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章 凤凰追凶

清明上河图 作者:小匹夫


  胡德财拎着一个旅行箱,坐在中心公园的长椅上。

  这是睚眦吩咐的。

  他紧张地观察着周围的每一个人,他不知道哪个人会突然冲过来,抢走他的旅行箱,甚至突然给他一枪,要了他的命。

  白正天站在离他不远的一个报刊亭前挑选着杂志、报纸,这个报刊亭非常特别,是一间茅草屋,类似的茅草屋在中心公园还有好几间。在这个钢筋水泥的城市里,出现这么几间茅草屋,有点不伦不类,但是凤凰的人们已经习以为常,非但不觉得乍眼,反而觉得给冷冰冰的城市生活增添了几分生趣。但是现在,白正天没有闲暇来欣赏这份生趣,他时不时地看看胡德财,看看中心公园行色匆匆的人们。

  中心公园已经布下了天罗地网,睚眦一露面就可手到擒来。

  在胡德财右手边的树下,一对情侣正在卿卿我我,男人双手搂住女人的腰,女人双手钩住男人的脖子;左手边,一个清洁工人正在打扫着地上的垃圾和落叶;身后不远处的草地上,四个年轻人正围坐成一圈打牌,几个人吆五喝六的,玩得非常投入;前方的人行道上,两个年轻人抽着烟,张望着远处,似乎在等人。

  已经过去十分钟了,睚眦还是没有出现。

  胡德财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毒辣的阳光照耀着,汗水顺着脸颊滚落。

  手机骤然响起来。

  胡德财马上接通了。

  "去公交车站。"胡德财马上站起身来,走向公交车站。

  情侣、清洁工人、打牌的人、等人的人不约而同地抬起头来,张望了一眼。

  白正天低声说道:"都不要动,我去!"所有的人都继续忙着手头的事。

  白正天拿起一撂报纸,不紧不慢地走到了公交车站,跟在了胡德财身后。

  公交车站上还有三个人在等车,一个老头,一对情侣,三个人都心无旁骛,对胡德财连看都没看一眼。

  21路公交车快速地驶入了站台。

  手机又响起来。

  "上车!"白正天跟着胡德财走进公交车。

  公交车上有很多空座位。

  白正天坐在胡德财身后,展开了报纸。眼睛时不时地瞟一眼其他旅客。

  除了白正天自己和胡德财,车上还有十三个乘客。三个穿着校服的学生,一个大肚子孕妇,两个刚刚逛完街的提着大包小包衣服的女孩子,三个从外地进城务工的民工说着一口的湖南土话,身上的尘土还没有掸净,一对老年夫妻,一个夹着公文包的小青年,看上去是一个公司的业务员,还有一个中年妇女,正拿着一个手机大声地说着话:"哎呀,你算什么?我都被套了半年了!"没有一个人看胡德财一眼。

  售票员走到了胡德财身边,说道:"先生,请买票。"白正天警惕地看了看售票员,是一个女孩子,大概二十出头的样子,穿着一身工装,脸上挂着疲惫的笑容。

  胡德财一直处于一种恍惚的状态,他所有的神经绷紧了,只为了等睚眦打来电话。乍然听到售票员说话,他吓得一愣,慌里慌张地问道:"去哪儿?"售票员被问蒙了,怔怔地看着他。

  胡德财自知失言,忙挤出一个笑容,问道:"多少钱?""先生,您在哪儿下?""我……我买全程。"公交车离开了中心公园,沿着凤凰市最美丽的一条马路,开到了凤凰河边。期间,停靠了五个站,下去了三个人,又上来了四个人,白正天把每个人都打量一番,看不出任何端倪。

  凤凰河以前是凤凰市的护城河,河水腐臭环境恶劣,十几年前经过清淤截污、修亭砌阁、植木种草,凤凰河的生态面貌焕然一新,不单在河面上架设了几座造型各异的桥梁,而且还在河两岸种上了花草树木,如今已经成为凤凰市民休闲的好去处。

  公交车停靠在凤凰河站。

  手机突然响起来。

  睚眦的声音冷冷的:"下车,上船。"

