。性至孝,父病,刲股以疗。及闻孝谨讣至,奔丧守贞。既翁病,氏又刲股和药,病获痊。丧毕,以疾卒。

叶氏,名中官,年二十,适何恒悫。姑丧哀毁,恒悫卒,投缳以殉。

卢氏镇官,陈正炯妻。炯病笃,氏刲股和药以进。夫卒,越三月,自杀以殉。

倪居宋,适林彦飞,未一年,夫病卒,绝食,自经死。

林定宋,刘鸣珂妻。夫没,次日,投缳死。祀节孝祠。

陈安宋,年十九适徐奇蕙,夫亡,自尽以殉。

何氏琬玉,许字张登栋。夫卒,氏年十七,讣至,归张守贞,孝奉翁姑,课督嗣子成立。雍正六年,旌,入节孝祠。

严氏,何立雯妻。夫病,朝夕吁天请代。夫殁,投缳死。

林楚宋,夏永尚妻。年二十二,夫病殁,营葬毕,自经死。

王氏仪宋,年二十一适夏金简。夫卒,立伯兄子为嗣,既卒,哭,自经以殉。

方孟捷,林嘉绥妻。年二十有四,嘉绥卒,氏投缳死。

王齐宋,余喜侯妻。喜侯家故贫,又多病。未婚时,氏父母欲毁盟,喜侯许之,氏坚不可。归余五载,夫卒,无子,随于次日殉烈,年二十有八。

郑氏,年十九归萧圣立。夫家贫,氏奉姑谨。夫病,吁天请代。及夫卒,即日投缳死,与夫同殡。祀节孝祠。

薛月宋,吴大侯妻。夫病卒,闭户自经,时年二十有四。

郭铎官,适何学缨。五载,夫没,遗孤三岁,抚养成立。孤又夭,择嗣孙为后,自投缳死。

陈端宋,适林会可。年二十夫卒,氏即日投缳死。

周寅宋,高允哲妻。夫没,无子,择嗣定,誓以死殉,遂投缳死。

林金娘,苏达妻。夫殁,氏悲痛欲殉,家人密防之。阅两旬,防稍懈,即自缢死。

俞春宋,许字林裘夫。裘夫病笃,具期趣婚,女母不允,女请应期,往供医药。越年余,夫卒,氏投缳殉焉。

陈氏秋宋,魏士参妻。士参没,氏抚膺大恸,投缳而死。

王寅宋,林则腾妻。夫没,以死殉,时年二十八。

曾瑞香,薛迪名侧室。夫病危,目氏曰:“汝将何如?”对曰:“愿相随地下耳。”夫卒,死之。

郑美宋,年十七,归薛师声。五载,夫病卒,氏自治棺具,投缳死。

林玉宋,薛迪吉妻。生子甫七月而迪吉卒,氏年二十一,矢志孀守。后子七岁病危,氏叩天泣,祷以身代儿死,存薛氏一脉。遂入户投缳死,其子果愈。

施琼宋,适何恒达。嫁半载,夫没,即投缳以殉。

陈进宋,林侯肄妻。夫死,从容就缢。

陈氏,诸生方逢昂妻。夫病卒,闭户自经,与夫同日逝。

张珽宋,王荃妻。年十八归于王,后荃挈眷寓姑苏。夫殁,立夫兄次子廷贤为嗣,营葬事毕,再拜,结缳以殉。吴中绅士赠诗成帙。

余有宋,何嘉均妻。夫死,遂自经。

吴细宋,适陈圣藻。数载夫卒,投缳以殉。

张雅宋,方宗会妻。年二十七,夫卒,无子,自杀以殉。

郑成宋,适王元铨。八年,夫病没,氏辍哭,治两丧具,家人知其欲死,防之密,氏乘间闭户自经。

翁仁宋,林元贤妻。元贤卒,翁客福安,妇请殉,家人止之以俟翁回,因缓死。年余,翁归,又请,力阻之,妇因强起加餐,至夜半,防者懈,遂自经死。

徐蕊宋,适郑孔黄。夫病卒,自经,家人救苏,后复就缢于夫侧。

赵尽宋,李公惠妻。夫卒,氏即日殉之。

陈香官,李锦忠妻。夫卒,志决必殉,翁姑泣劝不从,竟遂其志。

张雅宋,适陈我都。夫卒,营窀穸毕,自经而逝。

陈静宋,薛绳肇妻。年二十五,夫卒,氏欲殉,姑止之以有遗腹,冀延一线。及生男,氏抚孤备历艰辛,迨男婚娶后,告其妯娌曰:“吾事已毕,可以报亡夫于地下矣。”越三日,经于夫柩之侧。