  凤凰市公安局的指挥大厅里,一面墙壁上挂着巨幅的大屏幕。这是两年前安装的电子地图,凤凰市每一条小巷,每一个公交车站,每一座桥都在屏幕上显示无疑,而且一些重要的建筑还以图片的形式标注在地点旁边。

  现在,电子地图上正有十几个移动的绿点和一个移动的红点。

  颜志宏局长紧张地看着大屏幕上的小红点。

  那是装在胡德财口袋里的跟踪器。

  刑侦多年,他知道犯罪分子有多么狡猾,中心公园绝不可能是交货的地点。

  大屏幕上还有十几个移动着的绿点。

  那是警察。

  跟在小红点身边的绿点,无疑是白正天。

  其他绿点正从不同方向向红点靠近。

  沈蓉站在颜志宏身边,望着大屏幕,更加紧张不安。

  她生怕睚眦突然出现,白正天孤身一人,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

  她也说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这么关心白正天的安危,她隐隐觉得自己爱上这个沉稳、帅气又阳光的警察了。想到此,她心中不禁怦怦直跳。

  凤凰河共有五个渡口,以前河两岸的人们只能靠渡船来往,修了桥之后,出行方便了,这渡船也没有退出历史舞台,而是成了新兴的旅游项目。坐在渡船上,看着凤凰河两岸的美景,的确让人心旷神怡。除了乘坐渡船,沿着凤凰河还修建了人行道,路面离水面只有一米高,远远看去,像是人在河道里走。其实行人非常安全,因为凤凰河从来没有涨过水,水位线几十年来也没有变过。

  颜志宏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大屏幕,一个小红点,一个小绿点,过了趣园了,过了古玩市场了,过了鸳鸯桥了……

  其他的小绿点正沿着河边的马路,随着渡船前进。

  前方就是彩虹桥了。

  彩虹桥一带是凤凰市最繁华的地方,那里餐馆酒楼林立,百货商场遍地,每天都是川流不息摩肩接踵。

  小红点和小绿点钻到了彩虹桥下面。

  手机铃声又响了起来。

  睚眦的声音在整个指挥大厅回荡:"下船!""可是,船没有靠岸!"这是胡德财的声音。

  "下船!"睚眦命令道。

  沈蓉紧张地盯着大屏幕,她知道彩虹桥附近没有渡口!

  如果要下船,只能往水里跳。

  她恨不得自己就跟在白正天身边,以便随时能帮助他。

  她之前也要求跟白正天一起行动,但是遭到了白正天的拒绝,颜志宏局长自然也不同意--"因为这是警察的分内事。"她又要求留在指挥大厅,也遭到了颜志宏的拒绝,按照规定,如此重大的行动,是不能让任何外人进入指挥大厅的。沈蓉可怜巴巴地看着白正天:"如果不让我进去,我就跟着白警官!"白正天没有办法,只好商量颜志宏,颜志宏无奈地答应了。属下是市长的公子,自己做起事来都投鼠忌器了。但是他严肃地要求沈蓉绝对不能泄漏机密,不能多说话,不能捣乱。沈蓉向他吐了吐舌头,走进了指挥大厅。颜志宏被这两个年轻人折腾得一点脾气都没有了。

  沈蓉进了指挥大厅之后,果然信守承诺,一直盯着大屏幕,一句话都没说。

  看着红点旁边的小绿点,仿佛就看到了白正天。

  以后再有人问她喜欢什么颜色,她也许会张口就说是绿色吧?

  可是现在,睚眦竟然让胡德财下船。

  沈蓉顿时紧张起来了。

  白正天会游泳吗?

  凤凰河水深七八米,彩虹桥附近更是深达十几米!

  沈蓉的心揪得紧紧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小绿点。

  只要小绿点能够继续移动,她就可以放心了。

  颜志宏突然对着话筒大叫道:"各组注意,迅速包围彩虹桥,尤其注意桥洞下面!"屏幕上,所有的小绿点向彩虹桥奔去。

  凤凰河河面并不宽敞,彩虹桥附近更是狭窄,只有十几米。渡船在中间行驶,离河岸只有三四米。桥洞下是沿着河岸延伸的人行道。人是不可能一步跃过去的,尤其是胡德财还带着一个旅行箱,装着八百万元人民币。在这里下船,会出现三种情况,而每一种,都会使睚眦得手!