林如官,何朝显妻。朝显遘疾,氏吁天代。及夫卒,未殡,氏择嗣毕,即日殉焉。事闻,旌,祀节孝祠。

莫招宋,年十九许字林载彤。将行而载彤凶问至,女潜备死具,往奔丧,家人密为防。越三日,求立嗣毕,投缳以死。

余翼官,许字陈广业。广业卒,诣陈氏,入室自尽。祀节孝祠。

吴谧官,幼许字张士植。士植死,父母秘之,女询知夫死,即于次日素服奔丧,自经。祀节孝祠。

蔡酉宋,许字郑孔泾。孔泾没,女诣其家,投缳以殉。祀节孝祠。

王招弟,许字郑方懋。夫没,至其家,自经以殉。祀节孝祠。

杨水娘,莆田人,父自莆移居福清,许配营卒刘沭。沭从征台湾,病死。凶问至,女赴夫家,择夫侄为嗣,即自经。祀节孝祠。

林寀宋,幼字李有纯。病没,女闻讣,日仅饭数匕,夫丧小祥,闭户自经。父兄知不可回,听归李氏。拜翁姑,径入内室,投缳死。祀节孝祠。

王氏兴宋,许字周君明。年十九,君明没,父母老矣。女闻讣,遂赴周门守贞,孝翁姑,择嗣男抚养成立。事闻,旌奖。

张月宋,许字翁绣侯。绣侯暴卒,女闻讣奔丧,自经死。

林酉官,许字陈昌允。将婚,昌允病剧,女请往奉汤药,父母难之。既,昌允没,女以死誓,遂至夫家,入室投缳而绝。

王富使,许字许开先。开先卒,女奔丧,自经于柩侧。

高齐宋,许字何若夫。将婚而若夫卒,女欲殉死,父母不许。后闻有议婚者,即投缳死。何氏迎其柩归,与若夫合葬。

林朱宋,许字陈朝鸿。闻朝鸿没,誓以死从,家人防之严,乘间投缳以逝。

吴宝宋,许字林绍祖。夫凶问至,奔丧,自经死,年十九。

徐淑徽,许字薛沂衍。沂衍溺水死,淑徽闻之,欲奔丧,父母不许,遂投井死,时年十九,归薛葬焉。

陈椒宋,许字陈华。华捕鱼溺水死,女闻即自缢以殉。

薛茂宋,许字林华哲。夫卒,奔丧自经死。

陈慧宋,吴昌坤妻。生子未周,夫殁,未几,孤又殇,氏抚膺恸哭,投缳死。

何焕宋,归林圣朝。夫没,自缢以殉。

郑福宋,陈周辉妻。奉姑至孝,夫病,刲股和药以进。夫亡,营葬毕,投缳死。

林氏静宋,许字郑孔木。孔木卒,闻讣,在家贞守数年,念寡姑年老,遂归郑供妇职,家贫,无生计,氏勤女红以资养,历三十余年。

陈全宋,适林志寿,生一男。夫暴病,氏刲股以疗,不效。夫卒,孤又殇,氏绝粒三日不死,卒投缳以殉。

李招宋,薛卿隆妻。夫卒,矢志同死,私自理衾具,越三日自经死。

张容官,适林则声。则声卒,氏即殉之,时乾隆戊午。

郑满官,江大奋妻。夫疾革,刲股以进,尝语夫曰:“倘不讳,愿共死。”夫卒,即于是夜投缳死,时年二十有九。

林勉宋,适薛彝腾。彝腾早世,氏潜备死具,与母诀,为夫立嗣,嘱与合葬,遂投缳死之。祀节孝祠。

郑瑞官,适严伯怀。伯怀殁,氏殉死。

梁诗官,余敬源妻。敬源客死浦城,讣至,欲殉,氏祖母知其志,至其家防之益密。氏乘间登楼自尽,年二十有八。

解虔治,莆田人,适邑人黄初书。夫卒,自经于尸侧,同日以殡。

曾顶宋,郑元金妻。元金病笃,氏吁天请代。既没,绝食自经死,年十九。