  如果胡德财把旅行箱先扔到人行道上,然后和白正天一起游泳上岸,那么睚眦杀手若在岸上,便可轻而易举地将八百万元拿走。

  如果胡德财先上岸,然后白正天把箱子扔过去,自己再游泳上岸,那么睚眦杀手就有时间向胡德财下手,抢走旅行箱。

  如果白正天先上岸,万一睚眦杀手就在渡船上怎么办?

  颜志宏又把三种情况想了一遍,马上否决最后两种假设,因为渡船是在行进的,来不及让两个人一个个上岸。

  胡德财和白正天只能把箱子扔到岸上,然后同时跳到水里。

  八百万,随时都可能被人大摇大摆地拿走。

  现在,所有的希望都只能寄托在外围的警察身上了。

  而其他警员离彩虹桥还有几分钟的路程。

  颜志宏看着屏幕上闪烁的红点、绿点,绝望地摇了摇头。

  颜志宏想到的,白正天也想到了。但是时间已经不容他做更多的思考,渡船马上就要钻出桥洞了。他一把抢过胡德财的旅行箱,使足了浑身的力气,扔到了岸上。

  然后急匆匆问道:"会游泳吗?""会!"白正天一把将胡德财推到水里,两人拼命地向岸上游去。

  白正天的眼睛一直警惕地看着岸上的人。

  几个人盯着白正天他们看,并时不时地看一眼旅行箱,眼睛里充满了疑惑。

  "警察,不要动!"白正天叫道,他已经顾不得暴露行踪了!

  因为睚眦突然让胡德财在这里下船,肯定是怀疑他身边有警察。

  从白正天下水那一刻起,他就已经暴露在睚眦的眼皮底下了。颜志宏和白正天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

  等白正天和胡德财上岸后,旅行箱还是躺在那里。

  没有人靠近。

  他打量着周围的人群,每个人的脸上都挂着惊异的表情。

  手机又响起来。

  睚眦杀手得意地笑着:"胡总,这手机不错吧?防水!""你在哪儿?"睚眦杀手没有回答,说道:"替我向白警官问好。""你……""哈哈哈,上桥,走到对岸去!"说完之后,电话挂断了。

  胡德财紧张地说道:"白警官,咱们暴露了!""知道!"彩虹桥旁边有一条石阶路,两人拾级而上,来到了熙熙攘攘的彩虹桥上。

  他们浑身水淋淋的,惹来一片好奇的目光。

  白正天看着从身边经过的每个人,观察着他们的表情,注意着他们每个细小的举动。

  走过彩虹桥,来到醉杏楼下,手机又响了起来。

  "五分钟内,赶到文化广场!""五分钟?怎么可能……"睚眦杀手没等胡德财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白正天叫道:"快跑!"醉杏楼和文化广场之间是一条长长的人行道,人行道两边是全国各地风味的餐馆酒楼和百货商场。正是中午时分,街上人来人往,二人在人流中飞速地穿梭。

  他们终于按时赶到了文化广场。

  一家公司正在这里搞促销活动。

  人群密集,音乐震天响!

  白正天打量着周围的人群,随时准备擒住真凶。

  手机铃声再次响了起来。

  "让白正天听电话。"胡德财将手机塞给白正天。

  "白警官,辛苦你啦!""老兄也很累了吧?"白正天说道。

  "摩顶放踵利天下,为之。哈哈哈……"睚眦杀手大笑几声挂断了电话,白正天恨恨地将手机还给胡德财,转身扫视着周围的人群。

  睚眦没有再做进一步的指示。

  这意味着什么呢?

  就在白正天转身的当口,一个身穿风衣的人迅速接近了胡德财,一把抓住了旅行箱。

  胡德财感觉手中一沉,本能地大叫一声。

  白正天连忙回头,只见那人一抓没有得手,扭头就跑!

  白正天拔腿就追!

  广场上人群熙熙攘攘,白正天跟着那人在人缝中穿来穿去。

  那人跑到了促销的人堆中。

  白正天站在人群外围搜索!

  但是,睚眦杀手再也没有露面。

  他走进人群中间,看到了地上的一件风衣!

  杀手逃脱了!

  他一阵心惊,胡德财只有一个人了!

  他赶紧掉回头跑到刚才的地方。

  可是,胡德财不见了!

  他正准备询问总部发生了什么事情,却发现刚才追赶睚眦杀手的时候,耳塞掉了出来。之前发生了什么事情,他根本不知道。

  公安局的指挥大厅里,几乎乱成了一团粥。

  颜志宏看着白正天的小绿点突然狂奔起来,离胡德财越来越远。

  他立即意识到睚眦杀手出现了,急忙调拨附近的警察增援白正天。

  可是命令刚刚下达,胡德财的手机铃声又响了起来。

  "马上进地铁站!"颜志宏呼叫白正天,但是白正天没有回答。

  他呼叫其他警察,但是其他人正在赶往文化广场的路上,还没有到。

  几十秒之后,电子屏幕上的小红点消失了。

  他们跟胡德财失去了联系。

  扩音器里突然传来白正天的声音:"颜局,他去哪儿了?""进了地铁站!""往哪个方向的车?""不知道,失去联系了!""我觉得胡德财有危险,睚眦不是冲着钱来的。在彩虹桥下,他们有机会拿走钱;刚才我把杀手追丢了,他也有机会折回身拿走钱,但是都没有。他们可能是要把胡德财引到一个什么地方,然后再杀他!"颜志宏早已怀疑睚眦的真实动机,听了白正天的分析之后,立刻布置道:"各小组注意,立即分赴各个地铁口,严防死守!"凤凰市的地铁刚刚修好一年多,只有一条线路,但是即便如此,也有二十二个站!在短短的时间里,要封锁住二十二个站,谈何容易?

  白正天说道:"颜局长,无论如何你要相信,有一个墨家组织存在,如果不是一个组织,睚眦杀手不可能一路跟踪我们,把我们玩于股掌之中。他们一定提前设计好了线路,然后在每个接口安排了专人监视!"颜志宏听着白正天的话,不置可否。他心里也隐隐觉得白正天的话有点道理,但是作为一局之长,他不敢贸然下结论。

  沈蓉一直盯着电子屏幕看,从中心公园开始,到凤凰河站,到渡口,到彩虹桥,到醉杏楼,到文化广场!她突然眼前一亮,大叫道:"这是《清明上河图》!"指挥大厅内,所有的人都竖起了耳朵。

  沈蓉说道:"颜局,您看,中心公园有树,有茅屋,这跟《清明上河图》开篇的景色非常相像。接着到了凤凰河站,有河,有船,有渡口,这也是《清明上河图》的景色。最重要的是彩虹桥,这座桥的形状跟图上的虹桥几乎是一模一样,而且名字也只有一字之差。彩虹桥之后,是酒楼,酒楼之后是广场,这个顺序几乎是复制《清明上河图》!"颜志宏被沈蓉说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嗯……这个……我没看过《清明上河图》!""我看过,"沈蓉顾不得一局之长的感受,指着电子大屏幕说,"胡德财应该在凤河大厦地铁站下车!"颜志宏看着沈蓉认真的样子,不禁笑了:"你凭什么这么肯定?""因为之前胡德财的行踪就是按照《清明上河图》走的,下一步没有理由不这样走!《清明上河图》上,过了一个广场之后,就是一个高高的城楼,这个城楼是整幅画里最高的建筑。凤凰市最高的建筑是什么?凤河大厦!而且地铁在凤河大厦就有一个出口!颜局长,您应该把所有的警力全部安排到凤河大厦!"听着沈蓉指手画脚,颜志宏有点不悦,不禁揶揄道:"沈老师,你这是纸上谈兵,我们不是在拍电影,我们是在抓凶手!"看颜志宏如此不开窍,沈蓉掏出手机拨打白正天电话。

  可是白正天刚才下水时,手机浸水打不通了。

  她一把夺过颜志宏的话筒,叫道:"白警官,胡德财要去凤河大厦,相信我!"颜志宏喝道:"请注意你的行为!"沈蓉放下话筒,丢下一句:"榆木疙瘩脑袋!"转过身背对着颜志宏,看着眼前的大屏幕。