吴琼官,何朝碧妻。年二十五生一女而朝碧没,家故贫,苦节十一年,女殇,氏诀戚属,于夫忌日从容就烈。

林有治,黄德熊妻。夫病没,即自经死,时乾隆八年。

郑银宋,适黄圣裕。夫卒,氏大恸垂绝,既殓,即自经死。

施品宋,林秉章妻。年十三,姊琼宋适何某,数月殉烈。母哭之哀,氏慰曰:“姊得死所,何恸为?”既嫁,夫遘疾没,含辛抚二孤,逾年,相继殇,遂投缳死,与姊称“双烈”。

夏氏静宋,幼娴女史,识大义,许字施应权。应权卒,女年十八,归施门,立嗣为夫后,抚孤十七载,嗣子又殇,遂遍诀亲属,投缳死。

翁宴宋,林元白妻。年二十而嫁,越五载,元白没,氏即闭户自经,时乾隆九年。

翁淑敬,年二十适陈绍准。纺织佐读,既而绍准卒,氏欲殉,因姑病,勉侍汤药。姑又卒,乃殉烈,年二十有六。

王爱弟,黄君仁妻。夫卒,无子,氏经理丧事,择立嗣男,遂投缳而绝,时乾隆十有一年。

林氏,适方子安。姑早逝,氏事翁及庶姑,克尽妇道。阅四载夫卒,遗孤二,龄甫逾月,里有豪者谋夺其志,氏知之,即入寝室,闭户自经。

吴居第,年二十归林腾国。三岁,腾国殁,遗孤一,既而又殒,遂于夫大祥日自经柩傍。

林徽宋,陈开仁妻。年十六归于陈,夫殁,即于是日投缳死,与夫同殡。

林左宋,适卢存远,育一男四女。比夫卒,氏哀痛不食,舅姑泣谕之,乃守节。居二年,孤复殇,遂决死,拜宗庙,别舅姑,从容就缢,时乾隆十有二年。

黄琬宋,归夏可仁。夫卒,三年丧毕,乃辞诀翁姑、父母,投缳以殉,年二十二。

郑辰宋,许字严伯易。夫没,闻讣奔丧,守节。

常氏,河南汲县人,副总戎常天祐女,许字诸生陈国勋。国勋以诖误窜山左,母老无依,氏矢志诣陈氏事姑。家故贫,有佣丁名玉成者,感氏义,贩薪以给。既七载,观察余甸以其事闻京师,太史俞长城、陈迁鹤倡义,赎国勋归,改名昂重,入县庠,始合卺。子朝麟,乾隆庚午举人。

何翠妹,张应文妻。夫卒,氏年甫二十,即投缳以殉。

宋以下名媛

林氏,福清林王彖女,刘克庄妻。嫁时丧母,哀慕终身。金人大入,克庄当从师督战,以氏患痈未发,氏请曰:“国有大耻,奈何以女子后君事乎?”克庄愧其言,即发。后氏卒,克庄重其贤,不再室。

明以下名媛

叶氏,大学士向高曾孙女。幼读书,娴大义,适闽县国子监生王爽。产二子,俱幼,爽卒,氏忍死抚孤二十年。著有《寄愁集》八卷、《释愁吟》二卷。女璇,亦工诗,每阅古名媛传记,各系以诗,凡百首,名曰《停针论古传述》。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Copyright © 读书网 www.dushu.com 2006-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1501969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