  颜志宏气鼓鼓地看着这个乳臭未干的黄毛丫头,一点办法都没有。

  白正天听了沈蓉的话,毫不迟疑,拔腿就跑,冲到路边之后,正好韩雪和另外一名警察小林驾车赶到,他跳上车,往凤河大厦飞奔而去。

  沈蓉的话,韩雪也听到了,此时不禁狐疑地问:"你怎么那么相信那个研究生?""我也不知道,去了再说吧!"十几分钟后,三人抵达了凤河大厦。

  凤河大厦下面有个很大的广场,广场的一头是地铁站的出入口。

  白正天一下车,就扫描一眼地铁口,看看表,胡德财应该刚刚离开地铁站。如果沈蓉判断不错的话,他应该就在附近。

  广场上人流不断。

  凤河大厦入口处,人影一闪,胡德财走进了大楼里面。

  此时,胡德财的手机再次响起来。

  白正天通过监听耳机听得清清楚楚。

  "上楼!""几楼?""顶楼!"手机挂断了。

  白正天仰头看看凤河大厦。

  今天天气晴朗阳光明媚,凤河大厦上空白云飘飘。

  凤河大厦,71层,398米。

  胡德财正在一步一步走向死亡。

  白正天带着韩雪、小林急匆匆往凤河大厦里冲,边冲边喊:"胡德财,站住!"但是胡德财根本没有听见,他提着旅行箱步履匆匆地进了电梯。

  白正天等人跑到电梯口的时候,胡德财的电梯已经到了12层。他们焦急地等待着其他电梯停靠!

  终于,一部电梯缓缓打开了门。白正天一步冲到电梯门口,大声吆喝着电梯里面的人:"出来出来,都出来,快!"电梯里的人们惊慌失措地往外挤。

  三人闯进电梯,按了71层,电梯便以每秒钟六米的高速向上攀升。

  胡德财的手机又响起来了。

  睚眦的声音有点急迫:"上天台!"胡德财哀求着:"我不想死,你们饶了我吧!""上天台!"电话又挂断了。

  电梯终于在71层停了下来,三人冲出电梯,转向消防通道,沿着台阶跑上去。

  通往天台的门敞开着。

  冷风呼呼地吹进来。胡德财已经爬到了天台边缘的水泥护栏上,风呼呼地吹着。

  脸上写满了惊恐。

  双腿不停地打战。

  他紧紧地闭上了眼睛,不敢往下看一眼。

  398米,是任何人都会眩晕的高度。

  韩雪大叫道:"你赶快下来!"胡德财闭着眼睛说道:"你们不要管我!"白正天刚要往前走一步,胡德财声嘶力竭地大叫道:"不要过来!"白正天赶紧停住了脚步。

  胡德财的手机再次响起。

  睚眦的声音在冷笑:"白警官,好久不见啊!"白正天一怔!

  睚眦杀手太猖狂了!

  他一直就知道胡德财的手机被监听了,但还是毫不畏惧地把警察玩得团团转。

  睚眦杀手又说道:"白警官很聪明啊,这都甩不掉你!不过,你来晚了!"睚眦杀手呵呵冷笑起来。

  白正天大声叫道:"你不要伤害他!"睚眦杀手冷冷地命令道:"把箱子打开!"胡德财颤抖着双手把旅行箱打开,露出了满满一箱的人民币。

  "有一张假币,让你不得好死!""没有没有,不会的不会的。"胡德财忙辩解道。

  "扔下去!""啊?""扔下去!""钱?""扔下去!"胡德财不再犹豫,端起箱子,把八百万元人民币往空中一抛,本来还捆扎在一起的票子被狂劲的风一吹全散开了。八十万张百元大钞在空中飘散,白正天三人看着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胡德财仰天长笑,仿佛自己的罪恶已经随着八百万元飘散在空中了。

  监听耳机里,又传来睚眦的笑声:"白警官,这戏还算精彩吧!"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Copyright © 读书网 www.dushu.com 2006-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15019699号-2